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认罪,告慰(为白银大盟‘奣临天下’加更1)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13章 认罪,告慰(为白银大盟‘奣临天下’加更1)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大文豪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孺子帝     人群还未散尽,沈安就被揪进了皇城之中。

    赵曙板着脸,但嘴角却微微翘起,显然还沉浸在先前的那种兴奋之中。

    沈安看了边上的赵顼一眼,见他的眼睛还有些发红,就说道:“臣有罪。”

    此刻殿内只有赵曙父子和沈安三人在,连陈忠珩都退了出去。

    这便是要刨根问底的架势。

    赵顼没有给暗示,在赵曙的眼皮子底下他也不敢,否则绝对会屁股遭殃。

    “说吧。”赵曙闭眼揉着眉心,兴奋过后就是疲惫,最容易犯病,他需要压住情绪,渐渐平缓下来。

    所谓久病成医,他渐渐的知道了怎么去尽量控制病情,一句话,就是不在乎。

    你不在乎精神上的那些反应,那些反应就会渐渐减弱,直至消失。

    可他是帝王啊!

    这个大宋每日诸多事务繁忙,让他头痛不已,若是不在乎……他觉得自己做不到。

    这便是他的纠结之处。

    “學生是臣鼓动出来的,臣万死。”

    沈安果断为王雱背了锅。

    赵顼抬头道:“不,官家,是臣鼓动的。”

    沈安看着他,微微摇头,示意他别出声。

    赵曙的情绪不明,这等时候容易暴怒,天知道暴怒的赵曙会怎么处罚人,

    可赵顼却昂着头,压根没考虑把这口锅转过去的意思。

    “还讲义气?”

    赵曙冷笑道:“都抢着认罪,却把朕当做了傻子!”

    呯!

    茶杯落地粉碎,赵曙拍着扶手喝道:“那王雱是做什么的?以为朕是傻子吗?”

    原来官家知道啊!

    沈安和赵顼低头,觉得此次在劫难逃了。

    “朕这个儿子定下了进谏之事,王雱……上次果果说了什么?狗头什么?”

    赵曙的眼神冷的怕人,沈安硬着头皮道:“狗头军师。”

    沈安给妹妹讲故事,自然是要好玩有趣,什么狗头军师,什么爆笑父母……

    果果上次进宫寻赵浅予玩耍,就把哥哥说的故事拿出来显摆,赵浅予又去寻了父母显摆,当时赵曙还说沈安不學无术。

    “王雱就是狗头军师!”赵曙想起这几个年轻人干的好事,不禁被气笑了,“大郎要进谏,王雱就出主意,弄了个什么民意查询。你沈安更好,集结了一批人来逼朕就范,好大的胆子。”

    “臣有罪。”沈安低头。

    他很光棍的认罪,赵曙却知道此事的必然性。

    这是赵顼第三次建议取消对辽岁币了,事不过三,三次不同意,皇子的威信就会受损,这也是皇子在出阁之后参政要谨慎的原因所在。

    沈安出手,就是要促成此事,维护赵顼的威信。

    这对于赵曙来说有些残忍,但对于赵顼来说却是及时雨。

    “朕……”赵曙突然笑了起来。

    官家莫不是发病了?

    沈安抬头看去,却见赵曙笑的很是畅快。

    “你为大郎着想,朕若是处罚了你,那心胸也太狭窄了些,罢了,回头你卸掉宗室书院山长之职吧。”

    “是。”沈安一脸沉痛的告退,赵曙看着儿子说道:“你也回去。”

    “是。”

    赵顼没想到竟然没有处罚,不禁喜出望外,然后难免露出了些喜悦的情绪出来。这事儿总体来说他没做错,唯一的错处就是不该逼迫赵曙。

    不过这事儿赵曙却不好处罚他,否则就有恼羞成怒的嫌疑。

    ——官家你莫不是不愿意取消岁币?否则你惩罚皇子作甚?

    赵曙丢不起这个人,但见到儿子的脸上带着轻松的神色,就觉得火气十足。

    他不禁冷冷一笑,“听闻你这段时日的功课多有懈怠,从明日起,每日功课加倍……”

    什么?

