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9章 韩琦致歉,王雱动手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69章 韩琦致歉,王雱动手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     赵曙看着包拯在咆哮,那些官员一声不吭,突然一种快意就油然而生。

    帝王不自由。

    这是他的亲身体验。

    他必须要學会平衡朝局,而所谓的平衡就是隐忍。

    他支持韩琦等人的革新,但必须还得隐忍那些反对者,否则这个帝国就会动摇。

    而这一切都是在规则之内运转,他最好不要去打破规则,否则后果难测。

    但此刻他却感到了些久违的激动。

    看着那些低下的头,他突然说道:“当初沈安说使者自尽有情弊,朕半信半疑。”

    大部分人当时的反应都是这样。

    没有谁相信梁氏会那么疯狂,竟然策划了一出战争大戏。

    “当年先帝说沈安外事之能,当朝第一,可朕却选择了怀疑。”赵曙说道:“他后来建言西北戒备,幸而朕想着有备无患,于是就听从了,否则……”

    否则现在的消息大抵是环州陷落。

    “其后西夏使团拒不收敛尸骸,还拔刀相向。”赵曙眯眼说道:“朕算过,西夏人出兵的日子不对,汴梁的消息还未到西夏,他们就已经到了环州附近,难道她梁氏还有先见之明?不,这只是个借口……”

    包拯不顾规矩插话道:“陛下,那日是闹事,若是沈安不管,那些西夏人会制造多大的杀戮。那些百姓可是手无寸铁呐!”

    众人都纷纷点头。仿佛当时站在边上的巡检司军士都是摆设。

    这一刻脸皮全不要了。

    而那些弹劾沈安的官员此刻都没脸为此事较劲。

    包拯看着这个局面,眼中不禁多了喜色。

    这就是大势浩荡,无人敢挡啊!

    “沈安有功!”

    赵曙斩钉截铁般的道:“朕要封赏他!”

    没人有意见。

    那群弹劾沈安的人已经没脸抬头了。

    只是有个事儿让他们很是纳闷。

    韩琦等人也很纳闷。

    “陛下,沈安为何这般了解梁氏呢?”

    是啊!

    沈安这次展露了神仙般的预测能力,让人心惊。

    可归根结底还是他对梁氏的了解。

    “咳咳!”

    赵曙觉得这个问题很复杂,复杂到他不想探讨的程度。

    可欧阳修却说道:“臣记得当年在青涧城时,沈安和男扮女装的梁氏……”

    他挑挑眉,一种叫做猥琐的气氛在蔓延。

    是啊!

    沈安真的是不可思议啊!

    大家挤眉弄眼的,气氛轻松了些。

    赵曙觉得这个不大妥当,“此事暂且放下……西北战况要及时报来……”

    “是。”

    富弼应了,接着看了韩琦一眼,“韩相当时说了什么?若是西夏使者自尽不是王敏的过错……要亲自致歉来着?”

    尼玛!

    韩琦瞬间恶向胆边生,恨不能一把掐死富弼。

    富弼叹道:“可怜那王敏了,如今在家以泪洗面,听闻韩相的话之后,他更是绝望不已……”

    一个男人被说成了女人的可怜模样,富弼把韩琦逼到了角落里。

    男人说话要算数,否则吊着家伙事有毛用,还不如女人。

    韩琦心中憋屈,用力点头。

    哈哈哈哈!

    看到老对头吃瘪,富弼不禁想大笑一场。

    稍后的枢密院里,韩琦缓步走向了局促不安的王敏。

    王敏低着头,直至韩琦走到身前。

    富弼站在后面,身边是来办事的王安石。

    “介甫可知道两府之争?”富弼红光满面。

    王安石点头,“两府之争始于太祖皇帝,太祖皇帝担心相权过大,尾大不掉,就从中书分出了军政,归于枢密院。于是中书管民政,枢密管军政,从此分权而立。”

    “介甫不错。”富弼淡淡的道:“可民政和军政如何能彻底分割?”

