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 炸弹落地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99章 炸弹落地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清隐龙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     苏晏此行是奉命来述职,把杭州市舶司的情况给朝中的君臣说清楚。

    他随后跟着去了朝中。

    “……市舶司的收益今年会更高。”

    商船队的收益被算在了治平三年,所以苏晏说的自信满满。

    “市舶司不但不出铜钱,番商还会带着铜钱来交易。”

    这是个大成就。

    “大宋的铜钱不够用,多年来无数人为了寻找铜矿而奔波,可杯水车薪,朕亦无可奈何。”

    赵曙谈及铜钱,看向沈安的目光中就多了些释然,“后来朝中发了纸钞,虽然不多,可每年积累起来,却纾解了缺钱的困境。”

    这事儿沈安的功劳可不小。

    想到这里,赵曙就原谅了沈安昨夜的冲动。

    所谓冲动不过是掩饰罢了。

    沈安想撂挑子的想法他多多少少猜到了些。

    而用杀人来表态,这个也算是奇葩了。

    君臣用不要脸来破局,相对而言更奇葩。

    奇葩事儿奇葩解决,但赵曙却并非没有芥蒂。

    本来他想在以后寻机收拾沈安,可商船队一到,让他想起了沈安的许多好处,于是这事儿就算是过了。

    他看了沈安一眼,微微点头,“如今市舶司那边扎紧了口子,番商也无法换走铜钱……韩卿,三司那边今年可还闹钱荒?”

    大宋闹钱荒是老问题了,韩绛也深受其害。

    “陛下,大宋铜矿本就不多,而且冶炼困难,所以铜钱一直不够用。”韩绛看着有些纠结,“如今每年发的纸钞倒是帮助不小,可依旧不够用,甚至愈演愈烈……”

    “这是为何?”

    赵曙不解的道:“按理堵住了口子,加之发行了纸钞,钱荒该有缓解才是,为何会愈演愈烈?”

    韩绛有些茫然,“臣不知。”

    他有些羞愧,觉得作为三司使竟然不知道这个情况,真的是丢人啊!

    而且今日在场的臣子不少,其中有几个一直在觊觎着三司使的位置,已经在暗地里捅了他几刀。

    赵曙有些不满的道:“你不知,他不知,满朝臣子,谁知道?”

    官家发火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这满朝官员竟然没有一个知道这个的,他还能指望谁?

    他想起了沈安。

    发行纸钞是沈安一力坚持的事儿,而且他小心谨慎的规划,让纸钞发行至今未出问题。

    这才是好臣子啊!

    这一刻赵曙忘记了君臣被沈安逼迫的恼怒,正准备问话,吕诲出班说道:“陛下,这天下财富有定数……”

    艹!

    这不是司马光的论点吗?

    司马光认为天下财富就那么多,你瞎折腾也就那么多。既然就那么多,我们还折腾个什么劲?大伙儿蹲着过日子吧。

    可司马光上次被沈安一通理论给打蒙了,按理该放弃这一套莫名其妙的理论了吧?

    沈安看了一眼司马光,那人依旧是君子般的木然。

    “天下财富何来的定数?”

    沈安出班质问道。

    吕诲见他出来,就冷笑道:“天下财富就那么多,不在官就在民。官府多了,百姓就少了……”

    “无知!”

    正在得意的吕诲被这一声断喝给惊了一下,皱眉道:“你懂什么?老夫……”

    “某懂什么?”沈安质问道:“某弄纸钞的时候你在哪?某弄出香露时你在哪?某成为大宋首富时你在哪?你懂什么?嗯?”

    这个……

    沈安玩钱能碾压你。

    “荒谬!”吕诲的扣帽子大法又来了,“无知小儿,老夫当年经历的风雨比你多了无数,就你这样的无知小儿,只会蛊惑官家,最后遗臭万年!”

    这是他的攻击招数,大家都熟悉了。

    可沈安对此压根没在意,他说道:“大宋开国以来的岁入你可知道?”

    吕诲扣帽子是高手,但实务却一筹莫展,只是冷笑。

    “你不知道!”沈安轻蔑的道:“国朝初,岁入一千六百余万贯。天禧年间,岁入两千六百五十余万贯……嘉佑年间,岁入三千六百八十余万贯……如今更是不消说。这岁入在渐渐增加,定数何在?对了,你定然会说官府的多了,百姓的就少了。你可去民间看看,如今的百姓日子如何……比之国初时如何!”

    吕诲没想到他竟然会记得这么清楚,一时间无语。

    沈安却乘胜追击,喝问道:“市舶司岁入年年增加,定数何在?一堆土一文不值,可有人把它烧成了瓷器,瞬间身价百倍……定数何在?”

    吕诲额头见汗。

    “这汴梁城中的房价一年高过一年,定数何在?”

