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惩罚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062章 惩罚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寝室里,赵仲矿第一个爬了起来,一边穿衣裳一边喊道:“都起来了!都起来了。”

    “滚!”

    一个學生用被子捂着头,骂道:“老子就不起,怎地,难道他沈安还能亲自来抓某不成?”

    “某能来读书就算是看得起他了,还早起?做梦!某继续睡,继续做梦……梦里……有美人呐!”

    “这次不对!”

    赵仲矿一边穿衣一边侧耳听着,觉得真的不对劲。

    以前书院也搞过夜袭,不过没人搭理,那些人在外面叫喊了一阵完事。

    可今天不但有叫喊声,还有号声,就和军队里一样。

    赵允良的话再次浮现脑海:沈安此人不管是治军还是治學,第一要的就是规矩。规矩定下了,但凡有人敢触犯,那……

    那什么?

    那个以德服人的沈安……他绝壁会下狠手啊!

    想到沈安以往的丰功伟绩,赵仲矿穿衣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他飞快的穿好衣裳,刚走到门边,轰的一声,房门就被人从外面踢开了。

    竟然这么肆无忌惮……

    绝壁是沈安的指使,这时候谁不起谁倒霉!

    赵仲矿赶紧往边上站着,喊道:“某起了。”

    外面冲进来几个男子,他们提着木棍,寻索着目标。

    床上的几个學生被这个动静弄醒了,纷纷抬头或是坐起来,有人骂道:“艹尼玛,滚出去!”

    这些人在家里时颐指气使惯了,在书院读书不过是父辈的要求罢了,现在连觉都睡不好,这日子真是过不下去了啊!

    “谁?”

    房门大开,外面的微光映照进来……

    几个學生从床上坐起来,满面怒色,还有人抓住了枕头准备扔出来。

    赵仲矿就站在边上,看到这几个男子都比较年轻,而且衣服比较眼熟……

    这好像是……这特么怎么那么像是邙山书院的衣裳呢?

    他看了这几人一眼,正好其中一人看过来,目光凶狠。

    是了,就特么是邙山书院的學生,也只有那边的學生才会有这种眼神。

    沈安曾经说过,邙山书院的學生就该有股子虎气,于是他们就有了虎气。

    他强笑道:“某正准备出去……”

    學生的眼中多了轻蔑之色,然后偏过头,正好枕头飞了过来。

    他伸手抓住枕头,喝道:“奉山长令,不起的,打!”

    几个學生冲了过去,举着棍子就抽打。

    他们抽打很讲究,专门避开了脑袋,冲着肩膀手臂这些地方下手。

    “啊……”一个书院學生肩头挨了一棍,他怒吼道:“老子和皇子是堂兄弟,你们竟然敢下手……嗷!”

    下手的學生狞笑道:“山长的命令,别说是皇子的堂兄弟,就算是皇子在此也得打!”

    “沈安?”

    “打!”

    惨叫声中,那些學生被打怕了,喊道:“起了,某起了……”

    “沈安,你不得好死……”

    “嗷……”

    “……”

    整个寝室区都在惨叫,接着有人狼狈的跑了出来。

    “到这边来!”

    教授们在招呼學生,等看到出来的只是十余人时,不禁悲从心来。

    “都说了山长当年在太學收拾那些學生就和玩似的,怎么就没人听呢?”

    “他们觉着自己是宗室子,开一面……可山长最喜欢的就是杀鸡儆猴,唯恐这只鸡不够肥大……他们这是自己撞上来了呀!”

    赵允让从未想到过學生还能这么管,他看了一眼身边沉稳的沈安,说道:“老夫当年也曾进宫读书,先生恼怒了就用戒尺抽打几下,或是罚站,这便是最大的惩戒。后来老夫的儿孙们在外面读书,那些先生更狠些,也不过是拿着戒尺多打几下,可你……”

    “你这是打强盗啊!”