    这是在考教王安石。

    王安石沉声道:“民政和军政本就有许多相融之处,到了那时听谁的?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在时,可亲自出面协调,两府之间尚能相安无事。可到了后来,真宗以降,帝王不能调和两府之争,于是宰辅们就亲自上阵……”

    富弼冷笑道:“两府之间并无地位高低之分,可宰辅插手军政之事却时有发生……”

    王安石皱眉道:“富相,两府争执才是祖宗的本意。”

    我去!

    富弼不禁看了王安石一眼,觉得这个王介甫颇有些愣头青的味道。

    历代官家都乐意于见到政事堂和枢密院闹矛盾,两府互相牵制,帝王自然不但心大权旁落。

    这个才是太祖皇帝弄出枢密院的本意。

    “当年老夫在政事堂时,遇事喜欢叫上时任枢密使的韩琦,可等老夫再度归来担任枢密使时,你看看韩琦的小人嘴脸!”

    “此次使者自尽与你无关。”那边韩琦鼓起勇气,认真的道:“是老夫错了。”

    “韩相……”王敏一个哆嗦,觉得这事儿有些虚幻。

    这是韩琦啊!

    连官家都敢斥责的韩琦竟然向某致歉了?

    枢密院的人眼睛都红了。

    说是两府地位不分高下,可这么多年以来,政事堂一直压着枢密院,枢密院出来就是后娘养的。

    这口气憋了多年,今日随着韩琦的低头,一下就冲出来了。

    韩琦微微颔首,然后转身离开。

    他走路是八字步,看着很是稳重,还带着些威严。

    枢密院的人迫不及待的在等待着,当韩琦消失在视线内时,有人欢呼道:“今日是我枢密院扬眉吐气的时候,下衙后某请客!”

    “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富弼莞尔道:“老夫也高兴,只是却不能如他们一般去请客,否则韩琦会恨死了老夫。”

    得意不忘形,这是政治人物的必备素质。

    王安石点头,说道:“此事委屈了沈安,他在家中避了好几日,想来憋屈的很呐!”

    “官家不是要封赏他吗?”富弼笑道:“他又能得意了,哈哈哈哈……”

    今日枢密院扬眉吐气,富弼兴奋的看着都年轻了几岁,说是下衙回家后大醉一场。

    下衙后,王安石依旧是买了些母亲和妻子爱吃的食物,然后一路拎着回家。

    这时家里的仆役来寻他,神色看着有些焦急。

    “何事?”

    “郎君……小郎君先前在家里和人商议……说是那杨斐可恶,此次弹劾沈郎君,竟然说沈郎君有鹰顾狼视之相……”

    鹰顾狼视之相,比如说传闻中的司马懿就是这样。

    把沈安比作是司马懿第二……

    这个太毒了吧?

    一般弹劾人都有分寸,比如说当年弹劾文彦博,说他弄了河图来图谋不轨,这事儿大家就很有分寸,没怎么往死里得罪文彦博。

    可这个却不同,鹰视狼顾之相,这是想让沈安的名声臭大街,断了他的仕途。

    “无耻!”王安石冷笑道:“回头老夫就弹劾这个杨斐,他父亲是杨珏吧?都是善于钻营的……”

    “是啊!那杨珏今日就去拜访了司马光。”随从看了王安石一眼,“后来小郎君和人商议,说是要怎么弄杨斐。恰好有人路过听到了。”

    卧槽!

    王安石想到了儿子的狠辣,不禁就懵了,问道:“他和谁商议?”

    “那个折克行。”

    王安石一听就怒了,急匆匆的回家。

    “雱哥呢?”

    吴氏见他拎着自己爱吃的回来,心中甜蜜,闻言说道:“说是去书院了。”

    “怎么了?”吴氏看到王安石黑着脸,就担心儿子犯错。

    “无事,某有个事想问问他。”

    王雱聪慧绝顶,王安石有些问题也会主动请教他,所以吴氏闻言也不疑有他。

    王安石怕表妹担心,就笑着说出去走走,晚点回来吃饭。

    可才出家门,他就有些茫然无措。

    怎么办?

