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竟然是沈县公吗?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203章 竟然是沈县公吗?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逆流伐清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呵呵!

    当你和人交流时,冷冰冰的用呵呵来对付他,保证他会想锤爆你的脑袋

    后世还专门有人研究过在社交app上经常使用呵呵来应付的案例,得出的结论是对方看到你回以呵呵,心中会觉得别扭。甚至有人会恼怒。

    这些密谍已经是要被逼疯了,就如同是一群疯狗般的在寻找逃脱的宋人密谍。

    疯狗遇到了呵呵,那就是雷公遇到电母,干柴遇到烈火,烈火遇到火油……

    “拿下他!”

    两国交战,不杀来使,这是多年来的规矩。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拿下一国使者,这个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

    两个密谍冲了过来,抓不到宋人的密谍他们就会倒霉,所以什么不能抓使者,去特么的!

    唐仁霍然起身,单手拎着椅子劈了过去。

    呯!

    密谍一脚踢飞椅子,另一张椅子却来了。

    嘭!

    密谍倒下,剩下的几个愕然看着萧迭衣,“林牙,这是为何?”

    “凭什么拿他?”

    能被派去出使大毋庸置疑的强大,所以他一发怒,密谍们也有些懵。

    “这是大宋使者,为何拿他?”萧迭衣知道下午宋人密谍逃脱的事儿,所以才这么怒不可遏。

    一个密谍说道:“今日下午有宋人密谍探听消息,被围捕,可后来却有人相助他逃脱,有人看到宋使当时就在附近。”

    这是最强大的证据。

    密谍们盯住了唐仁,心想只要拿了人,到时候刑罚之下还怕他不肯说?

    至于事后宋人的抗议……呵呵!

    辽宋两国几次厮杀,大辽损失惨重,就差和宋人翻脸了。

    所以拿一个使者算个屁啊!

    “来吧。”唐仁端坐在那里,心中转动无数念头。

    萧迭衣冷笑道:“今日下午宋使一直和某在一起,你们的意思是说,某救了宋人的密谍?”

    “小人不敢。”

    萧迭衣是辽人的官,再傻也不会去救宋人。

    可下午他真的和唐仁在一起?

    几个密谍告退,出去后去问了消息。

    “下午他们真是在一起。”

    扯淡啊!

    那是谁说宋使下午是一个人来着?

    太过分了啊!

    消息最终还是被耶律洪基知道了。

    “宋人会因此而减少在西北的人马,也就是说,和西夏的谈判全都废掉了,白费了!”

    经过了一场辛辛苦苦的谈判,为此大辽还答应给西夏人一些粮食作为补偿……

    “白费了。”

    耶律洪基怒不可遏,一脚踹翻密谍头领,喊道:“来人!”

    门外进来了侍卫,耶律洪基指着密谍头领说道:“拉出去,痛打!”

    杖责的声音和惨叫声回荡在宫中,萧观音正好路过,见状就皱眉道:“为何要打他?”

    边上的内侍笑道:“娘娘,此人辜负了陛下的信任。”

    这人是密谍头领,萧观音点点头,进去见了耶律洪基。

    “你不去琢磨石头记,来朕这里作甚?”

    见皇后进来,正在气头上的耶律洪基就随口问道,然后就后悔了。

    萧观音羞红了脸蛋,低头道:“臣妾听闻陛下动怒,就想着最近编了一支歌舞,想献给陛下解闷。”

    耶律洪基随意的道:“可。”

    萧观音拍拍手,乐师进来,伴舞进来……

    乐声起,萧观音轻盈的舞动……

    灯火迷离,几个内侍在外面说话。

    “那个大力丸知道吗?”

    “知道,是神药。”

    “是啊!而且还能挣钱。”

    “可如今不是没了吗?”

    “神药当然会缺货,不过那边说了,先给钱,谁先给钱到货了就能先拿货。”

    “嘶!那谁能出去?某这里有些钱,准备买十五份。”

    “你真是够狠啊!十五份,十五份你最多要一份吧?剩下准备卖给谁?”

