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 狠辣的王雱,阅历碾压智商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70章 狠辣的王雱,阅历碾压智商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临高启明大清隐龙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     杨斐很不高兴。

    不,是很愤怒!

    “那沈安竟然无罪有功……老天没眼!”

    包间里,杨斐搂着一个漂亮的女伎在发牢骚,不过声音不大。

    他的同伴都是一伙儿的,对面的男子叹道:“有人说他是运气,猜到了西夏人的举动……”

    另一个男子摇头道:“不对。这等事不可能是运气,沈安没那么傻,没把握的事他不会干。”

    “那是为何?”

    “为何?”先前说话的男子说道:“他上次在青涧城和梁太后谈判,梁太后男扮女装……嘿嘿,谈判。”

    “这是有情弊啊!”

    杨斐等人都知道这个情弊没法说,于是憋闷不已。

    人沈安有本事和梁太后那个啥,然后摸清了梁太后的底细,你有本事也去啊!比比个啥?!

    人一憋闷就会想办法发泄。

    喝酒玩女人,这是最常见的方式。

    杨斐搂着的女人一杯杯的灌他喝酒,娇声道:“您一看就是贵人,长得这般英俊,让奴心动不已……”

    男人彰显雄性本能的一个渠道就是女子的赞美。

    后世那些女店员叫帅哥,叫的诚恳些,那些客人都不好意思拒绝。

    而现在的可以说英俊。

    ‘英俊’的杨斐心动了,伸手去捏摸,那女子娇笑不依,两人倒在地板上……

    不堪入目啊!

    “啊……”

    楼下一声惨叫传来,但此刻酒楼里已经是乐声阵阵,各种声音的天下,所以没人在意。

    接着楼梯一阵震颤,脚步声飞快而来。

    “贵人……”

    女子被压在下面,衣衫凌乱,娇羞无限……

    杨斐只觉得那个啥沸腾,不禁就想换地方了。

    呯!

    房门被人从外面踢开了,杨斐的兴趣被打断了,手撑着地板,恼怒的回头骂道:“滚出去!”

    呃……

    门外站着一个妇人,那神色恍如火药爆炸前的模样。

    她的身后是一群妇人,再后面是一群看热闹的男子。

    卧槽!

    杨斐瞬间腿软了,颤声道:“娘子……”

    那个女子听到娘子的称呼,就想起了豪客给钱时的交代。她轻巧的从杨斐的身下滚了出来,然后一个翻滚,再起来时衣裳已经整齐了。

    门外的妇人突然大喊道:“负心汉!打!”

    她提着棍子当先冲了进来,那些妇人紧随其后。

    室内大乱,杨斐在躲,可其他妇人却拦住了他。

    “打!”

    乱棍齐下!

    就在杨斐的惨叫和求饶声中,几个看热闹的闲汉进来了,可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对那个女妓的追打,让她得以逃了出去。

    这二十贯钱不好挣啊!差点被打破相了,回头定然要找那个男子的麻烦。

    女妓含泪离去,却不知道她前脚刚走,那几个男子的眼中就多了厉色。

    杨斐被妇人们围殴,棍棒齐下,但分量却不重,而且都避开了要害部位。

    一个背对大门的妇人突然觉得裙子被人掀起来了,不禁丢掉棍棒,尖叫着躲在边上。

    杨斐看到了光亮,下意识的就往门外跑。

    他的悍妻紧追不舍,那些妇人纷纷涌了过来。

    杨斐看着大门就在眼前,不禁奋力飞奔。

    就在他飞奔的前方,突然滑来一个碟子。

    杨斐恰好踩在碟子上,整个人往前扑倒。

    呯!

    他的双手砸在门槛上,外面看热闹的人清楚的听到了断骨的声音,不禁都把脸皱成一团,别了过去。

    “啊……”

    杨斐努力翻过来,举着断掉的双手惨叫起来。

    “不好了,打死人了!”

    室内看热闹的人纷纷往外跑。

    杨斐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催的,好好喝个酒竟然遇到了娘子来抓奸。

    是谁通知的娘子?

    他一边惨叫一边想着这个问题。

    双手骨折,这得养半年吧?

    这样可以完美避过沈安的报复。

    瞬间他就为自己找到了开心的事儿,连疼痛都少了许多。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奔跑中的男子踉跄了一下,脚不经意间的重重踩下去……

    “嗷……”

    ……

    酒楼的对面阴暗处,折克行看着窗户映照出来的人影闪动,说道:“废掉他的话,杨珏怕是会发狂,他的娘子也会疯狂……毕竟男人的那个地方废掉了,就和宫里的内侍一样。”

    “那又如何?”王雱冷冷的道:“挨打要还手,否则那是什么男人?至于什么隐忍,什么顾全大局……做人都不高兴了,还有什么大局?”

    折克行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救命啊!”

    二楼有人在惨叫,“郎君被踩烂了!”

    一个男子从后面跑了过来,“杨斐双臂断,下身变成了肉泥!”

    王雱转身,“我们走!”

    他们消失在黑夜中没多久,一群人抬着杨斐出现了。

    “郎君被踩烂了!”

    那个家仆还在叫喊,被杨斐的娘子一巴掌扇醒了,才嚎哭道:“废了,郎君废了!”

    刚才在上面时众人已经检查过了杨斐伤势,那叫做一个惨啊!

