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 怎么才能做高官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67章 怎么才能做高官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大清隐龙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西北还是没有消息吗?”

    赵曙有些急了。

    “陛下,还是没有消息。”

    张八年说道:“皇城司的消息按照脚程,这两日就会到。”

    赵曙问道:“沈安在家里做什么?”

    张八年神色古怪的道:“他这段时日就在家里教导儿子启蒙,不过……”

    “不过什么?”赵曙觉得自己为此寝食难安,可沈安却这般潇洒,不禁就有些怒了。

    “芋头不怎么爱學,把沈安气得暴跳如雷,随后他的娘子和妹妹都护着芋头……”

    “哈哈哈哈!”赵曙不禁大笑了起来,然后回想起自己当年教导儿子的经历,唏嘘道:“不做父亲,怎么知道养儿育女的艰难啊!”

    “让人去守着,有消息就赶紧报来。”

    赵曙的心情好了点,若是沈安的后院起火的话,想来会更好。

    张八年亲自去打探消息,一路去了政事堂和枢密院。

    政事堂里没反应。

    枢密院里,将领们被召集在一起,商讨西北的动向。

    “都说西夏不会动手。”富弼觉得自己帮不到沈安,很难过。

    “不会动手吗?”张八年觉得沈安要倒霉了。

    拉不拉他一把?

    张八年想了想,觉得自己拉不动。

    “外面弹劾沈安的人不知凡几,那些人都说他此次太过大胆,跋扈的没边了,连韩琦都比不上……”

    这话被韩琦听到了,绝对会找富弼拼命。

    “陛下都没办法!”富弼很头痛。

    张八年觉得自己拉不动,于是就有些听天由命的意思。

    “西北的信使……有西北的信使来了!”

    外面一声喊,张八年刚想冲出去,就感到眼前人影一晃就没了。

    这速度和反应……让某羞煞了啊!

    富弼冲了出去,信使正好被带了进来。

    “说!”

    信使刚想行礼,闻言哆嗦一下,喊道:“相公,西夏人在青涧城多番袭扰,还在环庆一带派出了许多斥候,我们军主说了,西夏人这是要动手了。”

    富弼眼睛一亮,旋即问道:“文书拿来。”

    信使递上文书,富弼仔细看,然后抬头道:“敌军游骑在青涧城袭扰,这只是袭扰,种谔判断分明,不愧是名将种子……”

    边上的官员齐声应是,可大家都记得富弼上次说老种家是黄鼠狼下崽,一代不如一代,再也出不来名将了。

    您这立场转换的有些快啊!

    可枢密院此次全部都站在了沈安这边,恨不能西夏人此刻就开始进攻。

    “只是袭扰吗?”

    “袭扰可算不上进攻。”

    “沈安说西夏人定然会发动进攻,这得到什么时候啊!”

    “……”

    这时政事堂里的宰辅们也出来了,一问之后,韩琦说道:“赶紧进宫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官家。”

    众人愕然,心想西夏人有进攻的意思,这是好消息?

    可看着韩琦那庞大的身躯,众人才想起这人是不讲道理的。

    枢密院的人翘首以盼,富弼带着这些期盼进了宫,见到赵曙时就说道:“官家,青涧城种谔来报,西夏游骑在青涧城袭扰,环庆两地有西夏斥候来往。”

    “环庆?”

    赵曙见到宰辅们一起进宫,就知道是有消息,听到环庆不禁一怔,“青涧城乃是坚城,背后有延安府,朕不担心……”

    “陛下英明!”韩琦又抢在富弼的前面出来说道:“环庆两地才是要紧的,西夏人密集派出斥候,怕是有意动手啊!”

    曾公亮一本正经的道:“臣附议。”

    包拯说道:“环庆那边为何没有消息?”

    “是啊!环庆那边悄无声息,反而是种谔为他们说话,为何?”赵曙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是虚报?”

    虚报就是大罪,回头富弼能把种谔给吃了。

    “种谔不会做这等事。”富弼好歹是枢密使,对种谔有些了解,“臣以为种谔是得了消息,断定西夏人不怀好意,于是……对了,延安府那边竟然没有消息?”

    众人面面相觑,韩琦说道:“那就是种谔自家上报了。”

    赵曙沉声道:“也就是说,青涧城和环庆都发现了敌踪,环庆那边不以为然,延安府不以为然,所以种谔一怒之下,就越级上报……”

    越级是官场的大忌,不管你有理无理,越级上报都会让人厌恶,大家都会孤立你,排挤你。

    可种谔为何这般做?

    为了沈安脱罪?

    他没那个动机,而且他还不知道沈安弄死了西夏使团大部分人。

    赵曙在沉思,宰辅们也在沉思。

    此刻大家想的都是一件事。

    “西夏人究竟是想做什么?”

    欧阳修觉得这事儿很是古怪,“梁氏新立,她最该做的是稳住朝局,稳住和大宋辽国之间的关系,一上来就动手,臣觉得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

    赵曙抬头,“此事……再看看吧。”

    “陛下……”富弼觉得可以用这个去收拾那些上蹿下跳的人,可赵曙淡淡的道:“为君者,首要在于公平,失了公平,威信无存!”

    众人告退。

    出去后,富弼叹道:“官家本可一言而决,一巴掌把那伙人给打倒在地……”

    “要公平。”包拯板着脸道:“只是官家上次好像偏袒了谁。”

    赵曙的性子本就是有些偏激,他说公平,那纯属是个笑话。

    众人一阵默然。

    “哈哈哈哈!”

