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根,范阳郡公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54章 根,范阳郡公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清隐龙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赵曙有些激动的道:“西夏于大宋而言,以前是平衡辽国的武器,有了西夏在,辽国就不敢全力对付大宋。如今大宋不惧辽国,西夏自然就失去了用武之地,那个叫做什么……”

    “新人娶进房,媒人丢过墙!”这话是韩琦说的,老韩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过河拆桥。”包拯看来也有些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意思。

    “落井下石。”这个是沈安说的,结果得了一圈白眼。

    “不學无术!”

    赵曙鄙夷了他一番,说道:“西夏凶蛮,要仔细筹谋……”

    “陛下,臣最担心的便是大宋逼迫过甚的话,西夏会投向辽人,到时候两国合为一股,大宋就艰难了。”富弼在路上就想了许久这件事,此刻说来从容不迫。

    “那李谅祚年少气盛,若是大宋压迫过甚,他定然会和辽人联手,到时候西北和北方一旦同时示警,大宋将会左右为难。”富弼认真的道:“所以臣以为攻伐西夏当谨慎。”

    “这是老成谋国之言!”赵曙赞道:“富卿此行看来收获不少,还有什么可稍后上了奏疏。”

    富弼心中欢喜,就瞥了韩琦一眼。

    老韩,你等着,等老夫进了政事堂,咱们再来掰掰手腕。

    赵曙在思忖着攻伐西夏的困难,不经意间抬头见沈安一脸的无所谓,就问道:“你有看法?”

    “是。”沈安憋了许久,就等着这句话了。

    “陛下,臣以为李谅祚是个短命的。”

    呃!

    赵曙差点被这话给呛到了,他干咳一声,说道:“不得胡言乱语。”

    什么叫做短命的?

    这年头虽然也有什么算命的,但这等话基本上没人信。

    韩琦笑道:“史书上记载着什么祥瑞,还有那些相士只是看人一眼,就说什么有王佐之才,或是有相国之命,再或是命不长……可这些多是牵强附会,你读书当要能分辨这些。”

    别以为古人是傻瓜,那些所谓的高人记载大多被嗤之以鼻。

    某看你骨骼清奇,长大了定然能做个宰辅!

    这等话千年以来被记载了许多,但更多的是牵强附会。

    包拯说道:“正如前唐李氏自认是李耳的后裔一样,这等事不可信。”

    “为何不可信?”

    欧阳修突然就反驳了,包拯冷笑道:“那李氏血统不纯……”

    “血统不纯并不能说他没有李耳的血统……”

    两个老家伙又开干了,赵曙见惯了,自顾自的和沈安说话,“邙山一脉难道还能看相?”

    “不会。”沈安说道:“只是那李谅祚臣上次在西北用望远镜看过,一看……说不出那等感觉,就觉着这人就是个短命的,肯定得短命。”

    “陛下您想想,李谅祚若是短命,那梁皇后可敢靠向辽国?”沈安自信的道:“她若是靠向辽国,耶律洪基会一口吞了她,所以最好的法子还是自立。不过如此的话,大宋要一边打一边谈,边打边拉,最后争取让梁皇后……那个啥……”

    沈安没想出来那个词,边上的陈忠珩挑眉,“陛下,若是李谅祚真是短命去了,臣以为让沈安去一趟西夏,想来梁皇后会含笑归降……”

    “哈哈哈哈!”

    赵曙忍不住就大笑了起来,笑的捂着肚子,很是欢乐。

    “陛下何事发笑?”欧阳修和包拯吵了许久没结果,见赵曙笑的畅快,就有些后悔。

    陈忠珩低头,不肯再说。

    曾公亮笑道:“沈安说李谅祚是个短命的,等他去了之后,要争取梁皇后归降。”

    这不是扯淡吗?

