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0章 反手可灭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20章 反手可灭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大清隐龙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官家亲临郡王府。

    汝南郡王府今日就和过年似的,仆役们昂首挺胸,走路带风。

    赵允让的儿孙们个个面带红光,得意洋洋。

    赵允让站在门口,见赵曙带着一家子来了,就吸吸鼻子,问道:“老夫的眼睛可红了?”

    老仆上前一步,看了一眼,“有点。”

    “去弄了冰块来。”

    赵允让一脸笑容,老仆嘀咕道:“看不出来的。”

    “你老眼昏花了,赶紧。”

    老仆进去,在冰盆里抓了一把碎冰过来,赵允让马上就覆在眼睛下面。

    “见过爹爹。”

    赵曙两口子隔一段距离就行礼,赵允让赶紧把化了一半的冰碴丢掉,板着脸道:“怎么出宫了?”

    赵曙说道:“好些时日没来了,今日正好宫中无事。”

    “那也不好。”

    赵允让干咳一声。

    “见过翁翁。”

    孙子孙女们在赵顼的带领下行礼。

    “都不错。”

    赵允让慈眉善目的模样,孙子孙女们抬头,赵浅予惊呼道:“翁翁好些眼泪……”

    赵曙一家子仔细看去,果然,老赵的眼睛下面全是泪水。

    “爹爹,孩儿不孝!”

    赵曙带头,一家子跪在地上哭。

    赵允让一怔。

    早些时候他有些难过,红了眼眶,但没落泪啊!

    “阿郎,是冰水。”

    也只有老仆敢低声说出真相,别人大抵会被灭口。

    可赵允让看着赵曙这一枝的儿孙们,眼眶又红了。

    “是冰水,冰水。”

    他在解释着,可在许多时候,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

    边上的儿孙们都赶紧出声相劝,然后一家子进了房间。

    儿孙太多了很热闹,但在许多时候很麻烦。

    比如说现在,一大家子人站在室内,看着格外的拥挤。

    “我在宫中无事,臣子们很是忠心,饭食也好……”

    赵曙仔细说着,赵允让板着脸听着,不时嗯一声。

    “韩琦是个跋扈的,可却能管事。”

    “是。”

    “曾公亮有些奸猾,会躲。”

    曾公亮若是听到赵允让对自己的评价,怕是会哭晕在茅房里。

    旁人说来赵曙不会听,甚至还会怀疑那人的用心。

    可这是他亲爹啊!

    “包拯是个直的,只是有些求名,可用。”

    赵曙点头,“您的眼光独到,我受益匪浅。”

    “欧阳修就不说了,那就是混日子的。”

    赵允让大抵有许多话想对儿子说,但最终还是说了国家大事。

    赵曙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担心自己识人不明吃亏。

    在父母的眼中,你哪怕**十岁了,依旧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孩子。

    他含笑听着,一字不漏。

    “那个富弼还行,当年铁骨铮铮啊!只是后来骨头软了些。”

    “御史台那边要盯着,别被宰辅们给掌控了。御史台就是帝王的刀子,刀子在自己的手上最稳妥,否则……别去赌臣子的忠心,没有人一辈子忠心于谁……”

    有个孙儿举手,赵允让点头,他就问道:“翁翁,那范文正呢?他们都说范文正是大宋良心。”

    “范文正啊!”

    赵允让眯眼,大抵是回忆当年的范仲淹。

    “他的忠心给了大宋。”

    “那不是先帝吗?”

    “蠢货!”赵允让皱眉道:“大宋是大宋,帝王只是大宋里的一个人,还不明白?”

    “呃……可是翁翁,范文正的岳阳楼记里有一句呢,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那时候他在哪里?”

    “邓州。”

    “他连岳阳楼都没见过,却写了一篇好文。什么忧其君,彼时先帝废除了新政,范仲淹心焦如焚,这是在冲着汴梁喊话,懂不懂?”

    那孙儿懂了,“他是说担忧大宋江山吗?还是说想说思念先帝……”

    “都有。”

    赵允让唏嘘道:“那人……一心记挂着的就是大宋江山呢,可惜先帝挡不住那些人,只能放弃了。”

    随后赵允让就问了钱庄的事。

    “还好,能挣钱了。”

    赵曙笑道:“那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赵允让点头,问道:“你们投钱了吧?”

    呃!

    赵顼低头,上次他劝赵曙投钱入股,可赵曙没同意。

    赵曙一怔,“没。”

    赵允让没好气的道:“沈安弄的生意啊!那肯定是要挣大钱的,那个仲鍼,你来说说。”

    赵顼抬头,“翁翁,沈安说……以后钱庄就会开遍了大宋各地,都是一样的,吸纳钱财进来,然后借贷出去,将会横扫天下的高利贷,解民苦难。”

    “能挣多少钱?”赵允让有些不耐烦了。

    赵顼看了自家老爹一眼,“沈安说……所有的市舶司加起来,也没钱庄挣得多。”

    瞬间赵曙就觉得胸闷,然后想吐。

    可那口老血终究还是被忍下去了。

    有人说道:“翁翁,怕是大话哦。这几日那些人大多去了厚本金银铺存钱,借钱也是去那边,钱庄门前冷清的人都没有。”

    赵顼不悦的道:“那是假象。”

    沈安说过他在挖坑,赵顼自然是相信的。

    “仲鍼,你这个……翁翁前面才说了,不可全信一个人呢。”

    “官家宁可相信外人,也不肯信任咱们……还有,好处都肯给那人的妹妹儿子……”这是老赵儿孙们的普遍抱怨,都觉得自己被屈才了。

    “吵什么?”

