第1333章 师出有名,朕的画师(为新盟主‘、夜凯’贺,加更 )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33章 师出有名,朕的画师(为新盟主‘、夜凯’贺,加更 )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战船缓缓去了,有人惊呼道:“钱呢?”

    大伙儿都盯着甲板,想着上次水军进汴梁时的盛况。

    那真的全是钱啊!

    甲板上敞开的箱子里全是金银珠宝,阳光下闪闪发光。

    可现在呢?

    甲板上除去人就再无他物。

    “此次白去了?”

    “怕是真的。”

    “哎!可惜了啊!”

    “不算是白去吧。”一个男子大抵知道些情况,“交趾那边穷困,上次能弄到那些钱财是运气。可一不可二啊!此次空手而归没什么好奇怪的。至于水军南下,那是要压制交趾,让西南太平。仅此一项,水军就是功劳。”

    众人纷纷点头,男子一脸正色的道:“你等想想,以往的西南可是警讯频传,自从水军南下之后,西南可曾还有坏消息?这是什么?大功啊!”

    “是啊!”

    “不说交趾人,当年侬智高就让大宋焦头烂额……”

    “所以水军若是不行,汴梁的禁军就得南下去震慑交趾人。”

    “……”

    这番言论很快就传遍了各处,那些百姓听了觉得很是有道理,有人就问道:“看这位郎君器宇轩昂,定然是有才之人,敢问尊姓大名……”

    男子一脸谦虚的道:“某曹佾,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走了啊!”他随意拱拱手,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曹佾?”

    “是个好名字,只是为何有些熟悉呢?”

    “好像没听说过吧?”

    “曹佾……曹国舅?”

    “曹国舅可不年轻了,刚才那人……那人看着才二十多岁的年纪,怎么可能是曹国舅?”

    “弄不好是同名呢!”

    “也是。”

    ……

    在回去的路上,赵曙笑吟吟的,可却被太阳晒的有些焦躁。

    “陛下,方才有人为水军说话。说是没有水军西南就乱了。”

    张八年就像是只勤奋的工蜂,不但要负责安保,还得要负责传递消息。

    “谁说的?”赵曙皱眉道:“这等话被传出去,禁军那边会不安……”

    禁军不是不安,而是会跳脚。

    边上的陈宏已经怒了,“官家,这等话臣以为是别有用心,这是在打压禁军……当年西南有变,正是我禁军出击,这才换来了西南的安宁。如今竟然有人否定禁军的功劳,官家,臣请清查此人,严惩!”

    马丹!

    一番话你就把平定西南的功劳给水军捞走了,可我大禁军呢?

    我大禁军付出的牺牲谁看到了?

    不要脸啊!

    赵曙也觉得这话有挑拨的嫌疑,就点点头,张八年旋即消失在后面。

    “禁军在西南数次厮杀,让贼人闻风丧胆,让交趾人不敢北窥,这些功绩朕都记得。”

    汴梁就是靠禁军在保护着,大宋江山也是靠禁军在保护着,不安抚好禁军,哪天来个哗变咋办?

    要知道老赵家当年的黄袍加身,对外的理由就是军中哗变,大伙儿裹挟着赵匡胤一路进京,然后非得要让他做皇帝不可。

    这说起来很稀罕,但这年头你就得有个名义。

    所谓名正言顺就是这个意思。

    你要说赵匡胤早就想掀翻我大周的统治,一心想收拾了那对孤儿寡母……那是丑闻,做了皇帝都没法洗清的丑闻。

    陈宏脸上好看了些,但依旧有些愤愤不平。

    想想也是,他是禁军的代表,可当着他的面,有人在贬低禁军,这是打脸啊!

    稍后张八年再度回来了,看着依旧是冷冰冰的。

    “谁?”

    帝王出行,皇城司的人几乎是倾巢出动,所以赵曙对打探到消息很有信心。

    张八年说道:“那人说是……曹佾。”

    噗!

    边上的曾公亮正在悄悄喝着自己带来的小瓷瓶里的东西,闻言一下都喷了出来。

    前方的韩琦伸手摸了一把后脑勺,面无表情的回头,然后看看手上汤汁,又嗅了一下,“牛肉炖萝卜,还加了沈家的辣酱……”

    曾公亮递过去,“喝一口?”

    韩琦眼睛一瞪,然后接过了瓷瓶。左边的赵曙说道:“曹佾不是在万胜军吗?怎地来了这里?去查!”

    他是真生气了啊!

    曹佾才将去了万胜军,立足未稳就敢出来溜达,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不负责任的精神!

    回头朕连太后的面子都不给,一定要收拾他。

    他见张八年没动,就冷冷的道:“怎地,朕使唤不动你了吗?”

    张八年低头,“官家……有人看到那人……像是沈安。”

    噗!

    正在喝牛肉汤的韩琦喷了曾公亮一脸,然后干咳道:“沈安?果然是他!”

    赵曙捂额长叹。

    欧阳修别过脸去,觉得真的太难为情了。

    只有包拯,他冷冷的看着前方,双拳紧握。

    这人为了支持水军,竟然赤膊上阵,亲自为水军说好话。

    你说就说吧,作为臣子你有表达自己看法的权利。

    可你竟然化名为曹佾。

    国舅何辜,竟然被你给坑了一把。

    有人嘀咕道:“官家,上次的那个谁……曹雪芹呢!”

