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杀人不眨眼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35章 杀人不眨眼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孺子帝     交趾人有三千余,不管如何,秦臻认为至少需要一刻钟以上的时间才能击溃他们。

    常建仁的任务是引开敌军,然后击溃他们。

    而秦臻的任务就是拦截。

    他率军刀斧手们缓缓上岸,按照他对时间的推算,时间绰绰有余。

    “军主……”

    刀斧手们身披重甲,移动缓慢,而且需要将养体力,所以能有多慢就多慢。

    一声尖叫惊破了秦臻的打算,他骂道:“叫魂呢!”

    在观察前方战局的军士放下望远镜,呆滞的道:“军主,敌军崩溃了。”

    卧槽!

    这尼玛才过了多久?

    不相信的秦臻举起望远镜,然后下巴都差点掉了。

    三千余交趾人正在疯狂冲着这边逃窜。

    “怎么那么快?”

    秦臻不解,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刀斧手们还在缓慢移动着,阵型还没好。

    要晚了啊!

    秦臻眨着眼睛,突然喊道:“列阵!列阵!”

    啥意思?

    刀斧手们不解,但习惯性的原地列阵,接着就看到秦臻带着人逃了回来。

    他们不过一百余人,而身后是三千余人的交趾人在追赶。

    是的,刀斧手们以为交趾人是在追杀。

    于是王贲喊道:“刀斧手……”

    刀斧林立。

    王贲深信接下来的将会是一场激烈而短促的战斗,而胜利者依旧是刀斧手。

    就在他踌躇满志时,侧面突然冲杀出来一队大宋将士。

    这些将士都赤果着上半身,当前的那个男子更是廋的可以和张八年媲美了。

    “小心!”

    王贲担心常建仁被冲垮,可交趾人见到他之后,竟然减速了。

    “让某去死吧!”

    常建仁冲进了敌军中间,长刀挥舞,无人能敌。

    “……”

    交趾人竟然开始了奔逃。

    “这个……”

    跑到半路的秦臻回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一人……他一人竟然驱赶着那么多……”

    三千余交趾人被常建仁一人在追砍着,无人敢回头。

    秦臻只觉得一股子热血在奔涌,不禁拔出长刀喊道:“出击,全军出击!”

    他带人堵在这边就是想抓俘虏的,可现在交趾人被常建仁给驱散了,抓个屁啊!

    冲啊!

    刀斧手们也傻眼了。

    “卸甲卸甲!”

    刀斧手卸甲,然后拖着刀斧追杀上去。

    “让某去死吧!”

    战场上出现了一个奇观:宋军都是三五成群的在追杀,只有常建仁在落单。

    可落单的常建仁却一个人在追杀着数千敌人。

    这不科學啊!

    沈安若是在的话,定然会说不科學。

    “万胜!万胜!万胜!”

    欢呼声骤然而起,代表着前方有人斩将夺旗了。

    常建仁拎着一个将领的人头在呼喊,秦臻才猛地想起自己的任务,就喊道:“招降招降!”

    玛德!咱们是来劫掠苦力的啊!多杀一个就少一个修路的苦力,回头沈县公怕是会跳脚。

    每一个人口都是钱财啊!

    于是大宋将士都用蹩脚的交趾话在招降。

    “祈祷跪地不杀!”

    “每日有酒肉吃,有女人玩!”

    “……”

    那么好?

    从未见过这等待遇的交趾人心动了,于是战场上跪下了一大片。

    “建仁!建仁!”

    秦臻大笑着找到了常建仁,看到他眼中的血红时,不禁一怔。

    好个凶悍的家伙啊!怪不对那些交趾人都怕他。

    秦臻从未见过这等不要命的家伙,他知道常建仁此刻处在嗜血状态,就抱住了他,低声道:“大胜了,建仁,咱们大胜了,抓了有差不多三千俘虏,立功了。”

    “立功了?”

    常建仁摇摇头,让疯狂的大脑冷静下来。

    “是啊!立功了。”

    秦臻听到他的声音平静了些,就松开,上下打量着他,当见到他腰间那依旧在流血的伤口时,就喊道:“来人!”

    军中的郎中飞快跑来,见到那个伤口,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军侯差点送命啊!”

    作为军中的郎中,对这种伤口他并不陌生。

    这便是在刀锋游走的勇士!

    “军侯,坐下吧。”

    坐下好休息,却会给他处理伤口带来麻烦。

    “不必了,就这么着。”

    常建仁看着那些俘虏,欢喜的道:“军主,某何时能做到枢密副使?”

    呃!

    这货竟然想这个?

    秦臻笑道:“快了。”

    慢慢积累功劳,不断上虚衔,最后功高不赏,你就是枢密副使了。

    “你还想着那些事?”

    常建仁点头,“某要做枢密副使,要么就战死。”

    秦臻倒吸一口凉气,任守忠若是得知了常建仁的心态,怕是会吓尿吧。

    枢密副使就能上朝,就能和官家见面。

    “军侯!别动。”

    常建仁的腰间开了个口子,皮肉往两边翻。

    郎中是受过培训的,可包扎却对这种伤口无用。

    “军侯……”

    常建仁低头,看到了那个张开的口子,就淡淡的道:“沈县公上次说过,若是伤口太大不好封口,就用针线杀毒了来缝。”

    “缝?”

