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让君臣纠结的免役钱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75章 让君臣纠结的免役钱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清隐龙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     免除官方役使,这个建议让人心惊。

    千百年来的官本位思想让官员们缺什么就会冲着百姓使劲,觉得役使他们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若是没了役使,改为招募,那官府还能指使百姓做什么?

    庙堂上的君臣在沉思。

    赵顼却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改为招募制之后,百姓安居乐业,专心种地,这样难道不好吗?”

    这样当然好。

    赵曙都觉得很好,可有个问题。

    “招募的钱从何处来?”

    三司使韩绛觉得自己迟早会被这位皇子给逼死,他叹道:“大宋每年役使的人数繁多,若是全数免除,改为招募,那需要的钱财惊人啊!”

    这大笔钱财从何处来?

    赵曙心中叹息,觉得儿子冲动了些,但好歹想法是好的。罢了,为他找个台阶下吧。

    “此事……”

    “陛下,不差钱!”赵顼很是自信的道:“臣去问过那些富户,他们对差役深恶痛绝,可却无法免除……”

    卧槽!

    沈安发誓自己绝对没给赵顼说过这个事儿。

    这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

    沈安在回想着免役钱的前世今生,印象不是很深刻,但记得王安石的新政都被批判了,免役钱也在其中。

    为何会被批判?

    他不知道。

    “臣建议收取免役钱。”赵顼朗声道:“但贫困人家全数豁免,只从富户收取。”

    沈安猛地想起了些什么,他问道:“若是只从富户,可够吗?”

    赵顼说道:“不够就朝中贴补。”

    沈安明白了,这厮打算来一次劫富济贫。

    是了。

    若是按照户口征收免役钱,那些穷困人家会越发的艰难。

    历史上那些人是怎么攻击王安石的免役钱?

    肯定有祸国殃民这一说。

    可这个政策怎么祸国殃民了?

    沈安不知道。

    但赵顼却简单粗暴的避开了平民,直接劫富济贫。

    大宋此刻的财政情况比王安石革新时好多了,自然有这个底气为免役钱兜底。

    赵曙说道:“只收富户,富户们可会甘心?”

    “定然不甘心。”赵顼说道:“可是陛下,这个大宋贫者无立锥之地,富者骄奢淫逸。富者愈富,贫者愈贫,这本就该出手调和一番。臣以为免役钱正好。”

    大宋的有钱人真是不少,比如说汴梁,无数酒楼青楼,无数奢华。

    “用免役钱来调节贫富差距吗?”沈安笑了笑。

    这个和后世的个人所得税有异曲同工之妙。

    越有钱就交税越多。

    韩绛说道:“大宋差钱的地方很多,只是盯着这一处有何用?”

    作为三司使,他看的是全局,所以这话没错。

    赵顼看着他,认真的道:“大宋是处处差钱,比如说奉养无数官员差钱,养着无数军队差钱,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耗费也差钱……可谁问过百姓可差钱吗?”

    大宋的三冗,归根结底就是在为庞大的既得利益者们服务。

    大家以往喊的厉害,什么三冗不除,大宋再无中兴的一日。

    可行动呢?

    清除三冗就是割自己的肉,谁愿意?

    于是百姓缴纳的赋税依旧流向了那些无底洞。

    大家都麻木了。

    今日赵顼却振聋发聩般的提出一个问题。

    ——谁问过百姓可差钱吗?

    你们口口声声的说大宋处处差钱,差钱了就冲着百姓伸手,不管百姓的死活。

    百姓差钱了你们知道吗?

    你们管过吗?

    韩绛躬身,“臣有罪。”

    他虽然觉得赵顼的话不妥,可却倍感惭愧。

    作为三司使,他习惯性的忘却了百姓的疾苦,只知道赋税赋税……

    今日赵顼的问题让他脊背发热,羞红了脸颊。

    韩琦叹道:“大王仁慈。此言大善。”

    赵曙也点头道:“百姓不足,朕羞愧。”

    老百姓的日子难过,这就是君王的罪过。

    曾公亮说道:“可那些富户可会甘心?他们会不会和官吏勾结,把自己弄成低等户?”

    这是必然的。

    赵顼说道:“曾相此言有理,我在想一件事,若是要革新大宋,最需要做的是什么?我想到的是吏治。”

    “不管多好的想法,多为百姓考量的新政,可到了下面会如何?”这个问题沈安说的比较多,赵顼印象深刻。

    沈安甚至把吏治比作是新政成败的决定性因素。

    ——下面的官吏阳奉阴违,什么新政都是扯淡!

    都是瞎扯淡!

    他说的多了,赵顼自然被影响的很深。

    “那些官吏会阳奉阴违,会上下其手,甚至为了政见的不同而在背后捅刀子……那样的话,新政如何能成?”

    沈安想笑。

    老王新政失败,官吏阳奉阴违和捅刀子起码占了大半功劳。

    “所以臣以为,欲中兴大宋,首要在于吏治。”

    让官吏听话,或是让他们不得不听话。

    这是赵顼想表达的意思。

    赵曙问道:“你有什么法子?”

    “监督!”

