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奇耻大辱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100章 奇耻大辱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追杀是一门學问。

    大宋多年战绩惨淡,大多是被追杀的一方,早就遗忘了这门學问。

    但沈安却深谙此道。

    当年他和小伙伴们打群架时,大家把追击和反击演练了无数遍。

    抛开实力对比,兵法就是在琢磨人的心理。

    以至于到了后世,谈及兵法大多说是阴谋诡计,尔虞我诈。

    “别给他们集结起来,驱散他们!”

    沈安指挥着骑兵一路追杀而去,他们一人双骑,比辽军多了速度和耐力的优势,几次三番之后,辽军就往四处散了。

    “郎君!”

    黄春一直被当做是人型雷达使用,这次算是过足了杀敌的瘾,他见沈安令人驱散敌军,而不是聚歼,就问道:“为何不弄死他们?”

    “弄死个屁!”

    沈安没好气的道:“这一路兄弟们累得够呛,敌军还剩下数万人,若是不驱散他们,一旦集结起来,咱们就只有逃命的份。”

    一路追杀着过了涞水,辽人们见了都傻眼。

    “这是……这是咱们的人?”

    “大辽何时这般被人追杀过?”

    在辽人的眼中,大辽就是战无不胜,可今日他们却见鬼了。

    大辽铁骑丢盔弃甲的在奔逃,一路奔逃过去的少说上万骑兵。

    “宋人来了!”

    小城的城头上,有辽人,也有辽化的汉人。

    “是……那是什么字?”

    辽将一把抓过一个辽化汉人,指着外面的旗帜喝问道:“那是什么字?”

    这个辽化汉人茫然看着那面旗帜,吸吸鼻子,艰难的道:“是宋字,大宋的宋。”

    啪!

    辽将一巴掌扇的他鼻孔喷血,骂道:“老子当然知道那是宋字,可旁边那个呢?那是何字?”

    再不识字,宋、辽这种国号总是记得的。

    辽化汉人抹了一把鼻血,探头出去仔细看着。

    他是南面官,也就是辽国内部称为汉官的官员。

    在夺取了北方汉地之后,辽人用尽了各种手段,不管多狠毒,汉人总是会造反。后来他们學聪明了,就在南面汉地施行汉制,任命了不少汉人为官员,渐渐的让南面汉人同化了。

    这个汉人就是被同化了的汉官,他看着那一面旗帜,喃喃的道:“是……是沈字。”

    辽将一怔,旋即喊道:“是沈安来了,戒备,全军戒备!”

    “败了!南下大军败了!”

    “他们不是去偷袭保州吗?怎么会败了?”

    “是沈安,那个畜生来了。”

    “他会筑京观,咱们城小,经不起攻打,快些戒备!”

    城头的辽军都慌作一团,汉官被推到了边上,他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看着那些紧张的辽人,一股念头涌了上来。

    宋人竟然这般厉害了吗?

    “万胜!”

    外面的宋军冲了过去,欢呼声传遍城头,那些辽军鸦雀无声。

    汉官双手撑着城头,看着宋军人马飞快追杀而去。

    落在后面的十余辽军返身投降,城头一片叫骂声。

    “那些人是懦夫,不是勇士!”

    “大辽勇士不会降敌,战死!战死!”

    辽将在给麾下打气,士气渐渐的起来了。

    “他们……宋人竟然不受降!”

    在辽人的心中,他们的战士全是勇士,是不肯降敌的。这十余人都是败类,但宋军会欢喜的把他们带回汴梁去炫耀。

    “他们在杀人!畜生!沈安那个畜生!”

    “天呐!他们竟然下了狠手!”

    宋军一阵疾驰,没人管那些下马投降的辽人,就在他们心生侥幸时,沈安喝道:“弄死他们!”

    骑兵们弯弓搭箭,一波箭雨就让这十余人成了刺猬。

    “某……降了……啊!”

    “撒比!”沈安说道:“此地是辽境,老子哪有功夫去抓俘虏?弄死了才是王道!”

    宋军轰然远去,城头的辽人在发呆。

    “这是宋人?太凶残了。”

    “某想到了当年去打草谷,那些宋人就如同羔羊般的任由我们宰杀……可这才过了多久啊!宋人竟然……他们竟然把咱们的人当做了羔羊。”

    “这是汉儿?”那个汉官喃喃的道:“为何……为何与他们说的不一样呢!”

