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臣当年师从机关高人(为盟主‘31song’贺,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070章 臣当年师从机关高人(为盟主‘31song’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魂魄飞天,这事儿在包拯看来纯属玩笑,他冷冰冰的道:“荒谬之极!”

    韩琦面色凝重的道:“你不知道,当年……就是开宝九年十月十九日,太祖皇帝在位。司天监学生马韶悄然去了晋王府,和当时还不是帝王的太宗皇帝私下说话,说二十日晋王当为帝王……当夜太祖皇帝暴毙,第二日,也就是二十日……晋王登基。”

    这个事儿曾公亮知道,欧阳修也知道,就包拯是懵的。

    “这事儿不是真的吧?”他觉得弄不好是太宗皇帝当时弄的玄虚。

    曾公亮摇头道:“马韶因此被破格提拔为司天监主簿,一步登天……”

    卧槽!

    这等人竟然能预言此事?

    那和神人差不离啊!

    若是沈安在的话,一定会怀疑那位马韶是不是穿越者,否则怎么能准确的预言此事。

    小吏说道:“他们说以后司天监再无人能和上天沟通,沈县公的罪孽大了。”

    这事儿很棘手啊!

    韩琦觉得有些麻爪,说道:“去让沈安来一趟。”

    包拯目光冰冷的道:“这是逼宫!”

    这是绝杀,一旦韩琦他们也跟着认定司天监上下逼宫,不知道多少人会丢官。

    老包好狠啊!

    韩琦觉得包拯真的够狠辣,可想到此事对沈安的影响,就咬牙切齿的道:“司天监上下这是发疯了吗?”

    “他们没疯。”

    外面进来了赵曙,众人急忙行礼。

    赵曙的面色微微发白,看着有些倦怠。

    他坐下后说道:“王怀在司天监笼络了不少人,蛊惑他们,说什么大宋如今的种种变故皆是在动摇社稷民生,其心可诛!”

    这便是搞串联的,按照赵曙的意思,杀一百遍都不解恨。

    韩琦说道:“官家,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否则臣担心会有其他人效仿。”

    若是由此引发一次大冲突,以后的革新可就艰难了,而且朝中绝对会形成党争。

    赵曙点头,“朕不喜威胁,所以已经准备了官吏,一旦不对劲,马上把司天监上下全数换掉,一个不留。”

    这番杀气腾腾的话让韩琦不禁赞道:“官家果断,可此事还是有缓缓的来,当年……那些人可是在盯着呢,一旦有机可乘,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所以还是看看再说。”

    这便是首相的气度,稍后沈安来了,韩琦说了此事,最后问道:“此事是你去做的,你以为该如何应对?”

    “这不是事啊!”

    沈安很是诧异的道:“什么魂魄飞天……真有这样的事,早就被吞了。不过既然他们说到了飞天,臣有办法能让人上去,而不是魂魄。”

    赵曙不悦的道:“莫要胡言乱语。”

    韩琦也不高兴的道:“这里是政事堂,什么飞天……人难道还能长了翅膀飞起来?若是如此,司马光……对了,司马光不是上了奏疏,说什么王怀乃是高人,不该这般对待他。”

    赵曙起身道:“此事搁着,让司天监的人安静些,否则就滚去琼州。”

    ……

    官家的态度出去了,沈安说能让人飞天的话也传出去了,司马光的反应很快,进宫说道:“陛下,沈安最近有些浮躁,这等谎言都能说出来蛊惑君王,臣觉着该罚……”

    沈安正好也在,闻言就问道:“若是能呢?司马谏院可愿一试?”

    司马光一脸正气凛然的道:“你若是敢说能,那老夫就第一个上去。不过不能上又如何?”

    这是将军!

    沈安觉得自己的正气还是差了一些,就努力酝酿出来,然后正气凛然的道:“若是上不去,某愿意去登州为官。”

    咦!

