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你的嘴难道开过光?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982章 你的嘴难道开过光?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两军对垒,然后口舌争执一番,这样的场景大抵只会出现在小规模战斗之前,或是里。

    可今日这一幕就发生在了雁门关前。

    “宋人无耻!”

    “辽人谎言!”

    “宋人无耻之尤!”

    “辽人谎话连篇!”

    “……”

    两个人在对骂,包拯冷笑道:“辽人想借机歇息吗?”

    沈安点头,“是。”

    “可能學了杨业的旧事?”

    所谓的杨业旧事,就是正面牵制,然后骑兵从别的地方绕到敌军的身后发动突袭。

    当年杨业就是靠着这么一招,直接击溃了辽军。那一战堪称是以少击多的典范。

    沈安摇头道:“就怕辽军后续还有人马赶来,到时候前后夹击……而且……辽军当年就吃过这样的亏,再蠢也不会重复错误。”

    包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你这是想说老夫蠢吗?

    “准备……”

    沈安突然站直了身体。

    辽军已经歇息完毕,一千余骑正在集结。

    那些辽骑拿出弓箭,然后听着一个将领训话。

    “这是试探!”

    沈安盯着那些辽军,知道这只是开胃菜。

    “床弩……”

    巨大的床弩被架了起来,粗大的弩箭弄上去……

    曹佾紧张的看着,辽军突然开始动作了。

    “胜!必胜!”

    伴随着整齐的欢呼,那些原地未动的辽军用长刀的刀背敲击着盾牌。

    有些沉闷的声音渐渐整齐,伴随着马蹄声,就像是在呼叫魂魄。

    噗噗噗……

    “准备盾牌!”

    张举嘶吼着,自己也弄了一面盾牌提在手中。

    “包公。”

    沈安早有准备,包拯接过盾牌,见沈安没有,就问道:“你为何不用?”

    沈安指指身边的严宝玉和闻小种,笑道:“有他们二人在,就算是射雕手在此,某也无惧。”

    严宝玉和闻小种长刀在手,都盯住了下面。

    敌军在不断接近中。

    “弩箭……放!”

    弩手们齐齐扣动弩机,就在弩箭升空时,曹佾喊道:“辽军退了。”

    沈安已经看到了,“很狡猾,果然是有备而来。”

    这一波弩箭无功而返,辽人又返身挑衅。

    几次三番后,连包拯都有些心浮气躁了。

    “包公,吃饭吧。”

    沈安摸摸肚子道:“咱们这一路赶回来……算下来有一天多没吃东西了。”

    包拯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吃饭吃饭!”

    弩手放下弓弩,随地坐下。

    有人挑着木桶来了。

    “今日吃什么?”

    “吃汤饼,热乎乎的汤饼,吃一碗下去,再大的风都不怕。”

    这种大锅做的汤饼味道极为浓郁,沈安也弄了一碗。

    辽军不知,依旧在来回试探。

    军人吃饭的速度常人难以想象,只闻一阵吸汤饼和喝汤的声音,没多久就吃的差不多了。

    黄春端着大碗,突然起身喊道:“来一碗?好吃的汤饼,汴梁口味,来不来?”

    他猥琐的挑挑眉,还伸出舌头去舔黏在嘴角的一小段面条,那场面……边上的沈安都皱眉偏过头去,觉得这厮的形象太差了,有损大宋的威武。

    城头上的宋军都跟着冒头,举着手中还在冒热气的碗喊道:“来吃爷爷的残羹剩饭吧!”

    雁门这边多年没发生冲突了,这些将士们大抵都以为这次依旧是互相叫骂和吓唬,不会发生惨烈的战斗,都笑的很开心。

    可辽军却没法开心。

    他们一路追杀而来,又冷又饿,看到宋军在吃着热气腾腾的饭食,肚子里都在打鼓般的叫唤着。

    “冲上去!”

    辽将喝道:“一轮之后回来。”

    宋军的弩箭威胁太大,在投石机没来之前,骑兵压根没法攻城。

    可来到这里就眼睁睁的看着宋军吃饭?

    辽将摇摇头,觉得耶律洪基会宰了自己。

    所以必须有所回应。

    一千余曳落河冲了出去。

    城头的宋军马上就叫喊着。

    “辽军来了。”

    “来了就来了,慌什么?”

    如果说先前辽军的试探大家都能看出来,那么这次他们一往无前的气势,让人知道,他们发怒了。

    “弩箭……”

    弩手们把碗放在一边,拿起弩弓,倾斜对准城头外面。

    “放箭……”

    嘭嘭嘭嘭!

    弩箭升空,然后降落。

    辽将看着这一幕,咬牙切齿的道:“要快!快啊!”

    只有速度才能避开弩箭。

    弩箭一头扎下来,后面的一百余辽军落马大半。

    但有这么一个缓冲,足够辽人射出手中的箭矢了。那些辽军从容的瞄准,然后松手……

    “盾牌……”

    沈安喊了一声,然后骂道:“他们是老手,小心!”

    能在弩箭的威胁下从容射箭,这不是老手才特么见鬼了!

    箭矢飞了上来,有反应慢的,或是遮挡不力的军士中箭,顿时就惨叫了起来。

    “宋狗,哈哈哈哈!”

    “射死宋狗!”

    再一轮箭矢上来,这次中箭的人少了些,但前一批中箭放弃盾牌的军士有两人被射中要害,眼看着就不能活了。

    “放箭……”

    沈安一直在等着时机,就趁着现在呼叫放箭。

    弓箭手探出身体,朝着下面射出箭矢。

    辽军顿时有十余骑中箭倒下,其余人纷纷仰头射箭。

    居高临下竟然吃亏了?

