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宋辽不可能和平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989章 宋辽不可能和平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最强兵王临高启明大文豪逆流伐清三国之席卷天下孺子帝     “陛下!”

    耶律洪基一口老血喷出来,只觉得胸中一畅,可边上的臣子差点被吓死。

    他要是死在这里,大辽马上就会四分五裂……

    耶律浚还小,萧观音更是个痴呆文妇,这样的组合不是招人觊觎是什么?

    “朕无事。”

    耶律洪基指指后面,有人去指挥灭火。

    “谁干的?”

    看守粮草的将领来了,一脸灰黑,头发都被烧焦大半,显得异常惊惶。

    “陛下,是一小股宋军……还喊着什么打草谷了……”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说道:“难道是沈安……”

    “是他的那支乡兵!”

    耶律洪基笑了笑,“宋人的士卒能吃苦,他们也多次胜过大辽,可没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从容收拾。他们想要马,可南边却养不出好马……这样的宋人,永远都无法威胁到大宋!”

    这个是事实,也是辽人和西夏人轻视大宋的主因。

    就好比后世的一支军队很强大,可却没有机动性,于是敌人想打你就打你,想跑路就跑路,憋屈的不行。

    而且这样的国家基本上对外没啥威胁,大伙儿该干嘛干嘛去。

    “陛下,臣这便回去催促粮草。”

    耶律洪基摇头道:“不必了,咱们回师。”

    “陛下!”一个武将悲愤的道:“难道咱们就这么认输了?”

    “大辽此次主要的对手是西夏人。”

    作为皇帝,耶律洪基至少在战略上是合格的,他深知此刻和宋军纠缠在一起的坏处。

    “若是咱们恋栈不去,李谅祚就会趁机反击,到时候宋人会如何?”耶律洪基看着臣子们,觉得多年的太平岁月已经磨去了他们的敏锐。

    “宋人不敢出击的吧?”

    “宋人胆小,必然只敢在边上看着。”

    “这个……不过韩琦很凶。”

    “是啊!韩琦那人跋扈霸道。”

    “宋皇据说脾气也不好。”

    “还有那个沈安,此次他领军,说不得会先斩后奏,比如说主动出击。”

    一群臣子越说心中越没底,到后面都抑郁了。

    大辽雄踞当世,所向无敌,啥时候日子过得这般艰难了?

    西夏是平头哥,无所畏惧也就罢了,可一向怯弱的宋人竟然也变成了暴脾气,这日子还咋过?

    “陛下,宋人内部弄了个什么金肥丹,如今那些农人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一个文官鄙夷的看了武将们一眼,觉得这些人就只知道喊打喊杀,却不知道从全局去看待问题。

    耶律洪基点点头,“朕知道,那是沈安弄出来的东西,据说能肥田地。”

    “宋人有了金肥丹,这钱粮就越发的多了,而且那赵曙也是个节省的,不肯奢靡,连宫殿坏了都不肯修……陛下,臣有罪!”

    一个年轻的文官跪下请罪,边上的人满脸黑线。

    耶律洪基就喜欢建个寺庙佛堂什么的,国中早就因此而怨声载道,可他一意孤行,无人能劝。

    那些东西耗费钱粮和人工,大辽的国力因此而不断衰弱。

    当年真宗在时,花钱堪称是大手大脚,最后把前面帝王的积累都花销的差不多了,丢下一个烂摊子给赵祯。

    赵祯深知大宋的情况,所以不断削减宫中的用度,自己也是省了又省,后来更是任用范仲淹来推行新政。

    从这里就能看出赵祯的不平庸。

    他能察觉到大宋的问题,并有这个勇气和魄力去革新,真的算是明君。

    只是他低估了反对的力量,最后碰了个头破血流,从此就成了个鹌鹑皇帝。

    但无论如何,和赵祯比起来,耶律洪基更像是一个昏君。

    花钱大手大脚,识人不明……一天就喜欢往外跑。

    所以这个文官也是下意识的说出了心里话,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你这不是把耶律洪基比作是昏君了吗?

    作死啊年轻人!

    耶律洪基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道:“你去关城里,看看包拯和沈安,喝问他。”

    两边刚打的头破血流,使者去了毛用没有,弄不好还会被羞辱。

    这一去弄不好就回不来了啊!

    文官心中叹息,知道自己还是犯了忌讳。

    “陛下……”

    “陛下,宋人……宋人擒获了咱们的一个都详稳……”

    众人齐齐变色,“陛下,要弄回来!”

    “这太打击士气了,陛下,一定要把他弄回来。”

    耶律洪基面色铁青,问道:“是谁?”

    来人说道:“是耶律虎……陛下,宋人把他推在城头上羞辱呢!”

    操蛋啊!

    这多少年没遇到这等操蛋事了?

    两军冲杀被活擒,这真是操蛋啊!

    宋军以前也有将领被活擒,但那是山穷水尽之后,而不是在两军冲杀之时。

    “丢人!”

    耶律洪基目视那个年轻文官,“李钰你去,马上去!”

    这是一条不归路啊!

    年轻文官拱手,然后催马而去。

    既然无法选择,那么就选择尊严吧。

    他一路向前,等到了离城数百步时,一群辽军正在那里咬牙切齿的叫骂。

    “畜生,有本事就出来厮杀,这样羞辱人算是什么本事?”

    “不要脸!”

    “等大辽打破雁门关,定然要弄死你们!”

