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沈安的驳斥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76章 沈安的驳斥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清隐龙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     曹太后突然问道:“老身怎么听到有人说什么……大郎學问不够?”

    高滔滔赔笑道:“那些人胡言乱语罢了。”

    曹太后皱眉道:“哪些人?”

    这个您也要问吗?

    曹太后没有孩子,难免把有些热情都用在了高滔滔的几个孩子身上,所以真要发怒了,高滔滔担心她会动手。

    “就是那些所谓的學问大家。”高滔滔含糊回答道。

    说这些话的人都是所谓的學问大家,以后被称作大儒的大才。

    “學问大家啊!”曹太后淡淡的道:“他们可知道百姓疾苦?”

    高滔滔摇头。

    知道毛线!

    知道了都当不知道。

    曹太后没用她回答,自言自语的道:“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只是百姓在他们的眼中和猪狗差不多罢了,猪狗过的好不好,和他们可有半文钱的关系?”

    呯!

    边上的赵曙一拍案几,“娘娘这话说的对,那些人就是这样。满口仁义道德,说到百姓疾苦,当场能声泪俱下,可转眼又是高朋满座,看着那些受苦的百姓无动于衷,伪君子罢了。”

    他是偏激的性子,所以对这等官员深恶痛绝。

    “那些人能做成什么事?什么事都做不成,唯一能做的……”他冷笑道:“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别人做事。”

    他这段时日冷眼旁观,算是看清了那些人的秉性。

    “大郎为了百姓说话,说的有条有理,让老身都觉着有道理。”曹太后很是欣慰的道:“这样的孩子,那些所谓的學问大家可比得过?老身觉着他们也不配教他。”

    她看了高滔滔一眼,“你是做娘的,听到这等话就该出去呵斥他们,什么叫做學问不够?老身看學问不够的是他们!他们學来问去,都學了一肚子书本,可用呢?可有用处?老身看百无一用,还不如一个军士对大宋有用。这样的人,就该赶出去。”

    这个姨母太凶了啊!

    高滔滔觉得后宫之中蹲着这么一尊大佛让她倍感压力,只得点头应了。

    曹太后起身道:“此事老身自然管不着,不过上次废除岁币之事就是大郎弄的吧?”

    赵曙一脸黑线……

    那事儿赵顼是建言,赵曙才是拍板人啊!

    “是。”

    但他唯有点头。

    “老身觉着官家对大郎太过严苛了些,少了些夸赞。”

    曹太后点点头,然后走了。

    “站住!”

    赵曙夫妻送她出去,刚出门就见到几个内侍在相互追打。

    “官家圣人在此,还不站住!”陈忠珩怒吼一声,后面的几个内侍喊道:“他偷东西!”

    原来是抓贼啊!

    陈忠珩看着跑在前面的那个肥胖内侍,跃跃欲试的想出手。

    那人慌不择路的跑了过来,后面的内侍惊呼道:“快止步!”

    可那人却慌得一批,压根没听到。

    “保护官家圣人!”陈忠珩挡在了赵曙和高滔滔的身前,一脸的忠心耿耿。

    人影闪动间,曹太后已经上去了。

    内侍来势很猛,曹太后单手按住他的肩膀,身体旋转,顺着他的前冲之势,只是使了个巧劲,内侍就身不由己的转了过来。

    呯!

    好死不死的,这人正好撞到了陈忠珩。

    哎哟!

    陈忠珩被撞翻在地上,一摸嘴唇,竟然肿起老高。

    内侍被人按住了,陈忠珩起身看去,只见曹太后负手缓步而去,身姿从容。

    刚才某好像只说保护官家圣人,忘记了太后啊!

    难道太后是故意的?

    ……

    俗话说严父慈母,这是千年来的习俗。

    帝王也不能免俗,所以在对待孩子的學业上,赵曙总是喜欢借机下狠手。

    这是大家所喜闻乐见的,有人甚至巴不得赵顼整日被关在宫中。

    这些人大抵是觉得赵顼的政治态度过于偏激了,走了范仲淹的老路,想弄新政。

    新政是要不得的,谁要弄新政,咱们就弄他。

    这是许多人的心声。

    可那个午后,汴梁城中突然爆出一个消息。

    “大王建言行免役法……”

    “什么免役法?”

    司马光有些不解,但觉得这不是好词。

    来人说道:“就是改差役为招募……”

    “钱呢?”司马光的第一反应依旧如此。

    来人说道:“大王建言从富户收取免役钱,大概是越有钱的就收的越多。”

    “荒谬!”

    司马光面色铁青的道:“老夫去寻相公们说话,此事……不妥!”

    “司马谏院果真是我辈楷模。”

    司马光一路进了皇城,刚走到枢密院大门外时,沈安正好从里面出来,身边竟然是富弼。

    “司马谏院这是去哪呢?”

    富弼冲着沈安拱拱手,示意他赶紧滚蛋。

    司马光木然道:“听闻大王建言行免役法,下官以为不妥,想寻相公们说话。”

    “哪里不妥?”沈安不走了,近前问道。

    “当然不妥。”司马光说道:“免役钱一出,富户如何界定?老夫怕到时候无数富户会勾结官吏,把自家变成贫户,而贫户会被列为富户,到时候就成了害民之法。”

    这厮看来对地方官吏的节操没什么信心啊!

