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沈安北抬腿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61章 沈安北抬腿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打架要有借口,要有理由。正如同沈安打断那些人的腿一样,他必须要找个理解和借口,否则什么抵消功劳都是枉然。

    而权贵的特性就是要装比,简单的说就是不肯丢面子。

    所以沈安就问了那个问题。

    见一次打一次,这个很牛笔啊!

    可林家管事说的是周二。

    当然了,林瑜不在乎这个,他觉得打嘴仗自己也不会输给沈安。

    于是他冷冷的道:“是又怎地?”

    他甚至不屑于分辨两家车夫打架之事。

    来吧。

    他觉得沈安会口出威胁,或是破口大骂。

    沈安走过来了。

    林瑜站直了身体,嘴角带着些不屑的讥笑。

    你想怎地?

    呯!

    沈安突然一拳就撂倒了林瑜,就在林瑜懵逼的时候,他抬起腿……

    边上有人惊呼道:“要断腿了,要断腿了……”

    沈安在汴梁打断了不少人的腿,其中数次是因为抵消功劳,堪称是声名赫赫。

    现在看到沈安抬起了腿,周围的人不禁都兴奋了。

    要断腿了啊!

    林瑜刚好抬头,看到这一幕不禁尖叫道:“你敢……”

    咔嚓!

    林瑜看着变形的小腿,然后抬头看着沈安。

    你真的敢啊!

    “啊……”

    林瑜的惨叫声还在耳畔,他的家仆们就怒了。

    “弄死他!”

    什么叫做豪奴?

    鲜衣怒马,狐假虎威,拿人命不当回事的才叫做豪奴。

    “他们人多啊!”

    外面的围观者们看到林家的豪奴多,而沈安带的人只有他们的一半不到,不禁就担心了起来。

    若论民间风评,沈家的风评比林家好无数倍,所以大家自然是支持沈安的。

    林家是权贵,靠的是田地,而他家的田地哪来的?除去少部分之外,大多都是兼并而来。

    而说到兼并,最厉害的手段就是高利贷。

    大宋的赋税高,农户一年忙到头也只能得个果腹。至于积蓄就别指望了,那两个钱还不够生一场病的。

    这样的小农扛不住天灾**的打压,一旦遭遇困难,顷刻间就是破产的结局。

    而在此时,借贷就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借贷这事儿吧,官方想过阻拦,可你不给别人放高利贷,那些农户遇到灾荒了怎么活?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家子饿死?

    所以最后高利贷竟然就成了合法的事儿,也算是奇葩一朵。

    于是全民放贷的时代就来了。

    有几个小钱的,你可以把闲钱交给钱头,让他们去放贷。而权贵自然不同,他们有许多人手,官面也熟,于是就亲自下场,利益最大化。

    你活不下去了?来,兄弟,我这里有钱,借你点渡过难关。

    但是利滚利啊!

    等你发现自己还不起借贷时,权贵的脸嘴就出来了。

    还钱!

    不还?不还豪奴们就上了。

    豪奴在此刻就是打手,他们会用鲜血来提醒欠债人,你该滚蛋了。

    现在他们面对着只有自己一半人数的乡兵,信心满满的冲杀出来。

    没有棍棒,没有刀枪,就算是邙山军咱也不怕啊!

    瞬间双方就撞到了一起,拳脚相加。

    可甫一交手,豪奴们就觉得自己撞到了铁板。

    这些乡兵不只是刀枪了得,拳脚更是厉害。

    大街上的围观者们看到乡兵们以少打多,反而打的那些豪奴纷纷后退,不禁都笑了起来。

    “这是邙山军呢,那些豪奴只敢和百姓耍横,碰到了邙山军,这是自己找死!”

    “哎哟!这一拳,牙齿都打掉了。”

    “啧啧!这一脚下去,家伙事都断了吧?你看他憋的脸都青了也没叫唤,肯定是疼狠了。”

    “那里挨打叫不出来的。”

    “是吗?”

    “当然,当年某被家里的娘子踢了一脚,还没怎么用力,疼的某哦……跪在那里许久才缓过气来,声音都出不来。”

    “窝囊废!”

    “啥?你说啥?”

    “被自家娘子打,你不是窝囊废是什么?”

    “卧槽尼玛……”

    边上两个大汉打了起来,等他们结束后,胜利者得意洋洋的回身,发现周围的人表情呆滞的看着前方,就缓缓转身。

    此刻林家的门口躺满了一地人,全是豪奴,他们或是头破血流,或是手脚的角度有些诡异……

    惨叫声让这里恍如地狱。

    “那么快?”

    胜利者觉得自己只是一瞬就干掉了对手,可邙山军面对的是一群豪奴啊!

    就这么几下全被收拾了?

    “某眼花了吗?”

    “为何?”林瑜忍着剧痛问道。

    沈安拍拍手,仿佛上面沾染了林瑜的皮屑很恶心,然后笑道:“汴梁权贵被某打的多了去,你不会是最后一个,至于原因,某就是看你不顺眼啊!”

