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官场从不是独行路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31章 官场从不是独行路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逆流伐清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修起居注听着不起眼,可这个却是近臣,职责就是记录帝王言行,非是帝王看好的人不能做。

    所以唐仁一下就激动了。

    “臣愿为陛下效死!”

    韩琦的嘴角抽搐,和几位宰辅相对一视,都觉得这个修起居注怕是所托非人。

    修起居注,必定要如实记录帝王言行,若是只写好的,那就是渎职。

    春秋战国时,齐庄公喜欢勾引别人的媳妇,而且很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某天就勾引到了手下的一位重臣崔杼的头上,绿帽子的典故就是来自于此。

    崔杼发现自己的绿帽子被齐庄公赏赐给了别人,顿时心生疑窦,回家就收拾了那个不要脸的媳妇一顿,得了自己被绿的消息,顿时大怒,于是假装出门,让妻子继续勾搭齐庄公。

    齐庄公自然就来了,还和崔杼的媳妇高歌一曲,结果被崔杼伏击,当场砍死。

    这事儿到此的话,可以称为男儿冲冠一怒为红颜,崔杼算是条好汉子。

    可史官却给这事儿定性为弑君……

    崔杼弑其君!

    我擦!

    这不妥吧?

    手握重权的崔杼大怒,杀了一个史官,史官的弟弟接任,面对崔杼的杀机,他毫不犹豫的写下了五个字:崔杼弑其君!

    杀!

    老二于是被杀了。

    老三接着来,面对屠刀,他眉头都不皱一下,提笔写下五个字。

    崔杼弑其君!

    卧槽!

    宰了他!

    老三慷慨就义。

    老四来了。

    你三个哥哥都被我宰了,你听话不?听话高官厚禄,不听话……板刀面吃不吃?

    老四低头,依旧是五个字。

    崔杼弑其君!

    崔杼傻眼了,手中的刀重若千斤,无法挥下。

    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而就在此时,一位史官带着竹简,从南方而来。

    ——我准备在大史家的老四被杀之后接任此职。

    为了啥?

    只是为了那五个字!

    崔杼弑其君!

    一字不可易!

    这便是史家的前赴后继!

    后人看到此处时,不禁会热血沸腾,可韩琦等人看到唐仁时,不禁脑壳痛。

    这样谄媚的人担任修起居注,历代太史公怕是会气得从棺木里爬出来,亲手掐死他。

    赵曙却觉得极好,说道:“你刚回汴梁,便好生歇息几日。”

    这是放假修整,唐仁谢恩,然后告退。

    等他出去后,韩琦说道:“广南西路这两年倒是还不错,赋税增加了不少,而且商人也愿意过去,臣过问了一下,说是那边一直在修路,道路畅通了,去的人不少。”

    赵曙点头道:“沈安说道路犹如大宋的血脉,血脉不畅,自然百病丛生,朕深以为然。”

    曾公亮觉得韩琦总是报喜不报忧,就出来说道:“陛下,广南西路那边说是交趾俘虏死伤不少,修路的人手不足。”

    嗯?

    赵曙皱眉道:“为何变少了?”

    战俘以前对大宋而言就是个稀罕物,可和交趾大战几场,俘虏了数万交趾人,这些人如今在广南西路修路,为繁荣大宋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这些战俘就是大宋的重要资产,如今你竟然告诉朕,这些资产损失严重。

    赵曙生气了。

    曾公亮说道:“广南西路那边山多水多,修路艰难,这些人大多是伤病而死。”

    赵曙面色稍霁,说道:“如此好生对待那些交趾人。”

    中原的百姓不肯去西南,若是强行征发去那边修路,估摸着走到半路就会造反。

    所以交趾俘虏好啊!

    这一刻赵曙看着西南方向有些抑郁。

    李日尊,你为何不起大军来攻打大宋呢?

    不但他是这般想的,宰辅们也是如此。

    数年前,交趾是大宋的大麻烦,提到交趾君臣都头痛。可如今却变了,交趾就像是一块肥肉,深深的吸引着大宋君臣的目光。

    韩琦遗憾的道:“若是再俘获数万交趾人就好了。”

    哎!

    韩琦还是太冲动了啊!

    这等事情可想,可暗示,却不可明说,否则大宋礼仪之邦的名头可就没了。

    赵曙皱眉道:“大宋以仁义立国,不可以此为倚仗。”

    “是啊!大宋是仁义之邦。”

    群臣都应和着,等出去后,包拯说道:“不好弄啊!”

    “是啊!”

    韩琦很是不满的道:“当初就不该和交趾停战,好歹再抓几万人再说。”

    众人都点头,一点都看不出刚才满口仁义道德的模样。

    君子进不了政事堂。

    君子担任一国之要职,那便是此国灾难的开端。

    ……

    而在宫中,心情大好的赵曙和高滔滔在喝茶。

    “那唐仁当初我看着有些谄媚,就不喜,所以他去了广南西路,我并未惋惜,只是没想到此人却是个能干的,也是个踏实的,可见许多时候不但要听其言,更要看其行,否则便冤枉了好臣子。”

    若是唐仁知道自己在赵曙这里被平反了,怕是会兴奋的跳起来。

    高滔滔好奇的道:“他做了什么让您这般夸赞?”

