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权贵是修炼秘籍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952章 权贵是修炼秘籍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赵曙看过演武,也看过阅兵,但这等惨烈的一幕却只是当年在沈家庄时见过。

    那时的邙山军刚到汴梁没多久,有人挑衅,双方在沈家庄来了一次演武,结果对手被打的抱头鼠窜,惨不忍睹。

    但那次的邙山军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所以感觉不到多少惨烈的气息。

    呯!

    一个大汉被一刀砍中胳膊上没有防护的地方,顿时就惨嚎一声,然后他单手抓住对手,奋力一头撞去。

    两个大汉满面鲜血的倒了下去。

    各处的惨烈比比皆是,赵曙有些不忍目睹,说道:“沙场便是如此吗?”

    曹佾上过战阵,所以老老实实地道:“官家,真正的战阵比这个还惨烈。”

    “比这个还惨烈?”赵曙震惊的道:“那些将士们难道……”

    他想起了那些大宋将士奋力厮杀的场景,不禁颤声道:“竟然是这般吗?那些人为何不说?为何不让朕知晓这些?”

    曹佾尴尬的没法说了,就看看赵顼。

    这事儿没法说啊!

    ——陛下,将士们浴血奋战,战况惨烈……

    这样的话说过无数次了啊!

    可哪一次你们认真听了?

    在上位者的眼中,将士们的鲜血和牺牲大抵就只是一个数字,外加多了些抚恤耗费的烦恼而已。

    至于惨烈……好的,老夫知道了。

    可没见识过那等惨烈的上位者怎么能理解将士们的勇敢?

    曹佾突然有了明悟,知道沈安顺带利用了自己一把,用这种惨烈的方式来告诉官家,将士们不容易。

    但他并未有怨怼之心,因为先前的只是演练,刚才的却是真实操练,这个场景让他也有些震惊。

    原来沈安的安排竟然这般惨烈吗?

    那个年轻人怎么就能懂那么多呢?

    此刻已经倒下了大半人,赵顼见了就说道:“官家,一般的军队在伤亡到了两成到三成时就有崩溃的危险,曹家的不错。”

    这都倒下大半了还没崩溃,可见曹佾练兵的本事。

    沈安昨日交代过:直至最后只剩下一人时才能停止。

    于是就呈现出了这个场面,让赵曙很满意。

    “好!停住吧。”

    赵曙心满意足的叫停,然后说道:“不错。”

    曹佾知道过关了,急忙跪下道:“臣愿为官家赴死!”

    赵曙满意的道:“回去吧,以后朕自然会斟酌。”

    曹佾欢喜的起身,等赵曙父子走了之后,看着倒了一地的护卫,就说道:“都弄回去。”

    年轻人们大多还行,相互帮助着站起来,可两个老卒却躺在那里,呼吸轻微。

    一群大汉围着他们,神色哀伤。

    曹佾问道:“怎么了?”

    人群默然分开一条道,曹佾走了进来。

    两个老卒睁开眼睛,笑道:“要去见阿郎了。郎君,你且好生努力,把曹家……把曹家振作起来……否则……否则……阿郎,小人来了……”

    老卒的手一松,就垂落下去。

    曹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眼泪就这么滑落下来,然后缓缓跪下,无声抽咽。

    “是某对不住你们,某无用,无用啊!”

    他仰头,只觉得自己失败之极,恨不能有人打自己一顿。

    “救救他们!安北呢?”曹佾回身,沈安就在他的身后。

    “安北,救救他们,你要什么哥哥……”他觉得自己言辞过了,这话是在羞辱沈安,就仰头道:“他们都是曹家最忠心耿耿的护卫,哪怕跟着某这个无用之人憋屈也毫无怨言……某对不住他们啊!”

    曹佾涕泪横流,再也不见了往日的谨小慎微。

    沈安走了过去,伸手在两个老卒的鼻下探了探,说道:“来人,把他们抬到避风的地方去。”

    曹佾亲自提着一个老卒的双手,下巴冲着偏殿抬抬,“到那边去。”

    边上的内侍愕然道:“国舅,那边没官家的吩咐不能开门呢!”

    宫中有许多规矩,比如说某些宫殿没有吩咐就不能开门,甚至连洒扫都不能。

    曹佾狞笑道:“开门!出了事某一力承当。若是不肯,某先弄死了你,然后再撞开那道门。”

    “国舅,那犯忌讳啊!”

    “屁的忌讳!”曹佾骂道:“他们为了某,为了曹家都豁出了性命,某这个家主还怕什么忌讳,那还是人?那是畜生,去,开门。”

    有内侍飞快的去禀告了曹佾的莽撞。

    正在路上的赵曙止步回身,良久不语。

    赵顼担心他会发怒,就劝道:“官家,曹国舅秉性淳朴,想来是急眼失态了。”

    赵曙转身继续前行,那内侍有些茫然,问道:“官家,可要阻止吗?”

    赵曙摇头,“阻止什么?有情义是好事,难道要那等狼心狗肺之辈上位不成?让御医去!”

