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欢喜的妻子,流泪的唐仁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29章 欢喜的妻子,流泪的唐仁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最强兵王临高启明大文豪逆流伐清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三百斤黄金很重,沈安去了政事堂。

    “回来了?”

    韩琦看着很是和善。

    “是啊!”

    沈安警惕的往值房里瞄了一眼,随后脑后生风。

    啪!

    “哎哟!”

    沈安捂头冲了进去,里面的曾公亮等人都大笑了起来。

    “昨夜你带着大王去了哪?”

    包拯出现了,沈安捂头道:“昨夜大王在我家吃饭,拉肚子了,就歇在了家里。”

    “拉肚子了……”

    包拯显然有些疑虑,今日有人弹劾沈安,说他蛊惑皇子出宫,夜不归宿,所以包拯一来就先抽沈安一巴掌,大抵就是家长在自己孩子犯错后,下意识的抽一顿,然后表示我已经处罚过了,这事儿也就算了吧。

    可他不知道沈安是带着赵顼去截杀黄金车队,连赵曙都知情,于是沈安就算是被白抽了。

    曾公亮笑道:“苏轼昨日在沈家吃饭,拉的今日都告病了,说是蹲茅厕里就没出来过。”

    操蛋的赵顼啊!

    说什么一刻钟就好了。

    这个骗子,腹黑的皇子。

    下手狠就罢了,竟然还会撒谎,沈安觉得这样的赵顼未来不知道谁能消受。

    沈安心中忧郁,然后说道:“官家赏赐了些东西,有些重,下官想来政事堂借辆大车……”

    来政事堂借大车,这大抵是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事儿,几位宰辅楞了一下,韩琦说道:“自己去外面问,另外……官家赏了你什么?”

    这个官家很抠门的,竟然赏赐了沈安,可见是上次的大功余味。

    沈安毫不犹豫的撒谎了,“说是些首饰布匹。”

    这是赏赐给女子的,宰辅们没啥兴趣,包拯说道:“赶紧回家去。”

    沈安在政事堂弄了辆大车,把几个木箱子弄上去,车夫讶然:“这东西不轻吧。”

    “是啊!都是能砸死人的好东西。”

    沈安笑了笑,一路到家后,叫人出来搬运。

    “让娘子来。”

    库房里,沈安在想着赵曙的态度,不禁心情舒爽。

    你们只管放手去做,朕会守着规矩。

    这是赵曙的承诺。

    他收了七百斤黄金,意犹未尽的许下诺言。

    这个官家很有意思啊!

    赵匡胤兄弟俩不说,真宗前期算是不错,后面澶渊之盟后,整个人都变了,大宋的没落这位帝王的责任不小。

    仁宗守成,把一个毛病不少的大宋交给了赵曙。

    赵曙的性子吧,那些人是从正常人的角度去分析,所以经常会扑街。

    只有沈安知道,这位焦虑症和抑郁症患者的跟脚。

    这种独自享受秘密的感觉太好了,沈安正准备吩咐曾二梅晚上弄几个硬菜,就听了脚步声。

    脚步声先是缓慢从容,接着急促,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沈安看了一眼那些黄金,就缓缓回身,得意的等着妻子的赞美。

    “好多啊!”

    女人喜欢亮晶晶的东西:珠宝,金银……

    当这些亮晶晶的东西被赋予了价值之后,黄金就成了她们的挚爱。

    杨卓雪的眼中只有黄金,她忽略了一脸得意的丈夫,疾步走了过去。

    “真的?”

    三百斤黄金堆在一起,看着不大,但却格外的让人欢喜。

    “你说呢?”

    这个娘们,竟然眼中只有黄金,可见是个势利的。

    杨卓雪数了数,回身欢喜的道:“官人,几百斤呢!”

    “你说呢?”

    沈安看到了陈洛,这厮抱着脸上脏兮兮的点点,偷偷摸摸的往水池边去。

    曾二梅每天事情不少,所以陈洛在家时带孩子会多一些。

    可看来这厮带孩子不怎么样啊,把点点弄的没人样了,这是怕被曾二梅发现,所以想去清洗吧。

    沈安正在想怎么去通知曾二梅,就看到一个身影正在缓缓跟上。

    曾二梅来了。

    “官人,这是哪来的金子?”

    杨卓雪发现自己冷落了夫君,就仰头问道,神色崇拜。

    “官家赏赐的。”

    沈安很想说是骗来的,可那些权贵们现在都红着眼在发狠,据说赏格已经提高到了两万贯,只要陈吉的消息。

    “官家英明!”

    杨卓雪喜滋滋的看着黄金,恨不能全部融作一团,然后收在床下。

    沈安记得妻子前天还在抱怨,说官家竟然纵容那些权贵,可见是昏庸了。

    这才两天,昏庸就变成了英明。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做善变……

    还有,你的名字叫做小心眼……

    “点点……”

    一声尖叫拉开了曾二梅家暴的序幕,沈安和杨卓雪并肩看的津津有味的。

    陈洛跑了,把女儿丢给妻子,一溜烟就跑了。

    杨卓雪看了一出大戏,心满意足的叫了果果出来。

    “果果,咱们出门去逛逛,今日你想买什么,嫂子都买了。”

    啧啧!

    这个娘们怎么没发现她有暴发户的气息呢?

    沈安摇头,果果却欢呼一声,回身喊道:“花花……”

    喘息声传来,接着花花飞奔而来。

    “我们上街!”

    上次果果出门是带了绿毛,这次就该轮到花花了。

    还是我妹妹公平啊!

