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名扬天下(为盟主‘正版风随行’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88章 名扬天下(为盟主‘正版风随行’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逆流伐清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说到大宋的问题,无数人张口就是三冗。

    三冗中有个叫做冗官的,说的就是官员太多的弊端。

    为了安置这些官员,大宋弄出了许多看似不必要的职位,支出当然多了不少,导致的结果是冗费。

    三冗有两项和冗官有关,看似罪大恶极,可冗官却带来了一个好处,那就是抑制贪腐。

    比如说知府下面有通判,通判除去本职工作之外,还有一个重要职责就是监控知府。

    大宋的官职就是这么一层层的叠加下来,每个人都别想能一手遮天,这也导致了贪腐的难度不断加大。

    而抑制贪腐的另一个重要工具就是御史台谏。

    这些人有风闻奏事的权利,弹劾官员就是功劳,所以削尖了脑袋都想扳倒一个宰辅来铺平自己的官路。

    这就是大宋抑制贪腐的双重保险,一般情况下不可能会被大规模突破。除非是从上到下都烂掉了。

    “大名府从上到下都烂掉了,本来监督知府刘贤的通判王通就是贪腐案的主犯,下面的推官蒋维也是这个小团伙的人……他们和粮商相互勾结,粮商吞下了粮食,他们得了钱,账簿做的滴水不漏……”

    沈安的声音很低沉,“这等情况下,臣只能用霹雳手段方能打开这个案子。于是臣就抓人了,拷打之下,那些人纷纷供认不讳……几方供词都能对的上,臣这才放心。”

    若是对不上,就有可能是屈打成招。

    赵曙微微点头,心想这个年轻人总算是知道分寸,若是屈打成招的话,他也保不住沈安。

    “那你为何要杀人?”

    赵曙的面色稍霁,在想着怎么处理沈安的事儿。

    那些人叫嚣着,说是要让沈安丢官去爵,一家子发配去琼州。

    对此赵曙只想一巴掌抽过去。

    可沈安违规杀人,不处置律法何在?

    这便是那些人有恃无恐的主要原因。

    咱们用律法来说话!

    要不……让沈安去西南为官?

    不不不。

    去广州吧?

    那边的市舶司以前看着不错,比杭州市舶司还强些。可自从苏晏去了杭州市舶司任职之后,杭州市舶司就一步步的上了个台阶,反倒是把广州那边比下去了。

    沈安若是去广州,能创造出什么奇迹来?

    朕很好奇啊!

    他看了沈安一眼,见他依旧从容,就笑了。

    年轻人总是觉得这个世界是自己的,可实际上这个世界是属于那些老家伙的。

    “臣不能不杀他们。”

    沈安抬头,“此次赈灾钱粮拨下去之前,灾民病饿而死五十余人……”

    这个人数很少,堪称是奇迹。

    赵曙微微点头,表示很满意。

    真正的天灾之下,饿殍遍地,那时候的人命只是一个个数字。

    “赈灾钱粮拨到大名府之后,灾民因为冻饿而死的有三百五十二人……陛下……在钱粮到位的情况下,灾民们……三百五十二人呐!臣恨不能活剐了他们!”

    沈安真的是想活剐了他们,可第一找不到有这种手艺的人……大宋百年,剥皮实草这种事儿一直没发生过。

    第二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干,否则他走在街上就得小心被人捅刀子。

    咱不可能上个街都得插钢板吧?

    于是他选择了最简单的砍头。

    人失去了头颅,就相当于失去了灵魂。

    所以这个时代的人极为畏惧被斩首。

    而沈安筑京观的行径在他们看来就是魔鬼,于是格格不入。

    “三百多人?”

    赵曙恍惚了一下,然后捶打着座椅咆哮道:“那些畜生怎么敢!他们怎么敢虐民如此!怎么敢……”

    韩琦杀气腾腾的道:“该杀,都该杀了!”

    曾公亮都怒了,“这是草菅人命,不,这是蓄意杀人!”

    “灾民本该有吃的,有穿的,可却因为他们而饥寒交迫……”欧阳修仰头长叹,泪水滑落。

    “这便是有恃无恐!”包拯怒道:“发配发配,再大的错就是发配,这如何能震慑那些官吏?臣看就该重新修订律法,贪腐多少的一律杀了!”

    呯!

    边上一个内侍被包拯杀气腾腾的话惊到了,手中的东西掉在地上。

    赵曙咬牙道:“证据可确凿。”

    沈安拿出一个袋子递过去,“里面全是这些。”

    那些贪腐的直接数据都在里面,还有口供和画押。

    赵曙打开看了一眼数据,仰头道:“朕错了。”

    “陛下……”

    宰辅们惶然躬身。

    “朕用了刘贤等人……这便是有眼无珠,害民之举啊!”

    赵曙心中难过,竟然哽咽了,“三百余人,就这么活生生被冻饿而死,朕心中难过……”

    “陛下,臣等无能。”

    主辱臣死,韩琦等人只能低头。

    这等事儿骇人听闻,帝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可那些反对者呢?

    沈安很自然的就想到了那群人,然后……

    “陛下,那些人维护的就是这些人,臣以为应当告诉他们。”

    赵曙许久都没见到沈安一脸纯良的模样了,此刻再见不禁有些唏嘘。

    不过旋即他就冷着脸道:‘如此也好,去个人,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且慢!”