    杨斐的娘子面色铁青,喝道:“废了就废了,省事!”

    这个豪气让那些心中忐忑的妇人们不禁赞不绝口。

    “大气!”

    “豪爽!”

    随后消息渐渐传开了。

    沈家,沈安正在和黄春说话。

    “……那个杨斐最是出众,而且歹毒,明日盯着他,某去打断他的腿。”

    黄春笑道:“官家说要给您封赏呢!”

    “封赏有何用?”沈安淡淡的道:“你的建言管用,君臣能听,那你就算是个平头百姓也不错。若是你的话无人信,那你就是个宰辅也无用。春哥,咱们既然走了这条路,高官厚禄就别指望,咱们啊,要瞄着那个地方……”

    “什么地方?”

    “青史留名!”

    “青史留名?”黄春激动的道:“若是小人能在史书上留个名字,就算是留个春字也行啊!,小人就算是光宗耀祖了。”

    “应该行吧。”沈安想了想,“治平三年,春率人打探敌情什么的……”

    “这个不好吧?”黄春纠结的道:“春率人什么什么的,春哥都比这个强。”

    “郎君。”

    外面来了闻小种。

    “何事?”

    “郎君,杨斐刚才在酒楼被娘子带人暴打,双臂折断,下身被踩为肉泥!”

    闻小种的神色明显带着遗憾,大抵觉得这等事该是自己去干。

    这是哪个英雄做好事不留名?

    沈安笑了笑,然后笑容僵硬。

    “这股子有仇不过夜的劲头,怎么让某想到了元泽呢?”沈安有些不安,“而且下手狠辣,你去打探一下,先前元泽可在家里。”

    稍晚闻小种带来了消息。

    “郎君,今日王郎君下午就出了家门,至今未归。”

    卧槽!

    沈安捂额道:“那个小子!那个小子!”

    ……

    王雱回到家中,王安石已经等候多时了。

    没有鞋底板攻击,但王安石的脸色很难看。

    “既然出手了,为何这么晚才回家?”

    王雱说道:“孩儿并未动手。”

    这是在偷换概念,可王安石有这么一个妖孽儿子,在被多次打击后,斗争经验无比丰富,他冷笑道:“你什么都想到了,算无遗策,可你就没想到这个时候能冲着杨斐动手的就只有沈安。可沈安会明目张胆的去打断他的腿,打断一个馆职官员的腿,不但功劳抵消,还要引发许多麻烦。”

    他见儿子依旧冷漠,就忍住了动手的冲动,继续说道:“馆职最是清贵,其间多出重臣,那些人不是傻子……”

    “你今日出门,能担保没人看到?”

    王雱默然。

    “你自诩聪明,可却想不到自己的破绽吧?”

    王安石没好气的道:“你担心沈安动手之后会引发馆职官员的群起而攻之,可你自己呢?”

    “孩儿不做官。”王雱微微昂首,那种倨傲的味道又出来了。

    王安石额头上青筋蹦了几下,咬牙切齿的道,“出去!”

    王雱默然出去。

    他一路去了后面,走到了屋外时,听到母亲吴氏在说话。

    “官人怎么说是让雱哥去拜访朋友呢?礼物都没带呢!”

    “娘子,礼物可以在外面买的。”

    “也是啊!”

    王雱抬头看着夜空,突然笑了起来。

    原来爹爹已经为某掩饰了一番吗?

    ……

    第二天早上,赵曙吃早饭时,陈忠珩照例给他说着皇城司的消息。

    “……有人说大王该娶个學问大家的女儿,如此大王的學问定然会一日千里,还能得一个贤内助……”

    赵曙喝了一口羊肉汤,淡淡的道:“这是讥讽大郎學问不精。蠢货,帝王要精通學问做什么?难道要做文章?”

    陈忠珩低头称是,继续看着手中的简报念道:“昨夜集贤修撰杨斐和人在酒楼饮酒玩女人……”

    玩女人这个词谁用的?

    陈忠珩想杀人。

    他担心赵曙呵斥,可赵曙却微微皱眉,停筷道:“后面!”

    陈忠珩继续念道:“杨斐的娘子带着一群妇人去殴打杨斐……”

    男人在外面和女妓玩,这等事儿多见,从未见人去抓奸什么的。但杨斐的娘子强势,自然有这个底气。

    “途中杨斐双臂摔断,还有……”

    这个倒霉催的,竟然双臂摔断了?

    赵曙微微一笑,又喝了一口汤。

    “一群人在跑,不知道是谁一脚把杨斐的下身给踩烂了。”

    噗!

    一口汤喷了出去,赵曙问道:“踩烂了?”

    陈忠珩点头,“是啊!写着是踩成了肉泥,大抵和臣也差不多了。”

    世间多了个没根的男子,还是个前途无量的官员,陈忠珩莫名觉得很爽。

    “杨斐弹劾沈安最是狠辣,沈安……不对。”赵曙说道:“沈安此次功劳不小,他该会明着动手。那么是谁?西北的消息才将传来就动手,会是谁?”

    官家竟然断定是有人动手?

    陈忠珩再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官家,说的是不知道谁踩的。”

    “蠢!”赵曙摆摆手,没有再说下去。

    男人的家伙事若是轻易就能被踩烂了,那还怎么用?

    定然是有人蓄意动手。

    智慧能碾压平庸者,但经验在许多时候却能碾压智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