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绿光,恨不能做沈县公的门下走狗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98章 绿光,恨不能做沈县公的门下走狗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大文豪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孺子帝     “去吧。”

    耶律洪基摆摆手,唐仁告退。

    但临走前他又听到了一声哽咽,于是好奇的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一抹嫩绿衣裳在屏风边闪动。

    等他出去后,耶律洪基冷哼道:“这便是你要的盐菜扣肉?这便是你心心念念,想要和他同床夜话的作者?”

    屏风后面,一身嫩绿衣裳的萧观音低头道:“臣妾不知……”

    她有些茫然的看着耶律洪基,怎么也想不通石头记会是沈安写的。

    “石头记字字珠玑,把那些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臣妾看了,不禁就代入了进去……那些女儿写的极好,作者当是经历过了富贵人家的磨砺,方能写的出来。可沈安……您知道的,那人原先跟着沈卞到处跑,哪里经历过富贵……”

    耶律洪基看着她,觉得自己的妻子当真是莫名其妙。

    什么叫做不可能?

    “那沈安后来成了大宋首富,权贵……他和皇子交好,和赵曙的父亲也有交情,包拯更是如同他的父亲一般,这样的人如何写不出富贵?你……”

    耶律洪基很恼火。

    妻子迷恋那个盐菜扣肉许久了,他也当做是女人的无病呻吟,不想管。

    后来这种迷恋就渐渐的变了味,什么梦寐以求,恨不能同床夜话……

    操蛋啊!

    朕的皇后想和沈安同床夜话……

    这话要是传出去,大辽,朕将会成为天下笑柄。

    不懂粉丝为何物的耶律洪基怒了,想起被沈安击败的耻辱,他不禁握紧了双拳。

    “你好自为之!”

    耶律洪基想起前阵子有人说皇后和别人有私情,当时他不以为然,可现在却觉得分外的讽刺。

    “你以后少看这些鬼东西!”

    他大步离去,走到门外,低声问道:“西夏人是什么意思?”

    一个臣子近前,低声道:“西夏人熬不住了,必然会臣服。”

    另一个臣子说道:“不一定,李谅祚年岁虽小,不过却狼子野心,要想让他臣服于大辽,就必须要给出许多好处,否则……陛下,狼没肉吃就会噬主啊!”

    耶律洪基点头,“大辽的肉不是谁都能吃的,西夏人必须要拿出诚意来……”

    群臣低头,等待他开出条件。

    “若是大辽和宋人开战,西夏必须要派出军队加入大辽……嗯!就这样。”

    大辽很大,但西夏人的彪悍却给了耶律洪基很深刻的印象,若是可以,他希望双方的盟约能用这种方式来确立。

    “是。”

    臣子们看着很老实,耶律洪基心中满意,说道:“宋人的使者来了,是谁?”

    “陛下,使者叫做唐仁,据闻是沈安的弟子……也是个狡猾的。”

    “沈安……”耶律洪基想起了雁门关,那次他被气得吐血。还有偷袭大宋失败……

    “上次之败宋人是韩琦领兵,诸卿以为如何?”

    “韩琦……陛下,那是个连西夏人都打不过的家伙,他怎么会是大辽的对手?臣看多半是沈安。”

    “是啊!后来沈安还在范阳城下校阅麾下,回程时更是破了涞水,这可不是韩琦能做到的。”

    “沈安……”耶律洪基想起了妻子的难过,她是为了梦想破灭而难过吧?

    “此人是大辽的劲敌,要多关注。”

    “陛下,这不妥吧?”

    有人提出了质疑:“以往咱们只关注过赵曙和宋人的宰辅重臣,沈安何德何能?”

    “可他却数次击败了大辽!”耶律洪基想杀人,眼睛一瞪,旋即走了。

    “陛下不高兴了。”耶律洪基不高兴的消息传到了萧观音那里。

    耶律洪基当然不高兴。

    作为一个男人,哪怕他有许多女人,但这些女人在他的心中都是禁脔。她们就该全心全意的想着他。

    可现在却多了个沈安。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萧观音拿了一本书,然后走到窗前,喃喃念诵着这首诗。

    “那人……写的真好。”她的眼中多了些羞涩,“这等才情让我心折,那些愁绪让我彻夜难眠,只想和那人一起品茗夜话,说个畅快……”

    她身后的女子一脸无奈的道:“娘娘,陛下怒了,您再说……陛下真会怒了。”

    “我和他并无见不得人之事!”萧观音回身,一脸讶然:“我只是喜欢他的才情,喜欢那些人物……黛玉、宝钗……这有什么?神交?隔着千里,我看着他的文字和才情,难道也不行吗?”

    女子苦笑道:“可陛下会不高兴。”

    娘娘啊,你念念不忘那沈安,陛下能高兴吗?

    “他……”萧观音讥诮的笑了笑,“浚儿渐渐大了,有人在忌惮他,哈哈哈哈,忌惮!忌惮一个孩子。而孩子的母亲更是他的眼中钉……”

    “娘娘!”

    女子大惊失色,出去看了一眼,再回来时就正色道:“娘娘,您若是不想被废,此等话以后不可再说。”

    “我知道。”

    萧观音转身去了床榻那里。

    夜色渐渐降临,外面有人在低声问道:“娘娘没用饭呢!”

    “娘娘在睡,莫要吵闹。”

    女子进去查看,见床上的萧观音依旧在沉睡,就走近前些。

    “宝玉……”

    宝玉是谁?

    女子一怔,旋即想起来了,不禁暗自失笑。

    娘娘真是爱煞了石头记那本书啊!连做梦都在念叨里面的人物。

    “沈安……”

    卧槽!