    惨叫声中,二十余箭手仰头倒下。

    “辽军退了!”

    辽军在这一波之后就后撤了,沈安怒道:“弩箭……”

    嘭嘭嘭嘭!

    弩箭追着来了一轮,敌军倒下不少人马,加速遁逃。

    第二轮弩箭下,辽军再度损失了三十余人,然后脱离了射程。

    “是精锐!”

    以前对辽军和西夏人时,弩箭能在敌军发动冲击到近身前射出三轮,可今日的辽军却只承受了两轮弩箭,就脱离了射程。

    那边的辽人压根就不觉得自己一方死伤更多。一个辽人肩头中箭,他单手握着箭杆,奋力一拔。

    “啊……”

    嘶吼声传来,宋军里那些没上过战阵的都面色凝重,显然是有些畏惧了。

    这便是比狠!

    沈安见状就问道:“国舅可知道汴梁城中的那些泼皮是如何好勇斗狠的吗?”

    曹佾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啥,就说道:“不知。”

    “那些泼皮拎着短刃,然后拉上裤子,就这么一刀插进自己的大腿里……”沈安指着前方笑道:“这样的竟然敢说悍勇……汴梁城中的泼皮都比他像男人!”

    “哈哈哈哈!”

    城头顿时一阵大笑,紧张的气氛就此消散。

    曹佾这才知道沈安的目的,不禁赞道:“安北果然是名将,随口就能安抚军心。”

    包拯听到这话,就板着脸道:“还差得远呢!”

    这是让沈安要學会谦逊,沈安颔首表示知道了。

    柳客和身边的官员赞道:“包相时刻不忘教导归信侯,哪怕官家说归信侯是大宋名将依旧要让他知道谦逊,果然是谦谦君子啊!”

    那边的包拯抚须道:“不过老夫阅历了大宋不少武将,如今能和沈安相比的,一个也无。”

    柳客瞬间面如猪肝。

    某才说您是谦谦君子,可您转口竟然这般赤果果的夸赞沈安……这还要脸不?

    沈安却觉得包拯说的全对,他探头出去,见辽人在弩箭的射程附近转悠,不时有人叫骂,甚至是打马冲过来,然后又退回去。

    “辽人太嚣张了!”将士们都有些愤怒。

    “床弩给他们来一下!”

    床弩就和大炮差不多,一般情况下不得发射。

    嘭!嘭!嘭!

    床弩发射的动静比弩箭大多了,巨响声中,三支巨大的弩箭飞了出去。

    几个辽军在弩箭射程内一点在叫骂,结果弩箭飞过来,其中一箭把一人一骑串在了一起,人马的惨叫声连城头上听着都觉得瘆的慌。

    辽军士气一滞,随后再次退后。

    这便是床弩的威慑力,不论杀伤,只论凄惨。

    “孙子,再来啊!”

    “草泥马,有本事就再来啊!”

    “……”

    宋军士气大振,叫骂声不绝于耳。

    辽军开始后撤,曹佾说道:“他们是扎营还是什么?”

    沈安摇头道:“他们是连夜赶来,哪有帐篷?这只是怕咱们抄了他们的后路。”

    从这一天开始,这些辽军每日就来试探,来回在弩箭射程内外转悠,直至宋军发射床弩,这才轰然散去。

    就在这懒洋洋的对峙中,一百余乡兵从后面悄然出城,在向导的带领下往辽军的身后去了。

    “此行郎君交代了,主要是搜寻辽军的辎重,若是耶律洪基敢来,那就寻机烧了他们的粮草……”

    五天后的下午……

    城头上观察的军士放下望远镜,面带惧色的道:“辽人来了,好多人马!还有投石机。”

    “耶律洪基来了!”

    沈安一听就乐了,说道:“他这是来报仇的?”

    包拯没好气的道:“你一把火差点烧死他,他若是不来才怪。”

    “耶律洪基来了。”

    一个军士突然叫喊了起来,神色惊惶。

    辽皇亲征,雁门关可能挡得住?

    这个疑问渐渐浮现,那些没经历过战阵的将士都有些慌。

    “夜间多安排人看着,小心敌军偷袭。”

    沈安打个哈欠,“包公,各自歇息吧?某困的倒头就能睡着。”

    这还是安抚军心。

    主将轻松的想睡觉,你们慌什么?

    包拯赞许的道:“好,各自去歇息吧。”

    于是军心大定。

    一夜好睡,沈安在黎明前起来,伸个懒腰,就见曹佾一边抠眼屎,一边在茅房外跳脚。

    “赶紧出来!”

    “老子憋不住了,滚出来!”

    曹佾急的不行,里面的人说道:“马上马上,就还有一坨……马上就出来了……”

    沈安笑着去洗漱,刚回身,就听到曹佾喊道:“你特么再不出来,耶律洪基就来了!”

    铛铛铛……

    钟声响起,沈安霍然回身。

    曹佾呆滞的回身……

    沈安愕然道:“你的嘴难道开过光?”

    “上城头!”

    外面传来了喊声,接着无数脚步声在汇集。

    “集结!”

    沈安和曹佾一路到了城头,包拯已经在了,正盯着前方,面色凝重。

    “耶律洪基出来了。”

    一面大旗之下,耶律洪基披甲端坐马背上,身边是文武官员,气势不凡。

    “去问问那个不要脸的沈安……”

    提到沈安,耶律洪基的火气就不由自主的冲了上来。

    那个不要脸的东西,化名也就罢了,竟然在临走前纵火。

    这真是外交史上的一朵奇葩,更是不要脸的典范。

    一个汉官领命而去,到了城下时喊道:“沈安可在?”

    “你爷爷在此!”沈安探头喊道。

    ……

    双倍月票,求月票。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