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自作多情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92章 自作多情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孺子帝     冬天对于曹太后来说并无什么区别,至少和帝后比起来,她过的更自在一些。

    大殿前刀光闪烁,刀光里的曹太后看着有些模糊。

    任守忠和几个内侍站在一起,低声道:“今日帝后该来了,晚些注意……不可有水渍,否则帝后若是脚滑……谁负责的谁死!”

    “是。”

    任守忠很狡猾的把自己摘开了,内侍们是敢怒不敢言。

    他微笑着,偏头一看,看到一个内侍在边上,神色有些焦急,就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可内侍却摇摇头,不给他面子。

    任守忠心中大怒,但依旧在微笑。

    在宫中你必须要學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否则终有一日,你的情绪会害死你。

    刀光一收,任守忠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些,喝道:“快上去。”

    一个内侍全神贯注的走过去,曹太后把长刀扔过来,他小心翼翼的接住了,然后松了一口气。

    这活儿没几个能干得了,至少任守忠不敢去。

    有人顶缸接刀,众人不禁一阵轻松,都觉得度过一劫。

    这曹太后平常也还好,可总是希望身边的人能有些英武之气,于是明里暗里使些手段,让他们胆战心惊。

    有人因为这些胆战心惊去苦练,曹太后对此极为满意。

    有人选择了逃避,比如说任守忠,他怕自己哪日失手,被曹太后一刀给剁了。

    任守忠殷勤的递了毛巾过去,曹太后接过,看着他,冷冷的道:“从明日起,你每日练习接刀……”

    “娘娘……”

    任守忠欲哭无泪,觉得自己死定了。

    曹太后指指那个内侍,“有何急事?”

    内侍近前行礼,“娘娘,早些时候……沈安在庆宁宫说了……赞同大王學韩非的學说……”

    曹太后眸色微冷,“有什么说法?”

    内侍说道:“说什么……君王不可信任任何人……妻儿群臣皆不可信……”

    大佬,这个沈安疯了啊!

    你这不是说当今官家不该信任太后娘娘吗?

    “娘娘,国舅请见。”

    曹佾来了,曹太后淡淡的道:“他倒是来得快。”

    “大姐……”

    曹佾来的时候,曹太后还没换掉练功服,曹佾不禁脚下一滞,但想起了沈安的麻烦,只得硬着头皮过来。

    “大姐,沈安那话定然是被激出来的,某知道他的性子,一旦被激怒了,什么话都敢说。”

    曹太后没说话,负手站在那里,看着前方宫殿的屋檐。

    曹佾抬头,心想您给句话啊!

    但曹太后依旧不语,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韩非……韩非……”

    韩非的學说在大宋没有市场,这一点是肯定的。

    “他说的是帝王。”曹太后突然开口。

    “是啊。”曹佾心中郁郁,觉得自家大姐定然会恼怒。

    曹太后幽幽的道:“当年先帝在时,你知道他信任谁吗?”

    曹佾摇头,他真的不知道,“大概……宰辅吧?”

    仁宗多次表现出对宰辅们的信重,这个谁都知道。

    “不,他谁都不信。”曹太后笑了笑,回身说道:“帝王本就不该信谁,齐桓公早年英武,这才有了齐国的强盛。可他晚年信任奸佞,最终落了个惨死后宫无人过问的结局,这是为何?”

    曹佾低头,“小弟不知。”

    曹太后叹道:“帝王不可信人啊!”

    她叹道:“那些人却是小瞧了我,以为我会暴怒?是了,若是旁人说了这话,我会以为他是蛊惑皇子,我会拎着刀出去收拾他。可沈安却不会……我信他。”

    曹佾有些懵,曹太后的眼中多了些慈祥之色,“不可信人说的是帝王,帝王背负着一个国家,如何能信人?”

    ……

    高滔滔很不满。

    这一点孙永猜测的没错。

    “那沈安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气够冷了,可媳妇的身上还嗖嗖往外冒冷气,让赵曙有些受不了。

    他放下奏疏,抬头道:“帝王是不可信人……后宫三千,勾心斗角,帝王若是宠信了谁,那便是灾祸的开端,想想前唐李隆基,想想前汉的汉高祖……”

    李隆基宠信杨贵妃,爱屋及乌,连她的族兄杨国忠都能重用为宰辅,可见是昏聩了,最后马嵬坡香消玉殒,帝国崩塌。

    而刘邦则是晚年宠信戚夫人,让吕后和她之间起了纷争,刘邦一驾崩,大汉就乱了。

    这个是比较委婉的例子,若是激烈些的,比如说安禄山,比如说武则天……

    这些例子活生生的告诉帝王,你谁都不能信。

    而为了争夺大位,后宫之中刀光剑影,枯井里枯骨无数……

    这便是权利带来的影响。

    赵曙对此很清楚,但现在只能安抚妻子。

    “我就你一个,哪来的不信任?”