    上次沈安在雁门关外化名为曹雪芹,一把火差点烧死了耶律洪基。

    陛下,这人的无耻是有前科的啊!

    啧!

    赵曙有些头痛了。

    一路回到了宫中,赵曙气才平息了些。

    “此行如何?”

    外面有许多话不方便说,此刻才是汇报的时候。

    秦臻仔细说了此行的情况。

    “船队本是早就该回来了,只是在靠近琼州时遭遇了大风,只得找了地方躲着。等风浪平息后,船队有不少人都病了……”

    “可是疫病?”韩琦敏锐的发现了问题。

    赵曙心中一紧,他也担心是疫病。

    在这个防范手段有限的时代,疫病就是地狱般的存在。

    “不是疫病。”秦臻说道:“以前也时常有人犯病,只是多吃些菜蔬就好了。此次船队也带的有许多木桶种菜,只是菜种保管不善……最后缺了菜蔬。直至有人找到了野菜,这才好了些……”

    “少了菜蔬就生病?”

    赵曙问道:“这是为何?”

    秦臻摇头,“臣也不知,不过这是多年传下来的话。有人不信,出航不带木桶种菜,结果回来时只剩下了三成人。”

    啧!

    这就是老祖宗的智慧啊!

    “邙山书院好像对此有些钻研,回头你去问问沈安。”赵曙上次去邙山书院时,听到了沈安和一个教授在说什么症状,好像就是出海不吃蔬菜导致的。

    “那可是大喜事啊!”

    秦臻兴奋的道:“每次出海都要带着许多木桶种菜,太占地方了。若是沈郡公有办法,臣回头就请他饮酒。”

    “远航归来,应该的。”此时的赵曙很是宽容。将士们辛苦归来,自然该放松一番,只要不过分,他不会干涉。

    他看着不说话的常建仁,饶有兴趣的问道:“朕的画师,如今的悍将,此行有何收获?”

    韩琦看了秦臻一眼,见他神色平静,就微微点头。

    看赵曙对常建仁的态度,以后的水军多半是要交给他来执掌,而秦臻只能去别处任职。

    秦臻能坦然接受这事,就是心胸宽广。

    想到心胸宽广,他就不禁想到了沈安。

    那个不要脸的家伙!

    “陛下,臣此行交趾,觉着他们比上次更怕咱们的水军了。”

    常建仁现在已经能从容的站在这里,说话也不见紧张,可见这人没什么高低之分,不过是适应环境而已。

    “臣记得第一次水军登陆交趾,那时的交趾人气势汹汹。可此次水军再度光临交趾,敌军却处处谨慎,这才给了我军各个击破的战机。”

    常建仁伸手,习惯性的道:“地图何在?”

    呃,才问完他就发现了问题。

    这里不是船上啊!

    “臣孟浪了。”

    赵曙很欣赏这等性子的臣子,“取了地图来。”

    他的地图更大,更全面。两个内侍举着地图,常建仁把此战的路线顺着点出来。

    “我军最后夜袭升龙城,先是用火药炸塌了一段城墙,随后臣率军冲了上去,斩杀敌军。”

    “升龙城乱作一团,可惜我军人数太少,否则必可一战而下……”

    常建仁真的很遗憾。

    可君臣听了他的介绍后,都唏嘘不已。

    “这般凶悍,怪不得交趾都怕了。”

    韩琦很是感性的道:“大宋如今不同了,就是因为有了这些悍勇的将士。”

    常建仁低头,“将士们悍不畏死,只求公平。”

    这是老话重提,要求提高武人的地位。

    赵曙点头,“朕知道了。”

    他看着常建仁,很是满意的道:“你好生在水军做,慢慢做。”

    这是期许。

    秦臻羡慕的看了常建仁一眼,他没有这等圣眷,更没有沈安这等靠山。但他在水军的时日太长了,有些尾大不掉的嫌疑,再说水军也没职位给他升官了,是到离去的时候了啊!

    “秦臻……”

    赵曙看着他,秦臻低头。

    “你很不错。”

    这是夸赞。

    也是暗示。

    你安心带好水军,回头不会让你没了下场。

    “多谢陛下。”

    秦臻下跪,赵曙笑道:“都是悍将啊!朕记得以前一提到武将,朝中上下都说没有悍将,没有猛将,如今猛将悍将为何这般多?谁能说说?”

    韩琦等人不语。

    他们不管立场如何,也不会为武人擂鼓助威。

    赵曙知道这一点,所以看向了常建仁。

    此人说话很耿直,应该不会说谎。

    “陛下,臣以为是看重。”

    常建仁毕竟是读书人,很是分析的很有条理,“士为知己者死,官家看重将士们,将士们自然粉身相报。”

    赵曙点头,欢喜的道:“如此朕就期待着军中有更多的悍勇之将。你等可还有话说?”

    秦臻抬头,“陛下,此行水军缴获甚多……很值钱。”

    水军也學坏了啊!

    出征不说什么扬我大宋国威,反而是先谈钱。

    不过谈钱好啊!

    没见三司使韩绛身体前趋的模样吗?这人分明想走到秦臻的身边,好生问问。

    “值多少钱?”韩绛终于忍不住了。

    此刻他想起了沈安先斩后奏弄的战船,不禁心如刀绞。

    三司没多少钱啊!

    多一笔支出,老夫就要掉一些头发,再多来几次,老夫就秃了。

    “折算下来,两百余万贯……”

    ……

    年前来一位盟主,爵士心中欢喜,感谢土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