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作死的包绶(为新盟主‘无聊的胖子啊’贺,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088章 作死的包绶(为新盟主‘无聊的胖子啊’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夏季炎热怎么办?

    沈安无比怀念空调,就算是没有空调,来个风扇也行啊!

    “哥哥……热。”

    果果和花花坐在一起,眼巴巴的看着哥哥。

    这还不是盛夏,天气竟然就这般炎热,让沈家毫无准备。

    冰块从地窖里搬出来,花花见了就冲过去,伸舌头去舔舐着,那尾巴摇晃的厉害,显然是欢喜极了。

    书房里多了冰盆,气温缓缓下降,果果拿着一个冰酪在挖。

    沈安问道:“好吃吗?”

    “好吃。”

    果果很喜欢吃甜食,花花蹲在她的脚边,一脸谄媚的摇尾巴。

    果果想了想,就挖了些出来给它。

    花花伸舌头舔舐着,舔完后很有节操的蹲着,不再祈求。

    果果准备用勺子继续挖,沈安见了急忙说道:“换一个。”

    “为什么?”果果和花花堪称是一起长大的,一人一犬的关系无人能及。

    “不干净。”沈安觉得有必要告诉妹妹一些卫生常识了。

    “狗嘴里的唾沫说不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你和花花亲近还好,但要避开爪子和舌头。”

    至于牙齿沈安不担心,花花和果果玩耍时,从未用牙齿划伤过她,很有分寸。

    上次果果想为花花检查牙齿,就掰开它的嘴,伸手进去寻摸,花花一脸纠结的忍耐着。

    “我知道了。”果果起身,带着花花出去,只是出门后就回头做了个鬼脸。

    “郎君,包家来人了。”

    包家来了个仆役,见面就苦着脸道;“沈郎君,家里的小郎君热的不行了。”

    “冰块呢?”

    沈安觉得老包不是抠门的人,这等时候早就该用冰了。

    仆役说道:“上次阿郎和司马光打赌,说是今夏不用冰呢!”

    啧!

    “某怎么就忘记了此事呢?”

    沈安眼中多了厉色,问道:“家里的人口风可紧吗?”

    仆役说道:“紧啊!可阿郎说了,不许用冰,若是为此输给了司马光,他死不瞑目。”

    怎么动不动就是死呢?

    这老汉也没个忌讳。

    沈安纠结了一下,说道:“先把包绶送过来,明日某再弄个清凉的东西过去。”

    稍后包绶就被送来了。

    “见过大哥。”

    八岁的包绶看着唇红齿白,脸颊有肥肉,沈安见了就先伸手去捏捏他的脸蛋,觉得很舒坦,然后问道:“最近的功课如何了?”

    老包就这么一个亲儿子,早年溺爱,后来沈安劝了许久才严格些。从去年开始,包绶就开始接触诗词文章了,虽然作出来的稚嫩,但孩子嘛,趋势好就行了。

    包绶束手而立,“最近写了几首诗……还请大哥指正。”

    这娃说着就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递过来,很是恭谨的模样。

    沈安接过来,假模假式的看了看,说道:“在你这个年纪来说还不错,不过还不够,要继续努力。”

    他来到大宋好几年了,能品味诗词,但要说是作诗词……那个……咳咳,咱们能说点别的话题吗?

    “是。”包绶低头受教,然后说道:“还请大哥指出错漏之处,回头小弟给爹爹看。”

    你妹!

    这家庭作业不该是老包检查的吗?怎么轮到我了?

    沈安的笑容渐渐僵硬,“那个啥……让你姐姐给你看看。那个啥……你的诗词文章可有你姐姐的厉害吗?”

    说到果果,包绶马上就蔫了。

    “包绶……”

    说曹操,曹操就到。

    果果冲了进来,见到包绶后就伸手,和自家哥哥一样的捏住了包绶脸颊上的肥肉拉扯了一下,然后问道:“包公把你赶出来了吗?”

    包绶揉揉有些痛的脸蛋,愁眉苦脸的道:“爹爹和司马光打赌,家里不许用冰,很热啊!”

