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情义(为白银大盟‘奣临天下’加更,5)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29章 情义(为白银大盟‘奣临天下’加更,5)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逆流伐清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你这个畜生!”

    陈忠珩一脚一脚的踹去,钟迪在地面不断的翻滚惨叫着。

    周围的内侍们瞠目结舌的站在那里,没人上去劝。

    从陈忠珩踹断钟迪的腿开始,这事儿就已经没法收场了。

    官家就在边上的殿内和圣人下棋,肯定是被吵到了,稍后一查,什么事儿能瞒过他?

    陈忠珩喘息着,骂道:“某这些年待你这般好,可你竟然向某下毒手,你和谢义一起挖坑,想让某上当,你的良心呢?哪去了?哪去了?”

    他俯身揪住钟迪的衣襟,一巴掌把他打醒过来,然后狞笑道:“你是某弄上来的,某这便把你弄回去……”

    他起身站好,抬起了右脚,冲着钟迪剩下的那条腿奋力踩去!

    “住手!”

    飞燕出来了,大抵是得了高滔滔的命令,所以很是威风凛凛的喝令陈忠珩。

    可此刻的陈忠珩连眼睛都红了,别说是他,就算是高滔滔来了,他也得先弄断了钟迪的腿再说。

    咔嚓!

    “啊……”

    钟迪的惨叫声恍如鬼哭狼嚎,众人心中一凛,这才知道那些人为何如此的痛恨沈安。

    因为踩断腿实在是太惨了啊!

    陈忠珩喘息了一下,看了一眼飞燕,然后整理了一下衣冠,缓缓走了过去。

    飞燕冷冷的道:“你做过了。”

    叫你住手你不住手,这是不把官家和圣人放在眼里啊!

    你完蛋了。

    那些内侍都心有戚戚焉的低下头,他们知道,从今日开始,陈忠珩将会成为一个传说。

    而钟迪却忍痛喊道:“官家会为某主持公道,陈忠珩,你不得好死!”

    他喊的声音很大,赵曙绝对能听到。

    然后这事儿就有趣了。

    陈忠珩犯错了吗?

    犯了,还是大错。

    怎么处置本是在赵曙的一念之间,可钟迪这么一喊之后,赵曙若是想着公平公正,那么陈忠珩就逃不脱一个冷处理。

    所谓冷处理,就是先前有人说的地方,比如说收拾屎尿,或是洗衣服什么的。

    这种地方最是磋磨人,堪称是地狱。

    进了殿内之后,陈忠珩默然跪下。

    赵曙冷笑道:“好大的威风,竟然当着朕的面动手。你陈忠珩这是要造反吗?”

    这话有些严厉,陈忠珩本是垂首等着处置,闻言还是抬头道:“官家,臣罪该万死。”

    他看着神色平静,那种绝望到了极点之后的平静。

    赵曙问道:“为何动手?”

    他准备要处置陈忠珩,顺带想想用谁来顶替他的出缺。

    帝王身边的内侍第一要嘴紧,不得四处胡说八道。

    第二便是做事稳妥,不轻浮。

    陈忠珩不错,但这事儿一出,赵曙却不准备容忍他。

    “臣……”陈忠珩突然哽咽了起来,“臣对那钟迪堪称是掏心掏肺,可他竟然伙同了外面的中人来坑臣。臣为此在宫中借钱……”

    官家身边的内侍借钱是犯忌讳的,赵曙冷冷的道:“为何借钱?”

    别人借给你钱,你何时能还上?下次那人让你把朕的一些决断说出去,你答不答应?

    这是大忌讳啊!

    “臣想在汴梁买房,可钟迪和一个中人联手,把一万六的宅子说是两万,臣一时懵了,就……”

    “那边没有别的房子了吗?”赵曙觉得很奇怪,“那处太贵,别的地方难道不行吗?”