    高滔滔看着他,见他神色真诚,这才郁郁的道:“罢了,只是那小子却太过了些……”

    “回头让他去金明池弄冰……”

    “好。”高滔滔才高兴就想起了沈安弄的那个轮锯,不禁就笑了。

    “官家这是敷衍臣妾呢。”

    赵曙笑道:“是了,我却忘记了。”

    他起身走过去,高滔滔依偎在他的身边,低声说道:“那小子这话真是让臣妾恨不能抽打他一顿。”

    帝王不可信任自己的妻儿,韩非的话就是这么气人。

    赵曙说道:“执掌偌大的国家,私情只可在后,你要明白……”

    高滔滔点头。

    ……

    孙永在庆宁宫中等待着消息。

    “很快。”

    几个同僚在一起喝茶,外面寒风劲吹,屋子里却因为炭盆的存在而暖洋洋的,喝一口热茶,那感觉就是神仙。

    一个同僚指指右边,说道:“那人还在和大王说话,可见是铁了心要和咱们作对了。”

    孙永冷哼一声,摸摸茶杯,说道:“太后不管,圣人定然会生气,官家也会因此而暴怒,等着看,有他倒霉的时候。”

    “就在今日!”一个同僚放下茶杯,笑吟吟的道:“官家和圣人一往情深,如今宫中一个嫔妃也无,这等深情如何能容得下沈安的亵渎?什么君王不可信妻儿,他不倒霉谁倒霉?”

    几个官员都轻笑了起来,气氛轻松。

    “宫中来人了!”

    庆宁宫也是宫中,但相对而言是独立的。

    孙永起身,笑道:“去看看吧,此次大名府之行他抽了天下官吏一耳光,今日我等就看看他是怎么倒霉的。”

    沈安在大名府斩杀三十名官吏和粮商,消息传出去后,天下震动。

    作为官员来说,沈安的举动就是在威胁自己,把不杀士大夫的潜规则丢进了垃圾堆,这样的行径让不少官吏都把沈安当做是了大敌。

    “同去同去。”

    众人出了房间,就见到了陈忠珩。

    “陈忠珩亲自来了,看来官家要下重手。”

    众人行礼,稍后沈安和赵顼出来了。

    陈忠珩板着脸道:“官家说了,沈安出言不逊,该罚,回头就去金明池弄一百块冰来,不可少一块。”

    “是。”

    沈安活动了一下身体,近前道:“老陈,上次咱们弄了三百块,你可是弄的腰酸背痛的,可见是少了操练,如今如何了?”

    陈忠珩看了边上的孙永等人一眼,说道:“某如今经常跑跑跳跳,再去弄冰块,小事罢了。”

    他笑了笑,说道:“你这边稍后就去吧,某回去了。”

    “陈都知……”

    孙永突然叫住了陈忠珩,问道:“官家就说了这些?”

    谁不知道沈安弄出了一个轮锯,据闻取冰快若闪电,冰井务的人如今都把沈安当做是祖师爷,隔三差五上个香什么的,很是虔诚。

    这叫做惩罚?

    陈忠珩冷冷的道:“就这些。”

    他扬长而去,孙永等人面色难看之极,沈安却不肯放过他们,就对赵顼说道:“韩非说徭役多则民苦,民苦则权势起,权势起则复除重,复除重则贵人富。苦民以富贵人,起势以藉人臣,非天下长利也!此言大善,你可以好好琢磨一番。”

    韩非这段话的意思是:百姓的日子不好过,权贵豪绅们的势力就会趁势扩大,而他们的势力扩大,财富增多,对君王和国家有大害。要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如此那些权贵和豪绅们的势力就会衰弱,到时候君王趁势就灭了他们。

    看到没有,韩非的观点是什么?

    打压权贵和豪绅,让百姓过上好日子!

    百姓的日子好过了,君王的地位和国家定然会稳如泰山。

    这一套理论沈安是比较信服的,而赵顼后来的革新就有法家的痕迹。

    孙永怒道:“某不信,某要去请见官家!”

    赵顼有些担心的看着沈安。

    请见赵曙的不止他一个,当沈安去了时,见到大殿内数十人站着。

    “陛下,沈安用韩非之言蛊惑大王,臣以为当严惩。”

    孙永出头了,随后十余人出班弹劾沈安。

    一时间沈安仿佛身处巨浪之中,看着危若累卵。

    众人都在等着赵曙的决断。

    沈安很淡定,相当的淡定,那些人觉着这是强作镇定。

    赵曙看了沈安一眼,淡淡的道:“后宫之中并无怨言,宰辅呢?”

    韩琦出班,“臣等并无怨言。”

    操蛋啊!

    瞬间那些人就傻眼了。

    赵曙的话是什么意思?

    皇后和太后都没对沈安的话有啥意见,宰辅们也是如此,大伙儿都觉得帝王不信任人就不信任吧,没啥大不了的。

    你们是自作多情了。

    这些人瞬间脸都红了。

    自作多情……

    没脸见人了啊!

    ……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晚安大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