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1章 压阵,吓坏了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31章 压阵,吓坏了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大清隐龙最强兵王     “陛下……”

    心情愉悦的赵曙正在看书,听到这个喊声就讶然道:“怎地听到了悲愤?韩卿这是怎么了?”

    韩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他一进来就怒道:“陛下,水军修生养息可对?”

    宰辅们已经在等候了,他们就是见证人。

    “对。”大宋近几年出击的次数太多了,赵曙觉得该歇息歇息,趁着外部威胁减少的时机,努力解决国内的问题。

    而且水军的耗费可不小,今年他还想多弄些结余,明年好开几个工程。

    “可船厂里竟然有不少战船等着付账!”

    韩绛觉得这是霸王硬上弓,他沈安成了霸王,自己和三司成了弓。

    “那沈安不知何时弄了那些战船,陛下,这是僭越!不处罚他何以服众!”

    韩绛发狠了,觉得要收拾沈安一次才好,否则这个年轻人的胆儿太大了。

    “战船?”

    赵曙问道:“有多少?”

    韩绛摇头,“不知,不过看沈安那模样,定然不少。”

    “此事过分了。”

    赵曙不悦的道:“要建造战船早说,不动声色,不经同意就动手,不妥!”

    韩琦笑道:“沈安一心想把水军弄大,恨不能把战船铺满了大宋的海面,此事臣觉着他干得出来。”

    陛下,收拾他吧!

    韩琦幸灾乐祸的看了看包拯。

    老包,这次你拉不住那个爱闯祸的小子了吧。

    包拯面色如常,“陛下,水军上过奏疏,说是打造更大的战船,就在去年。”

    “朕同意了吗?”帝王日理万机,事情千头万绪,若是每件事都能记起来,那不是帝王,而是电脑。

    包拯说道:“您没说话。”

    没说话?

    赵曙偏着头看向右边的大柱子。

    大柱子就是大木头,是从深山老林里弄出来的,价值不菲。

    “也就是说,朕没同意,也没反对?”

    赵曙点头,“是了,沈安定然就是抓住了这一点,然后令船厂打造战船,就等着朕无可奈何的接受这个事实。果然狡猾。”

    “陛下,三司没这钱。”韩绛真的觉得很委屈。

    三司的钱都是有数的,每一笔钱的去向大体都决定了,现在突然多了一笔开销,韩绛就得四处去压缩开支,还得去和那些衙门解释……

    想到那些麻烦,他恨不能把沈安掐死了。

    “不过……”韩琦若有所思的道:“钱庄有钱啊!”

    赵曙看了他一眼,心中微动。

    大宋钱庄里的钱不少,真的不少。

    大宋总是缺钱的,有时候缺的韩绛想跳楼。

    要不从钱庄挪借一些?

    韩琦和赵曙相对微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包拯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毫不犹豫的道:“陛下,钱庄是钱庄……”

    呃!

    赵曙有些尴尬的道:“是啊!”

    当初可是说好的,朝中不能冲着钱庄伸手,否则就乱套了。

    韩绛才是最想从钱庄下手的官员,他见赵曙有些讪讪的,不禁心中一叹,知道这条路被堵死了。

    “那些战船怎么办?”他把难题再次抛出来。

    “放着。”赵曙觉得该给沈安一个教训,“等明年再看。”

    官家对那小子真是不错啊!

    稍后各自散去,在殿外时,曾公亮对包拯说道:“官家说了明年,这就是认账了,只是拖半年给沈安一个教训。老夫在朝中多年,从未见官家对谁这般宽容过,希仁……你要让那小子牢记教训才是。”

    包拯默然。

    韩绛说道:“便宜他了。”

    韩琦笑道:“他不便宜。你等想想,船厂的商人和船工要不要钱?”

    干活得给钱啊!

    这么一堆战船挤压着,船厂的商人大抵就要疯狂了。

    韩绛笑道:“他们自然会去找沈安,哈哈哈哈!”

    商人们垫钱开工造船,最后货款拿不到手,没炸就是脾气好的。

    让你小子嘚瑟,这下好了,老夫不管,自然有人会去找你的麻烦。

    麻烦果然来了。

    船厂的人来了沈家,说是想请沈安吃饭,言辞间很是客气。

    马丹!

    谁报的信?

    沈安大怒,回想了一下后不禁没辙了。

    他想坑韩绛,可韩绛反手就通知了船厂的人,大抵是在告诉他们,今年那批战船的钱你们就别想了。

    船厂的人自然吓尿了,只能来找大金主沈安。

    操蛋啊!

    沈安去了一趟,几杯酒下肚,让对方只管反心,若是不够,沈家的钱随便花用。

    话都到了这个地步,大伙儿还能说什么呢?

    船厂的几位股东都苦着脸,沈安当没看见。

    赚钱的时候你们不吭气,现在只是拖拖货款你们就苦着脸,给谁看呢?

    他回到家中,找来了闻小种。

    “郎君。”

    闻小种看来很清闲,手上竟然拿着个半成品的草编蚱蜢。

    “水军重建以来,一直顺风顺手,某此次先斩后奏不为别的,只是想尽快把水军的规模撑起来。如今朝中君臣觉着水军扩张太快了,想压一压……”

    什么没钱,不给钱,这些都是借口,真正的目的就是压一压水军。

    水军的扩张速度太快了呀!