    众人不禁都有些感动了。

    那是登州啊!距离汴梁一千多里地,而且那地方隔海和辽国的东京道相望,最近辽国的水军渐渐复苏,说不定就会来一把突袭……

    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还危险,沈安竟然愿意拿来打赌,这个诚意真是满满的。

    赵曙觉得这种意气用事最无趣,可沈安都说出来了,他只得不悦的道:“此事沈安你可是孟浪了?”

    你若是孟浪了,就赶紧寻个借口,喝醉了什么的,朕这边给你打个呵呵就过去了。

    沈安认真的道:“陛下,臣当年师从机关高人……”

    赵曙和宰辅们齐齐想翻白眼。

    你一阵子说自己师从于邙山神医,一会儿说自己师从于邙山兵法大家……现在你竟然说自己师从于机关高人。

    有那么多学识可以学,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司马光淡淡的道:“此事老夫拭目以待。”

    沈安笑道:“不会辜负了司马谏院的期望,咱们到时候再见。”,他在想着司马光在天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

    呵呵,爽歪歪啊!

    沈安告退,随即小朝会就散了。

    几个宰辅出去,一路琢磨着。

    韩琦有些迟疑,“老夫觉着沈安不是这等吃亏的人啊!可他却这般自信,难道真能把人弄上天去?若是输了呢?登州可不是好地方。”

    欧阳修是个美食爱好者,突然想起了什么,喜滋滋的道:“登州有好海鲜呢,又大又肥美,好吃。”

    尼玛!

    前面的司马光回身道:“沈安好吃……去了登州就是如鱼得水?”

    韩琦尴尬的道:“是啊!”

    司马光愤怒了,“他连打个赌都要使坏心眼,缺不缺德啊!”

    稍后赵曙得了这番话,不禁叹道:“那个沈安……司马光和他比,真是太纯良了。”

    陈忠珩觉得这是对自己好基友沈安的污蔑,他堆笑道:“官家,那司马光最是刻板,可此次却挤兑了沈安打赌……”

    他挑挑眉,赵曙见了就说道:“好生说话,别弄的这般猥琐。”

    “是是是。”

    陈忠珩赶紧挤出些正气来,看着多了些凛然之意。

    “不过也是啊!”赵曙抚须道:“司马光先是说沈安谎言骗朕,该罚,沈安的性子容不得这等打压,定然要反抗……年轻人嘛,喜欢赌,某不服你,那咱们打个赌……沈安就这般上当了。”

    着啊!

    陈忠珩觉得官家果真有断案的天赋,不禁赞美道:“官家英明,沈安就是被司马光激的,您想想这人他怎么上天?真要能上了,那岂不是神仙?所以沈安后来发现不对,自己说的话圆不过来了,就只能选个地方……”

    “登州。”赵曙觉得沈安不只是为了去吃海鲜,“登州的对面就是辽国,沈安若是去了那里,多半会和朕讨要水军的指挥,到时候……那厮能折腾出什么事来?朕很期待啊!”

    陈忠珩觉得沈安若是想折腾事,就担心赵曙顶不住,会被气疯去。

    “官家,那边……他弄不好就敢带着人摸过去啊!”

    “不敢吧?”赵曙想想,一拍大腿,“当年他在雄州时就敢摸过去,登州有水军,他更是肆无忌惮了。”

    “是啊!”陈忠珩觉得放沈安去登州绝对是个错误。

    “要不……朕让他去西北吧,李谅祚……”

    赵曙想起了李谅祚,不禁觉得这是个悲伤的少年。

    梁皇后作的一手好死,先是令人传沈安的坏话,可沈安却顺着又传话,甚至连诗词都出来。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赵曙很好奇李谅祚听到这首词的反应,大抵会暴跳如雷吧。

    “朕的年轻臣子折服了他的皇后,哈哈哈哈!”

    赵曙得意洋洋的回去,叫人弄来了唢呐……

    今日高滔滔叫了几个关系好的女人进宫玩耍,还弄了个小型歌舞。

    贵妇们的日子悠闲而无聊,恨不能找点儿刺激的事情来做做,可贵妇要矜持啊!