    郎中想了想,摇头道:“怕是不行吧?”

    “你当然不行。”

    常建仁冷静的道:“找个针线好的兄弟来。”

    稍后一个说话有些娘气的船工被带了过来。

    “小人苏拉米,见过军侯。”

    苏拉米是个举止温柔的男人,说话更是温柔。

    常建仁问道:“针线如何?”

    苏拉米羞涩的道;“船上的兄弟衣裳破了,都是小人在缝补,没人说不好。”

    常建仁说道:“弄了针线来,酒精也弄些来。”

    针线在酒精里消毒,苏拉米不知道要让自己干啥,就看向了边上的郎中。

    可郎中也很不解。

    用针线来缝伤口,这个军侯怕是杀人杀疯了。

    苏拉米抬头看着常建仁,见他点头,就翘起兰花指开始穿针引线。

    他的手很灵巧,看着行云流水般的。

    常建仁说道:“开始吧。”

    苏拉米下针,细针扎进**里的感觉让他颤抖了一下,“军侯……”

    很痛吧!

    你能熬得住吗?

    常建仁皱眉道:“动手!”

    苏拉米低头开始缝制。

    扎进去,转个弯,穿出来,然后再度扎进去……

    那些将士路过看到这个场景,不禁都用钦佩的目光在看着常建仁。

    “军侯浑身都是胆啊!”

    “水军第一好汉,名副其实,谁敢争就弄死他。”

    “拿酒来!”

    常建仁突然要酒,众人不禁心中一松。

    “原来军侯也怕疼啊!”

    怕疼的常建仁就是个正常人,大伙儿总算是找到了平衡点。

    常建仁接过酒精,缓缓倾倒在伤口上。

    “军侯,痛!”

    郎中知道酒精对伤口的刺激,但凡受过伤的都知道,所以见他倾倒酒精在伤口上时,才知道他不是想喝酒麻醉自己,而是消毒。

    郎中羞愧的道:“小人忘记了。”

    他是被常建仁吓住了,连消毒的手续都没做。

    “不关你事。”

    常建仁看着那些交趾人被绳子绑成一串串的,然后被驱赶着去岸边装船,不禁就笑了。

    这都是功劳啊!

    广南西路的官员们对俘虏最为渴望,甚至说谁能弄到交趾俘虏,那就是广南西路的恩人。

    一个交趾俘虏觉得不大对劲,突然喊道:“这是要送咱们去哪?”

    那些大船都是空的,可见宋人是有备而来,这是要把咱们送去哪里?

    他听闻上次的俘虏被宋人弄去修路,日子过的很是艰苦。

    “他们要把咱们弄去修路!”

    卧槽!

    这些俘虏一听就乱了。

    那样的日子生不如死啊!

    俘虏们开始了躁动,秦臻拔刀怒吼道:“住口!”

    可喧嚣依旧,俘虏们开始了躁动,再进一步就是要反抗。

    秦臻有些麻爪了。

    若是下手镇压,那肯定没问题,可那要杀人啊!

    出发前沈安就说过,此行主要是抓人。

    人都弄死了抓什么?

    他进退两难。

    “军侯!还没缝完呢!”

    秦臻回头,就见常建仁拎着长刀走了过来,腰间还挂着针线。

    “建仁,你且去歇息。”

    秦臻咬牙,准备镇压。

    常建仁摇头,径直走了过去。

    那些刀斧手们开始列阵了,弩手在上弦,其他的将士手持刀枪在逼近。

    就在此时,常建仁走了出来。

    他拎着长刀,看着眼前的骚乱,问道:“谁开的头?”

    有人摇头道:“不知道,混乱了。”

    “不怕。”

    常建仁走了过去。

    “军侯,小心!”

    常建仁竟然走向了骚乱的俘虏,将士们大惊失色,有人就喊道:“准备放箭。”

    “弩箭……”

    弩手们举起弩弓。

    “等等!”

    秦臻止住了攻击,看着渐渐平息下来的俘虏,喃喃的道:“难道交趾人那么怕他?”

    常建仁就这么一人一刀走到了俘虏的前方,问道:“谁开的头?”

    俘虏们噤若寒蝉。

    一人站在前方,刚才骚乱的俘虏就和绵羊般的温顺。

    “军侯……威武啊!”

    “可怕,这是杀出来的威风。”

    无人回答,常建仁蓦地挥刀,身前一个交趾人头颅飞起。

    无人敢反抗。

    通译连滚带爬的冲过来,“军侯,他们听不懂。”

    “哦。那你说说。”

    常建仁目光淡然,通译却打个寒颤,把他的话翻译了过去。

    俘虏们在嘀咕,稍后齐齐看向中间的一个高大男子。

    “是他!”

    通译肯定的点头。

    “让开!”

    俘虏们闪开了一条道,常建仁就这么走了进去。

    他径直走到了那个高大俘虏的身前。

    俘虏愤怒的道:“我不去修路……”

    通译擦着冷汗在翻译着,觉得这人定然要被毒打。

    “好!”

    常建仁挥刀,然后转身出来,身后人头飞起,鲜血喷溅。

    死一般的寂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