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要习惯渐渐强大的大宋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931章 要习惯渐渐强大的大宋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正厅里摆放了好几个冰盆,加之外面有风,所以不热。

    梁兴微笑道:“你……大宋不希望我们和辽人来一场大战吗?归信侯为何拒绝?”

    陈忠珩也想知道。

    “首先贵国国主没胆子和耶律洪基来一次大战,除非辽人威胁到了他的根基。”沈安很淡定的道:“其次就是兵器,说句实话,你们和番人不断在厮杀,占便宜的时候可不多。某担心最终那些兵器都到了番人的手中。”

    相对于西夏而言,沈安觉得形成合力的番人威胁更大。

    历史上他们在唐朝时就给了大唐不小的压力,以至于要陪嫁公主。

    而西夏人要是成为了运输大队长,大宋的战略马上就得变了,必须掺和这场战争。

    番人们居住的地方黄金险恶,大宋将士很难适应,弄不好又将会是一次好水川式的残败。

    对于目前的大宋来说,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而目前大宋正处于革新的初期,不声不响的发生了许多可喜的变化,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有决定国运的大战,否则会打断这个可喜的进程。

    想想每年因为金肥丹大宋要增收多少?那些农户会增收多少?

    农户增收就能带动手工业、商业发展,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还有纸钞的缓慢推进,这对大宋的影响是翻天覆地的。

    军队也不断在改革,火药和火油弹的渐渐普及,以及水军露出了獠牙,让大宋第一次敢抬头看着外面这个危险的世界。

    还有许多可喜的变化,让沈安心中欢喜的同时,也希望外界能够维持目前的局势,莫要有大变化。

    “辽人此次派出重兵囤积于边境,他们的游骑一股股的突入,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梁兴的声音听着就是咬牙切齿的那种,可见对辽人的恨意。

    陈忠珩不禁说道:“辽人不但残忍,而且跋扈。”

    着啊!

    梁兴看着陈忠珩,说道:“陈都知所言不差,辽人对大宋和西夏的威胁太大了,若是大宋和西夏联手,想来能让耶律洪基吃个大亏,岂不是更好?”

    呃……

    陈忠珩这才发现自己犯规了。

    这场谈判他只是捧哏的,不能发表方向性的看法,但他刚才对辽人的评价却给了梁兴口实。

    某错了。

    陈忠珩歉然看着沈安,有些坐立不安。

    “你想多了。”沈安一开口就让梁兴失望了,“辽人是凶残,可西夏人也不良善,曾经你们在西北制造了多少杀戮?此刻说什么辽人凶残,抱歉,某觉着这话转过头来,对你们说也是一个样。”

    陈忠珩没想到沈安竟然会那么直接,不禁觉得有些尴尬。

    可梁兴却正色道:“那是过去,如今……”

    他迟疑了一下,沈安问道:“如今怎么了?难道西夏要保证以后不再袭扰大宋了吗?若是如此,此次某做主……兵器拿去。可一旦你撒谎,你知道的,大宋上下发誓会倾力对付西夏,至于辽人,先丢在一边。你可敢吗?”

    呃!

    陈忠珩觉得两国谈判应当就和隔壁邻居谈话一样,要注重礼节,要说话客气,不能撕破脸,否则会很尴尬。

    可沈安就这么逼问着梁兴,目光炯炯,神色轻蔑,压根没把礼节当回事。

    不懂外交的陈忠珩看向了礼房的几个官员,想从他们的神色中看出沈安这种态度是否妥当。

    可那几个礼房官员都是一脸的兴奋,看模样恨不能找支笔来把沈安的一言一行,甚至是表情都记录下来,回去仔细揣摩。

    难道这样才是对的?

    梁兴霍然起身,“既如此,我告辞。”

    这是翻脸了。

    陈忠珩心中大叫不好,可那几个礼房官员依旧如故。

    这几个是傻子吧?

    “好走不送。”沈安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的喝茶,神色平静从容。

    梁兴转身出去,等他走远后,陈忠珩苦笑道:“这是翻脸了?”

    “你担心什么?”沈安喝着茶,没有离开的意思。

    陈忠珩瞪眼道:“翻脸就算是白来了,再说西夏若是能和辽人大战一场,对大宋有许多好处,为何不能答应。”

    沈安叹道:“某说过了,西夏不可能与辽人大战,至少现在不可能。”

    “为何?”

    “因为大宋在前进……”

    “什么意思?”陈忠珩越发的不解了。

    “他们怕了。”沈安的眉间多了些兴奋之色,“不管是西夏还是辽国,他们都在看着大宋一步步的前进,他们害怕了,明白吗?”

    “他们害怕了?”

    陈忠珩久居深宫之中,而且又没法干政,哪里知道如今大宋的局势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再是那个弱鸡了。

    “对,你要习惯大宋的变化,明白吗?”沈安发现大宋君臣对自己实力的变化不够敏锐,在决策时依旧有些保守。

    一个礼房的官员说道:“如今高丽在私下和大宋联系,想全面经商,可归信侯说不能便宜了他们,暂时搁置。他们的使者一来就往榆林巷跑,只是上次被归信侯家的狗给追出了好几条街,就不敢去了。”

    呃!

    竟然这样吗?

    陈忠珩只觉得一种骄傲的情绪在滋生。

    那个官员兴高采烈的道:“连交趾如今都怕了大宋,派来使者都在祈求大宋水军停止袭扰他们。还有西夏,此次谈判就是他们害怕的明证,大宋啊!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大宋了。”

    是啊!现在的大宋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大宋了。

    陈忠珩记得以前服侍赵祯时,每当遇到外事,赵祯的情绪总是不好,而且会担心。特别是辽国和西夏两家,更是让他牵肠挂肚。

    可现在呢?