    这里贵我就换个地方问问就是了。

    陈忠珩抬头,“臣……臣想买在靠近皇城的地方,这样也方便出入。”

    这个确实是。

    内侍想出宫居住不是不行,但你得做好本职工作。

    但你若是把宅子买在外城,路上就会耗费不少时间。

    赵曙淡淡的道:“和那个女人?”

    陈忠珩点头,想起了晏月,不禁悲从心来。

    某的晏月啊!

    某对不住你!

    赵曙看着他,正准备处置了,突然问道:“你为何不装作不知情,等以后再慢慢地收拾了钟迪?”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啊!

    咱先装作没这回事,以后寻机挖坑埋了仇人,这样才爽啊!

    陈忠珩抬头,苦笑道:“臣当时觉着自己被钟迪给恩将仇报了,满脑子都是怒火,就想着打断他的腿。”

    他突然听到了轻笑声,不禁诧异的看了一眼。

    赵曙神色轻松的道:“朕很生气。”

    “臣罪该万死。”陈忠珩低头等待处置,心中悲凉。

    某的晏月啊!

    是某辜负了你!

    “来人!”

    帝王的威严勃发,陈忠珩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外面进来两人,高滔滔身后的飞燕瘪瘪嘴,觉得陈忠珩真是罪有应得。

    太跋扈了啊!

    叫住手都叫不住,你这是自己找死呢!

    陈忠珩深吸一口气,然后抬头,神色坚毅。

    赵曙指着他喝道:“拉下去,十棍!”

    陈忠珩一怔,旋即憋在肺里的那口气想往外冲,让他趴在那里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

    十棍?

    他彻底的懵逼了。

    十棍这就是个惩戒性质的处罚。

    可为啥不是赶去洗衣服或是清理屎尿呢?

    就十棍?

    他忍不住抬头,“官家,臣……臣还能留在您的身边?”

    这个不可能吧?

    赵曙板着脸道:“怎地?你是想另谋高就?”

    “不不不!”

    陈忠珩突然颤声道:“臣……”,他吸吸鼻子,泪水夺眶而出,“臣愿为陛下粉身碎骨,死而后已……”

    赵曙摆摆手,“朕不需要你的粉身碎骨,滚吧!”

    两个内侍本是恶狠狠的走过来,听到是这个处罚后,不禁就温柔了些,小心翼翼的架起陈忠珩往外走。

    赵曙等他出去后,就偏头看着高滔滔,恰好看到了飞燕那张惊愕的肥脸,就皱眉道:“飞燕。”

    “臣在。”

    作为女官,飞燕和昭君在宫中的地位不错。

    赵曙说道:“你去监刑。”

    啊啊啊啊……

    瞬间飞燕的脸就红了。

    打棍子之前会脱了陈忠珩的裤子,那白花花的屁股让一个女子看,很羞涩的好不好?

    她满面通红的看了赵曙一眼,赵曙淡淡的道:“速去。”

    虽然她是皇后的人,可赵曙才是那万人之上的帝君,自然能指使她做事。

    “是。”

    飞燕委屈的出去了,高滔滔觉得这不是自家夫君的性子,就问道:“官家为何饶过了陈忠珩?”

    按照她的理解,陈忠珩犯下这等大错,至少该被赶到冷清的地方去。

    十棍……那就是个告诫而已,和没处罚一样。

    赵曙指指茶杯,高滔滔瘪嘴,然后亲自去泡了茶来。

    偶尔指使妻子给自己干活也是一种乐趣。

    赵曙喝了一口茶水,说道:“先前沈安说的话你可还记得?”

    高滔滔点头,“记得。”

    可他的话和陈忠珩有啥关系?

    “你啊你。”赵曙觉得妻子太笨了些,就解释道:“陈忠珩被徒弟坑害了,他若是个心机深沉的,是个城府深的,自然会憋着……等以后寻机再动手。”

    高滔滔哑然道:“沈安说不肯铤而走险的不是好人就是知道分寸……陈忠珩这个……是了,他若是不肯铤而走险,要君子报仇,十年未晚,那便是心机深沉。原来沈安说的是反话?”

