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事情闹大发了呀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005章 事情闹大发了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西夏使者来了?”

    沈安正在和妻子享受二人世界的美好时光,不满的道:“这多半是有求而来,朝中谁出面应付了就是,为何又弄到这里来?”

    杨卓雪劝了几句,沈安这才去了前面。

    “见过沈县公。”

    西夏使者很是恭谨。

    “又来了啊!”

    这个使者上次就来过,沈安还卖了不少兵器给他。

    所以……按理两人相见,应当是分外亲热,可西夏使者却面色古怪,有些敢怒不敢言的意思。

    “这是……被人欺负了?”沈安笑道:“某说过,西夏就是大宋的崽,被欺负了只管说,某为你做主。”

    目前西夏和辽国的战争还在进行之中,沈安当然会给他好脸色。

    西夏使者看了他一眼,强笑道:“还没恭喜沈县公升爵,此次沈县公在雁门大败耶律洪基,耶律洪基吐血而归,大快人心呐!”

    “吐血了?”

    哦呵呵!

    沈安心中欢喜,“可是亲眼目睹吗?”

    使者点头,“我们的人在边上看到了。”

    “好事!”

    沈安低头看看茶水,就怒道:“老实!”

    “郎君!”

    庄老实神奇般的出现在大门那里,仿佛从未离开过。

    沈安指着茶杯说道:“为何要用这等茶?去,换了,换最好的团茶来。”

    庄老实惶然道:“那团茶在娘子那,小人不敢……”

    沈安这么有钱,可那团茶竟然还需要杨卓雪保管,这得多珍贵啊!

    使者受宠若惊的起身道:“不必麻烦,不必麻烦了。”

    “要的。”沈安压压手,示意他坐下,然后微笑着问道:“和辽人打成什么样了?”

    “还在纠缠之中。”使者知道这些消息瞒不住多久,很坦白的道:“辽人不断深入,我军节节后退,摧毁了一切可以被利用的东西,食物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弄坏。河流没办法,但水井里都放了毒……辽人得意不了多久。”

    坚壁清野,历史上被无数次使用,效果非凡。

    沈安赞道:“果然是平头哥……”

    “平头哥为何物?”

    使者有些懵,沈安干笑道:“这是汴梁市井里的话,称赞人悍勇。”

    “多谢。”使者拱手道谢,随后说道:“此次某来大宋,是想问问……那些兵器还能……弄些吗?”

    这是上钩了!

    上次沈安卖了不少兵器给他们,定然是在抗辽大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所以食髓知味,这又来了。

    沈安叹息一声,脸上全是为难之色。

    使者心中一个咯噔,“沈县公,有事您说话……”

    “上次卖了兵器给你们,回头某就被弹劾了,那些人说某是与虎谋皮,是里通外国……哎!这年头,为国做事怎么就那么难呢?”

    这事儿是真的,使者回来后也有所耳闻,所以他同情的道:“那些人……您何必理睬他们。”

    “可官家和宰辅们却很不高兴,所以才把某派去了雁门……”

    沈安一脸唏嘘的道:“你要知道,当时包公和某去雁门,身边就带了六千骑兵……援军是这样的吗?”

    使者摇头,起码得好几万才能叫做援军。而且那是耶律洪基亲征,没个十万八万的援兵,谁敢去?

    所以他真的有些信了。

    沈安沮丧的道:“幸而一战胜了耶律洪基,否则某……如今辽人肆虐西夏,某曾经说过,西夏就是大宋的崽……”

    “沈县公……”使者一脸哀求之色看着他,心想咱们能不能别再提崽这个字眼了。

    “好吧。”沈安笑道:“大宋的崽被人欺负了,这事儿……某要管!只是这钱……”

    “好说!”

    使者一听他愿意斡旋,马上就看看门外,然后低声道:“这些都不是事,钱都在府州外面,折继祖已经验过了……就等着汴梁同意。”

    尼玛的折继祖!

    这事儿是你能插手的吗?

    沈安抑郁了,觉得折继祖是抽抽了,忘记了折家被折腾的岁月,连这等犯忌讳的事儿都干得出来。

    私下和敌国接触,还擅自验货,估摸着还没口子的答应此事……

    作死呢这是。

    不过西夏人这也算是上钩了,沈安到时候再说些好话,想来能帮折继祖渡过难关。

    “只是……价钱却不同了。”沈安就像是个商人般的,一脸诚恳。

    可使者却很是淡定的道:“沈县公,某来此……还带了些东西……”

    沈安一脸正色的道:“某不受贿!”

