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1章 死里逃生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21章 死里逃生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神话版三国大清隐龙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大哥!”

    夏进疯狂奔跑着,夏青在边上叫喊都没听到。

    就在夏进的身后,花花正在撒欢追赶,街坊们见了都讶然。

    “沈郡公家的花花不咬人啊!今日这是怎么了?”

    花花一气把夏进追到了录事巷,这才缓缓回家。

    夏进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汗水才渐渐出来。

    他在发呆,等夏青过来时,浑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大哥,为何要跪他?”

    夏青怒道:“你明知道那沈安不会手软,为何还要去受辱?刚才你若是跑慢些,怕是就要被那恶犬给咬了。”

    夏进抬头,剧烈的喘息声让人确信他即将死去。

    “某……哈哈哈哈……咳咳咳……”

    泪水在脸上肆意的流淌着,夏进一边喘息一边落泪。

    “大哥……”

    “那些人挤兑……咱们熬不过明天了。”

    夏青也在落泪,“咱们家的钱大多都投在了金银铺里,若是垮了,咱们家也就没了……那些权贵豪绅会生吞了咱们……”

    “那些亏钱的权贵会怒不可遏,而更让他们怒不可遏的就是输给了沈安。”

    “咱们怎么办?”

    夏青坐在了大哥的身边,把脸埋在双手里,无声的哽咽着。

    “沈安弄了钱庄,咱们觉着这事能跟着挣钱,那些人又支持咱们,所以咱们就开了厚本金银铺。本想一战成名,可那沈安手段狠辣,竟然藏着发行纸钞这等手段,咱们措手不及,可却也是非战之罪,那些人不能怪咱们!”

    夏青慌了。

    他担心那些权贵会对他们兄弟下狠手。

    什么豪商,在权利的面前连狗都不如。

    “嘿嘿嘿……”

    身边的夏进突然笑了起来,很是诡异的笑声。

    “大哥!”夏青抬头,不解的道:“你还能笑得出来?某敢打赌,那些人今夜就会来威胁咱们,明日若是金银铺被迫关门,他们就会让咱们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某来了榆林巷,下跪哀求,和狗一般的哀求沈安。”

    夏进抬头,脸上带着微笑,“若是沈安心软呢?”

    “可他没心软,还放狗咬人。”

    “是啊!”夏进笑道:“他既然不肯放过咱们,那咱们怎么办?”

    “那些人……”

    “那些人又能如何?”

    夏进的眼中多了狠色,“咱们若是撒手不管,大丈夫死则死耳,可没了咱们,他们的钱也要不回来。”

    “某今日和狗一般的跪着,就是想告诉他们,没有什么侥幸了,要么他们继续出钱应付挤兑,要么就弄死咱们兄弟,让他们自己选。”

    夏青心中一紧,“他们会怎么选?大哥,他们只要拿到账簿和存钱借贷的凭据,咱们就没用了。”

    夏进起身,“那就赌一把!”

    兄弟俩回到了厚本金银铺里,一路上那些得知消息的人都在指指点点的。

    “和狗一般的。”

    “某就说沈郡公这等人怎会输给他们,果然。”

    “说是沈郡公在家里教导孩子,脾气不好,也没工夫过来管这事。等得了消息就来了一趟,只是一张告示,就让那些人束手无策了。”

    “取钱!”

    “把钱弄出来!”

    “那可是某的血汗钱,快拿出来啊!”

    “求求你们了,某的钱不多,让某先取吧!”

    一个男子跪在金银铺的后面,冲着前面排队的人磕头,满脸泪痕。

    这便是战争。

    而他就是被卷入的炮灰!

    对面的唐仁看着这一幕,突然说道:“沈郡公说最少要留三成的准备金放着不许动,当初还有人说没必要,太谨慎了些,如今看到这等局面,还有谁敢说没必要?”

    众人默然。

    不是没人强烈的反对过,可沈安压根不考虑别的意见,也博得了强横跋扈的名声。如今大家才知道,原来沈安的作法是多么的高瞻远瞩。

    “蜀地的交子每年发行多少,后续就要回收多少,某觉着这更像是票。”

    大宋有各种票据,有类似于钱币的流通作用。不过因为附属的货物属性的缘故,数额不多。

    “而纸钞却不同,一发出去就只能以旧换新,不会回收。人人都说沈郡公大胆,可在纸钞上他却忍了两年……”

    “今日纸钞出手,汴梁震动,我辈能目睹这一场商战,堪称是幸运。”

    “……”

    这边的人流也是络绎不绝,不过大多都是来存钱的。

    三司有人在这里监督,见状不禁欢喜不已。

    “这些钱到时候咱们挪用一下,想来也无事。”

    “这钱不能挪用。”

    唐仁很强硬的道:“沈郡公说过,钱生钱,赚的那些可以斟酌使用,本金万万不可!”

    在这个金融脆弱的时代,沈安深知要给足市场安全感的重要性。

    交子就是先例!

    后来的大明宝钞就是反面教材。

    日头渐渐西落,唐仁吩咐道:“今日大家都辛苦了,关门后某请客!”

