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中兴之名臣(为白银大盟‘奣临天下’加更,10,加更完毕)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49章 中兴之名臣(为白银大盟‘奣临天下’加更,10,加更完毕)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大名府就是大宋在北方的中心城市,也是汴梁在北方的最后一道防线。

    高越先是送走了沈安率领的前锋,接着又送走了富弼率领的主力……

    “沈安是名将,不会错,但富弼……”

    在私下时,他和亲近的人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最怕的就是富相刚愎自用,如此此战胜负难说。”

    “只是知府……”他的幕僚笑吟吟的道:“您想想沈安的性子。”

    “他的性子啊!”

    高越想了想,越想越神色古怪,“他的性子不是那等循规蹈矩的。若是关键时刻富相想胡来,某觉着沈安会直接打晕他。”

    幕僚笑道:“富相是文官,您想想……当初包相和韩相,还有曾相,他们都是掌总。何为掌总?就是掌控大军,可指挥呢?他们却很聪明的听从沈安的安排,这便是有自知之明。富相若是聪明的话,自然会萧规曹随,所以您无需担心。”

    高越摇摇头,“这个倒是。不过……富相的性子,当年他可是以敢言著称。若是他那个……某当然要弹劾他。”

    “您……那是相公呢!”幕僚觉得自己的东主有些痴,就笑道:“您在大名府好好的,犯不着和他较劲。”

    “此战关系到大宋的国运,若是因为他富弼而败,某……”高越正色道:“某弄死他!”

    幕僚心中一凛,仔细看去时,发现高越并非玩笑。再联想一下大名府官员最近几天的焦躁不安,幕僚知道,这是在期盼着好消息,但更担心坏消息。

    这股子力量之强大,富弼怕是扛不住啊!

    “去打探打探。”高越的嘴里起了个泡,很难受。

    “知府,晚饭吃什么?”这时有人来问。

    “吃吃吃,败了还吃什么?”高越恼火的舔舔那个泡,说道:“不吃了。”

    “哦。”

    随后消息传去后厨,大家都知道知府不高兴,晚饭都不吃了。

    厨子指指那一大块羊肉,得意的道:“知府不吃,正好咱们弄坛好酒来如何?”

    好啊!

    于是厨房一干人,加上一个小吏,围着个小炉子就把高越的晚饭给吃了。

    “羊肉真是美味啊!”

    吃完后,众人心满意足的收拾了。

    城门缓缓关闭,城头突然有人喊道:“有人来了,别关,停住!”

    数骑一人双马疾驰而来,背上的小旗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近前后,城门的军士喝问道:“哪里来的?何事?”

    那些骑兵并未减速,当先一个喊道:“大捷……唐县大捷!”

    “闪开!”

    挡在路中间的军士被拉到了边上,几个骑兵冲了进去。

    “别挡报捷的军士,否则撞死你都是活该。”

    众人一阵那个啥……接着面面相觑,喜意渐渐洋溢起来。

    “大捷了?”

    “大捷!”

    骑兵在城中减缓了速度,奋力嘶吼着。

    “富相和沈县公领军于唐县和辽皇大军激战,我军获胜!”

    “大捷……”

    暮色中,那些百姓都站在边上,听到这话时,许多人都蹦了起来。

    “胜了!竟然胜了!”

    “某听闻是辽皇领军前来,还担心败了,竟然胜了?”

    有人喜极而泣,“大宋胜了呀!”

    这次传言很多,但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是一个调子,那就是辽皇耶律洪基亲率精锐大军来袭,这便是宋辽之间的决战。

    这一战的意义和当年的澶渊之盟前的大战相差仿佛。

    那一战大宋扛住了,虽然签订了盟约,虽然每年都得给岁币,可却赢得了长久的和平。

    而这一战同样是如此。

    大宋一战逆袭,从此宋辽两国才是真正的肩并肩。

    哥不怕你了!

    渐渐的,那些百姓往府衙跑去。

    正在煎熬的高越听到了喊声,几乎是飞也似的冲出了府衙,半点矜持都无。

    几个骑兵冲到府衙前,有人把他们扶下马来。

    “快,换马,准备吃食!”

    府衙里有经验丰富的小吏去安排,军士喊道:“谁是知府……”

    “某是。”

    高越走了上前,“说清楚。”

    他的心跳速度开始直线上升。

    骑兵喘息了一下,接过温水喝了一口,说道:“辽皇夜袭唐县,我军早有准备,随后凌晨我军出城和辽军决战……此战历时一个时辰不到,辽军死伤惨重,最后辽皇收兵败退,当日就撤离了大宋境内……”

    “这是……这是大捷啊!”

    神经一直紧绷的高越忍不住热泪盈眶,“竟然击败了辽皇亲领的大军……沈县公……果然无愧大宋名将啊!”

    他的幕僚也激动不已,往日智囊的那种形象荡然无存。

    “竟然胜了吗?知府,赶紧……上奏疏啊!”

    你刚才可还在抱怨富弼来着,现在赶紧上个奏疏,为富弼美言几句,这就是人情啊!

    为官为官,不就是为人吗?

    宦途宦途,不就是旅途吗?

    咱想早日进京,那就得抓紧宰辅们的大腿啊!

