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狠辣的王雱,利落的折克行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68章 狠辣的王雱,利落的折克行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赵允让,当今官家的生父,这个光环让他没法经常出来溜达。

    但是作为一个不喜欢憋闷的老汉来说,他真的是被憋坏了。

    “打!”

    那几个权贵已经被吓尿了,看到那些大汉冲过来,他们转身就跑。

    不跑不行啊!

    官家的老爹你敢打?

    不敢,谁动手谁撒比。

    所以他们转身就跑。

    可赵允让今夜就是来收拾人的,他指着那几个权贵说道:“胆小如鼠,丢尽了你等祖宗的脸,追上去,打!”

    几个权贵被追上了,接着大汉们拳脚相加,惨叫声连楼上都听到了。

    苏轼很懵逼,他缓缓走向了赵允让,躬身,抬头,“见过郡王,郡王……为何相助于臣?”

    “你就是苏轼?”赵允让看着苏轼,饶有兴趣的道:“老夫家中不少人喜欢你的诗词文章,不过老夫怎么看着你……不像是这般有才的呢?那沈安反而更像是才子。”

    苏轼的才华就像是利芒,你就算是用麻袋包着,迟早也会被捅破。

    不过老赵说他长的不像是文化人,这个却是有些偏心了,往沈安那边偏的太离谱了些。

    我……

    苏轼很憋屈,若是赵允让说的是旁人,他就敢辩驳一番。

    可他说的是沈安,自己的兄弟,这个咋说?

    没法说。

    某真是太难了啊!

    “是。”他最后只能低头承认自己的才华不如沈安。

    苏轼身后的几个御史都觉得苏轼此刻就像是遇到了老鹰的猫,特别老实,很是难得。

    赵允让见他认账,就说道:“不过你今日以寡敌众却不肯退缩,倒是有些意思,回头去郡王府寻老夫喝酒……”

    “多谢郡王。”

    苏轼道谢,不过他可不敢去郡王府。

    赵允让在汴梁官场的名声大抵是毁誉参半,赞誉嘛,自然是因为他的身份;而他这些年的叫骂却让人印象深刻。

    而且这人胆子贼大,先帝在位时就敢在家里骂先帝,声音之大,皇城司的人要是没听到,那就该全数杀了。

    这等人苏轼不敢接触,就怕惹毛了被收拾。

    那边的追杀还在继续,赵允让好整以暇的问道:“听闻你上次在西北杀敌了?”

    苏轼的脑子一抽,下意识的道:“是无意杀的,臣随手拖了下刀子他就死了。”

    赵允让愕然看着他,那几个御史也有些惊讶。

    这可是苏轼最为得意的经历啊!往日在御史台说到此事时,他总是眉飞色舞的说着自己当时的悍勇,是怎么斩杀了那个西夏人。

    竟然是无意的?

    赵允让仔细看着苏轼,觉得这厮有些大嘴巴的意思,但还不能确定,不过既然此人是孙儿赵顼的好朋友,他就帮衬一把吧。

    “人说你谦逊老夫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然,是个不错的小子。”

    苏轼哪怕是成亲生子了,可和赵允让的年龄差距很大,所以这声小子倒是没有问题。

    而苏轼此刻已经是满背的毛毛汗,后怕不已。

    某怎么就把实情说出来了呢?

    所以赵允让一圆场,他赶紧干笑道:“臣……实在是难为情。”

    “谦逊了。”赵允让摇摇头。

    “难为情。”苏轼松了一口气,觉得总算是保住了自己英勇杀敌的名声。

    一个御史抬头,指着二楼说道:“还有好几个在上面。”

    就在二楼,几个权贵站在那里,看着下面的追打场面都慌了。

    “那可是官家的生父,打不得骂不得,怎么办?”

    “下去吧。”

    “哪里能下去,下去会被堵住。”

    “那怎么办?”

    几个权贵慌得一批,可就在酒楼的侧面阴暗处,两个男子正在低声说话。

    “还有几人?”

    “五人。”

    “酒楼的伙计呢?”

    “都出来看热闹了,元泽你想弄什么?”

    “某?”王雱在阴暗中笑了笑,“这些人无法无天,弄的大王和安北兄狼狈不堪,某今日便送他们个教训。”

    折克行看了前面一眼,说道:“你把某叫出来,是想怎么做?”

    王雱笑了笑,“你的身手好,稍后人少些了,看到那里没有?一个木桶。”

    前方酒楼的边上有一只大木桶。

    “看到了。”

    折克行可是神箭手,神箭手首先就得眼力好。

    他不知道王雱想做什么,不过此刻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他愿意听从王雱的安排。

    “那木桶里是一桶油,先前某让人趁着冷清的时候弄了来,稍后围观的人散去……你记住了,点完火马上就跑……遵道……”

    王雱侧身看着折克行,认真的道:“这酒楼就是权贵的,而且那人罪大恶极……极为霸道,你看看酒楼的左右都没有邻居,这是为何?就是为了清静。两边空了,也就方便了咱们放火,所以你不必内疚。”

    “说完了吗?”

    折克行声音很平静,“某本想直接弄死几个权贵,可你却要弄什么纵火,麻烦。不过罢了,稍后你先离去。”

    王雱狠辣,折克行无法无天。王雱聪慧的吓人,折克行武力值高的吓人……这二人的组合堪称是天衣无缝。

    前方依旧在暴打,王雱二人就在这里站着。

    “走了。”赵允让的声音依旧豪迈,而且肆无忌惮,“若是不服尽管去上告,老夫就在郡王府里等着,哈哈哈哈!”

