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这个大王了不得啊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74章 这个大王了不得啊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大清隐龙临高启明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宰辅不能单独面见官家,这个是潜规则。

    但今日富弼却违规了。

    宰辅们进来时都是板着脸,韩琦甚至还冷哼了一声。

    赵曙心情大好,就主动说了缘由:“刚到的捷报,西夏人退兵了,富卿心情激动,就直接送了捷报进来。”

    不是商量别的事?

    比如说说我老韩的坏话!

    韩琦盯着富弼,觉得这人的节操一点都不可信。

    富弼傲然道:“此次信使及时赶到,为环庆之战赢得了准备,老夫……”

    他看着韩琦,淡淡的道:“老夫无愧了。”

    “果然退兵了?”韩琦大喜,说道:“西夏此次退兵,大宋的西北就此安定了,大喜啊!”

    “陛下,沈安求见。”

    沈安来了,进来见君臣欢喜,就说道:“臣听闻有西北的信使来了,就猜测是有了结果。”

    “梁氏退兵了。”赵曙嘴角挂着笑意,很是轻松惬意。

    做皇帝做到这个份上,在大宋历史上可是头一份。

    韩琦笑道:“梁氏经此一败,西北就安定了。”

    这话说早了吧。

    沈安想起了梁氏这个女人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不禁觉得女子能顶半边天真没错,狠起来连男人都得靠边站。

    西夏就是被这个女人给带成了平头哥,后来一直坚挺着,比大宋牛笔多了。

    这样的一个女人你们竟让认为她失败一次就偃旗息鼓了?

    哎!

    沈安很想说这不可能,但此刻却不行。

    看看赵曙吧,暮春都过去了,可那笑容却带着春色。

    看看韩琦吧,那嘚瑟的劲头,仿佛大宋已经一扫西北,河套地区变成了大宋的养马地。

    连包拯都是喜气盈腮,让沈安更不想去打破这份心情。

    他笑了笑,心想就算是梁氏以后再来,难道大宋还怕了她去?

    于是他就笑道:“陛下,如今四海升平,这是您开拓进取的成果,北方和西北安定了,大宋也就安定了,臣昨日和大王谈论文章……”

    这货会和大王谈论文章?

    韩琦回身看看包拯,看到包拯一脸见鬼的表情,不禁就笑了。

    曾公亮也心领神会的笑了笑。

    大家都明白,沈安那小子又要开始忽悠人了。

    只是这次他忽悠的是官家,咱们看热闹就是了。

    赵曙被这记马屁拍的浑身舒坦,说道:“你们要好生琢磨學问才是。”

    陈忠珩觉得官家大抵是有些昏聩了,竟然忘记自己早些时候说过皇子无需皓首穷经的话。

    “大王说如今四海升平,可百姓依旧在缴纳着沉重的赋税,大宋蒸蒸日上,可百姓的日子可曾如此?若是百姓依旧如故,那么这个蒸蒸日上就是假的……”

    这小子吃爆竹了?

    赵曙点头,“百姓辛苦,朕知晓……”

    沈安顺着说道:“官家,大王正在琢磨一件事,就是可否给天下百姓减税……”

    殿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减税是个敏感的话题,不管是谁执政,都希望减免百姓的赋税,可减免了赋税之后,国用够吗?

    “国用可够吗?”韩琦说道:“去年三司结余才那么点,若是减税,今年怕是会亏空吧。”

    “这话是皇子说的?”赵曙有些怀疑。

    他那个儿子最近读书读的晕头转向,每次看见自己都是目露哀求之色,让他暗爽不已。

    这读书都快读疯了,竟然还有工夫去琢磨这个?

    沈安愕然道:“陛下若是不信,可召大王问话。”

    赵曙点头,有人去叫赵顼。

    赵顼进来,赵曙就径直问道:“你想过给百姓减税?”

    如说这话是沈安说的,那么赵顼会愣一下。

    “是。”可赵顼却毫不犹豫的说道:“臣琢磨过大宋的赋税,于百姓而言太过沉重。如今大宋每年的收入都在增长,这是其一。其二,大宋的外患暂且消弭了,臣以为可重振军队,削减冗余的将士,如此不但能让军队更精锐,更是能削减许多开支……这些加起来,臣想能否给百姓减少些赋税呢?”

    三司使韩绛已经来了,闻言说道:“大王,去年三司结余二十三万贯,这钱看似不少,可大宋人口无数,处处都要用钱,一分摊下来就成了小钱。若是减税的话,今年怕是会亏空不少……”

    作为财政主官,他一心想的是结余,而非亏空。

    结余是政绩,亏空是责任。

    这便是最简单的判定方法。

    赵顼皱眉道:“可我记得嘉祐七年亏空了三百六十五万贯。”

    “大王好记性!”韩绛惭愧的道:“臣也就是最近经常看这些,这才记得亏空了多少,可大王却一直记着,这份心思难得啊!”

    赵曙点点头,心中大乐。

    宰辅们夸赞自己的儿子,这便是一种认可。以后哪怕自己不在了,这个大宋依旧不会乱。

    可赵顼却怒了,“我等的吃喝都是民脂民膏,如何能不记得这些?我一直记得。吃着那些羊肉时,我在想百姓可能吃得上吗?后来我去看过普通百姓的日子,羊肉对于他们而言就是珍馐,难得吃一次。到了乡间更是艰难,那些农户一年辛劳,不过是想求个果腹,可依旧有人吃不饱,穿不暖,更是有人无力支撑,只能卖掉田地,一家子到处游荡,这样的百姓,韩相以为可能让人生出隐恻之心吗?”

