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十年之期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995章 十年之期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大文豪最强兵王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孺子帝     宫中的庆功宴颇为热闹,赵曙一高兴就喝多了些,虽然没醉意,但兴致却起来了,就吩咐说:“拿了唢呐来。”

    群臣面面相觑,只有欧阳修喝多了,就嚷道:“听闻陛下乃是唢呐大家,臣也会些箫笛,若是陛下不弃,臣愿意相和。”

    这个……

    包拯沉声道;“你喝多了?”

    “没,老夫没喝多。”欧阳修挥手道:“陛下,臣还会弹琴……”,他冲着包拯笑道:“老夫会的多了去,包拯,你可有这般多才多艺?”

    包拯沉着脸没说话,他觉得这样的行径有些轻浮,和当年的李太白一般。

    李白当年出入宫禁,靠的是文章诗词,这样的臣子在包拯看来就是幸臣。

    想到就说,如此才是大宋第一喷子,包拯皱眉道:“臣子事君王当诚,当忠。以文章诗词相和便罢了,以乐声作和,这是轻浮!”

    欧阳修嗤笑道:“你不会也不懂,且待老夫演绎一曲,让你瞠目结舌,哈哈哈哈!”

    赵曙心情极好,笑道:“如此便取了琴来,朕今日与欧阳卿家一同演绎一番。”

    稍后唢呐和琴都来了,调琴之后,赵曙先起了个调子……

    欧阳修懵逼。

    那么高的调子,陛下,臣没法相和啊!

    他看了包拯一眼,老包正在板着脸,显然不喜欢君王当着臣子的面玩音乐。

    韩琦在边上看了两人各自的反应,不禁微微点头,觉得包拯极为妥当。

    君王要在臣子的面前保持威严,而和臣子合奏显得轻浮了些,天长日久,臣子自然会轻视君王。

    而包拯能看出这个问题,并指出来,却在赵曙极为高兴的情况下没有坚持进谏,这便是大臣体统,既提醒了君王,又维护了君王的面子。

    好一个包拯啊!

    唢呐声声,带着欢喜,带着轻松,声音雀跃。

    这是一个难得放松的帝王。

    而欧阳修在边上却傻眼了。

    唢呐对于中原来说是个奇门乐器,大部分人都没听过,欧阳修自然不例外。

    后来沈安给赵曙看病,给他找到了纾解的东西,正是唢呐。

    从此唢呐就成了赵曙的挚爱,除却妻儿江山之外,再无其它东西能媲美。

    可赵曙吹唢呐比较隐秘,以前是在郡王府,后来是在宫中,除却亲近人之外,也就是当年的街坊偶尔听到些残音。

    欧阳修不知道唢呐的厉害,就不自量力的说是要用琴声相和……

    好吧,相和,现在唢呐声音欢快激昂,怎么相和?

    大宋的士大夫都喜欢琴,有事没事就抚琴一曲,然后抚须自得,这也是一种情趣。

    可琴声深沉悠扬,余味无穷,就像是乐器中的君子。

    而唢呐却是尖利高调,就像是乐器中的彪形大汉……

    君子和彪形大汉来玩配合,君子如何是对手?但凡想出声,大汉迎面就是一拳。

    欧阳修觉得无趣,就随手抚琴,仙翁仙翁的声音传了出来。

    对于赵曙来说,喝多了吹唢呐是一种享受。吹一吹的,那些酒意就被吹了出去,心胸宽广,自在之极。

    他正在舒爽时,这仙翁仙翁的声音就像是噪音般的抢了进来,让他的情绪乱了一瞬。

    赵曙看了欧阳修一眼,这眼神有些嫌弃。

    你别再乱弹琴了行不?

    欧阳修被这一眼看的大惭,就退了下去。

    赵曙的眼中多了黯然,觉得群臣济济,却无一人是知音。

    于是唢呐声就多了些沉重。

    就在此时,包拯起身走了过去,在琴前坐下。

    他双手抬起,闭目凝神,然后左手按捺,右手拨动琴弦。

    琴声缓缓而出,却是如山间小溪潺潺。

    赵曙意外的看了包拯一眼,唢呐声一变,变得轻灵了起来,就像是有人在高山放歌。

    山间小溪流淌着,有鸟儿在溪边梳理羽毛,有小兽在饮水……微风吹拂,树叶沙沙……

    歌声悠扬,掠过山脉,化为阵阵细雨落下……

    韩琦听到后来,突然双手按在案几上,放声吟道:“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唢呐声缓缓停了,赵曙看着包拯。

    包拯右手弹出最后一个音,双手缓缓抬起,同时抬头看着赵曙。

    君臣默默而对……

    “哈哈哈哈!”

    赵曙只觉得这一曲当真是酣畅淋漓,胸中一阔,舒畅至极。

    包拯拱手道:“弹琴作画,此人之私密事,可对妻儿,独不可对臣子。”

    这话的意思是:大佬你喜欢吹唢呐咱们都知道,但你是皇帝,下次要开趴体或是音乐会,尽可让妻儿来听,但不可召了臣子来,这样不好,有损帝王威严。

    “包卿此言朕便听了。”赵曙颔首道:“今日得了捷报,朕心中欢喜不胜,就忘形了些,下次定然不会了。”

    群臣起身拱手,“陛下英明。”

    能善于纳谏的皇帝在臣子的眼中都英明。

    赵曙笑道:“想那耶律洪基以往多有矜持,谈及大宋时也难免用了南人此言,如今他可识得南人的厉害了吗?”