    赵顼瞬间就傻眼了。

    ……

    回到家里后,杨卓雪喜滋滋的道:“官家竟然废除了岁币,官人,先前街坊们都在欢呼呢!妾身也很高兴,连肚子里的孩子也跟着欢喜……”

    说着她摸了摸还没鼓胀起来的肚皮,沈安不禁满头黑线。

    “包公来了。”

    老包急匆匆的来了,果果闻讯跑来,欢喜的道:“包公您可许久没来了。”

    “是啊,忙,你回头去家里找包绶玩。”

    包拯很忙,年底更忙,所以只能敷衍了果果。

    沈安和他去了书房。

    “今日之事可是你干的?”包拯的问话很直接,沈安点头,“是。”

    “逼迫帝王,你好大的胆子!”

    包拯盯着沈安,想看到害怕的情绪,可沈安却很淡定的道:“包公,若论大宋谁最想断绝了岁币,那必然是官家。”

    “可官家要仔细思量,平衡利弊。所以帝王从不轻易下决断,便是这个道理。”包拯冷冷的道:“王雱鼓动學生,你鼓动百姓,官家若是把你们丢到琼州去也没人会说什么。”

    “可官家实则需要的只是一个借口啊!”

    沈安笑了笑,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模样让包拯恨得牙痒痒的,“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什么叫做只需要一个借口?官家……他不需要借口。”

    “他需要。”沈安说道:“此事若是由官家提出来,那必然会引发君臣大争论,可皇子却不同,他出头,陛下顺水推舟就做成了此事,而且反手还能护着他,包公,这才是进可攻,退可守。官家的手段可不差,”

    包公指着他,“官家的心思满朝能勘破的不超过五人,可如今却多了个你……你年纪轻轻的就这般心思缜密,天生就是弄阴谋诡计的模样。可怜刘展先前和司马光提及你,说你靠着官家和大王的庇护苟延残喘至今,今日官家定然大怒,回头会让你好看……”

    他苦笑道;“若是刘展听到你先前的话,定然会觉着自己以前就是个蠢货。”

    沈安没说话,也没什么好说的。

    对于帝王这等生物他天生就带着警惕性,就在沈家的一个密室里,摆放着的那些兵器,就是准备在不对劲时杀出汴梁城去。

    “不错。”包拯有些唏嘘的道:“老夫当年在你这般年纪时……”

    沈安盯着他,准备听笑话。

    老包年轻时可是个妈宝男,舍不得离开父母,哪怕是考中了进士都不愿意去做官。

    包拯回想了一下自己年轻时的事儿,然后见沈安一脸等着看热闹的神色,就一巴掌呼了过去。

    沈安机灵的躲了过去,然后担心包拯闪着腰,就伸手去扶了一把。

    包拯没好气的道:“促狭!

    “是是是。”沈安见老头子心情不错,就问道:“那些人如何看此事?”

    包拯盯住了沈安,直至他有些头皮发麻时,才幽幽的道:“刘展等人……包括司马光在内的一群人,他们如今都聚在了一起……”

    沈安突然笑了起来,越来越快乐,最后笑的捧腹。

    包拯狐疑的看着他,冷冷的道:“有何可笑的?”

    沈安揉揉肚子,很认真的道:“其实某还有别的办法能让大王做成此事……绝不会让官家感到被冒犯……”

    “那你为何不用?”包拯觉得这个小子怕是有更大的谋划,他不禁握紧双拳,心中叹息。

    “因为某想到了新政。”沈安自信的道:“范文正当年为何失败?追根溯源就是因为人少了,支持新政的人少了。如今官家在位,宰辅们大多支持新政,可反对者却依旧人多势众,怎么办?怎么去拉拢更多的志同道合者?”

    新政不是请客吃饭,而是赤果果的斗争,在这种情况之下,每多一个人手就多一份希望。

    包拯看着神采飞扬的沈安,突然觉得自己老了。

    “人是从众的,哪边人多就往哪边跑。可谁的人多?”沈安微笑道:“今日御街之上,不,是整个汴梁都在为了官家的决断而欢呼。那些官员呢?多少人今日激动的热泪盈眶?今日之后,新政这边会多许多人手,原本在中间游离不定的那批人就会站在官家这边,会站在新政这边。包公,某为的是这个,而不是鼓动百姓去胁迫官家。”

    沈安欢喜的道:“官家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只是让某去了宗室书院山长之职。”

    “宗室书院很麻烦,容易引发帝王忌惮,所以你去职是好事,也是赏赐。”包拯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老夫老了。”包拯缓缓起身,沈安赶紧过去搀扶了一把。

    “出去走走。”

    包拯微笑了起来,看着很是轻松。

    两人在书房周围缓缓散步,闻小种就在不远处,冷冷的盯着周围。

    包拯欣慰的道:“你做事谋虑深远,就算是犯错也是为大局犯错,小错却有大功。老夫看着那些人在上蹿下跳,他们在冷眼看着官家和政事堂,想看着我们会怎么弄这个新政,然后再一一还击。”

    “这不是还击了吗?”沈安笑了笑。那些反对者们大抵没想到自己会用这种方式给他们来一下,所以很头痛吧?

