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打酱油的富弼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50章 打酱油的富弼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从富弼领军北上开始,赵曙和宰辅们就在强作镇定。

    此战辽皇挟怒而来,按照某位‘名将’的说法,这就是哀兵必胜。

    大宋断了岁币,就是在抽打辽国上下的脸啊!

    所以大家都在焦躁不安。

    直至此刻!

    信使的声音回荡在宫中,周围渐渐聚拢了不少人。

    “……天蒙蒙亮时,辽军开始围城,沈县公令全军出城……”

    赵曙看了韩琦一眼,老韩最近一直在研究此战的情况。

    “陛下,唐县小城罢了,一旦被堵在里面,那就是瓮中捉鳖!”

    赵曙点头,这才明白这个决断的重要性。

    “两军对峙,辽军发动了进攻。”

    “他们都是精锐,悍不畏死,我军死伤惨重,但对方更是如此!”

    “我军弩箭和火器不断打击……我军稳住阵势之后,沈县公令全军反击,辽军反扑,但被我军击退,辽军旋即撤退……”

    这是一场大战啊!

    赵曙听的不禁心驰神往。

    “我军徐徐而进,最后辽皇率军撤离,当日就撤了大营,往北方去了。”

    “好!”

    赵曙仰头出了一口气,说道:“废除岁币之后,朕知晓耶律洪基肯定会有应对,若是此战败了……”

    他看着宰辅们,眼中多了兴奋之色。

    韩琦说道:“若是此战败了,那些人就会说陛下被人蛊惑取消了岁币,其后就是清算,臣等怕是会成为众矢之的。”

    这是那些人的套路,大家都熟悉了。

    “可终究是胜了呀!”赵曙心神放松,不禁赞道:“富弼稳重,沈安果决,此战大胜,让朕不胜欢喜……”

    捷报此刻在陈忠珩的手中,他检查了一遍,没有出入,可却看到了三份奏疏。

    “这是谁的奏疏?”

    富弼肯定有奏疏跟着捷报一起送来,沈安也有,可第三份是什么鬼?

    信使说道:“小的路过大名府时,大名高知府当即书写了奏疏,令小的带来。”

    “给朕看看。”

    赵曙嘴角含笑,谁都知道这位帝王此刻心情的愉悦。

    他接过奏疏,打开一看不禁一怔。

    就一排字。

    “沈安,大宋中兴之名臣也!”

    他默念了出来,然后收了奏疏,说道:“高越说富弼稳重,沈安不愧是名将,两人联手大败辽皇,大名府上下不胜欢喜……”

    这个夸赞若是传出去的话,会引来不少龃龉。

    沈安是中兴名臣,那我们是什么?

    人最怕的就是比较,最厌恶的也是比较。

    “是啊!”韩琦赞道:“富弼……沈安确实是不愧名将之名。”

    富弼那个老东西竟然立功了吗?

    韩琦难过了一瞬,然后欢喜的道:“陛下,此战之后,周边各国可还敢懈怠大宋!”

    辽国一直是地区老大,所有国家,包括大宋都要低头。

    可现在大宋一巴掌把辽国扇的晕头转向的,这是在告诉各国。

    以后你们要开始站队了。

    “各方势力都是墙头草!”

    赵曙尖刻的道:“他们都是看着哪边强大就往哪边倒,如今大宋这边的风小了,辽国那边的风大,他们会渐渐倒向大宋。”

    韩琦拱手,“陛下,大宋中兴有望了,臣为陛下贺!”

    “臣等为陛下贺!”

    宰辅们拱手行礼。

    在更外围,内侍宫女们或是拱手,或是福身……

    “小的为陛下贺!”

    “奴为陛下贺……”

    无数欢呼声中,赵曙走上前来,目光炯炯的道:“中兴大宋,此朕之夙愿,今日大捷,当告知天下。”

    “是。”

    有人疾步而去,稍后信使将会奔赴各方,传递捷报。

    “诸卿辛苦。”

    赵曙吩咐道:“派人去富弼家,去沈安家,告知此事,随行有赏赐……”

    陈忠珩觉得好基友这次是为富弼刷功劳,心中难免为他打抱不平,就低声道:“陛下,沈安的娘子肚子都大了……”

    妻子大肚子还出征,这样的臣子如何?

    赵曙正在激动兴奋,闻言说道:“是啊!妻子有孕,夫君却领军出征,妻子在家想来会提心吊胆,这是朕亏欠了他们……”

    他霍然起身,说道:“如此让人去看看。”

    这便是施恩。

    消息传到后面,高滔滔先是欢喜的道:“竟然胜了吗?我就说沈安不错……富弼也不错。”

    边上的人齐齐看天。

    圣人分明就是忽视了富弼,后面觉得不对劲才提及他。

    富相,圣人觉得你是去打酱油蹭功劳的。

    高滔滔口误之后,看着众人。

    “官家让人去沈家慰问……”

    她看了看飞燕。

    “太胖了。”

    飞燕低头,悲愤不已,心想当初您还夸我有力气来着,说什么身边有了我,就不担心危险。这怎么才过了没几年,您就嫌弃我了?