    “某在外面还有家人呢,给他们些,还有,宫中那么多人……”

    几个内侍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道:“是啊!宫中有那么多人,只要一百人买,你就发财了。”

    “算某一个。”

    “某也来。”

    “先拿钱。”

    “好说好说。”

    无数钱财就这么开始向萧迭衣家集结。

    几个内侍笑了笑,心照不宣。

    里面的耶律洪基突然想起了赵曙擅长乐器的事儿,就问道:“那日他们说的什么……唢呐?在哪?”

    有人去找了唢呐来,耶律洪基接过看了看,笑道:“就是吹,这个朕擅长。”

    在赵祯在位时,他从未输过。但赵曙登基后,大辽却吃了大亏……他不会输给赵曙!

    “陛下英明。”送乐器的内侍想到先前那人的欲言又止,不禁就笑了。

    这是想争宠呢,可你赶得上吗?

    耶律洪基把唢呐凑到嘴边,正好萧观音的舞蹈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她一个下腰,身体反转对着耶律洪基。

    这是一个极其诱惑的姿势。

    耶律洪基举起唢呐,奋力一吹……

    “哔……”

    尖利的声音一下就打乱了乐队的节奏,正在下腰的萧观音哎哟一声就倒在地上。

    殿内瞬间就安静了。

    稍后有人喊道:“娘娘受伤了!”

    ……

    就在第二批大力丸到货之后,唐仁被请去了萧家。

    一进去他就看到了许多箱子。

    萧迭衣站在边上,笑眯眯的道:“打开给唐兄看看。”

    有仆役打开了一个箱子。

    金光四射啊!

    唐仁被晃了一下眼睛,等第二个箱子打开时就傻眼了。

    金银啊!

    这些箱子里装的都是金银。

    “这是……”

    萧迭衣微笑道;“这些都是货款。铜钱太笨重,不好运过去,某就找人兑换了金银。”

    这个……

    太特么壮观了啊!

    第一次见到那么多金银的唐仁眼花了,但下意识的道:“金银在大宋用不上啊!”

    他想起了沈安说过的货币观点。

    铜钱作为主流货币不长久,代价太大。

    发行铜币的代价太大了。大宋本来缺乏铜矿资源,经过艰难的冶炼弄出来后,成本已经不低了。

    所以后来沈安才极力鼓吹发行纸钞。

    而在沈安的话里对金银极为推崇,大抵意思就是金银可以铸币,货值高。也可以作为储备金,据此发行纸钞。

    也就是说,金银对于大宋而言越多越好。

    “是啊!用不上。”萧迭衣内疚的道:“可铜钱你也知道的,太笨重了,若是把铜钱弄出去,很有可能会被发现……所以……这样吧,某把金银和铜钱的兑换提一些如何?”

    好啊!

    还能再多得些金银,想来沈县公会欢喜不胜。

    但唐仁却为难的道:“沈县公也难啊!不过……”

    萧迭衣要急疯了。

    若是不许用金银付账,他觉得这门生意基本上就做不下去了。

    大辽的铜钱本来就少,所以在两国榷场贸易时喜欢用货物去套大宋的铜钱来使用。大力丸那么大的金额,他不敢把这些铜钱送出去啊!否则被发现了,耶律洪基能宰了他。

    ——不光是辽国喜欢套大宋的铜钱,海外诸国的商人同样是如此,只是上次在杭州市舶司被苏晏一巴掌打消了这个念头,为此那些大食商人都有些伤感,觉得少了一个获利的渠道。

    而由此也能看出铜钱本身价值不菲,作为货币而言,对朝中并无多少好处。沈安建议发行纸钞,君臣马上就心动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谁让咱们是兄弟呢!”

    唐仁拱手,诚恳的道:“从汴梁这一路到了中京城,萧兄对某的照顾堪称是无微不至,此事某一力承担了,若是沈县公发怒……某也无惧。”

    他嘴里说着无惧,可神色却有些黯然。

    好兄弟!

    萧迭衣感动的道:“回头某让人送五千贯去你那……”

    “这是看不起某吗?”唐仁怒道:“某拿你是兄弟,你却拿钱来羞辱某……”

    唐仁想要啊!