    韩琦突然笑了起来,接着是曾公亮……

    宰辅们齐齐大笑,那些内侍见了不禁好奇不已,不知道大宋是有什么喜事,竟然让他们这么高兴。

    可随即宰辅们收了笑容,个个愁容满面。

    “西夏人来不来?”

    富弼看着西北方向,愁肠百结。

    “应该会来的吧。”韩琦在这一刻摒弃前嫌,和富弼一同祈祷着。

    欧阳修叹道:“若是不来,沈安……那个韩相,到时候沈安若是被发配,要不让他去西北吧,府州那地方不错。”

    曾公亮点头,“是不错。”

    沈安出手宰杀了西夏使团的人,论罪肯定是要发配的。

    只是发配地点值得商榷。

    韩琦皱眉道:“府州……折继祖在那,可终究远了些。老夫记得大名府那边差人?”

    前面带路的内侍差点一个踉跄,觉得这群宰辅们真的太不要脸了。

    西北好歹还能用苦寒之地来形容,可府州是折家的地盘,有折继祖在,沈安发配过去就和度假似的,大抵能让司马光那伙人气吐血。

    这样算是不要脸了吧?

    不,你小看了这群宰辅的脸皮。

    大名府啊!

    大名府距离京城才多远?

    那叫发配?

    内侍忍不住回头看了宰辅们一眼,稍后回宫,和一个倾慕的宫女吹嘘道:“你可知道怎么才能做宰辅吗?”

    宫女摇头,“这个大概只有官家才知道吧?”

    围墙的另一头,赵曙止步,陈忠珩暗自叹息,觉得对面那个内侍大抵要倒霉了。

    “某以前也不知道,可刚才知道了。”内侍忧郁的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着蓝天,用那种后世称之为‘文艺青年’的腔调说道:“要做宰辅就得不要脸,越不要脸官就做的越大……最不要脸的那个才能做首相……”

    那宫女在宫中见识少,她不知道这话对不对,但却被内侍文青的姿态给吸引住了,捂胸道:“你真聪明。”

    “……”

    再后面就是一些男女之间的**,赵曙面无表情的走了。

    走了一段路之后,赵曙突然止步问道:“先前那话你觉着可有道理?”

    啥?

    陈忠珩苦着脸,心想这个问题能不回答吗?

    “臣觉着……有些道理。”

    “怎么有道理?”

    陈忠珩觉得敷衍一下就完了,可赵曙却不依不饶。

    “臣觉着……要脸的怕是没好结果。”陈忠珩低下头,剩下的话不敢再说了。

    赵曙笑了笑,“是啊!要脸的……范文正就要脸,脸皮不够厚啊!”

    陈忠珩点头,心想这可能就是庆历新政失败的原因吧。

    “韩琦当年也要脸,欧阳修也要脸……”

    赵曙的语气很平淡,“最要脸的是范文正,庆历新政失败之后,他寝食难安,于是早早就去了。韩琦和欧阳修本是要脸的,可他们聪明,就慢慢的磨厚了脸皮……你看看韩琦,人说他跋扈,可那就是不要脸。”

    韩琦的跋扈先帝赵祯就深有体会,陈忠珩当时在侧,自然知道。

    “那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法子。”赵曙笑了笑,“他做出跋扈的模样来,别人想惹他就得好生想想值不值。包括沈安,他为何喜欢打断别人的腿?不就是想告诉别人,没事你别惹我吗?这和韩琦行事有异曲同工之妙。”

    竟然是这样?

    陈忠珩恍然大悟。

    他小心翼翼的道:“官家,沈安……他杀了西夏人,这也是迫不得已……”

    “为何迫不得已?”赵曙走到了后面,看着高滔滔带着三个女儿在扑蝶,不禁就微微一笑。

    “这个……”陈忠珩哪里知道为什么,但为好基友辩护一下是本能啊!

    “臣觉着……西夏使者自尽怕是有些问题。”

    “朕知道。”赵曙淡淡的道:“又不是逼着西夏跪地请降,他为何自尽?”

    “那您……”陈忠珩觉得很是莫名其妙。

    那你为啥还要摆出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帝王啊!”

    帝王要懂的平衡之道,若是他偏袒沈安过甚,那伙人就会叫嚣不已,随后就会在朝野制造分立的势头……

    这个大抵就是无奈。

    “去皇城司问问。”

    赵曙渐渐平静了下来,他把陈忠珩一脚踢去了皇城司,自己却去了庆宁宫。

    赵顼正在写文章,听到禀告后赶紧出迎。

    “给我看看。”

    赵曙拿了文章仔细看着,见文理顺畅,可却有一股子郁气在里面,最后的言辞变得尖锐起来。

    年轻人忍不住,自然会这样。

    “官家,西夏使者自尽绝对有问题。”

    赵顼想这个事很久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赵曙点头,“我知道。”

    “那……”赵顼急切的道:“那为何不查?”

    “怎么查?”赵曙笑了笑,“你还年轻,这等事……”

    陈忠珩飞奔而来,那速度快的……

    “陈都知跑的好快啊!”

    陈忠珩一路跑到了庆宁宫,“官家,西北有急报!”

    赵曙回身,目光炯炯的喝问道:“什么消息?”

    “西夏大军压境……”

    “好!”

    赵曙喊完好就觉得不对劲,可赵顼却欢喜的道:“好啊!西夏人果然打来了。”

    敌军进攻大宋,按理帝王不是愤怒就是担忧,这对父子却是欢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