    卧槽!

    这个也算是理由?

    这位沈县公难道是权贵的死对头?

    “军巡铺的人来了。”

    十余名军士急匆匆的来了,一进来看到躺了一地的豪奴,不禁就傻眼了。等看到沈安带着乡兵们准备开溜,有人就喊道:“沈县公,这是为何?”

    你是大佬我们不敢动手,但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沈安不肯为难底层人,他指指林瑜,用那种很不屑的语气说道:“说是见到我家的人就打,某听到这等话,不动手还怎地?”

    只是为了一句话?

    军士们一脸懵逼,头领堆笑道:“如此……小人就报上去?”

    “报吧报吧。”

    沈安真心无所谓。

    “郎君,大王身边的那个内侍来了。”

    沈安看到了王崇年,他吩咐道:“打晕他带走。”

    “是。”

    于是无辜的王崇年就被乡兵从身后一拳打晕,然后被背着送回宫中。

    消息飞速而去,城中的权贵都知道了。

    “国舅……”

    曹佾刚吃完晚饭,正在散步消食,就见一个男子飞奔而来,却是自己最近认识的朋友王冀。

    “遇到事了?莫慌莫慌。”曹佾见他一脸愤怒,就带他去喝茶。

    “不喝了不喝了。”王冀捋捋长须,怒道:“国舅你可知道先前沈安说了什么?”

    “什么?”曹佾想起了沈家的辣酱,回头该去要些才好!只是沈安那厮总是让某写诗词,说是给芋头长大了当字帖。可某的字不怎么好啊!他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是了,他定然是想借此督促某练字。

    果然是好兄弟啊!

    “那沈安说看林瑜不顺眼,竟然上门打断了他的腿……一家仆役都倒在家门口,奇耻大辱,国舅,奇耻大辱啊!”

    作为权贵中的一员,王冀很有集体荣誉感,所以听闻此事后就坐不住了,这不就来寻曹佾给主意。

    “国舅,你说说此事怎么办?咱们权贵不能坐视吧?啊!”

    王冀看着曹佾,期待他弄个好点子,比如说进宫去求见自家大姐,请她为权贵们做主。

    “这个啊!”

    曹佾看着夜空,叹道:“可某和安北交好,奈何。”

    “可咱们都是权贵啊!”

    在王冀看来,作为权贵中的一员,你老曹就该和大家肩并肩,否则权贵们怎么能影响朝政?

    不管是什么时代,抱团取暖都是人的本能。

    大家伙抱成一团,官家也得忌惮三分呐,然后咱们的利益才保得住。

    曹家现在重新在权贵圈里冒泡了,所以在王冀看来,曹佾就该站在权贵们的一边。

    “哎!”

    曹佾负手而立,神色寂寥,“安北说利益,说世间所有的事都和利益有关系,利益不同就是对手。某和权贵们是利益使然,可安北……他却是某的兄弟啊!”

    他缓缓侧身看着王冀,“你让某对付自己的兄弟?”

    “兄弟?”

    王冀觉得很好笑,在他看来,在权贵们看来,所谓的兄弟就是个忽悠人的词,谁信谁撒比。

    大家当面是兄弟,但并不妨碍背后互相捅刀子。

    “国舅,您这个……”王冀觉得曹佾怕是在矜持着,“要不您给句话?回头某去寻了他们。”

    你曹佾得站队啊!你站队了咱们声势才大。

    赵曙颇为尊敬曹太后,为此连曹家都跟着沾光,大伙儿就是看重这个,这才多给曹佾几分面子。

    曹佾看着他,认真的道:“再说一次,安北是某的兄弟,某愿意为他两肋插刀……而他的对头,那便是某的对头,懂了吗?”

    “你疯了!”

    王冀看到他是认真的,就傻眼了,“兄弟?国舅……沈安打断了林瑜的腿,那些人都怒了,怒不可遏啊!甚至有人说要花钱弄死沈安。”

    这基本是怒火冲天了,但根本原因却是兔死狐悲。

    沈安太过肆无忌惮了,而且看看他用什么名头踩断了林瑜的腿……

    两个家仆打架产生的口角,这个能是理由?

    若是这能成为理由,以后沈家的家奴谁敢惹?

    这一刻,周二在沈家哭的酣畅淋漓,仰天喊道:“小人要为郎君效死!”

    从未有家主为仆役这么干过,周二感动到了极点,恨不能马上为沈安去死。

    而曹佾却很固执的道:“他打断了林瑜的腿,那定然是有缘故的,某……信他!”

    这是无条件的挺沈安。

    王冀失望的道:“你若是这样,以后大家都会视你为另类,你可想好了?”

    曹佾背身过去,“就这样吧。”

    他摆摆手,示意王冀离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

    等了一会儿他回身一看,王冀竟然还在,一脸纠结。

    “你……”

    王冀叹息道:“某也想和你割席断交,可上次你为了某喝酒都喝吐了,堂堂国舅这般为某……某没法和你翻脸啊!”

    这也是个异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