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1章 唐仁升官,沈安指点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01章 唐仁升官,沈安指点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大清隐龙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     官家同意了钱庄之事,吕诲等人大抵是备受煎熬。

    可你能怎么反对?

    不该让百姓存钱进来?

    这个理由不成立,包拯会跳出来把他们喷成渣渣。

    那么就是不该放贷?

    扯淡!

    大宋上到权贵,下到有余钱的富户,许多人都在放贷。

    放贷好啊!

    利息那么高,比做生意挣钱来得快。

    古今中外,无人不想挣快钱,于是高利贷就成了大宋的一个痼疾。

    所以沈安提出钱庄之事后,吕诲等人只能退避三舍,然后在边上冷笑。

    “此事谁主持?”赵曙看向了韩绛。

    三司管钱,这事儿该他们管。

    可韩绛却苦笑道:“陛下,臣愿意管,可……”

    他看着沈安说道:“此事看似简单,内里却涉及巨万钱财,若是稍有疏漏,那便是弥天大祸……沈安挣钱的能力大宋无双,后来更是弄了纸钞……陛下,纸钞如今供不应求,臣几次想增发,可沈安都不同意,这便是定力啊!主持钱庄之人必须有定力,臣以为非沈安莫属。”

    这个韩绛啊!

    赵曙觉得有些好笑。

    堂堂三司使竟然说自己在理财方面比不上沈安,这个算是蠢笨还是坦诚?

    不过他想起了自己说过的话,也就释然了。

    沈安可为三司使!

    是啊!

    若非是太过年轻,他现在就想任命沈安为三司使。

    如此,想来大宋的财政会井井有条,会渐渐改善。

    只是沈安的新东西隔三差五出现,若是他任职三司使,会不会把朕给气死?

    赵曙笑了笑,说道:“此事重大,沈安……”

    “陛下。”

    沈安走了出来,说道:“陛下,臣子年幼……”

    毛豆还小,沈安每天都要带一阵子。

    若是去主持钱庄的话,千头万绪,他怕自己没时间带娃了。

    “钱庄之事千头万绪,臣性子不大好,怕到时候会动手打人……”

    这个不要脸的。

    先是说要在家带娃,然后又说麻烦事儿我不想管。

    赵曙心中恼怒,问道;“那谁管?”

    “臣愿意管,只是……”沈安很纠结的道:“要不给臣一个帮手?”

    赵曙目光转动,“你想要谁去帮你?”

    沈安看向了边上的唐仁。

    唐仁抬头,正好看到沈安的目光。

    这是啥意思?

    他最近成功的用马屁收获了官家的好感,正准备再接再厉……

    “陛下,臣觉着唐仁还不错。”

    “无耻!”

    吕诲暴怒道:“这是在借机给自己的人求官!陛下,这等无耻之人,当驱出朝堂……”

    唐仁的履历很丰富,但却没有理财的经历,你沈安从三司里寻一个理财好手来帮你也行啊!为啥要用自己人?

    这就是情弊。

    赵曙看了一眼唐仁,他有些舍不得这个把马屁拍的如此真诚的家伙。

    “陛下,唐仁跟着臣學了不少东西,理财就是其中之一。”沈安不知廉耻的在为唐仁编造履历。

    这不对啊!

    唐仁心想咱好像没學过吧?

    不过不能砸锅,所以他很是诚恳的道:“是啊!陛下,臣跟着沈郡公學了许多东西,其中就有理财。臣这才知道,沈郡公理财之能,当真是冠绝天下,臣只是學了些微末的东西,就觉着浩瀚无边,让人忍不住想丢下凡俗之事,一心去做學问……”

    “咳咳!”

    赵曙打断了他的马屁,说道:“既然如此,唐仁就去三司吧,可为三司度支判官。”

    这从修起居注到三司度支判官,看似不算升职,可在场的都是大佬,王安石自己还做过三司判官,闻言都点头微笑。

    修起居注是在官家的身边受教育,也算是接触高层政治的一个途径。一般情况下,帝王只会任命两种人担任此职。

    一是帝王喜欢的人,这个没法,喜欢这个臣子,那就把他弄到身边来每天朝夕相处。

    二就是帝王看好的人,把他拎到身边来指点,为以后重用打下基础。

    所以修起居注这个不打眼的职位广受欢迎,就是因为这两个原因。

    修起居注是务虚,而度支判官是务实。

    唐仁从修起居注调到三司担任度支判官,这就是从务虚走向务实,是很坚实的一步,为以后打下基础的一步。

    “是。”

    唐仁出来谢恩。

    他知道这是自己宦途的重要一步,走好了,以后就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多谢您了。

    在转身的时候,他冲着沈安拱手。

    沈安笑了笑。

    这是他希望的局面。

    革新需要中坚力量,而最好的中坚力量就是懂革新的官员。

    以后老王的麾下一堆官员,可有多少是真心实意为了新政而来的?有多少是来投机的?

    泥沙俱下的结果就是误人误己。

    而沈安却不同,他在小心谨慎的看着周围的人,观察许久后,才会把那些可用的人拉拢过来,然后一一调教。

    唐仁就是其中之一,被沈安调教的算是出师了。

    随后朝会散去。

    沈安扶着包拯走在中间,包拯说道:“此事你要抓紧,免得有小人在中间作祟……到时候抢先一步弄了钱庄出来怎么办?”

