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大获全胜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966章 大获全胜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民国谍影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     宗室械斗按理是大事,赵曙该气得浑身打颤,然后怒不可遏的令人来制止。

    可他却没有。

    在接到消息后,他悄然便衣出宫,只想来看看这些人的丑态。、

    当年他出宫时颇为落魄,那些宗室多有谑笑和讥讽,让彼时年轻的他陷入了抑郁之中,就躲在家里,羞于出门见人。

    那些人不少都在前方,满脸是血的在对殴。

    呵呵!

    看着这些狼狈的宗室,赵曙心情极端愉悦。

    但他是帝王,帝王要顾大局。

    赵允良自诩懂兵法,结果没两下就被打的节节败退,可见若是上了沙场,多半也是韩琦第二。

    哎!朕怎么又想到了韩琦呢?

    赵曙觉得这样不厚道,可在看到黄春等人从人群里钻出来时,他也傻眼了。

    合着沈安这小子早有安排,他先是看热闹,等势头不对时才叫人出来帮手……

    这个小子真的阴啊!

    只是朕却很喜欢。

    赵曙心情愉悦,等看到黄春他们开始给自己的脸上涂抹些莫名其妙的颜料时,就问道:“这是要作甚?”

    沈安笑道:“官家,他们最近在學画画……”

    “画画不是笔墨吗?”

    哪家画画会弄的这般五颜六色的?

    沈安正色道:“官家您有所不知,这是西边那些人弄出来的花样子,用各种颜料堆积成画,据闻很值钱。您是知道的,臣家贫,只能多弄些挣钱的法子……不然怎么养得起这些小崽子……”

    “好了好了!”

    赵曙的的脸都黑了,陈忠珩凑过来低声道:“某就没见过如你这般脸皮厚的人,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沈安一本正经的道:“老陈你这是污蔑,无耻的污蔑……”

    大家在扯淡,可心中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赵允良他们必须要赢。

    大宋的革新宛如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的在进行着,宗室革新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点。

    宗室的靡费不小,五服之外自谋生路的决定引发了许多怨言,甚至是诅咒。

    “有人诅咒官家,说官家对自家人下毒手,太过无情无义,迟早是早死的命。”

    陈忠珩咬牙切齿的看着那帮子人,恨不能把他们活剥了。

    “所以赵允良他们必须赢!”

    沈安点头。

    只有赵允良他们成为宗室里的主流,宗室改革才算是站稳了脚跟。

    “郎君!”

    黄春带着人摸了过来,等见到赵顼后,他不禁讶然道;“官家也来助拳吗?”

    赵曙的眼皮子跳了一下,陈忠珩赶紧解释道:“官家是来主持大局。”

    皇帝来看宗室斗殴,传出去必定会引发轩然大波。

    原来官家竟然对宗室没有半点情义?

    这个可不是好名声,而且会引发宗室反弹。

    黄春赶紧请罪,赵曙皱眉道:“速去。”

    “是是是,官家放心,臣定然把那边的人打出屎来!”

    “粗俗!”陈忠珩觉得这话亵渎了官家,就喝骂道:“回头多读书,否则一辈子没出息。”

    “他们都辛苦,罢了。”

    赵曙的态度很是亲切,看来是对黄春的话极为满意。

    打出屎来?

    黄春的眼珠子一转,就看向了沈安。

    “动手!”

    沈安指指那边,黄春带着人缓缓逼近,准备打那边一个措手不及。

    “宗室革新到了关键时刻,书院一定要开,一定要顺畅的开,这个道理你应当明白。”

    赵曙看着黄春他们逼过去,低声道:“宗室先革新,这就是道义……”

    “臣懂。”

    朕先动自家人,以后再想动官员的利益,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

    文人文官们都喜欢占据道德的制高点,然后挥斥方遒,激扬文字,世间万物无所不喷,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可现在这个制高点却被赵曙给占据了,爽变成了憋屈。

    “爹爹,不行了。”

    那边的赵宗绛已经坚持不住了。

    长久辟谷导致他们父子的体力很差,力量也不行,三人行中只有赵宗谔还保持着战斗力。

    可赵宗谔放屁是行家里手,打架却不行,没几下就被打的满头包,回头寻求支援。

    赵允良的眼睛肿了一只,嘴角青紫,不时抽搐几下。

    他手中的拂尘掉了大半的毛,剩下的毛稀稀拉拉的,很是滑稽。

    “大事定矣!”

    赵允良悲伤的道:“咱们输了,不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撤,咱们撤,回头再来。”

    “郡王……”

    就在此时,侧面来了一群人,这些人脸上画的花花绿绿的,为首的大汉热情的冲着赵允良喊道:“郡王,某来了。”

    “这人是谁?”

    赵允良刚问出来,对面飞来一只鸡蛋,正好砸在他没受伤的那只眼睛上面。

    “哎哟!”

    赵允良捂着眼睛叫痛,喊道:“好汉是谁?”

    黄春笑道;“郡王,上次您还说是要找小人做女婿的,忘记了?”

    回过头,他指着那些追杀而来的宗室说道:“打,打出屎来!”

    呼的一下,乡兵们就冲杀了过去。

    “这是军队!”