    御医冲到了偏殿里,就看到沈安正在施救。

    看到御医进来,沈安起身道:“力竭了而已。”

    两个老卒多年未曾这般激烈的厮杀过了,情绪又太过激动……皇帝当前,这种情绪很正常,于是就抽了过去。

    抬进来后,沈安又施展了掐人中大法,没两下就弄醒了他们,目前正在静养。

    “归信侯妙手回春呐!”

    两个御医习惯性的就吹捧着沈安,然后各自上前诊治。

    “多谢归信侯。”

    两个老卒挣扎着向沈安行礼,沈安说道:“忠心耿耿之人,某自然会搭救。无情无义之辈,某只会落井下石。”

    曹佾郑重拱手,“多谢安北,以后有事说话。”

    沈安笑道:“小事罢了,不值当国舅这般。”

    曹佾肃然道:“这些老卒一辈子都丢给了我家,出生入死,舍生忘死,某原先想让他们颐养天年,可未曾想官家仁慈,竟然给了曹家行武事的机会,国事家事,某肯定只能顾着国事,于是便劳累了他们……”

    这是姿态。

    曹佾一番话里不但表达了对赵曙的忠心,同时也是在安抚这些护卫。

    这便是权贵的必修课……收买人心。

    “郎君,但有事,我等愿意跟随郎君上阵,杀辽人!”

    曹家的护卫们神色激动,大抵被家主这么夸赞,热血已经沸腾了。

    这便是劳心者对劳力者的区别。

    沈安对这些没啥兴趣,稍后这些人撤离皇城,曹佾特地留在后面。

    “安北,何为权贵?有自保之力,有倚仗,有人手使唤……让上阵能杀敌,让为官能牧民……这不只是说家学渊博,更多的是家中人才济济,想要什么的都有……”

    这个有些类似于春秋战国时的门客制度,主家通过自己的威望,用这个威望和钱财来招揽人才,然后让他们为己用。

    不过大宋却不能弄这种门客制度,否则老赵家会让你做噩梦。

    “无需多,各种人才来几个就好。”

    曹佾是在认真的教授沈安权贵的持家之道。

    权贵们的持家之道各有不同,但大多大同小异,都敝帚自珍,不肯对外人言,大抵就是那等传子不传女,传长子不传次子的意思。

    “这些人大多只能用一代,为何?”曹佾对沈安真的是掏心掏肺的认真,“要让他们归心,你得给好处,钱财是其次,首要就是要给他们的儿子好处,要给他们自由,并尽力帮他们去科举为官……”

    沈安点头,“如此才能让他们效命。”

    “对,安北你果然聪慧。”曹佾笑道:“你只管这般去操作,用不了几年,沈家就会成为真正的权贵之家。”

    “权贵啊!”沈安微笑道:“手中握着人才,家中存着钱粮……进可攻,退可守,这便是权贵吗?”

    曹佾点头,“对,这便是权贵。而且大家还得互通关系,必要时……曹家是因为娘娘的缘故,所以远离了那些人,但以后某会慢慢的和他们交往,等到了下一代,曹家就会重新融入到权贵中去。”

    “抱团取暖固然不错,可你想过没有,那些权贵为何得不到重用?官家和朝中宁可养猪般的养着他们,也不肯让他们为官从军,你可知这是为何吗?”

    沈安丢下这句话就走了,留下个曹佾在发呆。

    “某错了?还是权贵都错了。”

    他沉思良久,回身请人去传话给曹太后。

    曹太后正在喝药,天气冷了,她早上练武浑身大汗,恃强就多在凉风里站了一会儿,这不就伤风了。

    “娘娘……”

    任守忠跑的踉踉跄跄的,屁股上的棒疮还没痊愈,疼的厉害。

    他满头大汗的模样没引起曹太后的注意,算是白瞎了。

    “叫魂呢!”曹太后冷冷的盯着他,大有再令人收拾他一顿的意思。

    任守忠被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娘娘,国舅大获全胜……”

    “住口!”

    曹太后握着碗的手骨节都泛白了,身体在轻微颤抖,兴奋的不行。

    老曹家要翻身了呀!

    “去,告诉大郎,要谨慎,莫要得意猖狂。”

    任守忠刚出去,曹佾的话就被人带来了。

    “娘娘,国舅问……权贵们可是做错了?”

    “嗯?”曹太后的鼻音很重,她毕竟是曹彬的孙女,只是一寻思就猜到了弟弟的意思,“权贵蝇营狗苟,自然是错了。”

    来人准备出去,曹太后叫住了他,说道:“你去告诉大郎,莫要做出头鸟……”

    等人走后,她欣慰的道:“大郎竟然这般懂事了,可喜可贺啊!曹家无忧了。”

    “娘娘,国舅和归信侯说了一番话,回头就呆立在那里,稍后就让小人来传话。”

    “是沈安?”曹太后唏嘘道:“这个年轻人……做事老成稳重,好,好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