    他真的想要,他巴不得有人那钱财来羞辱自己。

    可沈安的交代又浮现脑海:这事儿要让辽人去做,咱们只是供货……

    五千贯啊!

    唐仁真的伤心了。

    他把伤心挤成了愤怒,仿佛真的是觉得被羞辱了。

    原本萧迭衣还有一些猜忌,觉得唐仁是不是在和自己玩心眼。

    可现在的他心中全是感动。

    五千贯都不要,这份情谊它就是货真价实,是用真金白银铸就的。

    “来人!”

    萧迭衣吩咐道:“昨日他们送某的那个女子……弄出来,送到驿馆去。”

    “别拒绝!”

    萧迭衣摆手,认真的道:“你帮了某那么多,某若是一点都不回馈,那某成了什么?这个女子是下面的人送来的,那身材太胖了些,某不喜欢……”

    他说到不喜欢时,就忍不住舔舔嘴唇,显然是言不由衷。

    胖?

    瘦的干巴巴的女人谁喜欢?

    只有那些所谓的君子们才喜欢。

    唐仁觉得自己不是君子,所以听到后就难免心动了。

    丰满型的美女啊!

    “你只管享用,临走时带不走再还回来。”

    使者当然不能带着个美女归国,那是大忌。

    于是唐仁晚间就享受到了温柔的滋味。

    第三天,一批金银起运。

    这批金银混在一只商队里,将会直接去雄州榷场。

    至于他们怎么过关,唐仁不关心,但看萧迭衣自信满满的模样,他觉得这里面该有些关窍。

    他寻了个机会,悄然和陈吉生会面。

    陈吉生对他的迷惑觉得很好笑,“钤辖,辽人如今的吏治大不如前了。耶律洪基喜欢游猎享受,还崇佛,对国中事务管的少了……”

    “这样吗?”唐仁知道一些,出发前也恶补过,可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到是另一回事。

    “沈县公说耶律洪基将会成为辽国的掘墓人,某信了。”当时沈安说的言辞凿凿,仿佛他亲眼看到了辽国在耶律洪基的统治下走向了深渊。

    “那位沈县公……可是以前的沈待诏吗?”

    陈吉生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他从来到辽国后就再也没回去过,密谍们来往传送的都是任务任务,他对大宋的感觉就是越发的强大了。

    “你认识沈县公?”唐仁知道这位密谍头目常年驻扎在辽国,所以有些好奇,“他以前就是御前待诏。”

    “竟然是他吗?”

    陈吉生激动的道:“当年他弄死了辽人的密谍头领耶律俊,我皇城司多少人死在耶律俊的手中啊!沈待诏……不,沈县公当年之壮举,让我皇城司上下感佩不已,只可惜从未见过沈县公,否则某定然要敬酒三杯。”

    他一向只关注辽国事务,连大宋几次击败辽人的详情都不大了解。

    “沈县公还把耶律洪基气得吐血,”唐仁觉得这些密谍真的很可怜,隐姓埋名待在这里多年,大宋如今的情况怕是大多不知。

    “那不是包相吗?”

    辽国说雁门关之战领军的是包拯,密谍们出传递来的消息也是如此。

    “沈县公随行。”

    “上次沈县公一路追击到了范阳,在范阳城下校阅麾下……回程时更是攻破了涞水……”

    “竟然是这样吗?某只知道大胜了,说是韩相领军……”

    “好啊!”

    陈吉生眼中含泪,“文官不靠谱呢,某没说您。”

    “某不算是文官。”唐仁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密谍头领,知道他的情绪大抵非常激荡。

    “大宋又有了名将,狄武襄之后某以为大宋以后就只能这样了,谁知道沈县公竟然能异军突起,这个大宋啊……”

    陈吉生怅然泪下:“您不知道,咱们这些人就像是孤魂野鬼般的在这边求活,寻找消息,得知大宋对外获胜,那心中的欢喜啊……只觉着胸口里爆裂开来……恨不能出去大喊大叫。”

    陈吉生醉了,最后拉着唐仁的手,念叨着一定要敬沈安三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