    “是啊!你来了这一下,让他们头疼了。”包拯笑道:“韩琦首相嘚瑟,曾公亮次相喜欢摆架子,可他们此次却被你比了下去,回头老夫去问问他们,大把年纪还比不过一个年轻人,脸上可有光彩?哈哈哈哈!”

    包拯止步,侧身看着沈安,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眉眼间就多了慈祥,“你很好,看到你如今这般出色,老夫本可以致仕了,可想想……你如今虽然出色,可政事堂那些都是老狐狸,就怕他们哪日会把你卖了。所以老夫好歹再厮混几年,为你挡挡风雨。”

    沈安扶着他的胳膊,用力的点点头:“好!”

    ……

    “……今日之事一出,宋辽之间就再无宁日了。”

    大宋官员们最喜欢标榜自己是君子,君子不党,咱们都是独行侠。

    可今日废除岁币之事一出,许多人都丢下了本职工作,三三两两的去外面寻地方说话,以至于有人去衙门里找人办事,却惊讶的发现里面只剩下小猫两三只。

    一家酒楼的包间里,六个官员在喝茶。

    司马光坐在上首眯着眼,看不出情绪来。

    刘展很郁郁的道:“先前某也很兴奋,可兴奋过后,某就想起了此事的后果,毛骨悚然啊!”

    一个官员说道:“某也是一般,想到宋辽从此翻脸成仇,北方时刻要提防着辽军南下,某这心啊……它就在发凉。”

    “大王年轻气盛也就罢了,可官家却也跟着……胡闹,相公们更是热泪盈眶,都疯了。”

    “以后怎么办?”

    刘展摇头,“不知道,辽使已经遣人快马回报,想来明年的一月辽皇就能得到消息……随后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某却觉着心慌,君实如何?”

    众人都看向了司马光。

    “某……不知。”司马光睁开眼睛,淡淡的道:“取消岁币之事大王提及了三次,在第三次官家选择了赞同,这里面值得品味。”

    一个官员讶然道:“那就是官家自己的决断?只是借了大王之口。”

    刘展也很惊讶,“君实这么一说,某仔细想了想,确实如此,官家就是借了大王的口。”

    司马光的眼中多了冷色,微微抬着头,“你等只看到了废除岁币之事,却没看到由此引出的许多事……”

    “何事?”

    “比如说,这是谁在赞同此事?”司马光微微皱眉,觉得这群人的能力真的有限,竟然没能看出此事的根源来。

    刘展说道:“官家,大王,韩琦等人……”

    司马光接着问道:“韩琦等人支持的是什么?”

    “革新!”刘展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要借此来开始革新吗?”

    蠢货!

    司马光暗骂一声,然后木着脸道:“此事一出,官家英明是自然的,可宰辅呢?”

    一个官员说道:“外面如今都说相公们是老天爷派来辅佐官家的,都是神人。”

    司马光叹道:“神人……谁不想去靠近神人?那些人会聚集在他们的身边,以后一旦引出那些新政,反对的能有几人?”

    “这是结党!”刘展霍然起身,阴阴的道:“他们拉拢了一批人,咱们这边自然就少了一批人。这是明晃晃的结党!”

    ……

    “痛快啊痛快!”

    韩琦回到政事堂后就大呼痛快,欧阳修却在那里发呆,韩琦见了就心情不渝,上去拍了他一巴掌。

    “永叔这是不高兴?”

    欧阳修看了他一眼,说道:“老夫想到了庆历年间,那时候咱们就一小撮人,被他们攻击为结党,却毫无反击之力。如今却不同了,今日你也看到了,万众欢呼啊!”

    “万众欢呼……”

    曾公亮喃喃的道:“今日之大宋,当可告慰范文正了……”

    韩琦神采飞扬的道:“不只是告慰……待到大宋收复幽燕之地时,老夫当谋一醉,在梦里去寻了范文正说话,去告诉他……当年未竟之事……成了!”

    “哈哈哈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