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晴天霹雳,停了岁币(为盟主‘大猫二猫三猫’贺,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12章 晴天霹雳,停了岁币(为盟主‘大猫二猫三猫’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官家万岁!”

    欢呼声延绵不断,在灯火的照耀下,赵曙牵着高滔滔回到了宫中。

    “你去歇着吧。”

    赵曙进了一间大殿,里面供奉着许多牌位的大殿。

    陈忠珩守在门口,一脸肃然。

    高滔滔站在外面,夜风微冷,她却不肯离去。

    她的夫君定然是在向大宋历代帝王禀告这个好消息。

    ——辽人大败,大宋未来可期。

    作为一个宗室子,赵曙接任登基后,外界的质疑并不少,这些质疑都是压力,压的他痛苦不堪。

    他坚持着,不肯退缩,一步步的让这个大宋强盛了起来。

    那些反对的人可看到今夜的百姓了吗?

    那些百姓发自内心的在为赵曙欢呼,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位帝王将会在史书中赢得两个字。

    “明君!”

    大宋历代帝王都想获得这个称号,可大多是文治不错,武功却没法说。

    而大宋从开国以来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武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所谓的明君就是牵强。

    赵曙做到了前人所未曾做到的,当得明君这个称号。

    高滔滔抿嘴微笑,为自己的丈夫在骄傲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曙出来了。

    他走到高滔滔的身边,转身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看着大殿。

    两个内侍缓缓关闭了大门,那些牌位渐渐隐没,然后他们转身离去。

    “您是明君!”

    “是吗?”

    “肯定是。”

    赵曙突然止步,说道:“把大郎叫来。”

    赵顼已经得了消息,正在欢喜,闻讯就跟着来人去了后面。

    等他到时,赵曙已经在烤羊肉了。

    “先帝晚上想吃些东西,可却不肯劳动那些人。”赵曙指指对面,示意儿子坐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的路是让大宋更好,而他们的路就是伺候好我。所以我觉着晚上吃羊肉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是。”

    赵顼只有同意的份。

    羊肉很快烤好了,赵曙切了几片给儿子,剩下的自己全吃了。

    美味的羊肉让人心情愉悦,赵曙说道:“吃了美食心情就好,可见这人还是贪欲做主。作为帝王,我最大的贪欲就是让大宋更好……此次大捷,对宋辽的以后有什么影响?你且来说说。”

    高滔滔在边上慢条斯理的吃着烤羊肉,飞燕就像是一堵肉墙挡住了飘来的油烟。

    赵顼趁着自家老爹没注意,就喝了一杯酒,然后说道:“大宋立国之前,中原板荡,争斗不休。辽人一直在觊觎着,只是有燕云之地拦阻,不能得逞。可石敬瑭为了一己之私,自称儿皇帝,用燕云之地向辽人求了援兵,一举灭了唐……其后每一代辽皇都在觊觎着大宋……”

    前面是介绍,后面一句才是点睛。

    每一代辽皇都在觊觎着大宋……

    高滔滔问道:“大郎,耶律洪基可还好吧。”

    在她看来,耶律洪基登基后,和大宋保持了多年的和平,这个算是和平皇帝吧?

    赵顼摇头道:“娘,那耶律洪基不是不想南下,只是澶渊之盟之后,辽人不断在衰弱,他没把握罢了。”

    赵曙点头道:“做了帝王之后,我才知道,但凡是有些进取心的,就不会停下对外征伐……”

    “辽人野心勃勃,可却被大宋击败了数次,他们对大宋的优势摇摇欲坠,若是置之不理,大宋肯定会图谋燕云之地,于是耶律洪基就忍不得了,雁门关之战就是他的试探,可惜被击败。”

    “雁门关之败,臣以为是宋辽关系的分野。”

    赵顼这段时日对此研究颇深,他自信的道:“此战辽军败北,耶律洪基吐血,辽人气势骤然一滞,而大捷的消息传回大宋之后,大宋上下信心大增,这便是此消彼长。耶律洪基慌了,辽人也慌了,等此次保州大捷之后,臣敢说辽人会惶然。”

    “为何?”赵曙举杯喝了一口酒,觉得此刻静美。

    赵顼说道:“雁门关之战是攻守,而雁门关地势险要,辽人可以用非战之罪来开解自己。可保州之战却是在野外,数万辽军精锐攻击我军步卒,但却败北……此后辽人面对大宋军队时,信心何在?而大宋军队再面对辽军时,必然信心百倍……既然信心百倍……爹爹,停了岁币吧?!”

    轰隆!

    边上伺候的人都仿佛听到了晴空霹雳。

    那是岁币啊!

    多少年了?从真宗时代开始,大宋每年都在给辽人钱财。

    开始大家感到屈辱,可后来渐渐的觉得这些钱财换来的是和平,也就心安理得了。

    及至庆历年间被辽人大军压境胁迫,大宋每年又增加了岁币,和平依旧。

    没了岁币,能行吗?

    没有人是贱皮子,只是数十年的岁币说不给就不给了,宋辽会走向何方?

    未来会怎样?

