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这是个圈套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27章 这是个圈套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逆流伐清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在张八年的眼中,最早的沈安就是个胆大妄为的小子,若非是包拯当初在看着他,早就被撕碎了。

    雄州沈,这个名号当初惹人嘲笑,觉得这小子是在學汉唐的郡望。

    那是雄州啊!

    宋辽边境的一座城市,那里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宋辽之间的榷场,谁会用那里做自己的郡望?

    可沈安就用了。

    北望江山!

    沈卞和沈安父子前赴后继的在看着北方,沈卞被斥为疯子,可沈安呢?

    可渐渐的沈安长大了,一次次立功让他渐渐脱离了包拯的保护,独自在汴梁站住了脚跟。

    雄州沈啊!

    在汴梁想打响名号何其难,可沈安就成功了。

    “大王,此事他从开始就准备好了坑这些权贵。”

    张八年摇摇头,“您该跟沈安學这些才好。恕臣直言,皇子……未来的……不能太良善了,要心狠手辣一些,腹黑一些……”

    他经历过两代帝王,知道当初的先帝有多憋屈。所以他希望未来的赵顼会更强硬。

    比赵曙还强硬!

    这个国家没有一个强硬的帝王,那未来的路依旧茫然。指望那些文武官员?别逗了,只要一放权,他们就会结党争斗,各种手段能让你做噩梦。

    没有一个强硬的帝王,什么好事儿都不持久,那些人总能找到办法去颠覆那一切,而目的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张八年微微一叹。

    皇城司谁都调查,就是皇帝一家子不能查,所以张八年觉得赵顼很有必要跟着沈安學习,好生熏陶一番这等手段。

    以前赵顼的那些手段在他看来太幼稚了些,不够,要學沈安下狠手,更腹黑一些。

    赵顼看着他,知道他能说出这番话很不容易,就点头道“王者……首要仁慈,其次便是大气,心狠手辣,至于腹黑……”

    他有些羞赧的摇摇头,仿佛是一个纯真的少年。

    在边上差点听吐了的沈安起身道“准备吧。”

    这小子比谁都腹黑!

    ……

    茶庄里,陈吉坐在正堂里,那些少女回家了,没有人踩踏板,所以小瀑布没法再现。

    一排排乐器孤单的摆放在那里,陈吉就坐在一个小鼓的边上,拎起了鼓槌。

    咚咚咚!

    鼓声起。

    两个神色冷漠的大汉靠在木柱上,其中一人说道“吵。”

    陈吉摇头晃脑的道“知道太子丹吗?”

    大汉皱眉道“大宋如今并无太子,你想被皇城司弄进去吗?”

    没文化啊!

    资深骗子陈吉摇摇头,“千年前的易水边,高渐离击筑,荆轲引吭高歌,呵气成虹……知道什么是筑吗?”

    两个大汉摇头。

    连太子丹都不知道的家伙,怎么可能知道筑这种古代乐器。

    陈吉左手虚按,右手用鼓槌击打……

    “形类于筝,左手按,右手敲击……”

    咚……

    鼓声再起,陈吉估摸了一下时辰,不禁有些担心。

    今日下午有人来传递消息,说是今夜动手,可现在已经是夜间了啊!

    人呢?

    他一举骗过了汴梁多名权贵,若是被揭穿,那他只能祈祷自己有自杀的勇气。

    要动手的话,想来会有很大的动静,所以他就敲鼓,想掩饰一番。

    沈县公,您的节操千万别掉啊!

    这一刻陈吉用自己多年的行骗生涯发誓,只要这次能逃脱升天,他就洗手不干了。

    骗子最厉害的能骗谁?

    谁有他厉害,一骗就骗了那么多的权贵。

    以后等临死前给子孙说说,想来会很是畅快。

    鼓声孤独,两个大汉听的有些烦躁,其中一个就走了过去。

    走到半路时他的脚步一滞,旋即抬头看着外面。

    “什么……”

    一个黑衣男子站在门外,手持弓箭,看向他的目光锐利。

    松手,箭矢飞出。

    大汉手捂咽喉,咯咯咯的退后。

    另一个大汉闻声抬头,正准备尖叫声,陈吉一鼓槌敲去。

    呯!

    第二支箭矢飞来,却是弩箭。这一箭直接从大汉的嘴里穿了进去。

    陈吉下意识的跳了一下,仿佛是躲避那精准的弩箭。

    门外的男子看了里面一眼,然后问道“陈吉?”

    陈吉心中大喜,“是,是小人。”

    男子身边手持弩弓的人说道“还有什么要带走的吗?”

    “就是一些钱。”陈吉指指边上的袋子。

    “多少?”

    “几百贯。”

    “走!”

    两个男子回身,陈吉担心自己会被抛下,赶紧跟了出去。

    一路到了后面,黑暗中,隐隐约约见到几个男子手持长刀和弓箭站在那里,见到他们后,就让开,露出了后面的地道。

    竟然是地道?

    从被沈安弄来汴梁开始,陈吉就在想着脱身之道。

    是的,他连沈安都不信。

    可权贵们不是傻子,里外数重防备,让他无处可逃。

    那么沈安会怎么把自己救出去?

    陈吉想过无数种方法,就是没想过挖地道。

    果然是大手笔啊!

