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诸将士,准备杀人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092章 诸将士,准备杀人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谁?”

    “韩相!”

    卧槽!

    韩琦竟然到了这边?啥情况?

    卢杰马上起身问道:“韩相有何吩咐?”

    军士说道:“辽军五万余南下,韩相令保州戒备,大军随后来援。”

    啥米?

    “五万余?”

    边上有人在验证斥候的身份,回身点头,表示没错。

    卢杰脸都白了,边上的官吏们更是不堪,有人甚至在发抖。

    “知州……怎么办?”

    “知州,紧闭城门吧。”

    “慌什么?”卢杰问那个军士:“韩相离此多远?”

    “算下来还有四五日的路程。”

    “四五日……五万余……”

    五万余骑兵,保州能守住四五日吗?

    众人都惶然不安,然后听到了磕牙的声音。

    卢杰伸手,“拿刀来!”

    他眉间坚毅,接过长刀,走出了州衙。

    “辽军来袭!”

    他站在那里,一句话引发了骚动。

    “某在此,各自安分。”

    他拔出长刀:“谁敢趁乱打劫,谁敢乱我军心,杀了。”

    那些官吏跟在后面,守将袁耀急匆匆的来了,卢杰把情况介绍了一下,袁耀说道:“知州,目下首要是收拢城外的百姓……”

    有文官说道:“哪里来得及?而且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混杂着辽军的奸细?让人去告诉他们,各自逃命吧!”

    袁耀大怒,却不敢说话。

    卢杰回身看着说话的官员,招手道:“你这话说的极好……”

    官员心中大喜,就走了过来。

    “知州,下官想了许久,觉得咱们就该……”

    “啪!”

    卢杰挥手,一巴掌把这官员打的满脸懵逼,外加鼻孔流血。

    “知州……”

    这为啥要动手?

    卢杰怒道:“保州乃是边州,我等来此为官就是为了保境安民。临战时该如何做?让百姓各自逃命?你还有脸做这个官?来人!剥了他的官服,回头某上奏朝中,让他滚蛋!”

    “知州,下官错了。”

    官员认错,可这是临战前,卢杰却不肯通融,当即令人拿下官员。

    “好!”

    边上的百姓纷纷叫好,气氛渐渐热烈。

    这便是民心。

    “去,告知各处百姓,最迟明日午时之前进城!”

    骑兵冲出了保州城,城内旋即就只给进,不给出。

    第二天早上,斥候带来了最新消息。

    “知州,辽军……铺天盖地都是,前锋游骑离此半日。”

    “半日吗?”卢杰面色惨白,然后吩咐道:“准备吧,武事某不懂,不过早年跟着操练过,杀敌却是还行。另外告诉百姓,辽人残忍,但凡被打破保州城,城中的百姓怕是十不存一,女子更是无一能幸免……”

    “是。”

    “城门大开,斥候去打探消息,遇到百姓就让他们赶紧来,若是路程太远的,告诉他们,赶紧找地方躲着。”

    若是辽军大军压境,那些还在路上的百姓就会被一一斩杀。

    随后就是一阵忙碌,当远方出现黑线时,有人尖叫道:“辽军来了。”

    “喊什么?”

    卢杰扶着城墙,双腿在颤抖,吩咐道:“关闭城门,另外……告诉百姓,守城期间不得出门,巡街的军士要尽职,不可徇私……”

    敌骑蔓延而来,看着视线内全是。

    “保州……”

    卢杰站在城头,神色坚毅。

    “攻城!”

    敌军刚到就开始攻城,可见是要心急拿下保州作为后盾。

    那些骑兵打造了些木梯,然后就急吼吼的来了。

    “放箭!”

    神威弩开始发威了。

    弩箭不断收割着敌军的性命,可杯水车薪。

    “敌军靠上来了。”

    卢杰拔出长刀,盯着垛口,喊道:“稳住……”

    这是保州在多年后面临的第一次战斗,军心士气都在低谷,卢杰知道自己必须要挺身而出。

    当垛口出现了一张神色凶狠的脸时,卢杰深吸一口气,一刀砍去。

    那辽军发现当前的竟然是个文官,心中大喜,可没想到卢杰果断一刀,顿时就被砍中了。

    卢杰双手握刀,见到有人冒头就砍杀,稍后竟然满身是血。

    周围都在砍杀,箭矢和滚油不断倾斜下去。

    烤肉的味道很香,可卢杰已经吐过几次了。

    协助他的军士敬佩的道:“知州悍勇啊!”

    这时右边被辽军突破了,城头顿时一阵慌乱。

    “别怕!别跑!”

    卢杰挥舞着长刀喊道:“某在此,某在此!”

    马上有箭手和长枪手配合,把这股敌军绞杀在城头。

    “稳住!”

    卢杰已经累的不行了,就站在边上补漏。

    “某还在!”

    一个时辰后,外面的敌军依旧无边无沿,守军心中畏惧。

    “某还在!”

    那个身影依旧还在,虽然累得发抖,可他依旧在挥刀。

    “某还在……”

    “敌军放箭……躲避!”