    赵允让苦笑道:“当年府里曾进过盗贼,被护卫抓了起来,也就是这般打法,你……”

    你沈安这是把宗室子们当做是盗贼在收拾啊!

    “他们的父母若是看到了这一幕,怕是会寻你拼命,你沈安在宗室里的名头也会一落千丈,这些你想过吗?”

    管教學生历来都是个大學问,目前的管教方式大抵很粗暴。

    罚!

    想谈心?

    回家找你爹娘去,先生没空。

    可再粗暴也没沈安这般粗暴,直接把學生当做是盗贼打。

    “某从未想过和宗室们成为朋友,那不现实。”

    沈安笑道:“宗室书院的目的只是为了安抚宗室,让他们在将来能有个谋生的技能。某可以不管,可当初他们给钱挺爽快,某没法袖手啊!您想想,这些學生将来出了书院去谋生,却发现自己没學到东西,您说他们会恨谁?”

    赵允让好奇的道:“你这人老夫知道最是脸皮厚,你会在乎他们恨谁?”

    所谓的脸皮厚就是不要脸。

    沈安干笑道:“可某却希望宗室们能有个好结局,否则……”

    “宗室有了出路,这便是破了一个局……”赵允让看着那些學生被乱棍打了出来,突然觉得很有趣。

    “三冗就是僵局,一个一个的去破开这些局,十三郎有气魄,你们有手段,老夫很放心……”

    沈安有些感动的道:“您活着就是最大的支持。”

    老赵活着的话,宗室里的那些老资格都要装鹌鹑,谁敢炸毛就收拾谁。

    “好。”赵允让很是感性的道:“老夫的种这般好,争取再生几个。”

    沈安很无语,想说他不要脸,却张不开口。

    不过这年月高龄还能生孩子算是祥瑞,举家欢庆。

    可若是在后世,这便是老不修。

    邙山书院的學生们驱赶着宗室子们过来了,场面看着惨不忍睹,狼奔豕突。

    “不要打了,某错了,某错了……”

    “救命……”

    几个宗室子被追打过来,惨嚎着,等看到赵允让时,不禁喜上眉梢:“翁翁救命!”

    这喊声格外的凄惨,凄惨中又带着狂喜,就像是被欺负的小鸟见到母亲时的疯狂鸣叫。

    沈安仔细看去,果然是赵允让的那几个孙子。此刻他们鼻青脸肿的在狂奔,哪还有一点皇帝侄子的模样。

    其中一个大抵是欢喜狠了,就回头喊道:“老子弄死你们!”

    呯!

    后面追赶的學生本是想抽打他的肩部,结果他这么一转身,就打中了他的额头。

    呃!

    赵允让也傻眼了。

    “翁翁……”

    老赵的孙儿缓缓回身,眼中有些绝望之色,然后重重的倒了下去。

    卧槽!

    赵允让的孙儿,当今官家的侄子被干翻了。

    就在赵允让的眼皮子底下被干翻了。

    老赵要发狂了吧?

    那些被打出来的宗室子们见状都喜翻了,有人哭嚎道:“郡王……他们太狠了呀!”

    “郡王,您再不出手,咱们就成了盗贼,比泼皮都不如啊!”

    “求郡王为我等做主!”

    唰!

    瞬间前方就跪倒了一片。

    赵允让最是护短,一旦他出手,官家都挡不住。

    以后这个操练就别搞了吧,大家上上课就好,若是能敞开了请假,那就更舒爽了。

    有人看到沈安站在那里,面色平静,就低声道:“郡王府派人来书院读书,一方面是为了带头给大家看看,另一方面也未尝不是未雨绸缪……郡王是担心自己去了之后,那些儿孙没了着落,所以就把最出色的几个孙儿给送了进来……可今日被打翻一个,也不知道死活……他若是不发火,某就吃屎!”

    “是啊!听着那摔倒的动静吓人,多半严重了。”

    “……”

    众人都在看着赵允让,沈安心中也在犯嘀咕,心想那一棍好像不算狠吧。

    赵允让觉得腿有些发软,他看了沈安一眼,低声问道:“如何?”