    顺着地道进去就能感受到潮湿,陈吉回首,看到那些黑影在倾撒着什么,味道有些刺鼻。

    好像是火油?

    这是要毁灭一切证据。

    果然是沈县公啊!

    顺着地道一直往前走,因为高度的问题,必须要弯着腰。

    当头顶再度出现光亮时,陈吉看到了一张微笑的脸。

    “见过沈县公。”

    他一直担心自己会被灭口,可沈安亲来,这种可能性就消失了。

    果然是以德服人的沈县公啊!

    “带他走,一年内不许出来。”

    沈安的处置看似很严厉,可陈吉却跪下道“多谢沈县公,下次若是有事,小人还愿意出手。”

    禁足一年,一年的时间里足够沈安去抹平这件事了,也就是说,他陈吉一年后就自由了。

    讲究人呐。

    沈安摆摆手,有人把陈吉带走了。

    “天气不错啊!”

    他抬头看看乌云,说道“开始吧。”

    黄春点了一个小火把,用力扔了过去。

    小火把越过小巷子,飞进了对面的院子里。

    轰!

    火光瞬间就窜了起来,接着迅速蔓延。

    “我们走。”

    沈安带头,一行人从边上溜了。

    茶庄的外围有不少人在盯着,大晚上没啥事,不是喝酒就是吹牛,等看到火头起来时,都慌了。

    “救火!”

    一个大汉翻墙进去,有人喊道“好汉子,等等某!”

    这等英雄自然是值得钦佩的,于是好汉子的喊声不绝于耳。

    可等他冲到墙边时,那大汉又翻了回来。

    尼玛,啥情况?

    “好大的火!”

    大汉的眉毛都被烧没了,头发焦黄大半。

    火焰迅速蔓延,隔壁的喊道“要烧过来了。”

    这里的商铺一家挨着一家,一旦有一家失火,相邻的两家不可能会幸免。

    “闪开!”

    军巡铺的人来了,救火的也来了,只是几下就拆出了一个隔离带。

    众人松了一口气,有人突然皱眉道“这火……味道不对啊!”

    “是不对。”

    “好像有火油。”

    众人吸着鼻子,确实是嗅到了火油的味道。

    一些人在面面相觑,然后悄然后退。

    消息马上就传到了那些人家的耳中。

    这是个圈套!

    而与此同时,沈安带着邙山军已经冲进了黑夜里。

    他们一路疾驰,在第二天凌晨追到了一个城镇外。

    “郎君,他们就在里面歇息。”

    几个乡兵悄然出现,从车队出发开始,他们就在左近盯着。

    “等他们出来。”

    在城镇里杀人不妥,太肆无忌惮了,到时候赵曙那边也没法交代。

    赵顼打个哈欠,裹紧了身上的披风,说道“封锁吧。”

    沈安点头,有乡兵开始往远处去,他们穿着便衣,看着凶神恶煞的。随后他们将会装作是悍匪,吓跑那些行人。

    “吃点东西。”

    沈安下马,从包袱里拿了一个饼来啃。

    赵顼也得了一个,一嘴下去竟然吃到了甜咸味。

    “什么东西?”

    “月饼,火腿的。”

    月饼这东西都是糖,沈安不怎么喜欢,唯一喜欢的就是火腿味的。

    火腿有嚼劲,而且香。

    吃了月饼后,大家都在打盹。

    薄雾中,小镇若隐若现。

    “权贵们……”赵顼喝了一口水,把水囊放下,“当年太祖皇帝杯酒释兵权,许多人都做了富家翁。这些人的后代没落的不少,但延续至今的也不少,大概是祖上有交代,所以他们很少涉政,只要不干涉到他们发财,那什么都好说……”

    唐末藩镇林立,唐灭亡之后更是如此。

    说一句简单的,整个唐末和五代十国,就是一部反叛再反叛的历史。

    藩镇背叛帝国,手下背叛藩镇……你杀我来我杀你,忠义二字成了笑谈。倭国所谓的下克上,在此时也是小巫见大巫。

    在那个时代,背叛才是主旋律。

    赵匡胤登基后,大宋依旧面临着藩镇的威胁,若是不处置,用不了多久,那些野心勃勃的藩镇就会瞄着他的脖颈,想方设法干掉他。

    所以他出手了。

    集禁军之精锐作为威慑,赵匡胤用尽了各种手段,成功削藩,这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杯酒释兵权。

    这些放弃兵权的权臣藩镇们成了富家翁,他们的子孙也是如此。

    大宋立国百年,不少人家依旧富贵。

    这些人有祖辈的教训在,自然不敢轻易涉政。

    可你不能影响我发财啊!

    否则管你是谁,咱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这便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沈安笑了笑,“发财没问题,可要守规矩,权贵们发财有几个是守规矩的?”

    大宋军队都经商,还有什么狗屁的规矩。

    赵顼摇头,“很难,大概是睁只眼闭只眼吧。”

    只要权贵们不闹腾,一些事就当做是没看到。

    “他们于大宋有何用处?”

    赵顼摇头,“极少数吧。”

    大部分权贵就像是蛆虫,牢牢地吸附在大宋的肌体上,吞噬着大宋的血肉。

    薄雾渐渐散去,数百骑缓缓出来。

    “准备动手!”

    ……

    第三更送上,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