    “他安抚了广南西路的土人,引了他们下山种地,不再是大宋的麻烦。这个功劳可不小啊!”

    赵曙很是惬意,高滔滔笑道:“那唐仁臣妾记得是沈安的人吧?”

    “是。”赵曙赞道:“人人都结党,可沈安却就是那几个人。唐仁原先在枢密院不打眼,就是被沈安慧眼识珠,如今唐仁能独当一面,可见沈安调教人的本事不小。”

    高滔滔笑道:“您说过官场从不是独行路,谁若是独行,迟早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所以结党不奇怪。”

    “是啊!”赵曙唏嘘道:“以前总觉着臣子结党可畏,后来一想,臣子们若是不结党,他们怎么做事?人都有私心,有了私心就会去结党为自己的私心努力,若是一味要求官员品性高洁,那是缘木求鱼。”

    “那些土人如何?”在高滔滔的想象中,土人该是凶狠的,比昭君还凶狠。

    飞燕和昭君站在门外,飞燕在打盹,有些小呼噜。

    昭君脸上的横肉颤抖了一下,然后伸手在飞燕的腰间一拧。

    “哎……”

    “住口!”

    飞燕腰间剧痛,睁眼就想叫喊,却想起圣人就在官家的身边。

    “为何掐我?”

    飞燕觉得自己的腰间绝壁青肿了。

    昭君冷冷的道:“你那呼噜皇城外都能听到,想死呢!”

    飞燕不禁后怕不已,低声道:“多谢了,回头请你喝酒。”

    赵曙可不是仁慈的帝王,她们是高滔滔的身边人,所以才得了些宽容。

    看看陈忠珩吧,一脸困意,恨不能用柴火把眼皮子顶起来,就是不敢闭眼睛。

    飞燕叹息一声,低声道:“官家什么都好,就是尖刻了些。”

    尖刻的赵曙只有在妻子这里才会放松。

    高滔滔给他按摩着头部,说着几个女儿的情况。

    “还早。”

    赵曙闭着眼睛,觉得浑身放松,很是享受的道:“咱们家不要早嫁,多看看,二十岁以后再定下来。”

    高滔滔本就不愿意女儿们早嫁,闻言笑道:“官家英明。”

    “英明个什么。”赵曙笑着把黄达想认自己做爹的事儿说了,高滔滔笑的弯下腰去。

    “哎哟!那人……那人多大了?”

    “还比我大一些。”

    高滔滔捂着肚子起身,“他这是口不择言吧?您这个可不能认,否则后患无穷。”

    赵曙点头,“可我却不能断然呵斥拒绝,这事……”

    “让沈安去。”

    高滔滔毫不犹豫的道:“他最能哄人,一番话想来能把黄达哄的成了大宋的忠臣。”

    “有理!”

    于是命令下达,刚回家歇息的唐仁欢喜不胜。

    妻子常氏不悦的道:“您才将回家沐浴,这还没吃一顿安生饭呢,怎地就把事派给了您,朝中难道无人了吗?”

    女儿在边上猛点头,唐仁笑着摸摸她的头顶,说道:“你懂什么?朝中不是无人,而是那些人……你可知道,为夫当年在枢密院不得志,是谁让为夫出人头地的?”

    “是沈县公,不过……”常氏苦笑道:“他是栽培了您,可却让您南北到处跑,前几年在府州,这几年又去了西南。”

    “妇人之见!”

    唐仁起身,“为夫原先只知道谄媚,哪里知道那些做事的道理?没人引路啊!沈县公不但给为夫引路,更是一手安排了为夫的仕途,否则哪有今日修起居注的荣耀?”

    “修起居注?”

    唐仁一回家就去沐浴,还没来得及说自己的新职务,闻言他矜持的点点头。

    “那可是在官家身边做事啊!”常氏欢喜的道:“官人,这真是您吗?”

    “这不是为夫是谁?”唐仁满头黑线的道:“为夫带来了不少西南的特产,你好生收拾了,回头给沈家送去。”

    常氏问道:“还有其他人呢?”

    在她的认知里,官场送礼那叫做一个广撒网,多多益善。

    “为夫是沈县公的人。”唐仁皱眉道:“这辈子为夫就跟着沈县公厮混了,怎可去奉承别人?”

    常氏点头应了,看着夫君出门,不禁对女儿笑道:“大娘,你爹爹如今可是大官了。”

    大娘笑道:“娘,爹爹还出门吗?”

    常氏摇头,“你爹爹此次任职的是京官,以后会留在汴梁。”

    “好。”

    “不过倒是要多谢沈县公对咱们家的恩情,大娘,走,咱们去收拾些好东西,回头给沈家送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