    “懂吗?”沈安问道。

    吕诲下意识的想点头,但却默然。

    点头之后,沈安后续定然有一大堆问题抛过来,到时候他回答不上来,那便是不懂装懂。

    这个面子不能丢啊!

    他很是惆怅。

    可沈安却鄙夷的道:“这不懂那不懂,敢问吕知杂,您懂什么?就懂给人发帽子吗?什么奸贼,什么佞臣……不懂,就闭嘴,可好?”

    这是莫大的羞辱。

    吕诲大怒,刚想喷,可沈安已经回身走了过去,拱手道:“陛下,大宋发展至今,钱荒乃是必然。”

    “哦,你说说。”

    吕诲脸色发红,浑身发抖,这是气急败坏了吧?

    赵曙见了也不搭理,让他更是想发狂。

    可大家此刻都准备听沈安分析大宋的钱荒原因,没人搭理他。

    连司马光都在看着沈安。

    “大宋岁入每年都在增长,而各行各业都在增长。增长了之后他们需要什么?钱!”

    “生意人越来越多,生意越来愈大……来往的钱需求很大。”

    钱荒在后世曾经成为一个课题,沈安略有耳闻,只算是耳闻,但足以在今日碾压一干君臣。

    “原先大宋铜钱外流,这是一个漏洞,如今被补住了。”

    “大宋每年都在铸币,每年都在发行纸钞,可和大宋各行各业蓬勃发展的进度比起来,远远不够!于是各行各业都会缺钱……缺钱很糟糕。”

    沈安最后说道:“实际上大宋钱荒不是问题。”

    赵曙正听得入神,见他突然不说了,就皱眉道:“你能解决?”

    “能。”

    沈安很是自信的说道:“在臣看来,大宋钱荒乃是几方面造成的,第一,大宋人有存钱的习惯,不管是豪商还是百姓,有钱就喜欢存在家里……臣敢说,若是把这些铜钱弄出来,钱荒的问题马上就能得到缓解。”

    “怎么弄出来?”吕诲冷笑道:“那些人的钱是辛辛苦苦挣来的,你难道要去抢吗?”

    在他看来,那些钱财就是私人的,哪怕赵曙都不能去夺取,否则这个天下就乱了。

    这是此刻大家的共识,所以人人点头。

    你怎么弄?

    赵曙期盼的看着沈安,他知道钱荒的危害,可却不知道解决之道。

    今日若是别的臣子说出这话,他就姑且听之,然后慢慢的分析琢磨。

    可沈安对金融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不但建言弄纸钞,他自家就是大宋首富,可见他赚钱的手段。

    这样人说自己对钱荒有办法,让他如何不重视!

    沈安微笑道:“其一,臣建议弄个钱庄。”

    “什么是钱庄?”韩琦不解。

    “钱庄就是可以存钱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把钱存入钱庄里,随时都能取出来。”

    “没人会存钱在里面,你这是痴心妄想!”吕诲轻蔑的道:“本以为你会想出什么好办法,谁知道竟然是弄了个空中楼阁,陛下,这等蛊惑万万不可听信呐!”

    吕诲眼睛发红,一脸慷慨激昂的模样。

    若是不知道情况的人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说沈安是奸贼,而他吕诲就是忠臣。

    奸臣忠臣,其实在许多时候只是一支笔的事儿。

    在浩瀚的历史中,无数人被几行墨字定下了一生的功过,但正确与否谁知道?

    前人功过后人说,可前人的功过也得看情况啊!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而那些胜利者……比如说后来反对新政的那批人,他们就是胜利者。他们笔下的王安石、王雱等人,果真是那样的吗?

    赵曙看着沈安,仔细回想这个年轻人的过往。

    看似没谱,看似轻率。

    但每每能成事!

    这说明什么?

    说明沈安不是福将就是有真本事。

    这样的人和吕诲对比如何?

    赵曙看了一眼吕诲,觉得这位名相之后有些面目可憎,于是沉声道:“你准备怎么弄?”

    沈安说道:“臣想弄钱庄,不管是谁存钱进来都能有利息……”

    卧槽!

    吕诲身体摇晃了一下,“利息?为何要给利息?”

    存钱?不存在的。

    埋在自家最安全。

    所以大家都当沈安是在梦呓。

    可当他抛出了存钱给利息的好处后,就像是扔出了一枚炸弹,把朝堂炸翻了。

    “给利息?”韩琦抚须道:“老夫为相多年,先帝和官家宽厚,老夫家中的钱财却不少。钱财放在家里虽然不少,可却也不多。若是能有进项,那老夫第一个把钱存进去。”

    “可给了利息,钱庄靠什么挣钱?”曾公亮有些迷惑的道:“亏本买卖你沈安北自然是不会做的,可你想怎么挣钱?嘶……”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事儿,不禁看着沈安惊呼道:“你想放贷?”

    炸弹落地!

    轰!

    君臣被炸懵了。

    ……

    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