    赵曙不禁动容道:“果真如此吗?”

    他看着韩琦问道:“朕每每念及百姓,总是想着有了金肥丹,他们的日子总是会好过些,可这等食不果腹的还有多少?”

    韩琦低头,“陛下,不少。”

    不管是古今中外,这等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口总是不少。

    赵曙看着儿子,招手道:“你上前来。”

    赵顼近前,赵曙问道:“你以为百姓主要的难题是什么?”

    “赋税太重。”赵顼对此早有研究,“百姓纳税繁多也就罢了,可竟然还得到各衙门去服役,听从调遣安排……陛下,那些服役的百姓都是家中的壮丁,他们去服役,家中的田地就荒芜了,这是难上加难啊!有人说……说服役一人破一家,陛下,这不是服役,这是奴役啊!”

    呯!

    赵曙奋力拍打着座椅,怒道:“岂有此理!”

    赵顼继续说道:“一个壮劳力就是一个家的顶梁柱,顶梁柱被抽走了,一走就是许久,家里的田地也顾不得,那谁来种地?陛下,谁来种地?”

    赵曙深呼吸一下压住了火气,问道:“那些徭役可是必须的吗?”

    如今是治平三年,他渐渐的坐稳了帝王这个位置,也知道许多事只能徐徐图之。

    “那些徭役不少是必须的。”赵顼实话实说,宰辅们都微微颔首,很是欣赏。

    帝王的人品要有保证才行,而赵顼目前看来人品杠杠的,让人很是欣慰啊!

    可他们若是知道这位腹黑的皇子干过的事儿,估摸着会集体咆哮,要求更换皇子人选。

    “那就暂时不可动。”赵曙非常清楚,大宋别看冗官,可基层做事的人手却不够。

    人手不够怎么办?上面又不拨款,咱们怎么办?

    好办,直接让百姓来干,就算是服役。

    没钱了找百姓,没人干活了找百姓……

    百姓就像是野草,被收割了一茬又一茬,可大宋的官吏却越来越多。

    这就很奇葩了,一方面朝野大喊冗官,一方面基层却缺了做事的人手。

    这算是两个极端吧。

    “陛下,为何不能动?”赵顼有些不满。

    韩琦担心他们父子之间闹腾,就说道:“此等事要徐徐图之,若是骤然取消,这天下就要大乱了。”

    少了做事的人,大宋不乱才见鬼。

    可赵顼却不同意这个看法,“韩相,当年文峰村的灾民何在?”

    “文峰村?”韩琦一怔,沈安嘴角含笑,出班说道:“当年文峰村遭灾,百姓在汴梁乞讨,先帝仁慈,就让那些灾民去当地服役,每日饱食,还有些报酬。臣记得那些服役的灾民还在当地做事吧。当地百姓因此少了服役,都欢呼雀跃呢。”

    叮!

    沈安在挖坑!

    君臣都同时给自己敲响了警钟。

    可沈安却偃旗息鼓了。

    赵顼接管了战场。

    “陛下,您还记得那个常二吗?”

    赵曙想了一下,“记得,当时文峰村就他一家没来汴梁。”。

    但他更记得儿子把常二的女儿带进了宫中,让他和高滔滔两人揣测了许久,担心儿子会不会是看上了那个常大娘。

    为此高滔滔央求赵曙派出了皇城司的好手去查探,后来得知并无男女之情后,这才放心。

    “陛下好记性。”要经常赞美自家老爹,这样你会少受许多苦。这是沈安的教导,赵顼觉得不错,“常二一家如今在村里算是不错,其他村民也还行,为何?因为他们的家人都有在当地服役的。大宋的劳役不给钱,可那些人却是例外。当时先帝特许的。”

    韩琦突然一个激灵,“臣想起来了,当年大王建言以工代赈,让祥符县安排这些灾民做事,每月给钱粮……难道他们如今还在做事吗?”

    沈安含笑点头,赵顼说道:“一直在。”

    这是个大坑啊!

    韩琦明白了,他苦笑道:“大王当年的安排,如今竟然开花结果了吗?”

    当年的事儿没人放在心上,大伙儿都想着不过是一个地方罢了,安置些灾民也不算事。

    可事情过了几年,赵顼突然旧事重提,这便是把当年挖的坑给埋了,埋下的会是谁?

    赵曙也很想知道。

    “陛下,那些灾民实则就是招募去做事,这几年祥符县从未有过反对,可见此事稳妥。”

    赵曙觉得这个儿子要放大招了,不禁微微眯眼。

    赵顼昂首道:“陛下,大宋下面的衙门差人,差多少人?臣以为很好查清,查清楚之后,臣请全数免除役使,改为招募……”

    卧槽!

    这是什么?

    韩琦吸吸鼻子,身后的曾公亮熟练的把手放在他的腰间,低声道:“你若是敢伸脚,老夫让你今晚趴着睡。”

    可韩琦此刻心中震惊,下意识的就往身后踩了一脚。

    嗷……

    曾公亮没想到他真敢踩,就忍痛拧了他一把。

    可韩琦却没有反应。

    这是新政啊!

    这是对祖宗规矩的改变,彻底的改变啊!

    韩琦看向赵曙,发现赵曙也在发呆。

    这个大王……了不得啊!

    ……

    双倍月票了,爵士求票。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