    赵允让怒道:“老夫还没死呢!”

    呃!

    老爷子镇压之下,都老实了。

    “那个钱庄为何被压住了?”赵允让有些恼火的道:“沈安做事还是稳妥的,怎么就被压住了?”

    赵顼一头黑线的道:“没人压他。”

    “老夫问的是钱庄。”

    呃!

    赵顼说道:“您等着看,最多三日。”

    先前看到沈安时,他感觉很镇定,压根就是无事的模样,要不然他怎么有精神去管教儿子。

    “三日。”

    赵允让皱眉道:“回头府里的钱都存到钱庄里去,各家的都是。”

    虽然一起住,可许多东西都是按照小家庭为单位分开了,比如说各自管各的收益。

    等老赵驾鹤西去之后,这个郡王府就算是分崩离析了。

    树大分叉,人大分家,世间事就是如此。

    两个儿子看着有些不自然,赵允让怒道:“钱存到哪去了?”

    “爹爹,没……没去哪。”

    老赵怒了,“定然是存到了对头的金银铺里,蠢货,畜牲!”

    咻!

    茶杯飞过去,一个儿子中招,额头红肿,满脸茶水。

    赵曙一头黑线,却不好劝,又担心赵允让气坏了,就使眼色,陈忠珩赶紧去了外面。一旦事情不对,他就会去叫郎中来。

    另一个儿子见老赵去寻摸东西,急忙坦白道:“爹爹,就存了一半,孩儿一边存了一半。”

    赵允让被气笑了,“畜生,这是學三国时的诸葛家,还知道各存一边,胆小如此,还能指望你们去做什么?罢了,老夫也从未指望你们做什么,十三郎也是如此……”

    三国时,诸葛家族分为三支,魏蜀吴各分一支,堪称是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典范。

    赵顼看了这位伯父一眼,只觉得心情愉悦之极。

    喔霍!

    翁翁发话,以后官家正好有借口不给你们实职。

    室内气氛马上就沮丧了起来。

    “不好了。”

    外面有妇人惊呼,赵允让怒道:“谁在大呼小叫的?”

    稍后有人来禀告,“说是厚本金银铺被人抢了……”

    “扯淡!这是汴梁!”

    “去问问。”

    老仆亲自去,回来说道:“阿郎,早上沈安去了钱庄,随后钱庄发布了告示,说是可以去钱庄兑换纸钞,后来钱庄就被人堵住了,铜钱一筐筐的被抬进去,换了纸钞出来,好些商人……他们说汴梁许多豪商都去了。”

    “哈哈哈哈!”赵允让不禁大笑了起来。

    “后来有人就去了对面的厚本金银铺取钱,一个接着一个……”

    “咱们家的钱怕是保不住了。”

    外面的妇人还在哭,赵允让怒吼道:“活该!”

    外面的哭声小了,接着脚步声远去,大抵是挤兑去了。

    室内,赵允让问道:“纸钞之事如何?”

    赵曙笑道:“前日沈安找了我,说是钱钞发行了两年,也该放开些了,我答应了,只是没想到他憋到了今日,就是为了给那些对头当头一棍,这下汴梁城中的许多权贵豪绅都要后悔了。”

    “给挤兑了,若是弄不好就会血本无归。”

    赵允让不禁笑了起来,“那沈安果然手段凌厉,先是让那些人得意洋洋,存放了许多钱,然后突然来这么一下,狼狈不堪啊!”

    赵曙点头,“年轻人做事还是稳妥,钱庄之事是他当年提议,自己带头兑换,若是坏了事,他家的损失最大。”

    他看着兄弟子侄们,淡淡的道:“这个钱庄也是他的提议,他家的钱都存在了里面……一举一动,并无私心,甚至……他暗中捐了许多钱粮,不为人知。这样的臣子,我如何不信重他?而他却太年轻,不便身居高位,所以只能赏赐他的妹妹家人……”

    赵允让点头,“就算是打断腿,他也是出师有名。”

    儿孙们低头。

    随着赵曙登基日久,他们都希望这位亲人给自己安排些好处,可赵曙却不见动静,这就让人郁闷了。

    如今才试探了一下,就被赵允让一巴掌扇回来了。

    这时外面有人进来禀告,“官家,刚才夏氏兄弟中的老大夏进去了榆林巷,跪在沈家大门外,恳请沈安放开一条生路,沈安开门,纵狗驱赶……随后大笑,说是新政大势如潮,不可阻挡,若非是想着留个对头,让钱庄的人时刻警醒,不敢懈怠,他反手即可灭了夏氏兄弟这对被人驱使的野狗!”

    瞬间一股豪气涌来,赵允让的那些儿孙们不禁为之凛然,赵曙却是微微一笑。

    赵允让却大笑了起来,喊道:“去,弄了酒菜来,老夫今日要谋一醉!”

    赵顼低头,隐住了眼角的不屑。

    这些叔伯和堂兄弟们在郡王府里被翁翁庇护着,早已习惯了太平日子,并无半点长进。

    但沈安的手段确实是让人心折啊!

    一步步的,甚至还不屑的等对方不断吸纳钱财,然后才给了他们一击。

    遇到对手跪地求饶你会心软吗?

    许多人会心软。

    不心软就会被斥为铁石心肠。

    可沈安不但不心软,还纵狗驱赶,恍如恶魔。

    谁敢弹劾?

    ——新政大势如潮,不可阻挡!

    夏氏兄弟是野狗,谁敢弹劾就是这对野狗的帮凶!

    汴梁人目睹了这场不见血的商战,也算是有幸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