    于是八卦就成了她们的职业,从窥探、谈论别人的隐私中,她们获取了新的生命动力。

    “……沈县公动辄打断人的腿……”

    “先帝和官家都纵着他呢。”

    “不过他立功太多了些,不纵着难道还能按部就班的给他升官?”

    “哎!他若是我的儿子该多好啊!”

    一个三十多岁的贵妇感慨着,引发了群嘲。

    “你难道十余岁就能生孩子了?就算是能生,可也生不出沈安这等才俊吧。”

    “就是,沈卞特立独行,与天下人背道而驰,这等孤傲之人,方能生出沈安这等大才来。”

    “那沈安只有一个女人……他长得不错啊!看着挺英俊的,有一股子旁人没有的气质,像是……”

    一个三十余岁的贵妇微微皱眉在想着用词,“对了,就像是俯瞰这个人世间,那种优越感,对,就是优越感,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啊!”

    被别人俯瞰了还念念不忘?

    这个有些抖m倾向的贵妇的话却引发了贵妇们的赞同。

    “是啊!而且还结实……”

    高滔滔去更衣,在场的就是些宫女内侍,贵妇们再无忌惮,于是说的话越发的露骨了。

    “那些少女喜欢瘦弱的男子,最好是走两步就咳一下,再拿个折扇扇动一番,哇,她们马上就动心了。可咱们是过来人,这男人啊!他还得要身体结实的……”

    “就是,那些弱不禁风的男人看着就好了,真要一起过日子,还是要有力气的,随手一抱哦……”

    这些话让宫女们面色潮红,内侍们也是如此。

    宫女还有希望出宫嫁人,内侍们就完全是绝望,而且他们没有家伙事,有心无力,只能忍着,憋着。

    这时高滔滔回来了,乐声马上再起,两个宫女起舞,贵妇们又端起了脸,看着矜持而高贵,仿佛刚才那些话都是鬼说的。

    高滔滔没觉得什么,坐下后叹道:“沈安和司马光刚才打赌,沈安说是要把人弄上天去,若是输了就去登州为官……司马光说若是如此,那他就敢第一个坐上去。”

    贵妇们马上就激动了。

    这可是个大瓜啊!

    这个超级八卦是如此的给力,让她们不禁面色绯红。

    “去登州啊!那地方传闻很冷清。”

    “沈安这是被挤兑的吧?”

    “多半是,那司马光看似老实,可我活了这么些年,早就看透了,这老实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外表越老实的,就越要防着。”

    “对,知人知面不知心,缺啥装啥,不老实就装老实。”

    瞬间贵妇们就把身体结实的沈安给夸到了天上,而看似老实的司马光被批判了一通,就差点说他是道貌岸然了。

    一个贵妇和高滔滔交好,所以也敢指使宫中人。她冲着乐队说道:“别老是弹奏这些软绵绵的……弄些有动静的曲子。”

    就好比后世觉得嗨皮了,就想去酒吧,去感受一番那些震动。

    众人齐齐点头,然后准备倾听。

    一个少女抬起手,看那蓄力的姿态,这绝对是一次铿锵有力的演奏。

    铮…………

    琴声猛地从指间飞了出来,少女神色坚毅,双目有神。

    “这是十面埋伏?好!”

    少女的演奏开始了,众人听的如痴如醉,突然右边传来了一个尖利的声音,顿时就打破了意境。

    那少女开始还想努力保持着心境,可那飘来的乐声太过霸道,只是两下就让她节奏大乱。

    崩的一声,琴弦断,少女垂泪……

    这个动静够大了吧?

    众人满头黑线,一个贵妇嘀咕道:“官家也太过分了。”

    千年琵琶万年筝,一把二胡拉一生,唢呐一响全剧终……

    ……

    月底了,爵士求月票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