    谁敢上告?

    这是官家的生父,天底下的帝王除非是开国皇帝,否则登基后生父还在的,大抵就是这么一例了。

    没人知道该怎么去对付赵允让,何况老赵极为聪明,整日蹲在家里喝酒骂人,好不快活,偶尔出来就吓得这些人尿了,不亦快哉。

    赵允让和苏轼等人走了,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去。

    “动手!”

    王雱开始往后退,这不是他不讲义气,而是他没有折克行的身手,若是稍后被人发现了跑不掉。

    折克行弄出火折子,快步走到木桶边上,左手掀开盖子,用盖子挡住了右手。然后右手弄燃了火折子丢进去。

    轰!

    火焰骤然而起,折克行一脚蹬翻了木桶,油料伴随着火焰马上就流淌出去。

    “起火啦!”

    折克行在众人刚发现时就已经退到了后面,然后从侧后方绕到了右边,和王雱会和。

    火焰顺着流淌,迅速升腾上去。

    “救命!”

    二楼的五个权贵都在狂呼救命,可大门已经被火焰封死了。

    “救救某……”

    沈安和杨继年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杨继年下意识的道:“你赶紧回去,否则会被栽赃。”

    沈安不禁暗自赞叹老丈人的反应,然后悄然往边上去了。

    “跳下来!”

    外面先前在看热闹,不敢出头制止的军巡铺的人来了,不过救火的玩意儿还需要等一会儿。

    “跳下来,否则大火上去全烧死了!”

    救火的来了,可面对这等大火只能是从两侧保护,不让大火蔓延。

    可那些权贵却不敢。

    这时前面的火被扑灭了一些,众人不禁欢呼了一声。

    “再来!”

    “灭掉了火,某重重有赏!”

    “百贯,不,千贯,千贯重赏!”

    “回头让你全家富贵。”

    这边在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刚到边上的沈安遇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他眨巴着眼睛……

    “元泽?还有……遵道?”

    两个低着头的家伙没想到会遇到沈安,抬头后,王雱神色平静,折克行木然,一点都看不出心虚的模样来。

    沈安看看他们的位置,再看看酒楼最初起火的方向,不禁悲从心中起。

    “你们……”

    额滴神啊!

    这两个家伙竟然来纵火,看样子会烧死几个权贵。

    “某刚才还在幸灾乐祸,想着这几人的运气太差了些,竟然要被烧死了,可竟然是你们……”

    “元泽的主意,遵道你动的手,可对?”

    沈安压根就不用判断,脑子里自然就有了答案。

    这等狠辣的主意只能是王雱出的,若是折克行的话,大抵会直接来一场刺杀,用他的身手解决对手。

    两个浑球啊!

    沈安走过去,用力拥抱了他们。

    “好兄弟!”

    没啥说的,就算是要背锅沈安也不怕。

    “幸好要灭了,否则你们可知道烧死五个权贵会引发多少猜测吗?”

    沈安觉得他们考虑的还是太简单了些。

    “安北兄。”王雱很是平静的道:“这里面有个叫做王强的权贵,他近日得罪了另一个权贵,那人放话说是要放火烧死他……某只是为那人做事而已。”

    噗!

    沈安差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你……”他指着王雱,心想怪不得老王显老,摊上这等儿子没被气死就算是他命大啊!

    好了,这货连背锅的人都想到了,让沈安不禁为那位王强默哀了一瞬,然后说道:“到前面去看,正大光明的去看。”

    折克行皱眉道:“有风险。被人看到了会被怀疑。”

    王雱却问道:“你从家里出来这一路被人看到了吧?现在你回去却是欲盖弥彰,不如正大光明的来看着。”

    沈安每每被这货的智商碾压的没脾气,这次也不例外。

    “走了走了,看热闹去。”

    三人从边上挤了过去,刚到前面时,就看到二楼的几个权贵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段爬到了屋顶。

    火焰在往上窜,再不下来,这几人就得变为烤羊。

    “跳下来啊!”

    几个军士在下面铺了些不知道哪弄来的干草,然后退开。

    “好烫啊!”

    有人忍不住就跳了下来,落在草堆上后就滚在了一边,惨叫声让人头痛。

    几个军士冲过去把他架了过来,喊道:“只是断了腿,快跳下来。”

    断腿和被烧死选哪个?

    这时有人喊道:“沈安来了,不下来也会被打断腿,赶紧跳吧。”

    沈安一脸黑线,心想哥从来都是以德服人,什么打断腿,那和某有啥关系?

    就在这喊声中,上面的几人纷纷跳了下来,叫声格外惨烈。

    有人看着沈安说道:“这沈县公最爱断人都腿,怕是有神灵护佑呢!”

    “这是为何?”

    “你看他来了,不用出手,这几人就摔断了腿,可见他便是有神灵在护佑着。”

    扯尼玛淡!

    沈安冲着那几个惨叫的权贵悲天悯人的道:“这是何苦来哉。”

    回过头,王雱说道:“某稍后会让人去放话,就说那人纵火想烧死王强,可王强死里逃生,稍后会弄死他,官家也会弄死他。”

    折克行补充道:“汴梁城中纵火可是犯忌讳的,若是火势滔天怎么办?”

    话都被你们说了,哥还能说些什么?

    沈安无语。

    ……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