    ……

    此刻的王雱正在一家酒楼的对面。

    酒楼里高朋满座,随着夜色来临,灯火辉煌。

    酒楼是吃饭喝酒的地方,可有一句话叫做啥……饱暖思那个啥,所以女人也不少。

    看着窗户映照出来的人影,听着那些娇笑,王雱微微一笑。

    “都准备好了吗?”

    身后一个男子说道:“都准备好了,就等里面的消息。”

    王雱点头,稍后折克行来了。

    “杨斐来了,同行的有三人。”

    王雱点头,身体往后退,一直退到了阴影之中。

    “那就准备……”

    身后的男子悄然走了。

    这是折克行带来的人,也是府州折家人,非常可靠。

    王雱的脸在阴影中若隐若现,声音同样如此,“那杨斐就是靠着岳家才做到了集贤修撰的职位,集贤修撰乃是馆职,非文學大家不能任。那杨斐的文章诗词某也看过,呸!连给某提鞋都不配的东西,当初不知道是怎么哄了先帝,这才能进去任职,后来也就靠着谄媚维持了下来!”

    他冷笑了起来,“若是这般某也就当他是一条狗罢了,可他却把安北兄比作是司马懿第二,这是要毁人啊!”

    折克行的神色冷峻,盯住了对面的窗户。

    “他既然要毁人,那就别怪某毁他!”

    折克行淡淡的道:“按照某的想法,直接弄死他算了,偏你要转个弯,有趣吗?”

    王雱笑了,“你不懂。对于这些人来说,生不如死才是最大的惩罚,你且等着。”

    稍后杨斐就和几个男子来了,等他们进了酒楼后,王雱低声道:“半个时辰后动手。”

    折克行点头,“杨斐的娘子那边多久去说?”

    王雱说道:“杨家距离这里脚程有小半个时辰,不过他的娘子闻讯定然愤怒异常,会去召集人手,这会耽误一会儿,加起来正好半个时辰。某先前已经算好了时辰,叫你的人去了。”

    折克行看着他,叹道:“你这脑子……太聪慧了不好,别人都变成了傻子。”

    这种智商被碾压的感觉很糟糕,连折克行都有些纠结。

    时间流逝……

    一个男子从酒楼里出来,绕了一个圈子才找到了王雱他们。

    “王郎君,杨斐已经喝多了,他们正在找女人。”

    汴梁有青楼,那是固定地方的交易。还有另外一种类似于外卖。那些女伎就在酒楼等地溜达,看到豪客就上去自荐,或是客人去找。

    王雱一直在默默计算着时间,闻言说道:“让那个女子去。”

    “是。”

    酒楼里,一个姿色上乘的女子缓缓走进了一群女伎中间。

    “这个女子专门做的是豪客生意,某让你的人去了,先给五贯钱定钱,她果然心动了。”王雱淡淡的道:“某让那人说,若是家中悍妻来了,只管跑,她为此还多要了两贯钱,嘿!两贯钱!”

    王雱的声音阴冷,折克行皱眉道:“某不喜欢牵连妇孺。”

    王雱冷冷的看着他,良久说道:“罢了,某放过她。”

    他轻轻招手,身后来了一人。

    “稍晚杨斐的娘子冲进去时,咱们的人记得护住那个女子,护着她跑出来。”

    “是。”

    折克行的眼中多了暖意,“某知晓你不屑这个世间的许多人,更不肯为他们改变主意……”

    王雱有些不自然,这时有人低声道,“来了!”

    王雱和折克行看过去,就看到一群妇人拎着棍子等武器冲向酒楼。

    酒楼的伙计刚想阻拦,就被一棍子抽翻在地……

    彪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