    从重建开始,水军就在扩张的道路上狂奔,在北方,他们击溃了辽国水军,在西南,他们让交趾人焦头烂额……

    在东方的这片海洋上,大宋水军从未找到对手。

    “军队就是要厮杀的。”沈安眯眼看着茶杯,“水军耗费许多钱粮,自然要出去吃人进补……否则怎么对得起那些民脂民膏?吃人还得吐,吐出更多的好处,否则水军就是个耗费钱粮的无底洞……你去一趟,一路寻到水军,告诉常建仁他们,就算是作假,也得给老子把水军的面子给撑起来……”

    闻小种皱眉道:“您说过武人最好别學政客的手段,否则容易出漏子。”

    “可此刻不同。”沈安淡淡的道:“水军不能停下脚步!”

    水军的脚步一旦停下来,再想起速就艰难了。

    “大宋内部一直有人在说水军挤占了军中的钱粮。大宋终究是步卒为主,水军强大了,他们会忌惮,觉着出现了一个对头,所以水军的对头不少,不能退,去吧。”

    闻小种去了。

    沈安微笑道:“玩这个?我不怕啊!”

    “郎君,国舅去了。”

    外面传来了姚链的声音。

    “信口胡言!”

    沈安没好气的道:“什么叫做去了?”

    姚链嬉笑道:“是,小人口不择言,国舅是去了军中,看着很精神。”

    “那是紧张。”

    沈安说道:“备马,某去看看,算是压阵吧。”

    他一路去了万胜军中,却没进去,就在外面看着。

    里面,折克行带着曹佾去见到了黄义。

    消息早就过来了,黄义一直在等着交接。

    见到曹佾后,他苦笑道:“国舅也来领军,让某大吃一惊啊!”

    外戚竟然也能领军吗?

    黄义觉得自己在万胜军中耕耘多年,堪称是心血所在,如今却被曹佾摘了桃子,自然不爽。

    他不怕曹佾,所以才敢讥讽质疑。

    曹佾一身甲衣,神色淡然:“曹家和折家没交情。”

    折克行能帮他在万胜军中站稳脚跟,也能监视着他,不让他有铤而走险的机会。

    大宋帝王都是平衡高手,哪里会给大将造反的机会。

    黄义看了面无表情的折克行一眼,心中微叹,拱手道:“如此就交接吧。”

    说是交接,其实也没什么好交接的。

    一刻钟后,曹佾和折克行送黄义出去。

    营中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熟悉,以往黄义不觉得有什么,可此刻却有些伤感。

    有相熟的将领出来送别,大家也只是拱手罢了。

    毕竟以后要在曹佾的麾下干活,若是和黄义太亲近了,说不得会被边缘化。

    沈安说不希望将领变成政客,可但凡到了一个高度的将领,实则就是政客,否则他们哪有机会上来。

    要升官你就得找靠山,找靠山就是站队,而站队就是政客最娴熟的手段,也是最艰难的手段。

    黄义在想要不要给曹佾挖个坑,否则就这么走了他真的不甘心。

    目前他的去向还不明,但按照他的估算,应当是去执掌一军。

    可执掌一军有啥好的?

    万胜军不就是一军吗?

    这就是重起炉灶,还得从头再来。

    不服气啊!

    黄义很惆怅。

    他看了最可靠的心腹将领一眼,那将领犹豫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

    给曹佾一个下马威没啥吧?

    军中这等事儿见多了,没人会说不妥。

    “哈哈哈哈……国舅留步!”

    前面就是大门,黄义回身拱手,笑眯眯的道:“希望万胜军在国舅的手中更加的骁勇善战,某拭目以待。”

    曹佾拱手,“必然如此。”

    黄义的不甘心他感受到了,心中也颇为警惕。

    黄义出了营门,正准备上马,却停住了,然后回身再次拱手,说道:“哪日有机会,某请国舅饮酒。”

    他笑的很是可亲,甚至是有些谄媚。

    咦!

    这人怎么突然改变了态度呢?

    这个前倨后恭也太明显了吧?

    曹佾不解,但既然黄义做出了这等姿态,他自然不会下他的脸。

    于是他拱手道:“好说好说,某请客。”

    老曹不差钱啊!

    只要你黄义不给某下绊子,喝酒好说,找女人都不是事。

    黄义笑着上马离去,折克行低声道:“先前他是准备给你下绊子,那眼色某都看到了。那些人……不可能全数更换。如今黄义低头,最好不过了。”

    要是想平安无事,最好的法子就是更换掉他的心腹和熟人。

    可军中就那么些将领,你难道全换了?

    那不妥,外面会说曹佾没本事,只知道折腾。

    军中最看重的就是本事,没本事的将领,麾下都看不起你。

    所以折克行才说黄义转变态度是好事。

    曹佾笑道:“运气啊!”

    有几个将领都有些尴尬,不知道黄义为何变了态度。

    就在这时,哨位有人喊道:“沈郡公来了。”

    战马缓缓过来,沈安冲着里面拱拱手。

    有人低声道:“原来黄义是看到了沈郡公,被吓坏了……”

    那几个黄义的心腹明显被吓到了,看向曹佾的目光中都带着讨好。

    曹佾嘴唇动了几下,最后拱手。

    沈安长声笑道:“国舅好生治军,回头休沐了,咱们兄弟饮酒,不醉不归,告辞了!”

    沈安策马离去,营里静悄悄的。

    这便是大宋名将的威慑力。

    折克行微微点头,“安北兄震慑住了他们。”

    原来黄义改变态度的原因是看到了沈安。

    沈安乃名将,黄义若是敢给曹佾下绊子,他自然有的是办法来整治此人。

    黄义此刻浑身冷汗,只觉得自己逃过一劫。

    从此后他再也不敢在背后捅刀子,后来倒也是得了善终。

    ……

    有书友打赏盟主,下午加更。

    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