    辽军开始了奔射,城头纷纷躲避,或是盾牌,或是躲在城头下。

    稍后箭雨停歇,外面的敌军大喊着,众人心中震怖,就探头看去。

    无数辽军在围着保州城转圈,那呼喊声如雷。

    这些骑兵绕城一圈,然后竟然往南边去了。

    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不解。

    袁耀面色惨白,过来说道:“敌军怕是去半路拦截援军,我军步卒为主,若是在野外被截杀……”

    野外的步卒面对大队骑兵会如何?

    卢杰丢下长刀,喃喃的道:“皇天在上……保佑大宋吧……”

    ……

    数万步卒在行军,无需刻意,就能在土路上激起无数飞尘。

    以前有人用烟尘滚滚来形容大队人马,沈安有些不解,但自从来到大宋之后,他真的理解了。

    骑兵在前方预警,步卒在后。

    最醒目的就是那个双马大车。

    双马拉车是否违禁沈安不知道,但就算是违禁,此刻谁敢说出来,都会被亢奋的韩琦给剁了。

    大车上的棺木涂了一层红漆,看着分外的让人膈应,而且红漆还散发着一股子味道,很难闻。

    但韩琦却甘之如饴,坐在棺木边上,用长刀敲打着棺木在唱歌。

    他唱的大多是边塞诗,豪迈,热血,而且韩琦的嗓门还很粗矿,当真有歌王的潜质。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哈哈哈哈!”

    在距离保州城一日的路程时,韩琦兴奋了。

    因为沈安判断敌军不远了。

    “哈哈哈哈!杀敌!杀敌!”

    老韩就像是喝醉了般的兴奋,边上有从汴梁跟来的随从说道:“相公,敌军不远……是不是警惕些?”

    大佬,敌军不远了,咱能不能正经点?

    韩琦拍打着棺木,随口说道:“领兵打仗,老夫不如沈安,他在前面安排,老夫去……你可知道陛下在老夫走之前是怎么说的吗?”

    随从摇头,这等事儿他哪里知道,知道了也会担心会被干掉。

    “陛下……陛下很看重沈安啊!”韩琦一脸唏嘘,“陛下说了,沈安这人看似随意,可战阵之道不容疏忽,老夫若是和他意见相左……那就要小心他下黑手……”

    卧槽!

    随从懵逼了,“相公,他敢对您下黑手?不能吧?!”

    此行韩琦掌总,算是总指挥,而沈安是临战指挥,你要说临战指挥敢对总指挥下毒手,随从打死都不信。

    这一刻远在西南的唐仁笑而不语。

    前方的沈安在骂人,韩琦微笑道:“从西北之败开始,先帝和官家就不再相信老夫统军之能……此次老夫是拼死才能成行,可官家心中还是有顾虑。”

    这是韩琦的伤疤,以往他从未揭开过,此刻说出来,随从不禁惊住了,“相公……”

    “可是不信?”韩琦笑道:“败军之将,何以言勇?而沈安却屡战屡胜,若非是他还年轻,若非是官家顾忌他年少血勇,到时候打断了某位权贵的腿,老夫哪里会有出征的机会?”

    说来好笑,沈安在雁门关立功之后,赵曙就陷入了纠结之中。

    这算是大功吧?

    肯定是大功。

    先是一把火差点烧死耶律洪基,接着在雁门关和包拯击溃了辽军,耶律洪基甚至吐血……

    这不是大功是什么?

    当时京城多少人赞叹着沈安的功劳?连带着包拯的名声都直上云霄。

    以往百姓夸赞包拯大多是包青天,可现在却多了个称呼,叫做什么名臣。

    从此沈安名将之称冠绝大宋,谁若是要哔哔自己比沈安懂武事,呵呵,百姓保准会喷你一脸二陈汤。

    这样的沈安本可不出来,但韩琦再三请命,赵曙自然要慎重。

    满朝文武,赵曙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派出了沈安。

    “官家让老夫掌总,莫要去制衡沈安,所以才有了沈安会下黑手之说……老夫哪里会不明白?这是官家在告诫老夫,战阵之事别瞎指手画脚……”

    “年少有为,让老夫羡煞啊!”

    韩琦看着前方精力充沛的沈安,觉得自己并不差。

    “……都特么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告诉斥候们,发现敌军重赏,谁战死了,他一家官家养,这话谁不同意?”

    沈安面对一群将领在咆哮。

    “可是……”一个将领有些犹豫,沈安皱眉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将领说道:“可兄弟们都不信!”

    武人被压制久了,渐渐的待遇提升,渐渐的心气高了,但依旧觉得这等好事不该自己沾边。

    “告诉他们,这是沈某说的。”

    沈某人乃是大宋首富,他说的话,但凡是涉及到钱财的,都可以安心。

    于是将领们喜笑颜开,斥候们听了这话,嗷嗷叫着冲了出去。

    斥候们发狂了,嗷嗷叫着冲向了前方。

    “发现敌军……”

    “就在前方五里……”

    沈安神色从容,回头看着韩琦。

    韩琦和棺木坐在一起,淡淡的道:“战阵之上老夫不如你。”

    沈安微微一笑,然后喝道:“大宋兴衰,在此一举,诸将士。”

    “喝!”

    数万人齐声大喝跺脚,威势惊人。

    沈安目光渐渐森然,“准备杀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