    沈安叫住了陈忠珩,韩琦说道:“你的主意多,这是想到了什么?”

    “不。”沈安说道:“还有一事。”

    他抬头,“此事臣本不想禀告,但那是欺君……”

    赵曙心中一冷,能让沈安选择隐瞒的事儿,会是什么?

    肯定是让他忌惮或是忌讳的事儿,和皇权有关。

    “说!”

    他的声音冷的可怕,帝王的威严第一次浮现。

    “臣抓获了大名府都指挥使陈威后,审讯得知,他和刘贤等人……相互勾结……”

    殿内马上就变得静悄悄的。

    大宋历代帝王为何要压制武人?

    他们为何漠视文官打压武人?

    就是因为武人造反的前科累累。

    就在唐末到大宋立国之间的这段岁月里,武人们上演了无数背叛的戏码,堪称是人性大舞台。

    打压武人是既定国策,现在松缓了些,但格局依旧还在。

    而文官和武人勾结,这比武人造反还让帝王忌惮。

    武人造反还有文官抵挡,可文官要是和他们一伙儿的,这事儿咋办?

    帝王就成了孤家寡人。

    ……

    沈安出宫了。

    外面聚集了不少人,见他竟然平安出宫,身后竟然没跟着人,不禁大吃一惊。

    这人竟然没被处罚?

    不对吧?

    就在沈安走进家门的时候,奏疏再次涌进宫中。

    “夫君辛苦。”杨卓雪带着一家老小来了。

    “哥哥辛苦了。”果果的脸蛋微红,看着多了几分可爱。

    “爹爹……辛苦。”芋头被牵着行礼,这不是怕他站不稳,而是一松开手这小子就会跑。

    沈安看着一家老小,突然觉得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值了。

    沐浴更衣,然后就是接风宴。

    芋头被杨卓雪搂着坐在边上,好奇的看着在大吃大喝的沈安,觉得这个男子好奇怪。

    至于爹爹这个概念,已经被他忘记的差不多了。

    “叫爹爹。”如同万千母亲一样,杨卓雪也喜欢溺爱孩子,不过沈安归家后,芋头的好日子就算是结束了。

    “爹爹。”芋头很痛快的又叫了一声。

    还是有个孩子好啊!

    沈安觉得很惬意。

    妻子和妹妹都在等待着什么,沈安知道,但依旧慢条斯理的吃完了饭。

    “此事过去了。”

    “过去了?”杨卓雪讶然道:“城中闹腾了许久呢,元泽把學生们放出来,这才打散了那些人,否则照妾身看,官家多半也是没办法的。”

    她真的很担心,但夫君远行归家,就算是后脚帝王要拉他去法场斩首,她也得等自己的夫君沐浴更衣,吃完这顿饭。

    这是妻子的职责。

    可现在她却开始了担心。

    果果也是如此,她双手托腮,忧郁的道:“哥哥,子瞻哥哥和折哥哥上次一起来过咱们家,说是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可他们却只是和庄老实偷偷的说话……后来我看到庄老实眼睛都红了,回去在磨刀……”

    这是来让庄老实做好准备,一旦事有不谐,大抵折克行就会悍然冒险,把沈家一家子送走。

    这些兄弟啊!

    沈安觉得自己来到这个时代最大的幸运就是认识了这些兄弟。

    在这种局势混沌的时候,他们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帮忙,堪称是生死之交。

    沈安的心情一下就变得极好,“那个……赵五五……”

    边上的赵五五下意识的双手抱胸,挡住了一对大东西,然后赧然放手。

    哥又不弄你,你一天紧张兮兮的干啥?

    沈安满头黑线的道:“去弄些酒来。”

    他此行累的够呛,而且一直在行险,此刻解决了问题,心神放松之下,就感到有些累。

    杨卓雪知道自家夫君的秉性,见他要喝酒,不禁就喜道:“真的没事了?”

    沈安点头,“那些人犯了大忌讳,被为夫给抓住了把柄,等着看吧,那些闹腾的人随后都会被打脸。”

    “花花……”

    听到哥哥没事,果果一声欢呼,外面的花花冲了进来,尾巴摇的很是谄媚。

    “我们去看咩咩!”

    看来最近果果也过的很压抑,这让沈安有些内疚。

    “明天咱们全家出去吃饭。”

    “好啊!”

    果果欢喜的带着花花往后面跑,杨卓雪笑道:“夫君安然归来,晚上让二梅多弄些好菜,全都有。”

    “多谢娘子。”

    这可是年底才有的待遇,沈家上下顿时喜气洋洋。

    就在这片喜气洋洋中,沈安去了前院,吩咐道:“去告诉遵道,某既然回来了,那自然要断几条腿才行,为首的几个……动手!”

    陈洛去了,沈安回身看着庄老实,“某在动手杀人之前就有了分寸,那群蠢货还真以为某做事冲动……某是冲动,可某有无数手段可以把事情给圆回来。”

    庄老实这次算是经历了一次考验,进取不足,但守成有余。

    他激动的道:“郎君此次翻盘,堪称是震动天下,沈家要名扬天下了!”

    “名扬天下……”

    绿毛飞过,花花跟在后面追赶扑击,一片生机勃勃。

    ……

    第三更送上,晚安,求月票。

    说加更就加更,那啥……人品杠杠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