    南人是辽人对大宋的蔑视称呼,大抵觉得大宋连一个完整的国家都不算。

    韩琦说道:“汉唐时中原拥有南北,所以周边束手。可石敬瑭却献了幽燕之地给辽人,中原此后就沦为了南国……不过臣相信幽燕之地回归之日不远了。”

    赵曙心情愉悦,“是啊!不过朕后来却想,大宋开国时就没了幽燕之地,可为何不去夺回来呢?朕每每秉烛看着地图,当看到北方时,就觉着这心中发慌,恨不能一夜之间就夺了回来……可朕知道不能啊!不能啊!”

    韩琦笑道:“陛下这是……太操切了些。”

    他们不知道焦虑症患者最见不得问题,一遇到问题就恨不能马上解决,但凡不能解决的,就会在心中埋下个疙瘩,隔一阵子就会发作一次。

    “不算操切,朕只想……上次那谁说的,说是十年之内要让朕去幽燕之地走走看看……是沈安吧。”

    众人不禁都笑了。

    “十年之内,若是能去幽燕之地看看,臣死都瞑目了。”欧阳修觉得这是个奢望。

    韩琦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说道:“若是十年内能夺回幽燕,臣那时哪怕是走不得了,爬也要爬过去看看!”

    这便是韩琦,跋扈,但却执拗。

    赵曙不禁笑道:“如此你我君臣便相约那一日,同去看看北方那些巍峨雄壮。去看看汉唐时的雄烈。”

    韩琦正色道:“如此臣便记下了此事,陛下不可忘了。”

    这是对赵曙的激励。

    赵曙拿起筷子,奋力一撇,却没撇断。

    朕……

    他看了陈忠珩一眼,想打人。

    把筷子弄的这么硬实干啥?朕用力撇都没别断。

    可这事儿和陈忠珩没关系啊!

    但官家怒了,他只能低头表示有罪,却爱莫能助。

    您说您这不是……喝多了,怎么就想着要去撇断筷子呢?

    而且您没听说过一句话吗?

    包拯看着这一幕,也想起了一句话,还是果果小时候在包家唱出来的。

    ——一只筷子被呀被折断,一捆筷子哟抱呀抱成团。

    当年果果清脆的童声很有趣,但却唱出了一个真理。

    陛下,筷子越多越难折断啊!

    众目睽睽之下,赵曙心中发狠,就用力再撇了一下。

    啪!

    这一次筷子终于被撇弯曲断裂了,只是有些残余留着。

    赵曙觉得手心痛,但心情却不错,“朕便与诸卿相约十年,十年内去幽燕之地走一遭!”

    这是撇断筷子发誓的意思。

    群臣起身拱手,齐齐高呼陛下英明。

    这个皇帝比先帝多了些咄咄逼人,更多了些不耐烦,遇到问题就抓住不放,不解决不罢休,很难伺候。

    火车……大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有这么一个带路人,大宋只能拼命往前跑。

    大家心情激奋,于是就频频举杯,没多久欧阳修就大醉,起身唱歌。而喝多了的韩琦也走到了中间,跳舞作陪。

    韩琦跳舞,欧阳修高歌,这个气氛……真的是太嗨皮了。

    赵曙心情大好,就说道:“那个什么……那个都详稳……朕还未见过这等俘虏,今日群臣都在,带了来,问问辽国之事。”

    于是有人就去了皇城司。

    稍后张八年亲自带着耶律虎来了。

    “……抽刀断水水更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啊……”

    一个老汉在高歌,手中还拿着酒壶在叩击着,在耶律虎看来就像是辽国街头卖艺的。

    而韩琦的舞蹈极为有特色,他微微弯腰,往左边看一眼,再往右边看一眼,然后向前走两步,双臂伸开,恍如……

    这人怎么像是小偷呢?

    耶律虎觉得自己是来到了勾栏瓦舍。

    可上面坐着的是大宋帝王吧?

    大宋帝王手中拿着的是什么?

    好像是乐器?

    啧啧!

    这生活,糜烂的够可以的啊!

    张八年带着他到了中间,低声道:“但凡敢乱动一下,某让你生死两难。”

    说着他一爪抓去,边上的案几就被抓出了几道深深的指痕。

    很厉害的一个高人啊!

    耶律虎心中不禁一紧,旋即想起了不要脸的沈安。

    可这张案几却是王安石的。

    老王正在思考问题,被动静惊醒,看着案几上的指痕,抬头道:“这是何意?”

    你张八年莫不是对老夫不满?那就说出来,老夫和你辩辩。

    张八年没注意是他,所以嘴角抽了抽,不再搭理。

    ……

    最后一天双倍月票了,恳请还有月票的书友投给大丈夫,感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