    高越点头,幕僚心中欢喜,说道:“某这里有了些腹稿……”

    这等文章不需要太多文采,幕僚自然能代劳,而高越最后抄一下即可。

    “你不错。”

    高越欢喜的道:“去吧,赶紧。”

    最好是让报捷的信使一起带回京去,这样效果最好。

    幕僚飞奔进去,而外面的报捷军士们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肥肉。

    这一路依旧寒冷,不喜欢吃肥肉的熬不过来。

    肥肉加大饼,最后一碗温水灌下去。

    “来了来了。”

    幕僚拿着奏疏来了,高越接过准备去抄,结果一看就傻眼了。

    “你这个……错了呀!”

    “错了?”幕僚一脸懵逼,高越叹道:“晚了晚了,罢了罢了,拿纸笔来。”

    幕僚赶紧拿了纸笔来,那边的军士已经上马了。

    “高知府,我等告辞。”

    这等关系到国运的捷报不能停,他们将会一路疾驰到汴梁。

    “且等等。”

    高越想了想,最后就写了一行大字。

    “沈安,大宋中兴之名臣也!”

    他飞快弄了封口,然后递给军士,“还请一起送进宫中,多谢了。”

    马蹄声远去,幕僚说道:“知府,不该是富相吗?”

    咱要拍马屁也该拍富弼的马屁啊!沈安的马屁拍了有屁用!

    高越摇头,“沈安……此后注定将会成为大宋的名臣。”

    “大宋名臣很多……”幕僚随口就能说出几十个来。

    高越皱眉道:“那些大多是吹嘘出来的,算什么名臣?某上次得了沈安的开导,一朝顿悟,如今处置政事得心应手……此后某要和他多亲近亲近才是。”

    幕僚不禁目瞪口呆。

    他当然知道高越的大彻大悟,可感激就行了啊!

    你竟然……这是什么意思?

    近乎于吹捧的让信使带去那句话。

    沈安,大宋中兴之名臣也!

    这是在为沈安背书,顺带也是表态。

    某高越,此后和沈安就是一伙儿的了。

    “知府……”

    幕僚苦笑道:“轻率了呀!”

    这等站队的事儿要谨慎,可高越却顷刻就决断了。

    “此战一胜,某告诉你,以后大宋就要开始看着北方了。当年沈安说北望江山,无数人嗤之以鼻,可今日呢?”

    高越兴奋的道:“此战之后,大宋就在北望江山!”

    他抬头看着苍茫的暮色,说道:“这等年轻人以后会做成什么?他支持出海贸易,支持新政……某有预感,在以后的岁月里,大宋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沈安,他将会是这些变化中不可或缺的人物,这样的一个人物,某不亲近他,难道要矜持的站在边上看热闹?”

    “不!”高越振奋的道:“这个大宋在不断前进,某要跟上,而不是呆在原地,更不是成为反对者。某要和他并肩而行,哈哈哈哈!”

    “疯了!”

    幕僚觉得踏踏实实升官最好,什么新政,想想当年的范文正吧,很危险啊!

    “大军定然在凯旋,明日令人准备粮草,还有美酒,某要和沈县公一醉方休!”

    “是。”

    “某的晚饭呢?”

    后厨一阵沉默,墙边有狗在啃羊骨头,而那原先该是高越的晚饭……

    “……”

    ……

    报捷的军士换马不换人,每日歇息的时日很少,当冲进汴梁城时,树头的嫩绿正好。

    “大捷!”

    “宋辽在唐县大战,我军大胜!”

    骑兵冲进了内城,留下了一片欢呼。

    “万胜!”

    一张张笑脸上都是自信,偶有几个外藩人见了,不禁暗自嘀咕。

    “宋人……十年前的宋人好像没这么自信吧?”

    他的同伴点头,“十年前的宋人有些怯弱,可如今却不同了,你看看他们,连孩子都在欢呼,连妇人都在大笑,这个大宋变了。”

    内城更繁华,捷报传来,众人站在街道两边欢呼着。

    报捷的骑兵冲了过去,一直到了皇城外。

    “大捷!”

    守门的军士赶紧冲上去,一边一个把信使扶下来,然后验证身份后,就架着往里跑。

    “捷报!”

    他们一边跑一边欢呼,枢密院的人出来了。

    “是哪里的大捷?”

    “是……是唐县,富相和沈县公领军大胜耶律洪基!”

    轰!

    瞬间枢密院的人都炸了。

    “是富相!”

    富弼率领主力出发许久了,大家都在担心,一旦败了,枢密院上下将会灰头土脸的。

    政事堂的人也出来了,韩琦喊道:“可是大胜吗?”

    军士止步,喘息道:“是,辽军战死一万三千余!”

    包拯等人也出来了,众人一边跟着信使走,一边问问题。

    欧阳修老眼昏花的喊道:“来个人!来人呐!”

    可此刻大伙儿都兴奋不已,没人顾上他,最后只得寻了个内侍扶着自己跑进去。

    赵曙已经得了消息,竟然站在殿外等候。

    信使行礼,大声的道:“陛下,富相和沈县公领军于七日前在唐县遭遇辽皇耶律洪基亲率的大军,辽军尽数是精锐……”

    “辽皇亲率大军夜袭,我军早有戒备……”

    “好!”韩琦不禁欢喜的喊了一嗓子,被众人皱眉看了一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