    “如今西夏使者竟然不敢威胁大宋了,某出宫时,官家也不见紧张,还去给圣人沾蝉……”

    放着那些内侍宫女不指使,自己亲自动手……赵曙竟然这般浪漫?

    陈忠珩心中欢喜,喊道:“拿酒来!”

    他是宫中的贵人,自然有人服侍。

    陈忠珩想了想,问道:“此时喝酒无碍吧?”

    “没事,你尽管喝。”

    沈安说的很是云淡风轻,陈忠珩心情大好,等酒来了之后,就斟酒相劝。

    “某白天不喜欢喝酒。”白天喝酒人会晕乎,难受。

    “某在宫中难得喝一次酒啊!”

    陈忠珩此次出来算是放风,渐渐的开始放浪形骸。

    他举杯就干,没几下就兴奋了起来。

    “安北,某怎么觉着刚才那个梁兴不阴不阳的呢?就像是……”

    他喝了一杯酒,皱眉道:“就像是内侍,对,就像是内侍。”

    “内侍能来这里,难道他是李谅祚的禁脔?想来……不对,李谅祚有表嫂了,他那个表嫂据闻丑若无盐,而且凶悍无比……”

    他越发的兴奋了,“那个梁兴绝对不是真男人,弄不好也被割了一刀……”

    格叽格叽……

    沈安觉得好笑,抬头就看到了梁兴。

    “老陈,哎,老陈……”

    “哎什么哎,某说了他绝对挨过一刀,不信脱了他的衣裳来看,若是有家伙事,某就在青涧城不走了,哈哈哈……嗝!”

    梁兴就站在门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卧槽!

    背后说人坏话竟然被当场抓包,真的很尴尬啊!

    陈忠珩干咳一声,说道:“某喝多了。”

    他这不要脸的模样有些苏轼的风范,沈安觉得回京后,可以让他们两个接触一下,随即双剑合璧,纵横京城。

    梁兴走了进来,神色已经完全变了。

    那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嘴唇紧抿,目光转动间竟然有些威势。

    “我想单独和归信侯说说话,可否?”

    陈忠珩刚才说自己喝多了,外交场合自然只能离去。他懊恼的道:“某还是能再喝一点的。”

    梁兴只是看着沈安,目光中多了挑衅之色,“归信侯人称名将,更是文武双全,可面对我……竟然怯了吗?”

    “你无需用什么激将法。”沈安淡淡的道:“都出去吧。”

    几个官员都有些无语,心想你才说梁兴是激将法,可随即就让我们离去,这是中计了还是顺水推舟?

    陈忠珩出去前冲着沈安眨眼,一脸坚毅的模样,暗示有危险就喊一嗓子,他老陈绝壁会第一时间冲进来。

    老陈还是够意思!

    等他们出去后,梁兴坐下,腰杆笔直的就像是一根木棍。

    “耶律洪基正在操练军队,目标不是草原那些散落的部族,你知道的,那些部族也不可能用大军去镇压,所以他们的目标只能是大宋。”

    “为何不能是西夏呢?”沈安的声音低沉,目光中多了玩味。

    梁兴冷冷的道:“西夏不是他们的目标,就算是,那也是在收拾大宋之前清理后患。所以他们若是攻打西夏,接着就是大宋,我告诉你这个并非是蛊惑什么唇亡齿寒啊,我只想说……联手吧,咱们两家联手应对辽人。”

    “你不去做说客可惜了。”沈安说道:“而且你还习惯骗人……你骗人时眼睛都不眨,看似很真诚……忘了告诉你,在大宋,沈某是外事第一人,官家都要听取某的看法……你对三国之间的分析在以前没错,可如今却错了,知道为何吗?”

    梁兴有些意外,但依旧倔强的点头,“你说。”

    沈安说道:“因为大宋一直在不断强大,西夏以前不断袭扰大宋,大宋好似束手无策。好水川之战后,西夏人战意沸腾,对大宋作战总是自信满满,是的,那个时候你们自信满满,可如今呢?”

    “你们败了,被大宋多次击败,秦州之战,李谅祚亲率骑兵突袭,结果如何?原州一战,沈某率军击溃李谅祚,让他只能狼狈逃窜。府州如何?在府州,你们和辽人勾结在一起,依旧被沈某击败……你觉着这样的大宋需要和西夏联手吗?”

    梁兴面色铁青,摇头道:“是了,我忘记了你们连辽人都击败过。”

    “那么你还想要什么?”

    梁兴抬头,眼中有软弱之色,“可辽人是我们共同的对手。”

    “没有永远的对手,只有永远的利益。”

    沈安说完就端起茶杯,微微低头喝着。

    梁兴眼中全是震惊之色,喃喃的道:“没有永远的对手,只有永远的利益……归信侯此言一出,我却是受教了。”

    他起身,拱手道:“多谢归信侯指点。”

    这是个很坦荡的女人。

    “李谅祚看到你对某行礼,可会嫉妒吗?”

    呯!

    梁兴掀翻了案几,那些茶杯茶壶都冲着沈安飞了过来。

    沈安早有准备,拿起脚边的一块铁板挡在身前。

    “安北,某来了!”

    陈忠珩实现了自己的诺言,第一个冲了进来,直接扑向梁兴。

    呯!

    梁兴灵活的避开,陈忠珩直接扑街……

    沈安捂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