    这个真心没什么好法子,唯有打造一个监督力度超大的环境。

    “臣建议扩大御史台的规模,多招御史,每个府放两个御史,每年一轮换,不许他们在一地超过一年,如此可避免被收买……”

    一个府放两个御史,这个是要盯着官吏们干活的意思吗?

    太狠了吧?

    沈安笑了起来,很是幸灾乐祸。

    大宋对官员们实在是太好了,如今赵顼来个釜底抽薪,让人盯着你们干活,怎么办?

    想哭吗?

    哈哈哈哈!

    沈安在忍笑。

    韩琦等人面面相觑。

    这个大王太狠了吧?

    “这些御史若是查不到情弊就是渎职。”

    赵顼又补了一句。

    韩琦苦笑。

    下面的官吏们怕是要高喊这日子没法过了。

    赵曙看着儿子,面色古怪的道:“此事……朕要仔细想想。”

    免役钱这等想法是不错,但这是新政!

    毫无疑问,在范仲淹之后,新政的标准就是撼动祖宗规矩。

    改革差役就是在撼动祖宗规矩。

    后宫之中,今日天气不错,高滔滔请了曹太后来参详赵顼的亲事。

    “……那个向氏听说很是贞静……”

    “贞静?”曹太后很是不屑的道:“你让大郎整日对着一根木头,那日子能过下去吗?”

    是哦。

    高滔滔换位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事儿有些麻爪。

    “不过他是皇长子,他的妻子自然不能太放纵了。”

    高滔滔解释道:“到时候他当然有许多女人,向氏就是……做个样子罢了。”

    这个人……

    曹太后觉得自己这个侄女真的是不要脸。

    “官家就守着你一个人,你让大郎有许多女人?”咱们将心比己不行吗?

    高滔滔振振有词的道:“他是长子啊!长子要多子才好。”

    曹太后笑了,“先帝也是一群女人,可结果如何?该没有就没有,这就是命啊!”

    高滔滔见姨母心情郁郁,就说道:“歌舞何在?”

    在宫中唯一的好处就是歌舞可以单独听,随时听。

    几个公主听了半响自家哥哥的亲事,都觉得女人好可怜。

    赵浅予嘀咕道:“以后嫁人要和许多女人争吵吗?那很烦人哦。”

    寿康公主愁眉苦脸的道:“真要那样还不如不嫁人。”

    “咱们不是嫁。”老大德宁公主说道:“尚公主,明白吗?”

    赵浅予点头,没精打采的道:“只是好听罢了。”

    歌舞来了,乐声悠悠,舞姿动人。

    宫中最尊贵的几个女人都在这了,乐师们使出浑身解数,把各种乐器演绎的格外的出色。

    高滔滔和曹太后也收了各种心思,含笑看着。

    哔……

    就在此时,隔壁传来一阵尖利的乐声。

    哎!

    高滔滔和曹太后相对一视,都苦笑不已。

    乐师们兀自在演奏,只是那调子渐渐就被带偏了。

    舞女们的舞姿也渐渐的保持不住了,一个舞女哎哟一声摔倒,就此了结。

    那些乐师涨红着脸请罪,高滔滔含笑道:“官家于唢呐的造诣当世第一,你等不及也是情有可原……”

    乐师们点头,可心中却憋屈的想吐血。

    那唢呐的声音太过尖锐,一出口就是一往无前的气势,堪称是乐器界的流氓啊!

    高滔滔仔细听着,“官家好像心情不错,可却有些烦恼。”

    曹太后皱眉道:“你一会儿心情不错,一会儿烦恼,这是听岔了吧?”

    “是。”高滔滔身为皇后,后宫她就是主宰,可偏生眼前的这位就是她的克星。

    姨母的身份是一层,皇太后的身份是一层,两个身份叠压下来,高滔滔只能跪了。

    关键是曹太后的身手太好了,上次高滔滔见她当众上了屋顶,一刀斩落逆贼,堪称是一路雷光带闪电……

    这样的姨母,我惹不起啊!

    “官家来了。”

    赵曙出来了,和曹太后行礼。

    “皇后说你心情不错,又什么郁郁。”曹太后觉得赵曙还不错,至少花花肠子没那么多。

    “先前大郎说了件事,我和相公们都有些吃惊。”

    “何事?”

    大宋很奇怪,一方面说什么内侍不得干政,可后宫干政却屡见不鲜。

    最典型的就是太后垂帘听政。

    所以曹太后问了政事,赵曙依旧没有反感,“大郎说百姓赋税太重。”

    “是重了。”曹太后唏嘘道:“历朝历代减税都是德政,大宋此刻蒸蒸日上,官家你可斟酌。”

    “是。”赵曙肃容,“他建言把差役变成招募。”

    “钱呢?”曹太后的反应和宰辅们一样,第一件事就想到了钱。

    赵曙说道:“他建言从富户的身上收取免役钱,加上朝中补贴一些,这样贫困百姓就算是摆脱了差役的苦恼……我刚去问了,下面的官吏召集了百姓服役,经常是半年一年,家里的田地都荒废了。”

    曹太后皱眉道:“记得老身小时候去过乡间,那时见到不少衣不遮体的农户,父辈们说那是舍不得穿衣,可后来老身知道,都是穷的。”

    赵曙苦笑。

    作为帝王,这个就是他的错。

    ……

    双倍月票期间,爵士求月票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