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辽人发狂了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99章 辽人发狂了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最强兵王临高启明大文豪逆流伐清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唐仁有些心虚。

    沈安说过,这门生意大宋不能沾染太深,最好是让辽人自己去领悟,自己去做。

    沈安这人的性子唐仁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基本上就没见他怕过事。

    可这次沈安却很认真的在告诫他,可见这里面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

    唐仁琢磨过这门骗术,不,是这门生意,他自己都不禁怦然心动了。

    一层层的传递下去,每一层人都能挣钱,这是多么大的诱惑啊!

    可天下若是有这等好事沈安会不做,反而丢给了辽人,他脑子出问题了吗?

    唐仁摇摇头,觉得就算是自己变成了白痴,沈安依旧是天下最聪明的那个人。

    所以……这门生意里蕴含着极大的危险。

    他不知道这个危险来自于何处。

    “出去走走。”

    离大朝会还有好些时日,无所事事的唐仁坐不住了。

    中京城是辽国的商业之都,各种商品都能看到。

    “太贵了。”

    一个随从去买了一碗二陈汤,抱怨这里的物价比汴梁还高。

    “汴梁的人口比这里的多多了,可也没见那么贵过。”

    随从在抱怨,可眉间却全是自豪。咋大宋的日子就是比你们好过。

    “某去汴梁喝酒都不要钱。”

    一个辽人大汉为小贩出头,一脸的得意。

    “放屁!”

    随从大怒,大汉说道:“当年某跟着使者去过汴梁,那些宋人……哈哈哈哈,都是弯着腰,低着头,怕大辽怕的要死,某喝了就,就说没钱,那酒肆的掌柜竟然不敢讨要,还毕恭毕敬的把某送出来,宋人……软骨头!”

    周围的辽人都在笑。

    若是在两年前,这种事儿基本上不会发生,倨傲的辽人都不想搭理宋人。

    可现在却不同了。

    倨傲的辽人被大宋击败数次,皇帝吐血,范阳城下沈安校阅,甚至破天荒的被攻破了涞水……

    以前是宋人被大辽打的满地找牙,现在换做大辽倒霉了。

    宋人不同了。

    这是辽人的普遍认知。

    但辽人制霸这片大陆多年,他们觉得自己就是世界老大,谁不服气就打谁。

    那些年没人敢对大辽龇牙。

    可现在一贯软骨头的宋人却冲着大辽张开嘴,而且还真咬下了几块血肉。

    那种失落感……世界老大被软骨头追到屁股后面,软骨头的手中拎着大斧,依旧是温文尔雅的模样,可那眼中的杀机却能让人做噩梦。

    这还得了?

    失落的辽人自然要打压大宋,见到宋人就喜欢去呵斥,去讥讽……唯有如此,他们才能感到心安。

    当武力不足以压制对手时,那么就用阴谋吧。

    当街挑衅宋使,这就是一种手段。

    辽国有不少附庸,以及承认辽人霸权的藩国。

    比如说朝鲜,比如说那些部族……

    要想让大家齐心协力,那么大辽就需要找到借口。

    来,来打我啊!

    大汉现在就是这个模样。

    ——宋使当街殴打辽人!

    这个消息会引发不少人的不安,比如说朝鲜。

    朝鲜对宋人有好感,但这个好感是建立在宋人的灿烂文化之上。

    若是宋人跋扈,朝鲜估摸着也会暗自戒备。

    那些部族都会戒备,把宋人当做是一个威胁。

    然后大辽就能占据道德的制高点,集合诸多力量,和宋人抗衡。

    “软骨头!”

    大汉呸了一口,觉得这些宋人不敢动手,就冷笑道:“某当年在汴梁和女人……”

    唐仁的脸红了,他顺手抢过随从的碗,一碗就砸了过去。

    大汉伸手当了一下,碗落地,可唐仁也冲了过来。

    他一脚踹的大汉踉踉跄跄的往后退,大汉大怒,刚准备反击,唐仁拎起小摊上的一根粗大柴火劈了过去。

    “嗷!”

    柴火上有枝丫,尖锐的枝丫从大汉的右边脸颊穿了进去。

    趁着大汉惨叫的机会,唐仁一脚踢在他的下身。

    呯!

    大汉跪了下来,只觉得下身那里已经变成了一团乱糟糟的东西。

    “宋人动手打人了!”

    有人在边上叫喊。

    怎么办?

    使团的人看看左右,有些不知所措。

    以前大宋装孙子,自然不敢在辽国发生冲突,所以谁都没经验。

    “不必担心。”

    唐仁很是淡定,但心中却慌得一批。

    打架不怕,可看看这个大汉吧,右边脸颊被撕开了一个口子,看着就和怪物差不多。

    而他的下身,从先前的脚感来看,唐仁觉得起码爆掉了他的一个蛋。

    这个会不会被辽人借题发挥?

    唐仁想起了当年自己一个在大牢为官的朋友说的话。

    ——进了那里面,最好自带油脂。

    带油脂去干嘛?

    以前他不懂,后来就懂了。

    尼玛,某不能进去啊!

    他表面镇定自若,让使团的人不禁赞叹不已。

    “果然是豪迈啊!”

    一队军士小跑着过来,手中的长刀闪烁着辉光。

    这是来了吗?