    沈某人有的是钱,别想用金钱来打动我。

    使者笑道:“沈县公高风亮节,在西夏妇孺皆知……”

    他轻轻握拳,忍住了呕吐的欲望,说道:“某此次带来了辽人机密之事……沈县公……”

    他的表情有些……那个啥,猥琐。

    是的,沈安认为就是猥琐。

    你一个使者,竟然弄出了这么一个猥琐的表情来,这是想干啥?

    难道是送美人?

    沈安不禁叹息一声,觉得这些人是看低了赵曙。

    赵曙这人从小就在宫中被折腾,那脆弱的小心灵饱受折磨,而那时唯一能给他安慰的就只有高滔滔。

    那个啥……焦虑症患者抑郁症患者比较念旧,高滔滔对于赵曙来说就是心灵的港湾,一般人你哪里插的进去?

    帝后伉俪情深,关键是不缺子嗣,于是群臣都觉得这样再好不过了。若是学赵祯来个宠妃,我去,折腾的宫里宫外都不安生,那还是趁早掐死吧。

    什么美人,当影响到大局时,韩琦等人会毫不犹豫的一把掐死她。

    “什么机密事?”

    沈安不觉得辽人有什么机密事,所以就端起茶杯……

    使者身体斜着倾斜了些,一脸诡异的笑容,“沈县公,我们的密谍在辽国探知了一个消息,那个……萧观音……”

    “啥?”沈安随口道:“那女人怎么了?”

    使者笑道:“那个女人,辽国有臣子说萧观音和人……”,说着他用两个大拇指靠拢在一起,还碰撞了一下。

    “你懂了吗?”

    我懂你妹!

    沈安目瞪口呆的看着使者,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旋即记忆翻起。

    萧观音号称才女,但后面不得耶律洪基喜欢,大抵和她过早生下了耶律浚有关系。

    皇帝还年轻,你就生个儿子,而且这个儿子还挺厉害的,你这是要催命吗?

    后来萧观音就倒霉了,被人诬陷和人通奸,最终……

    这事儿现在就有端倪了?

    谁干的?

    沈安的八卦心一下就起来了,问道:“谁传的?”

    “没传。”使者一脸八卦的道:“那是管皇宫采买的官员,叫做李俊……”

    “我们的密谍无意间听到他说了这话,然后趁着他喝醉又问了几句,言辞凿凿啊沈县公!”

    卧槽!

    沈安压住兴奋之情,问道:“可是真的?若有虚言……”

    使者举手道:“某可以立下字据!”

    这个就比较稳靠了。

    沈安闭上眼睛,稍后说道:“此事……卖兵器之事妥了,你自去歇息,晚些自会有人找你。”

    “多谢沈县公。”使者起身,然后欲言又止的模样。

    沈安正在想着萧观音这事儿,看他的模样就问道:“还有事?有事你只管说,某今日必定帮你办到,某的信誉你知道的,大宋良心……”

    使者愕然道:“上次大宋皇帝说的不是大宋楷模吗?”

    “楷模不就是良心吗?”沈安压根没把什么楷模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楷模不如以德服人……再不服咱就打断他们的腿。

    使者觉着这人的节操怕是有些问题,但此刻也顾不得了,就尴尬的道:“那个沈县公……你那首词……”

    “什么词?”

    沈安有些懵逼,觉得自己最近没怎么作词啊!

    抄袭的人就是这样,总是健忘。

    若是自己的作品,自然会记忆深刻……

    “大才总是这般。”使者摇头,觉得这世间总有人才华太多,经常满溢出来。

    沈安显然就是这等人。

    他纠结的道:“就是那首……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呃!

    沈安愣住了,才想起了这首词。

    那是去青涧城和梁皇后谈判的路上,遇到了那个晏月,结果陈忠珩老房子着火,就燃起来了,非要一首词去哄女人,于是他就作了这首词。

    不,是抄袭。

    秦观,对不住了,你师父苏轼和我是兄弟,你这首词咱就借用一下。

    “这首词……没问题吧?”

    沈安有些纳闷:“怎么了?有何不妥吗?”

    他猛地拍了一下大腿,使者觉得他是良心发现了,不禁热泪盈眶的等着他的忏悔。

    “怪不得早上娘子有些古怪,原来是这首词爆出来了。”

    早上的杨卓雪看着有些小委屈的意思,沈安莫名其妙的问了也没结果。

    原来是吃醋了啊!

    沈安不禁笑了起来,使者心冷了半截,问道:“他们说这首词是您在西北的时候作的?”

    “是啊!就是在西北作的。”

    沈安觉得这首词非常的文青,那些女子应当会……

    卧槽!

    他心中一个咯噔,然后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使者。

    马丹,不会是梁皇后那边误解了吧?

    使者悲愤的道:“有人在造谣,说什么一见如故,把酒言欢……”

    这个就是沈安当初叫人传的谣言。

    事情闹大发了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