    女子差点就想跪了。

    “娘娘。”

    她觉得有必要给萧观音提个醒,否则等她和耶律洪基一起滚床单时,突然说出了沈安这个名字,耶律洪基怕是会亲手掐死她。

    “陛下来了。”

    “沈安……”萧观音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竟然还在低呼着。

    她的脸蛋绯红,看着多了几分妩媚,可若是被耶律洪基看到了……

    要出人命了啊!

    女子也顾不得什么尊卑,伸手就掐了一把。

    “啊……”

    耶律洪基进来就看到了一个刚醒来的萧观音。

    脸蛋绯红,还带着些许怒色,看着让人忍不住想……

    “梦见了什么?”

    耶律洪基想缓和一下和妻子之间的气氛。

    萧观音轻笑道:“没做梦。”

    耶律洪基仔细看着她,然后伸手摸摸她的脸蛋,说道:“好生歇息。”

    出去后,他站在那里,稍后有宫女过来。

    “娘娘先前睡觉,好像说什么玉,还有什么安……”

    “怎么一个说法?”耶律洪基问道。

    身后有人说道:“陛下,那沈安当年自称什么……玉面郎君赛潘安……”

    说完后他如愿看到了耶律洪基发黑的脸。

    卧槽!

    当夜有人触怒辽皇,被乱棍打死。

    ……

    “开始了。”

    大力丸到了。

    萧迭衣召集了自己的亲朋好友,竟然有一百多人。

    庞大啊!

    一个箱子打开放在边上,里面全是大力丸。

    “知道这是什么吗?”

    众人摇头,有性子急的就问道:“不会是仙丹吧?”

    “差不多。”萧迭衣努力回想着唐仁的那些话,然后说道:“咱们辛辛苦苦一年到头能挣多少钱?”

    众人摇头,人性本贪,就算是每日高朋满座也不会满足。

    萧迭衣满意的继续说道:“我们那么努力,可却换不来足够的钱财,你们乐意吗?”

    “不乐意。”

    “可咱们也没办法不是?”一个老人说道:“除非是天上掉钱下来,否则咱们的日子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天上不会掉钱财,可通过自己的努力却能发财。”

    萧迭衣饱含深意的道:“你们以往经常来找某借钱,某多半不给,为何?因为某也没钱啊!”

    萧和耶律这两个是辽国的大姓,十个人出来,起码六七个就是姓这两个的。

    可萧迭衣家和萧观音家压根不搭边,两家就算是往前一百年拉亲戚也拉不到一起来。

    萧迭衣家的规模不小。家族庞大,但日子却不大好过。

    “如今某机缘巧合的遇到了一个神医,神医给了某神药……来,咱们话不多说,先吃吃。”

    萧迭衣一人送了一颗大力丸给他们,自己先嗑了一颗,满足的道:“好东西啊!”

    “酸酸甜甜的,是不错,只是……神药谈不上吧?”

    “就是。”

    “再等等,”萧迭衣很是自信,他甚至还打了个盹。

    “饿了。”

    “好饿啊!”

    “某怎么不瞌睡了?”

    “是啊!这人精神好了许多。”

    “难道这药……”

    萧迭衣醒来后,就见到家族众人围在箱子那里,一脸好奇。

    “这便是神药。”

    “多少钱一颗?某买回去给家里人吃吃。”

    说这话的年轻人往日里颇得萧迭衣的看重,可今日他却怒了,一巴掌把年轻人抽出了鼻血,然后说道:“别人能想到发财,你就只想到吃,吃吃吃,吃成了豕!”

    “发财?”

    “对,发财!”

    众人的眼睛亮了。

    萧迭衣说道:“你们穷,可穷不可怕,可怕的是穷了不知道去努力。”

    “怎么努力?”

    “这些神药五丸一份,每份本该是一贯钱……”

    “那么贵?”众人惊讶,心想你这是什么神药?这价钱怕是只有有钱人才吃得起。

    “蠢货!”萧迭衣怒道:“这是神药,和那些药铺里的药能一样吗?”

    “咱这药叫做什么名字?”

    “大力丸,吃了咱的大力丸,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有劲头了,吃饭香了……一句话,就没有咱们大力丸不能治的病。”

    萧迭衣已经进入了状态,面色潮红,嘴角有白沫涌出。

    一个妇人问道:“可若是有大力丸不能治的病呢?”

    萧迭衣瞬间就想起了唐仁的话。

    ——沈县公乃是邙山神医的唯一传人,但他说过,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那等人,就是无缘。

    “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萧迭衣虔诚的道:“那等人,自然就是无缘。”

    “是啊!那就是无缘。”众人都纷纷点头。

    耶律洪基崇佛,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辽国百姓对佛法还是有些了解的,也很虔诚。觉得这话再对不过了。

    随后萧迭衣开始给他们讲解分成的规矩,一层层往下发展的要义,众人听的如痴如醉。

    晚些时候,屋里传来了整齐的呐喊声,声音渐渐的洪亮,带着些疯狂。

    “今日萝卜白菜,明日香车宝马。”

    “今日睡地板,明日做富豪。”

    “只有你不敢想的,就没有你做不成的。相信自己,你有无限可能!”

    “不疯魔,不成活!”

    “要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往前冲……”

    这些话都是唐仁说的,没有任何附加意义,说是沈安给他们打气时用的。

    看着家族众人面色潮红,眼中的坚毅能让最英勇的勇士自惭形秽,萧迭衣不禁感慨道:“几句话就能让人精神抖擞,沈县公真是大才啊!只可惜某是辽人,否则定然要拜在他的门下,做个门下走狗也好啊!”

    ……

    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有月票的投喂一下大丈夫。谢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