    大宋上下才将体验了大捷的兴奋,他们对未来有憧憬,但却从未想过和辽国全面翻脸。

    所以他们有些心慌。

    高滔滔也有些心慌。

    赵曙举杯喝了,然后看着赵顼,良久起身,“睡了。”

    这就是我的儿子,充满了进取心。

    年轻,真好。

    高滔滔不时回头看着儿子远去,有些失魂落魄的。

    “怎么了?”赵曙觉得妻子有些不对劲。

    高滔滔有些失落的道:“臣妾突然觉着大郎长大了。”

    “他是长大了。”赵曙唏嘘的道:“停了岁币……数十年来,第一次有人说出了这句话。”

    高滔滔有些担忧的道:“岁币如今对辽人来说就是遮羞布,若是停了岁币,臣妾担心辽人会全力对付大宋,到了那时,大宋可能挡吗?”

    倾力而为的攻击之下,大宋可挡得住?

    赵曙没有回答,他看着夜空,目光炯炯。

    赵顼同样也在看着夜空。

    他回到庆宁宫后,就叫人准备了酒水。

    “大王,夜深了。”

    乔二最近的小日子不错,看着毛光水滑的。

    赵顼看了他一眼,乔二一个哆嗦,赶紧出去吩咐。

    “来根鸡腿。”

    赵顼坐下,王崇年过来上茶。

    “若是停了岁币会如何?”

    赵顼突然问道。

    “什么?”王崇年楞了一下,“岁币?停什么岁币?”

    这便是根深蒂固的观念,觉得岁币是应该给的。

    “没说什么。”

    赵顼坐在那里,目光炯炯。

    大宋国势到了这等时候,军心民心都在一个顶峰状态,可每年一次的岁币就像是在提醒,提醒着这些军民,大宋还差得远呢,还被辽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

    王崇年转身,突然身体一滞,缓缓回身道:“大王,您是说……停了辽人的岁币?”

    赵顼点头,王崇年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怕是不妥吧?”

    这便是态度。

    赵顼并未生气,因为大宋积弱许久,虽然这几年渐渐好转,可骤然要和辽人全面翻脸,许多人都会犹豫。

    “大王,辽人一旦倾力来攻……”这是所有人的担忧。

    大宋现在是很牛笔,可牛笔到能灭掉辽人了吗?

    大概是不能吧?

    “他们不敢!”

    酒水来了,赵顼接过喝了一口,抬头道:“屡战屡败,除非是再无退路,否则耶律洪基哪里敢在此时和大宋赌国运?”

    “赌国运?”

    王崇年心中激荡,“大宋到了这等地步了吗?臣想着就觉得激动。”

    “时不我待!”

    赵顼干了酒,自信的道:“这个大宋,不同了!”

    ……

    沈安一路归家,进了榆林巷时,突然灯火通明。

    家家户户的大门都开着,街坊们都站在家门口,齐齐行礼,“恭贺沈县公凯旋!”

    这个……

    汴梁城中官员无数,权贵无数,和他们做街坊的百姓多了去,可大伙儿该怎么就怎么,很少看到刻意谄媚的。

    沈安也从未想过会有人迎接自己,而且这般隆重。

    那些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笑容可掬的站在那里,孩子们在极力忍耐着兴奋。

    这是恭贺我凯旋吗?

    不,是恭贺大宋击败了辽人。

    一个老人走出来,手中捧着一个碗。

    很大的碗。

    老人捧着碗有些吃力,近前后说道:“沈县公此战击败辽人,我等先前得知不胜欢喜……遥想当年,每当辽使威胁时,我等惶恐不安,恨不能举家搬迁到南方去。如今我等能安然度日,全赖沈县公厮杀……我等与沈县公比邻而居,何等荣幸,今日沈县公凯旋,唯有薄酒一杯……请。”

    这是街坊们的心意,沈安肯定得接了。

    他以为大碗里就是一点酒,可等接过大碗时,错估了重量的他手一沉……

    卧槽!

    这个大碗是用来插香的吧?

    这里面少说装了两三斤酒。

    而且这酒水闻着有些冲鼻子。

    高度酒啊!

    老人大抵也觉得不对劲了,他吸吸鼻子,尴尬的回身看着一个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面色潮红,眼神迷离,分明就是喝多了。

    叫你弄点淡酒就是了,你竟然弄了烈酒,还那么多……回头老夫弄死你。

    “沈县公……要不喝一点吧。”

    沈安笑了笑,仰头就喝。

    这是街坊们的深情厚谊,是对他这个街坊的最大褒奖,就算是醉倒当场他也会喝了。

    “好!”

    他喝完了酒水,拱手道:“多谢各位街坊。”

    “哥哥!”

    果果在远处等了许久,等的都不耐烦了。

    她脚动一下,花花就冲了过来,人立而起,前爪趴在沈安的胸前,伸出舌头去舔他的脸。

    沈安避开了一下,伸手揉揉花花的脑袋,迎着走了过去。

    “恭喜哥哥凯旋。”

    果果正儿八经的福身,沈安摸摸她的头顶,笑道:“在家可乖吗?”

    “乖。”

    沈安在前垂手,果果熟练的抓住他的衣袖,兄妹俩缓缓进了巷子。

    后面传来了惨叫声。

    “叫你弄些淡酒,你偏生弄了烈酒,老夫今日打死你……你还跑……站住!”

    ……

    这位大佬是直接打赏果果……

    果果有盟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