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朕错了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55章 朕错了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逆流伐清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传言终于引发了一场讨论,许多人都在辩论着人有钱了是否会造反,连政事堂里也不能幸免,闹得韩琦这几日心情大坏。

    “沈安造反?”

    韩琦怒极而笑,“他是有钱,可就凭着这个说他会造反,纯属吃饱撑的。”

    曾公亮见包拯不动声色,就说道:“此事怕是有些来头,不过……钱多了,真不是好事。”

    包拯看了他一眼,说道:“他若是造反,就家里那些人?”

    沈家就那点人,别说是造反,就算是打架斗殴都差点意思。

    这个道理人人都知道,可沈安太有钱了啊!

    “太有钱就是罪过。”

    韩琦很是无奈,随后宫中来人,官家召见。

    此次临时朝会召见了不少人,气氛显得有些轻松。

    “那家伙要倒霉了?”

    “多半是。”

    “他得意了数年,风头太盛,也该蛰伏了。”

    “……”

    稍后赵曙来了,群臣行礼。

    赵曙看着这些臣子,想起外面的传言,不禁觉得有些悲哀。

    “朕听闻人太有钱就会造反,诸卿说说,这等话可有道理。”

    赵曙身体后倾,这是个信号:朕很不耐烦。

    “臣以为此乃无稽之谈。”

    韩琦出来,宽厚的身板看着颇有威慑力,他看看左右的臣子,冷笑道:“大宋有钱的人多了去,那些权贵本身也不差钱,难道他们都会造反?”

    大宋的有钱人多不胜数,只是比不过现在的沈安罢了。

    刘展笑了笑,伸手拂拂并无半点灰尘的衣裳,然后走出来说道:“陛下,臣以前刚入仕途,第一个月拿了俸禄,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了羊肉……”

    羊肉大抵就是大宋第一食材,有钱人家每日都缺不得,没钱的人家想办法也会去打个牙祭。

    刘展微笑着,他瞄了沈安一眼,想起了昨日妻子从曹国舅家归来后的愤怒。

    前几日妻子在宫中和沈安的妹妹沈果果相遇,说了对方是县君,自家是郡君,很是出了一口恶气。

    可这才过了几日?那沈果果竟然摇身一变变成了宣城郡君,在安排座位时,竟然和妻子平起平坐。

    妻子自然是忍不得的,就开口讥讽,可曹家人出来……那曹佾竟然亲自来了,维护沈果果之意昭然若揭。他亲口说沈果果乃是宣城郡君,妻子当场就下不来台,如坐针毡。

    丢人啊!

    一家子都为此憋屈,心情压抑的想爆炸。

    但现在到了出气的时候了。

    刘展看着韩琦,朗声道:“后来臣的官职越来越高,俸禄也越来越高……臣渐渐不满足于吃羊肉,臣会去寻找比羊肉更美味的食物。陛下厚恩,臣每月的俸禄丰厚,那时俸禄对臣而言再无意义,臣只关注比羊肉更美味的食物如何能获取……陛下,人心……无止境!”

    太有钱就是原罪!

    他躬身后退。

    一殿寂然。

    这便是从人性上来推导。

    当一个人有钱到了一个地步之后,金钱对于他而言就是去了意义,转而寻找能给自己带来成就感的事物。

    比如说从政。

    但沈安已经是少年臣子了。

    那么还有什么能吸引他的目光?

    此刻外面有人,却不进来。

    这是有不方便透露的消息,陈忠珩过去,再回来时就走到御前,低声道:“陛下,说是……有人说您许诺沈安十年后会成为宰辅……于是那些人就有些急了,想拉他一把。”

    赵曙瞬间怒火就冲了上来。

    是谁在泄密?他看看左右的内侍,心中动了杀机。

    十年后沈安可为计相,这话他好像说过两次。

    他是想到了就说,却忘记了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

    看来哪怕是皇宫之中,朕依旧是个孤家寡人呐。

    赵曙的眼神冷冰冰的,这时外面来了个内侍,却是任守忠。

    “让他来。”

    赵曙不能开口导向,他一旦开口,就会引发一场大辩论,而辩论的结果对于沈安来说绝对是灾难性的。

    你有钱,这便是造反的基础。

    后来的沈万三就是例子。据闻修南京城时他就出了不少钱,堪称是富可敌国。

    这么一位富可敌国的商人,注意,他还不是官员,就引发了某些忌惮,最后被流放西南。

    这个事儿不论真假,就凭着能流传多年,就说明有这个舆论基础。

    ——太有钱就是罪!

    任守忠进来行礼,然后说道:“陛下,娘娘和圣人听闻有人在说沈安想造反……”

    他看了一眼右边的韩琦,说道:“娘娘和圣人说了,此事定然是污蔑,有人想离间君臣……”

    刘展愕然,然后低下头。

    操蛋啊!这下被太后和皇后给惦记上了。

    但此事却不是两个女人能决断的。

    只要沈安继续那么有钱下去,以后这种猜忌就会无边无沿,让他痛苦不堪。而赵曙刚开始可能会持续支持他,但三五年后呢?等沈安被弹劾多次之后呢?