    包拯皱眉道:“这些话私下说说就是了,别在外面说,否则被人听到了,顷刻间就是轩然大波。”

    沈安点头,心想你们现在不信,那就等着看吧。

    赵曙看着他,说道:“此行你立功不小,归信县却是不能用了。”

    到了郡公这个级别,必须要郡这个单位来做名号。

    可大宋没有郡这个单位,多半是汉唐时的地名。

    比如说什么天水郡,什么安定郡……

    沈安心中一动,说道:“陛下,臣可是雄州沈家。”

    这个是他的名号,万万不能被去了。

    此后他的子孙行走在外,自称就该是雄州沈,几代之后,这个名望就非同一般了。

    这是根基啊!

    沈安整日看着吊儿郎当的,可这话一出,连韩琦都为之惊讶。

    “雄州沈……”韩琦沉吟道:“只要你的儿孙不败家,几代之后,雄州那地方的人就会把沈家看做是自己人,沈家就有了根基,你这个谋划却是极好,让老夫有有些艳羡了。”

    “为何不是汴梁?”赵曙突然问道,神态轻松。

    臣子为自家谋划很正常,家国家国,只顾着国而不顾家,那样的臣子何其罕见。

    沈卞去了,没有留下什么遗泽,沈安兄妹只得在汴梁白手起家,重新打造一个全新的沈家。

    不容易啊!

    “陛下,汴梁太多的权贵。”沈安很是平静的道:“说句玩笑的话,在汴梁街头扔一块砖头,弄不好就能砸到几个子男……”

    子男指的是子爵和男爵。

    “你以为大宋的爵位是烂泥吗?”赵曙指着他喝道:“促狭!”

    “是。”沈安嘴里认错,心中绝不认错,“汴梁太大了,臣找不到根。”

    “根?”赵曙皱眉道:“根是什么?”

    他仔细想了想,然后神色怅然的道:“朕的根啊!”

    他的根在宫外,在那个郡王府里,在那个苍老的叫骂声中……

    ……

    “……那个不要脸的老东西,在家里说什么辟谷……还说什么能成神仙……”

    “他若是能成神,老夫就是神他爹!哈哈哈哈!”

    郡王府里的叫骂声每日照常传来,外面一个密谍在记录着。

    昨夜郡王御一女,早饭吃了一碗汤饼,两个鸡蛋,羊排三根……

    郡王早饭后开始叫骂,声音洪亮……

    这份报告稍后被送进了宫中,送到了赵曙的手中。

    赵曙看了,然后把这份报告收在箱子里。

    从小时候进宫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不会简单。

    但赵允让告诫他不要把这些当回事。

    你要藐视这一切,别担心,爹爹一直在。

    从他陷入低谷开始,赵允让就在庇护着他。不管是家中人还是外人,但凡触犯他的,赵允让就会叫骂不休……

    以前的赵允让宽厚寡言,从赵曙灰溜溜的出宫后,他才一改常态,经常破口大骂。

    这些大骂骂走了那些嘲讽者,让赵曙得以有一个相对安静的空间,静静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老夫对不住十三郎,让他进宫去求富贵,老夫该死啊……

    喝醉之后的赵允让会痛哭流涕,会后悔自己当年让赵曙进宫。

    赵曙低下头,喃喃的道:“我的根不在这里。”

    这个宫里让他觉得憋闷,而且还少了那个叫骂声,让他不习惯。

    他抬头笑道:“沈安得了郡公,先前说了什么来着?”

    陈忠珩看到了他眼中的泪光,赶紧低头笑道:“他说是回头就送谢礼!”

    “国家爵位,送什么谢礼?难道说朕是把爵位当做是人情的帝王?”赵曙笑骂道:“不过他家的好东西不少,回头你去一趟,问着他,看看给朕的谢礼在哪。”

    陈忠珩应了,心中暗笑。

    等他出去后,赵曙吩咐道:“给郡王府送些好药材,另外……叮嘱郡王,莫要……罢了,他愿意就随他吧。”

    身后有人应了。

    他想劝赵允让少玩女人,可作为儿子,他清楚的知道自家老爹为了自己做出的牺牲。

    从他成为皇子开始,赵允让几乎把自己限制在了郡王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他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让儿子顺利继位吗?

    及至赵曙登基,赵允让稍微松快了些,但依旧很少出门。

    帝王在位,亲爹竟然还活着,这个算是千古奇葩啊!