    沈安云淡风轻的道:“死不了。”

    那就好。

    可另一种担忧浮起……

    死不了,要是也活不好呢?

    赵允让走了过去,突然骂道:“小畜生,竟然不听教诲,回头老夫揍死你们!”

    那几个孙子都起身回头,其中一个过去扶起了晕倒的兄弟,悲声道:“老二,翁翁来了,你醒醒,你醒醒啊!”

    另一个也赶紧过去蹲下,悲呼道:“老二,你睁开眼睛吧,让翁翁最后再看你一眼……”

    这不对吧,

    什么叫做睁开眼,让赵允让再看他一眼?

    这是睡糊涂了?

    说话这人又个毛病,那就是睡觉不能被吵醒,否则脑袋会发蒙。

    他兀自在嚎哭,赵允让却已经是怒火冲天了。

    “翁翁!”

    这厮抬头,泪眼朦胧的道:“看看老二吧。”

    沈安觉得这货是在作死。

    连语言组织都出了问题,你这书读到哪去了?

    “小畜生!”

    赵允让一巴掌就把这个孙子给拍开了,骂道:“连书都没读好,还敢在这里嚎哭,回家跪一个时辰。”

    卧槽!

    跪一个时辰?

    沈安觉得自己跪一个时辰的话,大抵就被废掉了,可看看老赵的这个孙子,却是一脸的震惊,随即就是不以为然。

    你不以为然就不以为然吧,竟然还用这个表情去挑衅沈安。

    老赵的脾气不好,以往多半也经常处罚儿孙,看样子他们都练出来了,跪一个时辰压根就不是事。

    沈安低声道:“郡王……”

    老赵正在看躺着的那个孙子,闻声看过去,就看到被罚跪一个时辰的孙子不以为然的模样,心中的火气一下就窜起来了。

    “回家跪半日!”

    “翁翁……”

    那孙子一脸绝望的道:“腿会断的!”

    赵允让的手动了动,大抵是想动手,最后还是忍住了,“那就去城外的庄上种地一年……”

    “翁翁,孙儿错了……这就跪,这就跪!”

    跪半天和种地一年,这个不用计算,正常人马上就会做出选择。

    沈安干咳一声,“郡王,算了吧,种地一年不打紧,却不好耽误了功课……”

    那孙子感激的看了沈安一眼,赵允让嗯了一声,问道:“平常你等怎么罚學生的?”

    沈安看了那个孙子一眼,说道:“书院很讲道理,而且基本上不体罚,最多的就是抄写……按照错误来,比如说……”

    他再次看了那孙子一眼,心中的幸灾乐祸几乎要满溢出来,“上课说话,那就抄写上课不许说话多少遍。他这个是……”

    一个教授大抵是瞌睡来了,顺口说道:“他这个是‘不好好读书,不遵守规矩,还狡辩’。”

    卧槽!

    连沈安都为之侧目了。

    这么多字,而且笔画又多又繁琐……

    这是要命啊!

    那个孙子傻眼了,看着赵允让,心想您可不能糊涂啊!

    可赵允让却习惯性的觉得抄写不是事,就随口说道:“如此就按照这个……抄写……”

    一百遍,足够多了吧?

    “两千遍,明日就抄好交上去。”

    “翁翁,好多字……”

    那孙子已经彻底要崩溃了,这时沈安说道:“要不……”

    他两次开口,这孙子两次倒霉,一次比一次狠,所以这孙子马上就喊道:“孙儿回头就去抄。”

    以前书院的教授们经常用沈安来激励他们,说到人品时,多有夸赞,什么學问精湛,道德高深。

    可刚才沈安随手就给他挖了两个坑,一下就把他给埋了,这是哪门子的道德高深?

    他真的不敢再去赌沈安的节操了……

    ……

    月底求月票……

    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