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8章 国舅回京,泛滥成灾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28章 国舅回京,泛滥成灾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大清隐龙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沈安真是这么说的?”

    赵曙接到了皇城司的消息,皱眉道:“他怎么弄到的消息?”

    张八年低头,恼火的道:“他悬赏两万贯要来的消息。”

    “有钱啊!”

    赵曙捂额,无可奈何的道:“又砸钱,不过也好。”

    他起身道:“叫了皇后来,一起去请见娘娘。”

    稍后他和高滔滔去见了曹太后。

    “皇城司的人说,沈安那边有把握,说是国舅无碍。”

    曹太后的眼中多了亮光,皱眉道:“不可公器私用。大郎的事,听天由命吧。”

    这话也只能听听,曹太后没孩子,曹佾这位国舅在她的眼中大抵就和自己的孩子一样,若是曹佾出事……

    赵曙知道这些,所以用肯定的姿态说道:“沈安得了消息,随后就去了城外,还摆宴请了作坊的女工们吃酒……喝的大醉,被一群女人抬着进了庄子里歇息。”

    “这般从容?”曹太后心中一喜。

    “沈安做事……娘娘,还是可信的。”高滔滔笑道:“只是想到沈安被一群女人抬进去,我就想笑。”

    曹太后想象了一下,不禁就笑了,“他算是个心善的。”

    ……

    日子波澜不惊的过去,钱庄和金银铺两边的争斗渐渐平息了下来。

    “有人说你是技穷了,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氏兄弟站稳了脚跟。”

    王天德看着瘦了些,很是遗憾的道:“若是换了某,定然要用官家手段,直接拿人。”

    沈安只是笑了笑,“你的眼光还只是一个商人。”

    呃!

    王天德有些不服气,“为何?”

    “暂时不告诉你。”

    许多事情会在自己的心中分出个轻重,谁能告诉,谁要守口如瓶,这些得有数,大嘴巴的后果很严重,比如说苏轼。

    “哎!”王天德心痒难耐,但见沈安不说话,只得放弃了追问,说道:“某如今夜御二女,只觉得身轻如燕……飘飘欲仙。”

    沈安点头,“确实是……”

    “安北不是某说你,就你这样的,别人早就养着数十个歌姬在家里,随时享用。小妾什么的也是多多益善,你……哎!”

    沈安笑了笑,“你那不是身轻如燕,而是虚了,再虚下去……你就要飞升了。”

    “不是吧?”

    王天德吸吸鼻子,“安北,你可别吓唬某。”

    “你再试试就知道了。”

    沈安假模假式的掐指一算,“哎!”

    卧槽!

    这声叹息带着惋惜,好似在相送什么人。

    “某这就改,这就改。”

    沈安觉得自己成功的挽救了一条生命,成就感大增,于是就喊道:“中午要吃汤饼。”

    “是。”

    中午一家人吃饭,果果和杨卓雪嘀咕,说着哥哥昨天喝醉了的事,杨卓雪只是笑。

    沈安坐下,看着汤饼皱眉道:“二梅换做法了?”

    杨卓雪笑道:“您尝尝看。”

    沈安吃了一口,觉得味道普通,刚想询问,就见妻子的眼中带着期盼之色。

    这个婆娘……竟然下厨了?

    不错不错。

    妻子下厨为丈夫做饭,不论手艺如何,这份心意就值得珍惜。

    沈安笑道:“味道不错,真不错。回头夸夸二梅。”

    杨卓雪的眼睛弯弯,低下头吃着自己的饭菜。

    果果的大眼睛骨碌碌转动,看着哥哥和嫂子,说道:“好像有些怪怪的感觉。”

    这便是秀恩爱啊!

    果果想到先前陈大娘来和嫂子嘀咕,说什么……有人劝哥哥养女人,哥哥没答应,然后嫂子就笑的很是得意……

    沈安吃了汤饼,刚想去带孩子,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

    “郎君,国舅进城了。”

    “他回来了?”

    沈安霍然起身,说道:“某去看看。”

    他给曹家人打包票,给曹太后打包票,说曹佾定然无事,可万一有事呢?

    所以沈安自己也是有些提心吊胆的,担心老曹陷在了北边。

    他甚至都准备了赎金,想来耶律洪基那个穷鬼会见钱眼开的吧。

    可曹佾竟然就回来了啊!

    他欢喜的冲出去,姚链在大门那里,见他出来就说道:“刚才有人传来的消息,说是国舅打马冲进城中,看着器宇轩昂……”

    曹佾是有些器宇轩昂。

    他一路打马到了皇城前,下马后一个踉跄,挣脱搀扶自己的密谍,冲着里面喊道:“曹佾归来,求见官家。”

    哥回来了啊!

    他看着皇城,想起自己这一路逃命赶路的经历,不禁热泪盈眶。

    没等多久,里面就来人了,竟然是陈忠珩,边上的还有一个任守忠。

    “果然是国舅。”

    “哈哈哈哈!”

    曹佾欢喜的大笑道:“某回来了。”

    他是带着功劳和名声回来了。

    曹家子在中京城一声断喝,让耶律洪基恼怒不堪,一路追杀。

    可某还是回来了。

    他想起了大姐,就问了任守忠,“大姐可还好?”

