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一箭双雕,死有余辜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017章 一箭双雕,死有余辜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最强兵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杨卓超变了。

    上學时他专心致志,放學后一到家中,他就回房间做题,叫吃饭也得三请四请,恨不能一天只吃一顿饭。

    题目很多,但都有范例在,按照杨卓超的理解能力没问题。

    他做啊做,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会不时蹦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解开,渐渐轻松起来。

    ……

    “他是聪慧的,只是在那家學堂里被人打压久了,被同化了,所以说环境很重要,当初丈人选學堂却是选错了。那个先生教课还行,可却不管學生之间的事,谁被欺负了当做没看到,这样的先生,再有才也不能去他的门下读书。”

    杨卓雪这几日郁郁不乐,沈安就来开导她。

    “可如今怎么办?”杨卓雪很是抑郁的道:“爹爹在給他寻學堂,可就算是换了个學堂,卓超怕是还这样。”

    沈安点头,但却笑了起来,“为夫说过,此事我来,所以你别管就是了。”

    杨卓雪点头应了,可心中还是有阴影存在。

    沈安也有事,蒲玖最近老是来找他,他避而不见,但这人竟然有些锲而不舍的精神,

    “让他来。”

    今天沈安有空,也有精神,所以就见他一面。

    一见面蒲玖就跪下了,沈安漠然道:“这是为何?”

    蒲玖抬头,已经是泪流满面,“沈县公,小人错了……”

    沈安讶然道:“你错了什么?这是……喝多了?”

    这话的味道不对,蒲玖说道:“小人该奋力为大宋水军造船,可却懈怠了……”

    沈安叹道:“你如今不是在那些商人船厂里做事吗?和水军没关系。好好做,以后有前途。”

    “小人错了。”蒲玖哭道:“小人愿意奉献自己的忠诚,愿意为您做事……若是背叛,不得好死。”

    这个态度很是诚恳,庄老实在门外和陈洛低声道:“郎君不信他?”

    陈洛点头道:“是不信,从开始就不信。”

    里面的沈安淡淡的道:“你想要什么?”

    蒲玖满怀希望的道:“如今在汴梁的大食人不少,小人想为他们弄个地方,大家住在一起,也方便官府管辖……”

    “那就去弄吧。”沈安的态度很是无所谓。

    蒲玖心中一喜,说道:“可小人去了开封府,没人管这事……”

    “你的心不够诚。”

    沈安伸手点点他,笑道:“大宋官吏不喜欢心不诚的人,你……既然你行商多年,难道不懂这些?”

    这话里有点醒之意,蒲玖一个激灵,然后扇了自己一耳光,声音响亮的让沈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担心这厮会把嘴抽烂去。

    可蒲玖却狂喜道:“小人愚蠢,愚不可及,哈哈哈哈!小人竟然忘记了做事要心诚,多谢沈县公,多谢沈县公,小人这便去了。”

    等他走了之后,庄老实进来问道:“郎君,这事怕是不妥吧?若是他行贿被抓,到时候说是您指使的,虽然没人敢怪罪您这边,可不好听啊。”

    “某没让他行贿。”

    沈安一本正经的道:“他想多了。”

    啧!

    这个郎君很不要脸啊!

    不过这样的不要脸却是沈家上下都希望看到的。

    沈安吩咐道:“那个……去找苏轼,让他有时间来一趟。”

    苏轼在御史台如今算是如鱼得水,靠着好酒量和诗词,很是笼络了一批同僚。大家一起喝喝酒,一起听听小曲,一起那个啥,很快就混作一团。

    中午苏轼就来了。

    “何事?”

    他一副我很忙的模样,甚至还打了个酒嗝。

    “大中午就喝酒了?”

    沈安觉得中午喝酒的不是有酒瘾,就是下午不想做事了。

    “和同僚喝了些。”苏轼得意的道:“某作词一首,他们都认输了,然后罚酒,如今都醉醺醺的准备回去……”

    沈安看着他,觉得御史台多了个苏轼,真的是……很乐呵啊!

    大中午就喝醉了,这是御史台还是青楼?

    御史中丞定然要疯了。

    “那个,上半年你得寻摸一个案子来弹劾吧?找到了吗?”

    御史你得有所作为,一年到头你都不弹劾人,或是没弹劾到痒处,那就是渎职。

    所以御史们每年必须要完成指标任务,完不成的,呵呵!

    上次苏轼大嘴巴,结果被人坑了。幸而沈安给他出了主意去弹劾包拯,否则他早就凉了。

    最近他的日子太潇洒,沈安觉得这厮定然是没顾上这事。

    果然,苏轼捂额,头痛的道:“忘记了,某竟然忘记了此事,该死!该死!”

    可要想弹劾人你得有的放矢啊,不然对方铁定会收拾你。

    苏轼愁眉苦脸的道:“没人,最近朝中风平浪静,找不到人弹劾,安北,某死定了。”

    “要不……某去弹劾官家?”

