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咱就是有钱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27章 咱就是有钱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孺子帝     汴梁依旧还在热闹之中,这份热闹会一直持续到十五元宵节。

    街上人山人海,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很是喧嚣。

    而作为房屋中人,按理他们会很清闲,因为不管是买卖房子还是租赁房子,都不会选在这个假期之中。

    谢义却不同。

    他坐在酒肆里,和两个泼皮在喝酒。

    三十不到的年龄,身体正是最佳的状态,坐着就感到精力旺盛的想跳起来。

    他捋捋自己的八字胡,眼中多了些得意,对右边的泼皮说道:“那地方的房价也就是一万六七的模样,要两万,那是某知道那人想买房子,是真心的想买那个房子。既然想买,那就多出些,咱们……到时候某拿两千贯,多余的你们自己分……能多出来多少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那个泼皮看着很凶,额头上还有一个疤痕,他狞笑道:“你放心,两万贯不多,到时候某找几个人来帮衬一番,保证让他死心塌地的买那里。”

    谢义举杯,“那个男的看着阴柔,可见不是个厉害的,买个房子竟然连个伴当都没有,就是来挨宰的,不宰他就对不住这好年月,你们说可是?”

    “哈哈哈哈!”

    三人举杯,开怀痛饮。

    喝的兴起时,外面进来一人。这人目光扫过酒肆里,最后回身出去,再进来时,却是另一个男子打头。

    谢义在想着这个生意做成后的好处,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发飘,恨不能马上去青楼找老相好磋磨一番。

    他看着酒盏,直至有阴影遮在上面。

    “谁?”

    谢义抬头,见是个年轻男子,就皱眉道:“找某有事?”

    男子缓缓坐下来,无视了边上的两个泼皮,问道:“玉面郎君谢义?”

    大宋的市井人物都喜欢给自己取个诨号,然后牛皮哄哄的拿出去装比。

    谢义点头,然后斜睨着男子道:“找某作甚?”

    男子伸手拿起酒壶嗅了嗅,摇头道:“这酒,不好。”

    谢义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看看边上的两个泼皮,笑吟吟的问道:“那什么酒好?”

    男子没回答他的问题,说道:“知道如何酿酒吗?”

    谢义摇头。

    男子打开酒壶盖子,淡淡的道:“酿酒首要是诚心,心不诚,那酒便是酸的。人间万事莫不如此。”

    他抬头看着谢义,“你的身后是谁?”

    男子便是沈安,他知道这事儿涉及到了陈忠珩的前程,担心有人在布局,就亲自来问话。

    “某的背后?”

    谢义的身体微微后仰了一下,笑道:“某认识许多人,你想问的是谁?”

    沈安盯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

    “一万五千贯!”

    “什么?”谢义一怔,旋即身体前俯,眼睛危险的眯着,“某在这一片能让你生死两难,说吧,你想来消遣某什么?”

    “那个宅子一万六千贯,你的家财一千余贯,某给你留一些,如此一万五千贯的价钱,那宅子某要了。”

    “你这是痴心妄想!”谢义想起了陈忠珩,“那宅子有人看上了。”

    “那便是某的朋友。”沈安笑吟吟的道:“某的朋友你也想骗,胆子不小啊!”

    “哪个粪坑里爬出来你这么一条蛆虫……”谢义这才知道沈安是来为陈忠珩打抱不平的,他咬牙切齿的道:“弄他!”

    边上的两个泼皮齐齐扑过来,那些已经发现这里不对劲的食客不禁惊呼了一声。

    有人好心的道:“快跑!”

    可沈安却纹丝不动,连眼神都没动一下,就盯着谢义,“一万四千贯!”

    谢义笑了笑,觉得这厮是在作死,然后就抬头。

    呯呯!

    只是两声,两个泼皮就倒在了地上,闻小种依旧站在那里,仿佛从未动过。

    谢义的脸颊颤抖了一下,吸吸鼻子,问道:“你……你是谁?”

    这两个泼皮在附近可是以能打著称,可在沈安的一个随从面前瞬间被击倒……

    沈安微笑道:“某沈安……”

    “沈县公。”谢义浑身打颤,马上就跪了下去,“某心黑,不,某是无心的……”

    “谁在你的背后?”价钱沈安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是谁在背后想弄陈忠珩。

    “有!”谢义刚想说出来,沈安拿起一个炊饼堵住了他的嘴,起身道:“跟着来。”

    谢义心中一凛,竟然乖乖的起身跟在后面,哪怕后门离这里不远,他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沈安下手够狠,以往那些断腿证明了这一点,不想找死就照做。

    一路出去,沈安就站在角落里,谢义过去跪下。

    “说,是谁?”

    沈安看着人来人往,心情渐渐好了起来。

    谢义低头道:“是蒋都。”

    “蒋都是谁?”沈安看到一个小贩背着许多面人过去,就指指,闻小种心领神会的过去叫住了小贩,问道:“我家小娘子和小郎君买哪一种?”

    小贩问了果果和芋头的年龄,然后推荐了几种面人,闻小种全买了。

    “蒋都……是宫中的内侍。”谢义的声音中已经带着哭腔,“某……沈县公饶命,某是被逼无奈,某……真是被逼的。”

    沈安叹道:“宫中的内侍多了去,难道要让某去一个个的问吗?蒋都是谁?”