    “小娘子……”

    绿影闪动,绿毛飞来了。

    它飞到果果的肩头站着,谄媚的用鸟喙给果果梳理垂落在脸侧的头发。

    果果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花花。

    花花显然是不想和死对头一起,所以就趴在大车的车辕那里,看着生无可恋。

    果果犹豫再三,最后只能忍痛割爱,“绿毛你在家,下次我带你出去。”

    “小娘子……”

    绿毛落在地上,看着马车远去。

    先前还一脸哀怨的花花已经精神抖擞了。

    “都是影帝啊!”

    “郎君,什么是影帝?”

    呃!

    庄老实觉得郎君经常弄些新词出来,有的很有趣,有的却弄不懂。

    “影帝啊!”沈安想了想,“就是把影子当做是帝王的人。”

    “那不是很蠢吗?”庄老实觉得这等人大抵就是白痴。

    “哎……”

    绿毛一声叹息,突然吟诵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沈安不禁瞠目结舌。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沈安觉得这鸟有些邪性,就说道:“哪日给它找个伴。”

    庄老实应了,就在这时,绿毛突然振翅飞起,接着果果就跑了回来。

    “绿毛……”

    “小娘子……”

    沈安捂脸,觉得自家妹妹这个真是没治了。

    媳妇和果果带着爱宠一起出门了,沈安想和儿子培养一番父子感情,却被芋头一顿大哭给打消了念头。

    而就在此时,城外,唐仁看着汴梁城,不禁热泪盈眶。

    “某回来了。”

    从去广南西路开始,唐仁就觉得自己远离了政治中心,算是被发配了。

    幸亏有沈安不断的给他书信,给他鼓励和建议,让他坚定了信心。

    “这是东京城?”

    黄达和两个儿子就像是土包子般的,看着高大的汴梁城墙发呆。

    “爹爹,上次那个谁,说是能攻破东京城呢。”

    “太高大了。”黄达摇摇头,“那是蠢货,如今他的头颅已经成了咱们的功勋,此次见到大宋官家,一定要恭谨些。”

    唐仁听到这话,就点头道:“官家仁慈,你们父子无需担忧。”

    他们一路到了皇城外,看着那些军士,唐仁不禁落泪了。

    “臣唐仁归来,求见官家。”

    “唐仁回来了?”

    赵曙想了想,才想起了有这个官员,不禁有些惭愧,“朕竟然忘记了他,可见是昏聩了。”

    正在商议政事的宰辅们都笑了,韩琦说道:“陛下日理万机,而天下的官员多不胜数,就算是神人也不可能都记住。”

    赵曙摇头道:“不,别人记不住也就罢了,这个唐仁朕记得当初是派去广南西路收拢当地的土人,这是一个危险的差使,旁人避之不及,可他却没有丝毫犹豫,这样的官员,就该朕记住!”

    韩琦动容道:“是啊!臣也记起来了,当初他出发后,政事堂里还有一番议论,大家都担心他此行怕是无功而返……无功而返不打紧,就怕他弄巧成拙……”

    赵曙微微皱眉,“交趾目前蛰伏,不过朕不喜欢这个地方,总觉得他们没有任何信用可言。要防备交趾,水师的袭扰只是其一,广南西路首当其冲。当地的土人原先多有桀骜,若是不能平息,以后就是心腹大患啊!”

    曾公亮去过交趾征战,所以很有信心的道:“陛下放心,若是广南西路的土人敢造反,臣请缨前去,定然镇压不臣。”

    “最好是能安抚。”

    赵曙想起了沈安对于广南西路土人的评价,说是别想用武力去征服他们,应该是棍棒加肥肉。听话的给肥肉,不听话的给棍子,如此缓缓而行,才能长治久安。

    广南西路对于大宋来说有些鸡肋,但既然是大宋的地盘,自然不可能任由叛逆横行,所以侬智高造反,大宋哪怕是靡费无数,最后狄青也去了,也要镇压住。

    这便是中央之国的底蕴,做事不会考量一时的得失,而是看着长久之处。

    再配上有进取心的帝王,华夏从未怕过谁!

    “陛下,唐仁来了,随行的还有土人头领父子三人,可要一起叫进来吗?”

    土人头领?

    赵曙点点头,“叫进来。”

    随后唐仁带着黄达父子三人进来了。

    “陛下……”

    唐仁跪在地上哽咽道:“西南艰难,臣在当地苦心孤诣,几欲崩溃,每当此时,臣就会想起陛下的仁慈,然后又鼓起勇气,再度进山……今日归来见到陛下,臣喜极而泣,此刻死了都心甘啊!”

    赵曙见他灰头土脸的,脸颊干瘦,不禁就感动了,“好好好,回来就好。”

    尖刻的帝王竟然变得感性了?

    韩琦等人看向唐仁,觉得这厮有些本事。

    可唐仁眼中含泪,还努力仰头,不让泪水滑落,看着感情很真挚。

    难道是发自内心的?

    “快起来!”

    臣子赵曙见多了,比如说沈安那等不要脸的,比如说韩琦这等跋扈的……可唐仁这等忠义之士当真罕见。

    好臣子啊!

    赵曙感动了,说道:“辛苦了,回头朕派了御医给你看看。”

    这是极大的认可,唐仁吸吸鼻子说道:“臣不敢。陛下,臣此行西南……”

    他开始讲述自己在西南的经历。

    “……幸而黄达父子俱是忠心耿耿之士,有了他们带路,臣慢慢收拢了当地的土人,如今土人下山的多不胜数,已然安居乐业了。”

    带路党?

    包拯看着黄达三人,想起了沈安说过的这个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