    钱庄里顿时一阵欢呼。

    而在对面,关大门时甚至还发生了冲突。

    稍后冲突结束,遗留下一些杂物,看着格外的凄凉。

    夏氏兄弟在里面发呆。

    “有人来了。”

    室内昏暗,一个男子出现在门外。

    “如何?”

    夏进霍然起身,夏青的眼中有惧色,双拳紧握。

    这人只是权贵的仆役,可夏氏兄弟也只能低头。

    这便是权利吗?

    夏青想哭。

    来人冷冷的看着他们兄弟,说道:“今夜会有大批铜钱来此……”

    夏进瞬间身体一软,然后拱手道:“多谢诸位贵人。”

    来人眯眼看着握拳的夏青,淡淡的道:“记住了,没有下一次!”

    “是。”

    夏进低头。

    来人转身就走,夏青急促的呼吸着。

    “我们度过了难关,沈安……沈安你可看到了吗?哈哈哈哈!”

    他肆意的大笑着。

    “你还能怎么样?啊?哈哈哈哈!”

    夏进跪在地上,死里逃生的侥幸让他想痛哭一场。

    “沈安会大失所望,甚至会怒不可遏。”

    夏进抬头,眼中有疯狂之色,“某要和他斗下去,要看着他没有好下场,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在夕阳下缓缓消散。

    这个时辰气温在渐渐降低,下衙的官吏,各行各业歇息了的百姓,他们三三两两的出现在街头。

    “旋煎羊白肠,冻鱼头,抹脏,批切羊头……”

    “滴酥水晶鲙、二色腰子、烧肉干脯、玉棋子……”

    “……”

    走在汴梁的街头,叫卖声不绝于耳。不单是小贩,连酒楼酒肆都有人在大声的吆喝着。

    沈安行走在这些热闹中,听着这些叫喊声很是惬意。

    “来一份冰雪冷元子。”

    冷元子就是大宋版的冰淇淋,沈安连碗钱都给了,那小贩只说不要,说自己日日在此摆摊,明日只管还回来就是。

    这便是汴梁!

    沈安一路走一路吃,渐渐饱了。

    “爹爹……”

    长街的另一头,果果牵着芋头来了。

    折克行在后面盯着,没好气的道:“一家子分成两处吃,一路吃过来,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爹爹。”

    芋头左手被姑姑牵着,右手拿着一块点心,吃的满嘴碎屑,很是大气磅礴。

    果果一手拿着烤串,一手牵着侄子,欢喜的道:“哥哥,先前买烤肉,那人死活不收钱。后来我悄悄的放在他的摊子底下了。”

    “好。”

    沈安在汴梁小吃界的威望很高,家人经常会遇到买东西小贩不收钱的情况。

    闻小种悄然而来。

    “郎君,有几人就在边上的酒楼里喝酒,言谈间提及钱庄,说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支持厚本金银铺。”

    “支持他们的有很多人,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见见吧。”

    沈安笑着抱起了芋头,赵五五从后面上来,跟在了果果的左侧。

    左侧是最热闹的一侧。

    她的这个动作赢得了沈安的赞许。

    “五五……小赵晚些想吃什么,只管去买。”

    沈安觉得自己很大气。

    赵五五很纠结。

    为啥又叫我五五呢?

    小赵也不妥吧,为啥就不能叫赵五五呢?

    自从杨卓雪生产后,一家子就没好好的出过门,今日沈安把他们娘俩丢在家里,带着妹妹和芋头出来溜达,算是散心。

    他们一路过去,右边有几个男子靠了过来,打头的却是黄春。

    “郎君,今日城中几处聚会,人最多的有五十余人……”

    “这是想造反吗?”

    沈安毫不犹豫的扣了个大帽子,过来的一个男子闻言变脸,然后低头走了。

    “郎君,这人是皇城司的密谍,跟咱们一路了,若非是他亮了身份,先前某就想把他溺死在那个小巷的水井里。”

    “在哪里?”

    沈安目光转动,看向了左边的一溜酒楼。

    “爹,要做什么?”

    芋头很兴奋。

    黄春指着前方一家酒楼,沈安笑道:“爹爹去里面给你买好吃的,马上回来,你和姑姑在这里等着可好?”

    “好。”

    听话的孩子就是天使啊!

    沈安笑着进了酒楼,心情极好。

    “客人可是用餐吗?”

    伙计迎了上来。

    沈安没说话,闻小种上前说道:“找人。”

    “谁?”伙计觉得味道不大对,特别是沈安身边的黄春,看着在笑,可却让他有些怕。

    “马越。”

    “您是……”

    伙计的眼中多了异彩,脚下就往后退,同时张开嘴……

    闻小种身体一动,顺手拿起边上一张桌上的炊饼就堵了过去。

    伙计嘴被堵,眼中有后悔之色闪过。

    “呯!”

    闻小种一拳就打晕了他。

    大堂里有两桌人,见状都有些吃惊,纷纷起身后退。

    “某沈安,诸位安坐,今日这顿饭,某请客。”

    沈安笑容可掬的压压手,食客们纷纷拱手,然后笑呵呵的坐下。

    后面来了掌柜,刚一露面就被黄春给打晕了。

    “这是马越开的酒楼。”

    沈安点头,然后缓缓上了楼梯。

    二楼笑声很大,很畅快。

    沈安微笑着走了上去。

    ……

    第三更送上,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