    “娘娘很好,只是每日练刀的时辰又长了些。”

    任守忠想起了那越发凌厉的刀光,不禁缩缩脖子,觉得自己以后要更加忠心些才是,否则哪日被太后娘娘一刀斩杀了,估摸着帝后都只会微微一笑。

    杀的好!

    曹佾一个哆嗦,任守忠幸灾乐祸的道:“娘娘最近很是担心您……”

    回头被抽了别怪某没提醒你啊!

    曹佾的兴奋被这个消息压下去了。

    大姐要是发飙了,某怕是没命出宫啊!

    见到赵曙时,赵曙先是看了他一会儿,确定他没事后,才问了此行的情况。

    “大力丸在辽国已然泛滥……”

    “有多泛滥?”赵曙最近没怎么关注小金库的增长情况,听到这个消息不禁很是欢喜,准备稍后去查看一下。

    “到处都有人在吃,遍地都有人卖。”

    那么牛?

    赵曙有些不解。

    陈忠珩说道:“官家,沈安才悬赏两万贯……”

    您不知道那大力丸有多赚钱吗?大佬,那个不要脸的沈安,他已经把钱当做是垃圾了。

    真是有钱啊!

    赵曙微微羡慕了一下,想到自己的小金库里也有一份,顿时就欢喜起来。

    做帝王的没钱,那就和内侍上青楼一般的憋屈啊!

    “耶律洪基察觉后,就寻到了此事的源头萧迭衣,他率军在凌晨时分冲进萧家,怒斥之后,当即令人斩杀了萧迭衣全家……”

    赵曙皱眉,心想此事的后续该如何做,才能把大力丸重新续起来。

    “臣当时就在外面窥探,被发现后,臣喊了一嗓子……”

    “喊了什么?”赵曙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觉,但想到曹佾一直很老实,想来不会和沈安那么疯狂吧。

    “大宋曹佾在此,萧皇后……萧皇后可好……”曹佾很是自豪。

    都是不省心的啊!

    赵曙捂额,想起了沈安和西夏、辽国两国皇后之间的绯闻,真的很让他头疼。

    “耶律洪基没追杀你?”

    皇城司有人说耶律洪基冷落了萧观音,还说和沈安好像有些关系。

    哎!

    都是冤孽啊!

    赵曙觉得换做是自己的话,有人在外面奚落自己,那一定要让张八年把他追杀到天涯海角。

    “追了。”

    曹佾有些得意,“不过臣一路狂奔,转走偏僻的地方,成功逃脱了。”

    这个……

    赵曙发现个问题,好像和沈安靠近的几个臣子都有些共同的毛病。

    什么毛病?

    好像是……不要脸?

    是了!

    就是不要脸。

    他很纠结的道:“萧迭衣身死,大力丸之事呢?”

    他此刻最纠结的就是这个。

    大力丸不但能给大宋带来无数钱财,充盈着他的小金库,同时还能削弱辽国,一箭双雕啊!

    这等大好事要是中断了,他会心痛。

    “臣找到了萧迭衣的堂弟萧默衣……”

    嗯?

    赵曙心中一喜,“可算是接上了?”

    曹佾点头,“臣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那萧默衣发誓一定把大力丸做下去,让辽国遍地都是……”

    赵曙想起自己最近吃大力丸后,饭量大增的事儿,不禁摸摸肚皮。

    好像有些……大了?

    哎!

    男人,就是要胖一点才好啊!

    他习惯性的摸摸袖口里,摸出一枚大力丸。

    曹佾见官家只是一瞬就剥开了大力丸的包装油纸,不禁赞道:“官家这手法……臣甘拜下风。”

    赵曙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

    哪有帝王在接见臣子时吃零食的?

    丢人啊!

    可大力丸有些粘,拿在手中不舒服,他就塞进嘴里,缓缓吃了。

    “此事你有大功。”

    酸酸甜甜的味道很好吃,赵曙点头道:“辽人被击败之后,目前正在家里舔伤口,可大宋不能停,大力丸就是最好的手段,不动刀枪的杀戮。此举对大宋大有裨益,你此行能做成此事……很好。”

    军功呢?

    曹佾心中欢喜,但依旧记得当初自己出发时官家的话,忍不住就问道:“官家,这功劳可能算作是军功?”

    嗯?

    “怎么能算?”

    赵曙板着脸道:“军功何等珍惜,岂能随意就算?若是如此,此后人人都能把功劳化为军功……嗯……”

    他板着脸说到这里,才想起了自己答应过曹佾的话。

    此行你若是立功,朕就算作是军功。

    啧!

    这记性!

    他不禁看了陈忠珩一眼,心想这个刁奴竟然不提醒朕,可见是心不在焉。

    可陈忠珩只是在想这件事该不该提醒啊!

    就在他犹豫时,曹佾大胆的提出了质疑。

    老陈坐蜡了。

    “你很好。”赵曙安抚道:“回头朕自有赏赐,你先回去吧……等等。”

    他想了想,“娘娘一直挂念着你,你赶紧去求见。”

    曹佾想到大姐就眼泪汪汪的,等他出去后,赵曙冷冷的道:“天气热了,陈忠珩去搬运冰块来。”

    呃!

    陈忠珩习惯性的喊道:“陛下有令……”

    “你去。”

    为啥是我?

    陈忠珩傻眼了。

    他不知道自己刚才已经得罪了小气的官家,只能欲哭无泪的去搬运冰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