    赵宗谔放了一个无声的屁,然后惊讶的道;“看看他们的阵型,这分明就是军队。”

    军队和百姓的对比就是令行禁止,对面的追杀显得乱糟糟的,可乡兵们却保持着阵型。

    双方撞在了一起,瞬间对面就倒下了一片。

    “果真是军队,谁弄来的人呢?”赵宗谔早上吃了不少豆子,此刻肚子里的气鼓胀难受,就一边揉肚子,一边兴奋的问道。

    “这是天意。”赵允良唏嘘道;“这便是虔诚修道的好处,少吃血食,少造杀孽,迟早会位列仙班……宗谔,你若是有空也跟老夫去修道,好歹也是功德啊!”

    修道?呵呵!

    赵宗谔心中好笑,然后忍不住放了一个悠长的哑屁。

    “呵呵,好说好说。”

    他觉得赵允良父子修道迟早会修出毛病来,到时候变成宗室笑柄……

    哈哈哈哈!

    他经常被人嘲笑是汴梁屁王,以后汴梁会多一个笑话郡王,看看谁的名声更臭。

    “學道好啊,學道心境要保持平和……什么味?”

    赵允良突然吸吸鼻子,狐疑的看着赵宗谔,然后一股恶臭袭来。

    “呕!”

    赵允良发誓此生都没闻过这等恶臭,以至于让他无法忍受。

    赵宗绛指着赵宗谔,悲愤的道:“你早饭吃了什么?呕……”

    “赵宗谔放屁了!”

    恶臭不断散开,周围的人都捂着鼻子,干呕着退开。这效果比什么敌人都更强大,所向披靡。

    几个准备偷袭赵允良的对头被恶臭击败了,捂着鼻子远遁,倒是避过了乡兵们的追杀。

    赵宗谔无辜的道:“早饭某就吃了些豆子,炒的,炸的,煮的……”

    “救命啊!”

    对面的宗室已经被乡兵们击败了,四处奔逃。

    到处都是乡兵们殴打宗室的场景。

    “太狠了!”

    赵宗谔悲天悯人的道:“都是金枝玉叶的,怎么就那么惨呢!哈哈哈哈!”

    他笑的很是肆意,那边准备过来慰问赵允良一番的赵曙刚靠近,就被一股恶臭逼走了。

    “回宫回宫。”

    赵曙面色惨白的跑了,沈安愕然道:“官家这是怎么了?”

    曹佾说道:“莫不是不忍心?是了,官家仁慈,想来是见不得这等血腥的场面。”

    “走,看看赵允良去。”

    这一架打的极好,让宗室革新稳住了脚跟,赵允良功莫大焉,所以沈安抛弃前嫌,准备和老赵重修旧好。

    赵允良父子蹲在那里干呕,眼泪汪汪的模样很是可怜。

    “郡王高风亮节,让人钦佩不已啊!”

    沈安笑眯眯的赞美着,然后吸吸鼻子,“什么味?”

    赵宗绛指着边上的赵宗谔,“他放屁。”

    卧槽!

    沈安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然后屏住呼吸。

    赵宗谔理直气壮的道:“某担心咱们会输,这不早饭就全吃豆子……若是被包围了,某只需放几个屁,就能带着大家破围而出,这样的谋划难道不好吗?”

    “好!”

    这个计策真特么太好了,就是臭不可闻。

    沈安再退一步,说道:“郡王今日立下了大功,官家定然会……”

    他挑挑眉,赵允良心中欢喜,就起身道:“此事就麻烦归信侯了。”

    他不知道赵曙来过,以为沈安会在赵曙那里为自己说好话,不禁感激的道:“归信侯以前和老夫有些龃龉,本以为你会落井下石,可你却要为老夫说好话,这胸襟……这度量,宰辅气度啊!”

    赵宗绛也赞道:“以前他们说归信侯为人宽厚,某是不信的,如今却是信了。以后谁说归信侯喜欢占便宜,某弄死他。”

    这对棒槌父子果真是知趣啊!

    沈安谦逊的道:“某只是做些该做的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啊!”

    赵允良感激的道:“老夫正好搜罗到了些宝贝,有三人高的好珊瑚,价值连城啊!回头送到沈家去,略表谢意。”

    他大把年纪带人群殴,为的就是想让赵曙对自己改观。

    可这一切都需要有人去赵曙的面前说,去为他赵允良唱赞歌。

    谁能?

    谁说了管用?

    毫无疑问,沈安说了肯定管用。

    所以赵允良激动了,把家里的宝贝都拿出来做谢礼。

    “郡王客气了,客气了!”

    沈安听到这个,不禁就暗爽不已。

    三人高的珊瑚啊!摆在家里,吃完饭围着溜达一圈,爽歪歪。

    那边已经大局已定,黄春得意洋洋的回来禀告道:“郎君,都被打怕了,只是官家先前说要把他们打出屎来,结果就只有一个拉了……回头……咦,官家呢?”

    他回头找了半晌,却没看到赵曙。

    再回头时,他就看到了傻眼的赵允良父子,以及一脸钦佩的赵宗谔。

    “合着官家刚才就看到了我父子的悍勇?”

    赵曙既然亲眼看到了刚才的群殴,那还有沈安什么事?

    无耻啊!

    这人竟然无耻的还想要那个大珊瑚,不要脸!

    赵允良悲愤的道:“归信侯,你这脸皮怎能那么厚?贪天功为己有,你……无耻!”

    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啊!

    ……

    从明天开始,也就是从今夜24点过后开始,月票都是双倍,恳请大家在24点后把月票投给大丈夫,投给爵士。感谢!

    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