    “是官。”谢义抬头道:“在宫中有些势力,小人不敢拒绝。”

    “你是因为有钱拿,所以不好拒绝吧?”沈安突然问道:“若是那个老陈不买这处呢?”

    设套必然是全套,而且要卡着陈忠珩的储蓄坑人。

    就是要让你借钱!

    而陈忠珩常年都在宫中,哪里知道外面的房地产市场是啥样?

    这个也不打紧,他可以找沈安请教。

    可这货却是老房子着火了,觉得太过麻烦沈安,就自己出来寻摸房子,这不就被对手给坑了。

    “他若是不买这处……那小人手中还有好几处,价钱都是差不多的。”谢义有些忐忑。

    “那就对了。”那人就是卡住陈忠珩的财产上限三千贯左右,让他不得不去借钱。

    “手段不错。”

    谢义突然抱住了沈安的双腿,嚎哭道:“小人是被逼的,沈县公饶命。”

    “老子不准备杀你。”沈安踢开了谢义,说道:“你照样卖房,懂不懂?”

    谢义泪眼模糊的抬头,“小人不懂。”

    “一万四千贯,把房子卖给老陈,至于原因,你就说房主要急着去南方做生意,急需本钱……”

    “一万四千贯?”谢义知道自己要添补两千贯,不禁肉痛的闭上了眼睛。

    “赶紧!”

    沈安急匆匆的回家,把面人给了果果和芋头,两个大小孩子都欢喜的不行。

    “官人,很好看呢!”

    杨卓雪眼中的艳羡让沈安想拍自己一巴掌。

    这个媳妇还年轻,也喜欢这些东西啊!

    “你等着,晚些为夫再买几个回家。”

    “不要了不要了。”杨卓雪觉得很丢人,可沈安一溜烟就跑了。

    “郎君,陈都知出宫了。”

    陈洛蹲守皇城外,及时送来了消息。

    陈忠珩一路到了谢义那里,愁眉苦脸的进去,说道:“就不能便宜些?一万五可好?”

    一万五他还得借点钱,但总比两万好多了。

    这个没怎么买过东西的家伙,一张嘴就想砍下四分之一。

    他觉得这是奢望,所以准备换个地方看看。

    “好啊!”

    这个声音让陈忠珩不禁一怔,偏头看去,就看到了坐在边上的沈安。

    “你怎么在这?”

    “某不在这,你就要被人坑死了!”

    沈安皱眉道:“有人想弄你!”

    “谁?”陈忠珩瞬间就联想了一下整个买房的过程,不禁冷汗湿透了脊背。

    “一个叫做蒋都的,想让你去借钱。”

    “蒋都?”陈忠珩皱眉道:“某不认识这个人啊!”

    沈安冷笑道:“那定然就是假名,谢义,说说蒋都长什么样?”

    “他长得微胖……”

    谢义一番描述下来,陈忠珩依旧摇头。

    谢义绝望了,“小人没撒谎啊!”

    这事儿要是没个了结,他觉得沈安能弄死自己。

    “住口!”

    陈忠珩大怒,气咻咻的道:“可恨可恼啊!可恨某没法找出这人,否则某要让他生死两难!”

    “那也简单。”沈安微微一笑,陈忠珩皱眉道:“怎么找?宫中那么多人,找不到啊!”

    随后沈安就令人去找来了一个画师,然后指着谢义道:“交代清楚,否则找不到蒋都,你就是罪魁祸首!”

    谢义知道自己已经卷进了内侍们的争斗中,就含泪道:“小人不敢撒谎,绝不敢。”

    沈安和陈忠珩出了房间,低声道:“还记得上次有人在店铺里冲着果果动手吗?”

    “记得。”那次陈忠珩气得不行,真想弄死那个家伙。

    “某抓住那人,就是因为画师。”

    “咦!”陈忠珩一惊,“是了,那次你好像是弄出了画像。”

    他一拍脑门,“某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

    “因为你满脑子都是你的晏月,特么的在西北做梦说梦话都是某的晏月啊!”沈安背身,不屑的抬起头。

    “咳咳咳!”陈忠珩尴尬的道:“晏月是个好人。”

    “所以你就想为她在汴梁置办个家?为此倾尽自己的积蓄。”

    “是。”

    “值得吗?”

    陈忠珩想了想,“某见到她就觉着心安,从未有过的安宁。你知道的,人活着很累,某经常觉着活着没什么意思,死了就死了,直至遇到了晏月,某才知道,原来活着很有意思,只要能经常见到她,能经常和她说说话,某就觉着这天都在发光。”

    这是陷入情网了。

    沈安叹道:“莫要强求。”

    “某怎肯用权势去让她留在汴梁?”陈忠珩微笑道:“某要让她心甘情愿。”

    他突然走到沈安的身前,认真的躬身。

    “你这是做什么?”沈安扶了他一把,却没扶动。

    陈忠珩站直了身体,眼泪含泪,“某在这个世间并无亲人,也无人关心某,安北,今日若非是你,某怕是要犯下大错了。也只有你才会这般帮某……某……”

    这厮竟然落泪了。

    这感激是真真切切的,陈忠珩真把他当兄弟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