    赵曙点头,“这小子劝谏都要转个弯,朕看和那些文人差不多了。”

    高滔滔联想了一下,恍然大悟,“沈安还说了那个闻小种犯下大错,差点让果果出事,可闻小种却是好心做坏事,于是他便容忍了,此后闻小种做事稳妥,忠心耿耿……”

    她想到了赵曙的从轻处罚,顿时就明白了,“您从轻处罚陈忠珩,他感激零涕,此后定然是忠心耿耿。一个从轻处罚就收获了他的忠心耿耿,是了,与其重新提拔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起来,不如用陈忠珩这个知根知底的。而且还忠心耿耿……”

    赵曙点头,“此事沈安掺和了,弄不好……陈忠珩常年在宫中,在外面被坑了估摸着都不知道,必然是沈安发现了,然后提醒了他。沈安最后还来为他尽心劝谏了朕,这心思倒是难得。”

    高滔滔笑道:“他也不怕您猜忌。”

    “猜忌什么?”赵曙说道:“臣子把心思都摆在朕的面前,这便是忠心。否则那些看着道貌岸然的,朕为何不喜?因为朕不知道在那道貌岸然的下面,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污浊和险恶!”

    高滔滔钦佩的道:“那些臣子从外面看去都是君子,可朝中究竟有几个君子?您当年说过就范文正一个,其余人等都是有着各自的算盘,臣妾佩服。”

    被自己的女人崇拜,赵曙心情不禁大好,说道:“且等明日,咱们一家子悄然出宫去转转。”

    “好。”

    ……

    陈忠珩被拉了出去,飞燕喊道:“都来观刑。”

    她真的不想看光屁股啊!

    所以大伙儿都来吧。

    长凳一根,陈忠珩很老实的趴上去,随后有人送了软木给他咬着,“都知忍着点,就是开头疼,过了就好了。”

    陈忠珩点头。

    两个行刑的看着飞燕在嘀咕,“怎么让女人来监刑?若是多打些,连骨头都看到了,她难道不怕?”

    “陈忠珩犯下大错,少说五十棍,先打个半死,然后扔到那些腌臜的地方去,让他自生自灭。”

    大家都觉得陈忠珩要倒大霉了,有人兴奋,有人兔死狐悲,只有躺在边上等待处置的钟迪在笑。

    “陈忠珩你也有今日?你特么的算什么?竟然敢当某的爹爹,某弄死你!”

    喊声犹在耳,飞燕看了他一眼,鄙夷的抬头,“十棍!打!”

    啥?

    十棍?

    你莫不是喊错了吧?

    两个行刑的都呆住了,没动手。

    飞燕恼怒的道:“十棍,打!”

    哦,十棍!

    两个内侍开始动手,其他人都觉得自己怕是耳朵出问题了。

    十棍,那不就是玩笑吗?

    处罚呢?

    稍后十棍打完,有人去搀扶了陈忠珩起来,堆笑道:“都知赶紧走走,散散淤血……”

    陈忠珩刚才已经想了很多,觉得自己逃过一劫很是奇怪,他一边踱步一边问道:“先前谁进宫了?”

    一个内侍先前在幸灾乐祸,现在想补救,就说道:“是沈安进宫了。”

    陈忠珩脚下一滞,众人看去,就见他泪流满面。

    安北,你……

    他瞬间就明白了。

    他想打断钟迪的腿,沈安没劝,这是情义。

    但沈安知道他会倒霉,所以抢在他之前进宫说了好话,这还是情义。

    太阳破开了乌云,散射下几道光柱,一道正好在陈忠珩的身前。

    “某……记着了。”

    他微笑着继续踱步,腰杆越发的挺直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