    “……”

    此刻的雁门关城头,那个被俘的辽将耶律虎赤身果体的被绑在那里,而且还是个大字。

    一个宋军在用毛刷刷他的肌肤,大抵是太痒了,耶律虎不住的大笑着,渐渐的大笑就变成了惨叫和求饶。

    大辽的将领何曾这般受辱过?看到这样的场景,连李钰都骂道:“畜生!”

    他一路策马过去,边行边喊道:“某是来传话的,某是来传话的……”

    稍后城上放下个吊篮,李钰被吊了上去,见到了包拯和沈安。

    “沈安在朔州纵火!”

    李钰怒道:“这是谁的交代?宋皇吗?若是如此,大辽将会给予自己的答复……大军南下之时,你等切莫要后悔!”

    包拯默然,沈安默然。

    两人都在喝茶。

    李钰以为他们是觉得理亏了,就越发的生气:“那个屋子就是大辽皇帝陛下的寝宫……点燃了那里,这是想干什么?”

    他觉得包拯是名臣,自然不会撒谎和抵赖,所以说的很是气宇轩昂。

    包拯抬头,说道:“全是污蔑!”

    什么?

    李钰怒道:“那火是谁点的?谁?”

    包拯淡淡的道:“谁知道?兴许是贵国的皇太叔的同党也说不定。”

    妙啊!

    沈安一直在想用什么来搪塞,可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对。

    可包拯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贵国皇太叔的同党,直接就完美的堵住了辽人的口。

    他不禁用崇敬的目光看着包拯。

    包拯看了他一眼:小子,你还年轻,学着点。

    李钰看着他们俩眉来眼去,顿时就被恶心到了,“宋人破坏辽宋友谊,此后大辽的任何反击都不为过!澶渊之盟……兴许明日就不作数了!”

    咱们的盟约随时都能撕毁,你们可怕了吗?

    “莫要栽赃给大宋。”包拯义正言辞的道:“宋辽交好多年,一直不起兵戈,可在府州,你们连重骑都出动了,那是想干什么?”

    沈安补刀道:“大宋皇子出行雄州,辽人出动一万余骑截杀,敢问这是为何?盟约可有这样的规矩?若是没有,那盟约何用?”

    包拯赞许的道:“正是此理,你等一面高喊友谊,一面暗中下黑手,这是哪门子的友谊?”

    李钰很想抵赖,可府州和雄州的京观依旧在。

    “那又如何?”

    这是不要脸了。

    正如同是后世的某个警察国家,当自己干的那些不要脸的事儿被揭穿后,他们就是这种态度。

    ——那又怎么样?你们有本事就来打哥,没本事就别哔哔!

    这便是霸权!

    辽国目前拥有这个霸权。

    这一刻李钰只觉得胸中一畅,那种骄傲的感觉让他对耶律洪基的奢靡少了些反感。

    “救命……”

    此刻他们都在城头,刚才黄春出于礼貌,就停止了对耶律虎用刑,可看到李钰嘚瑟后,他就用刷子在耶律虎的咯吱窝里刷了几下,顿时就引来一阵求饶。

    李钰的气势就像是阳光下的冰块,渐渐消融。

    沈安森然道:“想杀大宋的皇子,就凭着这个,某弄死了那些辽人,再弄成京观,谁敢置喙?耶律洪基吗?”

    辽人两次都是暗中出手,事败后都厚着脸皮不认,但顺带着京观之事也没法抗议,憋屈啊!

    李钰冷笑道:“宋人不恭,大辽惩戒一番又如何?”

    “哦……哈哈哈哈……救命啊!”

    那边的黄春下了狠手,耶律虎竟然哭了起来。

    沈安笑道:“现在如何?谁在惩戒谁?”

    李钰看了那边一眼,说道:“趁早放了他,否则大军打破关城……”

    “那就赶紧来。”包拯突然起身道:“可是担心大宋和西夏联手吗?去告诉辽皇,大宋不惧辽国,就算是辽国倾国而来,大宋也不会畏惧,老夫依旧敢领军前往,大宋将士依旧敢豁出命去和你们厮杀,谁会怕?”

    他目光转动,看着城头的那些将士们。

    “不怕!不怕!不怕!”

    整齐的声音轰然传来,李钰不禁面色惨白。

    这是宋人?

    以前的宋人……某见过的宋使不都是谦逊有礼的吗?

    怎么都变凶狠了?

    这样的宋人……这样的大宋,大辽可有把握必胜?

    “救命……”

    耶律虎在大声呼救,希望李钰能把自己带回去。

    可李钰却有些失魂落魄的,就这么回去了。

    “某呢?李钰,某呢?救某回去!”

    李钰充耳不闻,一路回去。

    “宋人凶狠……陛下,不能用老眼光来看宋人了。”

    他觉得自己的话忠心耿耿,一心为了大辽着想。

    可在耶律洪基看来,这个蠢货是在打击士气。

    “无能之辈!”耶律洪基摆摆手,有侍卫过去,压着李钰跪下。

    李钰惨笑道:“陛下,臣死不足惜,可宋人……他们真的不一样了,大辽要么就趁早灭了他们,不,是一定要趁早灭了他们……辽宋没法和平……宋人一定要拿回幽燕之地,可大辽不会放弃……这是死结啊,陛下!要灭了宋人……”

    长刀挥斩,喊声戛然而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