    重复一万遍,谎言就会变成真理。

    刘展嘴角微微翘起,心想你沈安竟然也有今日吗?

    沈安一直没说话,包拯也没说话。

    这种时候说话没半点用处,只会吸引火力。

    但刘展却不肯放过他,“陛下,此事却不知沈安有何可说的,好歹也许让他自辩才是。”

    这是痛打落水狗的意思。

    沈安看着他,冲着赵顼拱手,“臣无话可说。”

    这是认输了。

    赵曙觉得后脑勺在发烫,知道要发病了,就摆手道:“都散了吧,速去!”

    陈忠珩知道情况不妙,就不顾规矩先出去,吩咐人去弄了唢呐来。

    群臣缓缓出去,赵曙看了只觉得心口沉甸甸的。

    他冷笑道:“此事便是屎盆子,扣在沈安的头上,他就算是清白的也无济于事,可见这些人正事不做,专门搞歪门邪道。”

    他在琢磨着,想着带头的那几个权贵是不是寻机弄一下。

    “陛下,张八年求见。”

    “朕正要问着他。”

    赵曙面色不善,等张八年进来后就喝问道:“沈安究竟有多少钱?”

    “很多。”张八年冷静的道:“多不胜数。”

    “你倒是乖觉。”赵曙冷冷的道:“这几日外间关于沈安的传言满天飞,你做了什么?”

    皇城司要为官家分忧解难,否则要你何用?

    赵曙盯着张八年,有些焦躁不安,想找个事爆发一下情绪。

    张八年低头,“陛下,臣这几日遣人去查了沈家的钱粮进出,发现了个问题……”

    嗯?

    赵曙心中一惊,问道:“什么问题?”

    难道真是有异心吗?

    帝王都是善于猜忌的生物,赵曙现在不猜忌,那是因为积累的还不够,等那些人反复告诉他:沈安太有钱了,有钱的令人发指。您还说十年后让他出任宰辅,这很危险啊!

    到了那时,他绝对会生出猜忌之心来。

    张八年抬头,说道:“陛下,您可知道最近几年汴梁及周边多了许多学堂?”

    “嗯?”赵曙一怔,“那些学堂不是无名氏捐建的吗?难道……”

    张八年点头,“是沈安捐的……他持续捐建了数年,从未间断。而且无人知晓。”

    瞬间赵曙就想捂脸。

    “朕方才竟然生出了些猜忌之心,惭愧之极,惭愧之极啊!”

    “叫他们回来,速去!”

    这是啥意思?

    陈忠珩瞬间就明白了,喜滋滋的道:“臣这便去。”

    官家先前憋屈,现在得了证据,不趁机出气还等什么?

    陈忠珩马上飞奔而去,宫中的人再次看到了‘陈忠珩速度’。

    嗖的一下,人就没影了。

    不错!

    赵曙点点头,觉得有这么一个懂自己心意的内侍在身边也不差。

    当初他留下陈忠珩,是想用熟人稳住局势,安抚人心,缓和后再把陈忠珩换掉。

    可陈忠珩却用无懈可击的表现让他无话可说。

    那些臣子会诧异吧?

    赵曙摸摸后脑勺,觉得那一块已经完全麻木了。

    这个病发作的时候很难受,会导致情绪失控。

    他在极力忍耐着,每当发病后就选择一人独处,自己把那股子难受的劲头熬过去。

    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半天,可能需要几天,需要时他会强压着去处理政事。

    这便是帝王!

    赵曙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宫殿,不禁想起了先帝。

    他仁慈,但此刻想来,他在宫中一定会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吧?

    而且还无人可信。

    这样的孤家寡人很是可怜,至少朕还有相信的人。

    想到这个,赵曙的心情就好了些。

    “见过陛下。”

    群臣被追了回来,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等看到赵曙神色从容,嘴角带着笑意时,韩琦就问道:“陛下,可是有喜事吗?”

    赵曙没回答,说道:“朕听闻一句话,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外表道貌岸然,但暗中行事不堪入目者不少。这等人朕深厌之。”

    伪君子嘛,大伙儿面对他们时都担心会被捅刀子,自然不喜欢。

    真小人大家明刀明枪的开怼,倒也爽快。

    “识人,用人,最终合起来就是知人善用,这是帝王的责任,也是帝王的必修功课。朕一直以为自己识人之能无人可及。”

    这是啥意思?

    韩琦赶紧劝道:“陛下您御极以来,提拔了许多人,这些人至今都是兢兢业业的,未曾见谁尸位素餐,这便是知人善用了。”

    赵曙摇头,看着沈安,说道:“朕错了。”

    偷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