    包拯的声音不小,吕诲等人听到了不禁暗自恼怒。

    这是在公然叫嚣啊!

    若是外面有人提前弄了钱庄,那就是你们这些人搞出来的。

    这个指控很严重,是对人品的打击。

    而大宋……不,从很久以前开始,人品就是士大夫们立身处世的根基。

    人品不行,自然会遭到大家的唾弃。

    沈安说道:“您放心,若是说到理财,谁来了某都不怕,任凭他们抄袭,任凭他们背后捅刀子,某依旧闲庭信步,无畏无惧。”

    “好!”

    包拯得意的冲着前方回头的韩琦说道:“韩相以为如何?”

    这是显摆。

    我家小子这般了得,你韩琦的子孙可有这般厉害的吗?

    韩琦眼中有艳羡之色,然后说道:“老夫今日腿脚不便,为何无人来搀扶呢?”

    韩琦在许多时候表现的很豁达,现在就是如此。

    他自我调侃,也是在对包拯和沈安之间的关系表示了羡慕。

    “韩相……”

    曾公亮侧身道:“要不老夫来扶你?”

    这是调侃韩琦的身体不好。

    韩琦马上就挺直了身体,斜睨着他道:“试试?”

    曾公亮最近很是锻炼了一番,挑眉道,“来。”。

    这是首相和次相之间的战争,旁人赶紧退到了边上。

    韩琦看着曾公亮,曾公亮缓步靠近,伸手托住了韩琦的肘部……

    韩琦身体一个倾斜……

    曾公亮只觉得一座大山迎面而来,他的手臂用力,就听到自己肘部那里传来清脆的一声。

    糟了糟了,骨头莫不是断了?

    曾公亮面色一变,可肘部却没有异常。

    挺住!

    他奋力顶住了韩琦的泰山压顶之势。

    不过是几息功夫,他的额头上就见汗了。

    韩琦哈哈一笑,放弃了压制,说道:“曾相看来最近没少操练,不错!”

    曾公亮淡淡的道:“老夫还能再干二十年!”

    老曾已经六十多岁了,按照他的说法,那就是能干到八十多岁。另一个暗示就是老夫一定要干到你韩琦下台之后,好歹做几年首相再致仕。

    韩琦打个哈哈,说道:“老夫比你小九岁。”

    这话比较梗人,沈安看到曾公亮的脸红了一下,不禁暗自大乐。

    老韩真的缺德啊!

    人到了这岁数,最在意的就是年龄,一般情况下最好别提。

    韩琦是不提,只是说自己比曾公亮小九岁。

    老夫做首相能做到你致仕的那一天。

    哈哈哈哈!

    韩琦大笑离去,曾公亮淡淡的道:“小人得志!”

    众人一路出去,到了政事堂外面时,曾公亮回身拱手:“钱庄之事政事堂必然会全力支持,若是有事只管来。”

    唐仁拱手道:“曾相高风亮节,下官多谢了。”

    这人连答应一句话都要拍拍马匹,果然是……人才啊!

    曾公亮微微颔首,一股子宰辅的气势就出来,很是威严。

    他缓缓回身,突然伸手扶腰。

    “哎哎哎……老夫的腰……”

    曾公亮只是扶了一下韩琦,结果腰就扭了!

    出了皇城后,唐仁郑重行礼。

    “多谢沈郡公。”

    沈安谋划钱庄之事,顺带就把唐仁给拉了出来,算是提前从务虚走向务实。

    “你去了三司要记住……独立自主!”

    沈安走在前面,唐仁微微落后在侧后方。

    “独立自主……您是说,下官去了三司之后,就该不搭理他们?”

    “不是不搭理。”沈安回身道:“是不干涉!明白吗?”

    唐仁想了想,“下官明白了,就是钱庄之事独立自主,虽然隶属于三司,可三司也不能随便对钱庄指手画脚……”

    “聪明。”沈安满意的道:“三司能懂这个的凤毛麟角,韩绛……你没注意吗?韩绛在散朝后就独自走了,这是什么意思?”

    唐仁欢喜的道:“是暗示他不干涉吗?”

    “对。”沈安笑道:“你只管去三司,包公在那边余威尚在,还有某……”

    他笑了笑,“钱庄之事某又算是功劳,且看谁来送腿!”

    唐仁愁眉苦脸的道:“可下官对钱庄之事一无所知呢!”

    “小事罢了。”

    沈安回身,吕诲等人正好走出来。

    “钱庄之事就在某的脑子里,旁人拿不走。”

    他冲着吕诲拱手,“吕知杂……”

    吕诲冷笑道:“老夫等着看你怎么倒霉。”

    沈安笑道:“钱庄之事成了,某的功劳又有了。”

    吕诲的眸子一缩,沈安大笑道:“沈某等着谁撞上来,到时候汴梁又会多几条断腿,哈哈哈哈!”

    他大笑离去,笑声豪迈。

    吕诲面色难看,身后有人说道:“吕知杂,此人太过嚣张了。”

    “他历来就这么嚣张,仿佛这个世间就没有他害怕的事。”

    吕诲冷笑道:“不过钱庄之事却不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等着看,到时候他弄砸了,咱们再一拥而上,埋了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