    “不给用冰?”果果也很纠结,“那会很热,满头大汗……洗澡都没用。”

    “是啊是啊!”

    两孩子凑在一起说着没冰的痛苦,沈安叫来了闻小种。

    “你去一趟出云观,请舍慧出手,弄几个好些的风扇来。”

    风扇沈安早就弄出来了,是用人力拉动的那种,因为各种不完善,沈安就丢下了这个发明,可此时却要重操旧业了。

    “告诉舍慧,主要是减少阻力,方便拉动发力。”

    不涉及电的话,这个东西不算复杂,不管是轴套还是各种材料出云观都有。

    包绶在沈家住下了,晚饭时吃的赞不绝口,央求道;“大哥,某以后就来你家住吧……”

    沈安很头痛的道:“那你爹爹呢?不管他了?”

    包绶以手托腮道:“爹爹的脾气不好,某觉着要过二十年才好些……”

    包公若是还能再活二十年,那就是祥瑞了。

    沈安畅想了一下,边上的包绶在和果果嘀咕,“某见过那些作诗词的人,不像是大哥的模样,大哥看着……作诗词就像是一想就有,可那不是苏轼吗?某觉得大哥没苏轼厉害,所以就给他看看某的诗词,点评一番,谁知道他丢给了你……”

    沈安听到这个不禁脊背发寒,觉得这个小屁孩的直觉太可怕了。

    “胡说!”果果当然要承担起为哥哥正名的重担,她微微昂首,噘嘴道:“哥哥才将有了新作……有志者,事竟成……”

    包绶听完了,就摇头道:“某还小,不懂这个……”

    果果生气了,说道:“那我以前的东西不给你了。”

    小朋友之间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包绶很委屈,晚饭后讨好了一阵没用,最后竟然爬到了屋顶……

    “姐姐你看!”

    包绶叉腰站在屋顶,一脸寂寞的嘚瑟模样。

    果果才将闻声出来,包绶就脚下一滑……

    biu……

    闻小种及时出现,接住了包绶,可这个熊孩子却没有丝毫害怕,反而觉得有了这个保镖自己就能尽情玩耍。

    于是沈家频繁出现孩子攀爬坠落事件,直至包拯来到了包家。

    “热啊!”

    包拯一进门就说热,沈安赶紧叫人弄了冰毛巾来给他擦脸。

    “舒坦!”

    包拯用毛巾捂着脸,只觉得神仙也不过是如此。

    “包绶没给你找麻烦吧?”

    包拯惬意的道:“那孩子就是个乖巧的,做事稳重,说话稳重……颇有些老夫当年的样子……”

    “姐姐你看……”

    这两天每日都会上演的坠落游戏又开始了。

    沈安退后一步,等着包绶倒霉。

    包绶站在屋顶上,得意洋洋的冲着果果招手。

    果果看到了包拯,就欢笑着跑过来,“包公……”

    包拯笑了笑,然后骂道:“小畜生!还不赶紧下来?”

    这个小畜生啊!老夫才将说你稳重,你就来了个上房揭瓦。若非你是独苗,老夫非打死你不可。

    包绶看到自家老爹来了,脚一软,一下就滑了下来。

    包拯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体就软了。

    沈安赶紧扶着他,“没事,闻小种在呢!”

    闻小种突然出现接住了包绶,身手帅气的不行。

    包绶平安落地后,看着闻小种在流口水,“你和某回家去吧,某的好东西都送你,只要你每日接住某就行了。”

    这还上瘾了!

    闻小种淡淡的道:“某接住你是看在小娘子的份上,若是出了沈家,某不会管你。”

    酷!

    小孩子都喜欢这种冷冰冰,身手又好的好汉。

    包绶马上就缠住了闻小种,让他离开沈家,到包家去。

    啪!

    包拯一巴掌把他拍醒了,然后说道:“回家!”

    “不要啊爹爹……”

    包绶这几天在沈家过的和神仙差不多,每日有美食,有御用接手闻小种,还能四处乱跑……太舒坦了有没有。

    可现在要回到那个没有冰块的家里,包绶觉得生不如死。

    那就是地狱啊!