    这是司马光第一次喷新法,攻击力度不算大,而且有礼有节。

    他看着沈安,认真的道:“你和大王亲近,要告诉他国事不可轻忽,要谨慎。免役法一出,天下震动……后果难料啊!”

    “有地方试过了。”

    沈安的话让司马光心中一凉,“哪里?”

    “祥符县,先帝时就试过了,如今很是妥当,官民各自相安。”

    擦!

    司马光现在可是保守派的大佬,此刻身后聚拢了一群人,都是枢密院和政事堂的官吏。

    这便是阵营。

    哪怕枢密使富弼在此,他们也要表达自己的政治态度。

    这样固然有被打压的风险,可收获也很大啊!

    一个阵营的支持,想想就爽的不行。

    可沈安的话却恍如天雷滚滚,让他们心中一凉。

    竟然试过了?

    还是先帝在时就试过了,这是挖坑啊!

    几年前挖的坑,现在才来埋,这份隐忍让人不禁屁股发冷。

    “官吏上下其手,如何弄?”

    司马光反对新法的一个套路就是官吏上下其手,阳奉阴违。

    后来王安石的新法被他批驳的体无完肤,一句话,下面的官吏利用你王安石的新法在虐民,在吸血!

    沈安猛地想起了这个态度,然后问道:“您知道官吏上下其手,那为何不想想怎么去制止他们上下其手呢?”

    司马光愕然。

    这些人专门挑刺,挑刺的背景起因不谈,但他们只挑刺,从不想想怎么去把这根刺给弄断了。

    这是什么?

    御史?

    尼玛御史也会建言怎么处置问题的好不好?

    沈安的问题一下问住了司马光。

    你一天就哔哔这样不行,那样不好,可你做了什么?

    别人做事你就只知道挑刺,可你为何不想办法把那些刺给撇断了?

    你不想着去解决问题,谁想去解决问题,你们就要解决他。

    这特么是哪家的道理?

    司马光一说到国事,定然就会提及农事,也就是农户的艰难。

    他说到农户的艰难时,当真是真情流露。

    可问题解决了吗?

    没有!

    毛都没有一根给那些农户!

    他一再提及储存粮食的重要性,遇到灾害就慷慨陈词,要求马上赈灾……

    可建设性的意见呢?

    身为大宋重臣,你建设性的意见呢?

    沈安觉得王安石和司马光就像是一个家庭的老大和老二。

    老大说外面有人想谋夺咱们的家业,咱们家要收拾他们。

    好吧,收拾他们要钱粮,要操练,咱们要挣钱。

    可老二却觉得咱们蹲家里守着就是了,外人来就防御。至于什么挣钱……还是存钱吧,每个月把省下来的钱存起来,家里差钱的时候好用。

    一个进取,一个保守。

    这一刻沈安突然为王安石感到了悲哀。

    他的对手竟然是这么一群人,这群人不想着去拾遗补漏,不想着去帮他弥补新政的错漏,而是攻击,不间断的攻击。

    你特么停不停?

    不停就让你遗臭万年!

    而根子在哪里?

    沈安突然明悟了。

    根子就在于他们压根就不想改变现状!

    他们只想维持现状,谁想来改变就弄死谁。

    他看着司马光,觉得是在看着一个庞大的保守团体。

    这个团体是大宋目前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希望这个大宋就按照目前的轨迹运转下去,至于以后……

    以后关我鸟事!

    我死之后哪管什么洪水滔天!

    沈安摇摇头,说道:“大王建言增加御史人数,每个府放两名御史……每年轮换地方任职……”

    卧槽!

    司马光的脸颊颤动了一下。

    这是给大家上箍子啊!

    关键是……

    关键是大王好像是借着免役法为由头,直接用增加御史为手段,想打破目前吏治困境的局面。

    尼玛!

    好大一盘棋!

    沈安问道:“司马谏院可还有疑惑吗?某非常乐意为您解惑。”

    司马光木然摇头。

    你还能问什么?

    从富户身上收钱,这是明晃晃的劫富济贫。你若是反对,那你的屁股就坐歪了,此后你说什么百姓可怜,别人就会喷你假仁假义,伪君子。

    你说官吏会趁机下黑手,大王提出用御史来监控天下。

    他甚至想到了御史会被收买,所以提出了一年一轮换的建议。

    你还能做些什么?

    司马光回身。

    身后众人默然。

    他们竟然被一个年轻皇子给弄的哑口无言。

    富弼站在边上看着这一幕,不禁欢喜异常,喊道:“中午老夫要饮酒,去买了好酒来。”

    操蛋啊!

    中午喝酒,这是明晃晃的渎职!

    可无人反对,富弼冲着沈安说道:“听闻你妹妹可爱,回头老夫好好写几幅字,你拿去给她做字帖。”

    沈安用果果为借口到处要字画的事儿京城人都知道,但这是雅事,所以一笑了之。

    沈安大喜,拱手道:“多谢富相了。”

    ……

    仓库的老盟主打赏了大丈夫一个盟主,晚点加更一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