    高滔滔看向昭君,皱眉道:“怎么那么凶?”

    昭君低头,心想当初您还说有我在您的身边,鬼神不敢近……

    一个飞燕,一个昭君,两人让赵曙没有出轨的**。

    不过要派出去办事,会不会有损老娘的面子?

    高滔滔犹豫了一下,指着飞燕道:“你去沈家,好生宽慰一番,把捷报说了,再有……问问可差什么,宫中给她贴补……”

    “是。”

    飞燕觉得这次该是昭君去的,没想到自己竟然逆袭了,不禁有些小激动。

    人一激动就会红光满面。

    高滔滔啧了一声,“你这个……不会笑就别笑,看着吓人,就这样,对,去吧去吧。”

    一个小内侍站在门外,看着飞燕雄赳赳气昂昂的出来,不禁低头。

    好丑啊!

    昭君看着有些郁郁,配上那一脸的横肉,让人觉得这世间终究还是一个人过最美好。

    小内侍突然觉得官家很可怜。

    于是他就去问了一个宫女。

    “姐姐……官家好可怜。”

    他看着乖巧,宫女伸手捏捏他的脸蛋,笑道:“为何这般说?官家是帝王呢,怎么会可怜。”

    小内侍摇头叹道:“某刚来这边,第一次见到飞燕和昭君……晚饭都少吃了许多……姐姐,官家每日都看着她们呢。”

    宫女一怔,旋即也叹道:“是啊!官家真可怜。”

    ……

    飞燕一路出去,快出皇城时遇到了任守忠。

    任守忠捧着个花瓶,花瓶里是一截嫩竹,看着颇有些韵味。

    “任都知……”

    飞燕昂首。她是高滔滔身边的女官,自然要矜持些才行。

    任守忠止步看着她,眼中有些厌恶之色,“是飞燕?这是去哪呢?”

    任守忠一心想往上爬,可赵曙的身边被陈忠珩把守的很严实,他寻不到机会。

    关键是陈忠珩和沈安交好,对他可没半分好感。

    于是他偶尔会把目光转向高滔滔这边,只是曹太后是高滔滔的姨母,他没法过来。

    哎,遗憾呐!

    飞燕却看不惯任守忠,觉得这人太过钻营,不是好人。

    她昂首道:“北方报捷,圣人令我去沈家慰问。”

    任守忠和沈安是对头,这个飞燕知道。

    所以她刻意说出来,就盯着任守忠看。

    果然,任守忠的脸上多了羞恼之色。

    哈哈哈哈!

    飞燕差点忍不住大笑起来,继续说道:“此战击败了耶律洪基,圣人都欢喜的不行,想来那沈安以后会青云直上啊!”

    你妒火中烧了没?

    还是心中惶然。

    或是羡慕嫉妒恨。

    飞燕看到任守忠的脸色百变,不禁哈哈一笑,说道:“走,去沈家看看沈家娘子。他们说沈家有好酱料,咱们是去送好消息,好歹能厚颜拿一些,某些人啊!怕是此生都吃不到了。”

    呸!

    任守忠冲着她的背影呸了一口,然后有些忧郁的进去。

    “大王有令,今日庆宁宫上下,每人两贯钱……为大宋贺!”

    在庆宁宫的边上,任守忠听到了王崇年那欢喜的声音,接着就是一片感谢声。

    整个宫中都在欢呼。

    而沈家却还在宁静之中。

    “花花……”

    后院里,绿毛一闪而过,后面追来了凶神恶煞的花花。它追近后就猛的跃起,伸出爪子拍击。

    绿毛早有准备,一下就飞了起来,然后得意的骂道:“臭狗!臭狗!”

    花花锲而不舍的在狂追,果果在后面紧张的劝架,担心两个爱宠出事。

    “绿毛快跑!”

    花花渐渐的有些疯狂了,一次比一次跳得高。

    绿毛也觉得情况不大对,就往大门那边去,准备跑路。

    每一次它把花花惹毛之后就会跑路,等再回来时,花花就趴在那里,压根不管。

    蠢狗啊!

    它快活的扇动翅膀,看到大门打开,庄老实一脸堆笑的迎接什么人,就欢喜的冲了过去。

    跑喽……

    刚飞出去,它就看到了一个痴肥的女人。

    “这是什么?”

    在宫中多年的飞燕见到绿毛很是好奇,以为是野鸟,就伸手去抓。

    在沈家算是万千宠爱的绿毛哪里想到会在家门口被抓,刚想飞出去,就被飞燕的肥手拍了一巴掌,瞬间就直线下坠……

    “啊哦……”

    “绿毛!”

    果果来了,花花也来了,冲着飞燕咆哮起来。

    “有狗!”

    飞燕避开,花花跑到了绿毛的身边,叫唤了两声。

    绿毛不过是被拍晕了一下,马上就醒了。

    它见到花花后,下意识的就想跑,可花花却伸出大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它的脑袋。

    鹦鹉的脑袋能有多大?

    狗舌头有多大?

    不过是两下,绿毛满头口水。关键是还不能呼吸……

    ……

    第四更送上,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