    在辽人的口中,宋人都是软蛋,若非是陛下仁慈,早就大军南下吞了他们。

    强者永远蔑视弱者,这是生物的本性。

    可现在这个弱者却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手持大刀的壮汉,而且还有胸毛,很是凶恶。

    ……

    范阳城中,正在等待着南征大军好消息的辽人们看到了败军。

    “开城门!”

    “赶紧!”

    一阵叫骂后,狼狈不堪的溃兵们开始频频回头,仿佛身后有虎狼在追杀自己。

    “求求你们了,快开城门吧!”

    一个溃兵的战马长嘶着倒下,他绝望的跪在地上祈求着。

    “这是……这是谁?”

    这些恍如难民的男子是南征大军的将士们?

    “宋军要来了,快开城门!”

    一个辽将到了前面,仰头喊道:“看看某是谁!开门。”

    有人惊呼道:“是萧详稳……开门,赶紧开门。”

    城门打开,辽将第一个冲了进去,随后辽军蜂拥而来。他们为了抢在前面进城,甚至在大打出手。

    一万余骑冲进城中,门外倒下一百余人,这些倒霉蛋都是在刚才的拥挤中被踩死的。

    远方出现了乌压压的一片骑兵。

    “宋军来了!”

    溃兵们在城下喊道。

    “住口!”

    萧详稳喝住了那些将士,上了城头就伸手:“拿水来!”

    有人送了水囊,他接过仰头就喝。

    一水囊的清水被他喝完了,走动一下,肚子里有水声传出来。

    他抹了一把杂乱的胡须,说道:“败了。”

    城头的辽军都在等他的消息,各种侥幸心态都在浮现,最后被这两个字给击破了。

    “败了?”

    “竟然败了?”

    “数万铁骑,几可灭国,竟然败了?”

    “……”

    萧详稳打个水嗝,苦笑道:“败了。”

    “如何败的?难道是宋人倾国出征?不对,那动静会很大,瞒不过咱们的人。”

    数万铁骑,连西夏人都要避开锋芒,这样的大军去偷袭,竟然败了。

    你特么倒是说话啊!

    在场的人眼睛几欲喷火,恨不能一巴掌把萧详稳打醒。

    “咱们偷袭之事肯定被宋人侦知了,所以……韩琦领军……”

    “韩琦……宋人的首相领军,那必然是提前得知了消息。”

    “陛下的身边有奸细!”

    “对,定然是这样。”

    辽人群情激昂,恨不能马上就把这个发现告诉耶律洪基。

    沈安若是在的话,定然会笑的直抽抽。

    去吧,去告诉耶律洪基,以他的猜疑,定然会再次掀起大狱。

    耶律重元的谋逆案让耶律洪基大动干戈,杀了不少人才了结。

    以后这位辽皇会忌惮自己的儿子和皇后,寻个理由就弄死了萧观音。

    至于所谓的不贞,那纯属是在开玩笑。

    “可……难道宋军倾国来战吗?否则怎么会败?”

    一个官员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在他看来,数万骑兵南下,宋人除非举倾国之力,否则哪里能击败辽军?

    是啊!

    咋败的?

    萧详稳抬头,茫然的道:“宋军悍勇……”

    宋军悍勇?

    你这是在说笑呢?

    三国之中,最悍勇的是西夏人,其次便是辽国勇士,至于宋人……呵呵!那只是个笑话罢了。

    “宋军的刀斧手……他们死战不退,他们的弩阵一眼看不到边,他们的火药和火油让我们死伤惨重……输了……输了呀!”

    萧详稳哽咽道:“本来最后一搏能成功,可宋人在黑夜中竟然发现了我军的突袭……功败垂成,随后宋军发动反击……我军大败……”

    “这是……完败?”

    一个将领茫然的道:“大辽竟然完败?”

    “韩琦亲自冲杀!”萧详稳苦笑道:“这个大宋疯了。”

    以前的宋人,文官哪里会上阵,所以听到韩琦竟然亲自冲杀,他们都傻眼了。

    “这个大宋,竟然这般凶蛮吗?”

    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宋军来了!”

    众人纷纷靠近城垛,看着近前的宋军。

    “五千骑!”

    这个声音中带着惊讶,萧详稳羞愧的道:“这一路没有集结的机会。”

    一万余骑竟然被五千余骑追杀到现在,这个真是够可以的。

    不过兵败如山倒,在没有有效重新组织之前,辽军只能继续逃命。

    而其他四散奔逃的辽军还不知道何时能回归,目前的范阳城只能防御。

    宋军渐渐逼近,城头有人喊道:“弓箭手!”