    包拯是来看风扇的,沈安把几架风扇给他演示了一遍,最后劝道:“别舍不得花钱,咱有钱,让仆役们轮班拉风扇,多给钱就是了。”

    “老夫知道。”

    前脚一脸慈爱的包拯转过脸,马上就露出了怒色,“小畜生,还不快跟着为父回家!”

    包绶一步三回头的被带走了,临出大门喊道:“姐姐,过几日记得叫人去接某。”

    这货竟然在沈家住上瘾了?

    沈安挥挥手,觉得这个小胖子迟早有一天会让包拯忍无可忍,然后要动用武力来收拾他。

    想到包绶被打,沈安就觉得心情舒畅。

    包绶没有被打,一路回家后,包拯叫人来弄了风扇,然后一家子享受着凉风,那酸爽就别提了。

    “多给钱,让他们在夏日里轮班拉风扇。”

    但凡被暴热过的人都不会在这方面省钱,老包交代了下去,家里的下人争抢了一番。

    而包绶却觉得很无趣,他最近喜欢上了登高望远。

    于是就在包拯享受风扇之时,包绶爬上了自己的屋顶,然后插着腰,幻想着自己就是无敌猛将,振臂高呼道:“为了大宋……”

    隔壁屋里的包拯听到这个声音的来源不对劲,就出来查看。

    “小畜生……”

    包绶站在屋顶上,见自家老爹出来了,就喊道:“爹爹别慌,孩儿马上爬下来。”

    他话音刚落,脚下就是一滑,biu……

    呯!

    包绶就在包拯的眼皮子底下滑落下来,一直落到了一盆花里。

    “我的儿……”

    包拯的威严全不见了,心跳如雷,急奔过去。

    包绶躺在花盆里,愁眉苦脸的道:“屁股,屁股……”

    包拯把他抱出来,这里摸摸,那里揉揉,一迭声问哪里痛。

    “爹爹,屁股疼!”

    老包不由分说的剥了他的裤子,看到那屁股上扎着几根刺,不禁松了一口气。

    没摔断骨头就好啊!

    老包起身吩咐道:“从明日起,大郎的功课加倍。”

    “爹爹……”

    炎炎夏日本就不该學习啊!竟然还要加功课,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包拯怒道:“若非是看你年幼,为父早就家法来了。”

    包绶垂头丧气的被带了回去,当晚爷俩就享受了一番凉风。

    第二天凌晨,包拯去上朝。

    “见过包相!”

    众人行礼,包拯拱手,微微点头。

    等看到司马光时,包拯就乐了,迎上去问道:“这没有冰……君实的脸上怎么多了些疙瘩呢?”

    “蚊子咬的!”

    司马光肯定不会说是热出来的。

    包拯摸摸自己的脸,说道:“老夫的脸最近怎么就那么舒坦呢,凉风习习,舒爽啊!”

    司马光仔细看去,见包拯神清气爽,不像是被热了一夜的模样,就指着他说道:“包相你莫不是用了冰?”

    那个赌约没什么赌注,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也不需要堵住,要的只是赢一口气。

    包拯说道:“老夫行事光明磊落。”

    司马光浑身都是汗,心中不忿,但却不好说话。

    所以这便是君子的坏处。

    你要弄个君子的人设,那么许多事情你就得被限制,比如说现在。

    但有人却在边上说道:“是赌不用冰?那包相和司马谏院谁在家里用冰了谁知道?”

    “某知道!”

    张八年来了。

    这事儿看似玩闹,可一旦涉及到革新派和反对派之间的头面人物,那性质就不同了。

    稍后进殿,张八年一本正经的禀告了此事。

    “司马谏院未用冰,包相也未用冰,不过……”

    司马光心中一跳,赶紧端着脸,等着张八年的消息。

    ……

    该盟主看到上一章时正在蹲坑,结果爆笑……差点……

    不管怎么说,一个盟主往这个夜晚多了许多欢喜,希望加更也能让大伙儿欢喜,让新盟主欢喜。

    偷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