    赵允让不想让儿子为难,所以依旧画地为牢,把自己锁在了郡王府里。

    他这般孤寂,唯一的乐子大抵就是喝酒玩女人,没了这些乐子,他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赵曙微微轻叹。

    ……

    “郎君回家啦!”

    一声欢呼后,沈家大门打开,陈大娘和赵五五扶着杨卓雪出来,果果跟在后面嚷道:“花花去看看哥哥到哪了,绿毛别乱跑,我的咩咩呢……咩咩……”

    花花冲在了最前面,一路冲到了巷子口,然后站在那里摇尾巴。

    沈安下马,随手丢了马缰,那马也不乱跑,就跟在他的身后,熟门熟路的进去。

    花花冲了过来,人立而起。

    沈安接住它的爪子,笑道:“乖乖乖。”

    花花一下下的舔着他的手,然后下去,转身在前面带路。

    邻居们都出来了,一路在欢呼着。

    “沈县公威武!”

    此战对大宋意义重大,捷报传来后,汴梁狂欢。

    而榆林巷的百姓更多了一层欢喜,因为他们和沈安是邻居。

    沈安看到了一个皮肤微黑的女子,就笑着拱手:“晏掌柜还没出去吗?”

    晏月已经在东二条甜水巷安家了,她拱手道;“随后就去。奴恭贺沈县公凯旋。”

    “多谢。”

    沈安拱手,然后被簇拥着到了家门口。

    杨卓雪被扶着走过来,近前后勉强蹲了一下,沈安赶紧去扶住他。

    “恭迎官人凯旋。” 手机端::

    “恭迎哥哥凯旋!”

    果果牵着芋头走过来,沈安摸摸她的头顶,笑道:“在家可乖?”

    他依旧习惯性的把妹妹当做是那个走路都跌跌撞撞的孩子。

    果果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乖。”

    果果依旧把他当做是那个一路把自己背来汴梁、最可信赖的哥哥。

    沈安俯身抱起了芋头,芋头皱眉道:“爹爹恭贺……”

    什么乱七八糟的?

    沈安刚想说话,芋头捂着鼻子喊道:“爹爹好臭!”

    靠!

    沈安才想起自己半个月没洗澡了,赶紧进了家。

    “为夫此次被加封为范阳郡公!”

    杨卓雪一听就欢喜不胜,而庄老实在外面已经开始嘚瑟了。

    他站在台阶上,单手扶着门框,右腿微微颤动……

    “我家郎君此次因功被封为范阳郡公了。”

    “恭喜恭喜!”

    街坊们欢喜的拱手道贺,有人说道:“可有喜宴?”

    庄老实得意的道:“别人家被封赏要蛰伏躲着,我家却不同,郎君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沈家的贺喜宴席照样摆。诸位街坊无事可来。”

    沈家出手大方,街坊们心中有数,都准备回去准备些礼物,然后一家子来吃两天。

    可这个程度的显摆不能满足庄老实的表现欲,他问道:“大伙儿可知道范阳郡的故事?”

    众人大多摇头,庄老实得意的道:“范阳郡是前唐时的地名,就和咱们现在什么府什么府一样。而在前唐时,雄州那块地方就属于范阳郡,所以官家这才封了我家郎君为范阳郡公!”

    众人一阵欢喜的叹息,庄老实接着说道:“范阳城如今可是辽人的地方,上次我家郎君在范阳城下校阅麾下,气得耶律洪基吐血……”

    众人又是一阵欢呼,庄老实正色道:“我家郎君的封号是范阳郡,那范阳城该是谁的地方?”

    是啊!

    沈安是范阳郡公,可范阳城在辽国境内,这个咋说?

    这个郡公好像很丢人啊!

    按照沈安的尿性,以后铁定会盯着范阳那个地方,寻机会蛊惑朝中的君臣把那个地方夺回来。

    “大宋的!”众人不禁期待备至。

    那位沈郡公最是睚眦必报,此刻得了范阳郡公这个爵位,辽人怕是有得头痛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