    弓箭手出现在前方,他们张弓搭箭,就等着宋军冲上来。

    “止步!”

    沈安举手,宋军在弓箭的射程之外勒马。

    四野寂静,只有战马偶尔的响鼻声。

    沈安策马先前,闻小种和严宝玉持盾跟随。

    “这是谁?”

    “沈安!”

    城头的呼吸声重了些。

    “要不乱箭射死他吧。”

    “再看看。”

    “这个畜生,竟然在弓箭的射程靠里些停住了。”

    沈安微微昂首,说道:“某是大宋归信县公沈安。”

    城头的辽官冷笑道:“是来送死的吗?”

    “哈哈哈哈!”

    城头一阵大笑。

    笑声渐渐变小了。

    这一战大宋胜了,大辽溃败,笑什么?

    有什么值得笑的?

    沈安策马掉头,拔刀喝道:“列阵!”

    “他们要做什么?”

    城头的辽军不解的看着宋军在集结。

    五千余骑兵,一人双马,集结起来就是一个大阵。

    黄春带着邙山军为先导,从前方走过。

    “他……他竟然要在范阳校阅麾下……”

    “这不行!”

    有人喊道:“这是对大辽的羞辱,阻止他!”

    让敌军在城下校阅,这是莫大的羞辱,只有王朝末期时才会有这等景象。

    城头上一阵狂骂,守将冷冷的道:“那一万余骑可能出战吗?”

    萧详稳摇头道:“他们士气全无,出战只会拖累……”

    这一路他们被宋军追杀,胆气早已全部丢光了,没有几个月的歇息和调整,别想再度上阵。

    守将看着城下的宋军,咆哮道:“忍住!”

    既然不敌,那只能忍住。

    “这里是范阳!”

    沈安肃容说道:“这里是卢植的故乡,这里是刘备的故乡……这里是祖逖的故乡,这里是祖冲之的故乡,这里是卢照邻的故乡……这里是贾岛的故乡……这里更是太祖皇帝的祖籍所在地!”

    众人肃然,连战马都感受到了这股气氛,静默站着。

    沈安指着身后的城池说道:“今日我等一战击溃辽军,追亡逐北,让辽人胆寒!下一次……”

    他回身看着范阳城,认真的道:“下一次,我等将会让这里重新变成大宋的地方,而现在,让我等在此校阅,告诉那些先人,汉儿,又回来了!”

    “前进!”

    邙山军当先而来,黑甲在阳光下泛着光泽。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

    一队队骑兵列阵从沈安的前方过去,人人昂首,骄傲的面对着这一切。

    “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不可一世的辽军在宋军的步卒前碰了个头破血流,随即被一路追杀至此。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

    一队队骑兵从沈安的前方走过,那气势浩荡,不可阻挡。

    “射杀他!”

    萧详稳喊道:“杀了沈安!”

    守将看了他一眼,说道:“让神箭手试试。”

    宋军的气势太过旺盛,关键是他们竟然敢在范阳城外,当着辽军的面校阅。

    这是奇耻大辱啊!

    十余名神箭手集结起来,然后瞄准放箭。

    严宝玉和闻小种举起盾牌,右手持刀。

    箭矢在盾牌上的,也被他们二人挥刀斩落。

    而沈安就端坐马背上,纹丝不动。

    “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

    五千余骑兵大声高唱着,声音响彻云霄。

    “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

    呛啷!

    沈安拔刀,奋力喊道:“胡无人,汉道昌!”

    “胡无人,汉道昌!”

    “万胜!”

    欢呼声传来,城头的辽人大多面色惨白。

    “这便是软弱的宋人?”

    “气势如虹,奈何啊!”

    “可怕的宋人,那个沈安还说下次再来将会攻城。”

    “……”

    城中的辽人鸦雀无声。

    数十年前的幽州城中,大宋北伐之师和辽军酣战,城中的军民齐声大喊,声震四野,让宋军崩溃。

    数十年后,另一支宋军来到了范阳,可城中的军民却噤若寒蝉。

    这一刻,宋辽国势,骤然转向!

    ……

    韩琦那一章不少书友说看落泪了,爵士写的时候同样如此,有些写仓库时成祖皇帝驾崩时的那种感觉。

    心情激荡之下,这一章就来大的,四千字的大章!

    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