    唐仁心中绝望。

    “做什么的?”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唐仁不禁大喜。

    萧迭衣来了。

    兄弟,赶紧拉某一把。

    萧迭衣看着红光满面,不怒自威。

    “这是宋使,为何要喊打喊杀的?”

    有人说道:“宋使打人。”

    萧迭衣早就看到了大汉的惨状,但他却冷笑道:“为何动手?”

    使团里有人说道;“此人出言羞辱大宋。”

    那又如何?

    大辽羞辱宋人的次数多了去,多一次又怎地?

    辽人义愤填膺,有人认出了萧迭衣,说道:“林牙,把这些宋人弄进大牢里去!”

    “对,让宋皇派人来领人。”

    一片喊打声中,萧迭衣走了过去,问大汉:“可是如此?”

    大汉抬头,“只是随口说了些……”

    “辽宋乃是兄弟之国,你竟然敢挑拨?”

    萧迭衣一拳就把大汉打翻在地,然后狂踩……

    唐仁有些麻木的看着这一幕,看着有人过去劝。

    “这人是怎么了?”

    使团内部有些议论。

    “怎么像是辽奸呢?”

    唐仁差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但他仔细一想,觉得也没错。

    萧迭衣出手就说明他已经上钩了,以后大宋说不得就会多一个内应。

    内应也叫做奸细。

    辽人的奸细,那可不就是叫做辽奸吗?

    萧迭衣一阵暴打之后说道:“谁敢挑衅宋使,那就是破坏辽宋亲如兄弟般的感情,那是找死。”

    辽人们噤若寒蝉,萧迭衣回身,冲着唐仁挤挤眼睛,说道:“贵使还没吃早饭吧?一起。”

    “是啊是啊!”

    唐仁实际上已经吃了早饭,但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多吃些好歹中午就节省了。

    出使的经费不多,节约一点是一点啊!

    这一刻唐仁想起了沈安。

    那位沈县公花钱从来不考虑后果,动辄上千贯,一个悬赏就是上万贯,让人只能感慨有钱真好。

    两人走在前面,稍后进了一家酒楼。

    包间里,萧迭衣举杯,“这一杯酒为了沈县公。某……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是什么意思?

    唐仁不解。

    “沈县公的那些话让某知道以往自己的浅薄,如今某幡然醒悟,一定能要努力奋斗。”

    “是啊是啊!”

    唐仁觉得这个棒槌大概是被沈县公的那一套给洗脑了,但他一点都不意外。当年他自己被沈安一番话给说的热血沸腾,然后一路去了西南。

    沈县公可真是大才啊!

    唐仁想起自己在西南的那些手段,大多是沈安的教导,他按照那些教导去施行,果然就把西南土人给平定了,由此立下大功。

    可那些大功起码得有大半是沈县公的吧?

    哎!

    唐仁想起此次出来沈安交代的不算多,不禁就有些心痛。

    沈县公这是对某不满了吗?还是说某做错了什么。

    “……那个神药才四百三十文一份,一份五丸,吃了大力丸,这人的身体就好,这世间就没什么是大力丸不能治的病……”

    “真的那么神奇?”

    隔壁的声音很响亮,唐仁心中一颤,觉得自己在造孽,然后再次赞了沈安。

    沈县公,果然如您说预言的那样,辽人发狂了。

    “当然神奇,知道邙山吗?”

    “好像听说过,是宋人那边的地方。”

    “邙山一脉知道吗?”

    “不知道。”

    “那里住着神医,神医怜悯世人可怜,就传下了这个方子,有病治病,无病健身……吃一颗强身健体,吃两颗夫妻和睦,吃三颗精神抖索,敢让天公抖一抖……”

    这人真是个人才啊!

    唐人的小心肝在颤抖,他压根就没预料到这股风会刮的那么快。

    某不会被耶律洪基弄死吧?

    不过死就死吧,先把钱弄到手再说,否则沈县公那边可就亏本了。

    “某要买两份。”

    “抱歉,目前神药不多,只能买一份,等过一阵子应该会有。”

    这不是惜售吗?

    唐仁知道这手段,沈安用的最是得心应手。

    可老大粗的辽人竟然也无师自通了?

    他不知道这门骗术的神奇,洗脑似的把人整疯了。

    “好好好,某这就给钱,不过……某认识好些人……”

    “对,就是要让那些人来买,你……这药值一贯钱,你……懂了吗?”

    “懂懂懂,某每一份加三十文,不多吧?”

    “不多。”

    “来来来,喝一杯,为了咱们的神药……”

    隔壁皆大欢喜。

    唐仁看着萧迭衣,举杯道:“恭喜。”

    萧迭衣举杯,“这是个全新的东西,某每天都觉着很舒畅。”

    这个就是被洗脑了,觉得每一天这个世界都是新的,未来无限可能。

    “钱你放心,回头就送去。”

    “好说好说。”

    唐仁从未见过谁这么主动给钱的。

    真是个棒槌啊!

    沈安说过,这门生意一旦在大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以后大宋就只管在边上看笑话就是了。

    现在他就等着看笑话。

    两天后的凌晨,唐仁还在沉睡之中,就觉得身体在剧烈的摇晃,仿佛是身处激流之中。

    “救命……”

    他下意识的喊了救命,然后睁开眼睛。

    天蒙蒙亮,但屋里却是乌漆嘛黑的,他迷迷糊糊的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之人。

    “唐兄,救命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