    这厮一脸兴奋,看来还真准备这么做。

    可那是赵曙,不是赵祯,你去弹劾他,小心被穿小鞋。

    沈安觉得自己交友不慎,但还得要为他筹谋一番,“某这里有个主意……”

    “快说快说,回头某请客喝酒。”

    苏轼最喜欢热闹,朋友越多越好,大家一起嗨皮,一起唱歌跳舞,一起吟诗作词,多爽啊!

    这样的日子他能过一千年都不带厌倦的。

    “开封府……敢去吗?韩贽那里,可敢去碰碰吗?”

    苏轼一怔,旋即就爽朗的笑道:“小事小事,别说是韩贽,就算是韩琦,某也敢弹劾他。”

    沈安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

    韩琦是那么好弹劾的?你若是行差踏错,韩琦就能弄死你。

    这货……真的是不知死活啊!

    想起这厮在历史上的遭遇,沈安就觉得他该回家去教书。

    “那个……最近会有一个人去开封府行贿,你盯紧了他,保证有收获。”

    “谁?”苏轼欢喜不已,觉得上半年的任务完成在望。

    完成了任务,剩下时间咱就能继续嗨皮。

    御史台啊御史台,这真是个好地方啊!

    “一个大食人,叫做蒲玖……”

    沈安的眸色平静,压根看不到半点情绪。

    “好!此事某马上就去办。安北,回头请你喝酒啊!”

    苏轼一溜烟就跑了。

    沈安送他出去,回来后,庄老实问道:“郎君,那蒲玖……若是被抓到行贿,怕是就完蛋了。”

    蒲玖好歹有些作用啊!

    “当初蒲玖被某威胁利诱去帮助水军造船,可他并不尽心。”

    沈安冷笑道:“大食人造船领先大宋多年,可才过了多久?大宋的工匠就能改进战船,而且是持续改进,改动很大,这是什么意思?”

    庄老实一愣神,“郎君,那蒲玖竟然敢藏私?”

    “你以为呢?”沈安说道:“他从开始就没尽心……老实,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他负手看着花花跑出来,就笑了笑,“后来某就授意那些工匠排挤他,主因就是这个,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想让他知道大宋战船以后的改进模样。”

    花花跑了过来,脑袋上多了个装饰,很是委屈。

    沈安俯身摸摸它的头顶,笑道:“后来他就去了那些商人弄出来的船厂,那就是没了用武之地。某本是在等着他幡然醒悟,那说明此人还能用。可你看他先前来此是为了什么?”

    “他为大食人弄个地方聚居,这事不算过分吧?”

    这年头外藩人自己聚居很常见,但最多的还是大食人。

    “那些大食人在广州和泉州都是这样聚居的。”

    沈安叹道:“这是大宋,不是大食,大宋不歧视外人,不欺负外人,他们为何要聚居?而且……某不喜欢看到他们聚居。”

    以后的泉州,基本上就是大食人的地盘,他们聚居在一起,势力庞大,最后蒲寿庚就成了代表性的人物,执掌泉州市舶司多年。

    一个外藩人能得此待遇,那该感激零涕吧?

    没有,关键时刻,蒲寿庚毫不犹豫的就卖了南宋,算是最后一根稻草。

    而最惨烈的就是蒲寿庚捕杀南宋皇室……

    被自己养的狗咬了一口,还是致命的一口,这对于绝望中的南宋小朝廷来说就是当头一棒。

    蒲寿庚降元之后,顺风顺水了许久,子孙高官厚禄……

    但最后的结局依旧很惨烈。

    明朝建立,清算奸贼时,蒲寿庚榜上有名,于是被掘墓鞭尸,子孙沦为贱籍,大快人心。

    庄老实不懂郎君的打算,但觉得他对蒲玖的戒心太重了些。

    “大宋出海……水军出海是要为大宋寻找新财源,商船出海是为了挣钱,这些哪一样和大食人能脱开干系?”

    沈安想到大宋海洋政策的变局,不禁很是欣慰,“大宋挣的钱越多,大食人的就会越少,此消彼长,他们会愤怒,会寻求改变,到时候……”

    沈安的眸色冰冷,让庄老实想到了杀戮。

    “苏轼大大咧咧的,定然找不到证据,让闻小种去一趟,盯着蒲玖,一旦发现他行贿,随即下手拿了证据,交给苏轼。”

    庄老实应了,“郎君,闻小种出马,这蒲玖死定了。”

    沈安先是让蒲玖放心大胆的去行贿,真是贴心贴肺,可一转眼他就把蒲玖卖给了苏轼。

    而苏轼顺势弹劾他们行贿受贿,又是功劳。

    这是……一箭双雕啊!

    庄老实对沈安的谋划佩服的五体投地,只觉得这个主人以后的前程真的不可限量。

    只是有些不要脸!

    沈安点头。

    “某给他留过活路,几次三番的给了他余地,这便是不逼狗入穷巷。可他却辜负了某的心思,那就是……死有余辜!”

    ……

    推书:历史老牌大神晴了新作:《隋唐君子演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