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0章 沈某人的心胸真的很宽广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930章 沈某人的心胸真的很宽广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青涧城就建在东山上,青涧河在边上流淌而过,灌溉着无数田地。周围有堡寨和主城形成犄角之势,互相掩护,易守难攻。

    “这里地势险要,前可攻击无定河一带,比如说绥州,进而攻占米脂……”

    站在城墙上,种谔气度自显,指点江山,自信之极。

    往后他就是这么做的,一步步的打磨,瞄着横山一线……从此大宋在此间对西夏就形成了战略优势。

    这人就是性子残忍了些,而且有些自矜什么文武双全,否则沈安会很乐意和他交个朋友。

    站在城上看着周围的堡寨,安全感大增。

    “那些番人放牧,看似自在,可西夏人要是来了,他们就得指望咱们开城接纳他们的牛羊,否则就会血本无归,所以招纳番人入军很是便宜。”

    种谔拍着城头,心中豪情万千。

    “中原的兵不行吗?”

    这一路沈安看到不少军士都是番人,心中有些不解。

    “不行。”种谔摇头叹息:“时日久了中原的兵都会思念家人,毫无斗志。”

    这是兵制造成的后果,却没法解决。

    “除非是轮换。”这个是沈安所推崇的办法。

    “枢密院不会同意。”说到枢密院时,种谔有些不满,“这里是青涧城,不是汴梁,什么规矩都应当变一变,而不是墨守成规。”

    “回去某会找富相商议。”

    沈安负手下了城头,留下个呆呆的种谔。

    “他说回头帮忙和富相说话?”

    沈安那么好心吗?

    手下将领说道:“知城,那沈安毕竟是名将,名将名将,不能顾全大局算什么名将?”

    “他不算名将!”种谔嘟囔着,但眉间却多了振奋之色。

    内部有什么矛盾不打紧,但面对外敌时必须要抛弃前嫌,携手御敌。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种谔看着清晨的阳光从东边升起,赞道:“当年某在他的手上吃过亏,折家也是靠着他度过了危机,折克行更是靠他成为了官家心中的名将胚子,嗨!胚子!否则折家如何能和种家相比?”

    将门之争不只是名声,更多的是资源。

    你牛笔,自然家族子弟能获得的资源就更多。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从来都不假。

    所以折、种两家为了将门第一的名头争斗了许久,如今却是折家占据了上风。

    但沈安的一番暗示却很是大气。

    只要是对大局有好处的事儿,你种谔只管说,某会为你筹谋。

    “这人……竟然心胸如此吗?”种谔微微抬头,深吸一口气,“某往日却小看了他。”

    他带着众将缓缓下城,迎面来了个军士,近前禀告道:“知城,方才西夏使团那边有人来抱怨,说是凌晨您派人去送早饭,那几个人不要脸,瞅见女人就动手动脚的,还说您是……说您是……”

    种谔对犯错的手下从不宽恕,而且惩罚之狠,大抵能让文官们瞠目结舌。

    种谔面无表情的道:“是什么?说!某不处罚你。”

    军士说道:“说您是个色胚!”

    卧槽!

    种谔大怒,咬牙切齿的模样吓坏了军士,赶紧跪下请罪。

    “去,查清楚是谁干的,某要杀了他!”

    种谔真的是想杀人了,他大步过去,那跪下的军士如蒙大赦的爬起来,一溜烟就跑了。

    “去查!马上去查!”

    种谔的眼中全是杀机,“隐藏住消息,莫要让沈安和陈忠珩他们知道,否则这便是罪责。”

    他有些头痛,若是没有使团在的话,他能一手把这事儿给压下去,可陈忠珩在啊!

    至于沈安,他同样是半个军中人,对这等事只会一笑置之,可陈忠珩不同,他是官家的眼睛,看到什么都会回去禀告。

    这要是被官家知道了,一个治军不严的名头是跑不掉的。

    这对于一心想做名将,振兴种家的种谔来说就是一次重击,所以他必须要掩盖此事。

    城中渐渐多了肃杀之气,那些军士在搜寻打听着消息,很快就有了结果。

    “知城,有人看到那几人进了咱们使团的驻地!”

    卧槽!

    来禀告的军士发现种谔眼睛都红了,心想那谁……应该是沈安吧,竟然这样坑人,也不怕知城找他拼命?

    种谔压住火气,“走,看看去。”

    他带着人去求见沈安。

    没有任何阻拦,他一路被引到了前厅。

    前厅里沈安和陈忠珩都在,还有随行的几个官员,以及两个便衣男子。

    “……我等进去之后,发现西夏使团里的人大多在避开一个房间,就想办法试探,可他们随行的人机警,两次都被叫住了,正在此时有个女人出来,小人就装作色胚去调戏了一番,那些西夏人怒的不行,就顾着和小人纠缠,他就趁机看了那屋子一眼……”

    另一个便衣男子说道:“郎君,那里面看着布置挺讲究的,还有些香味,小人刚想进去,就被人给拉住了。”

    “辛苦了。”沈安点点头,两个便衣男子告退,出去时正好看到种谔。

    种谔的火气已经消散了,但依旧觉得憋闷。

    沈安招手道:“你来的正好,早上某令人去查探西夏使团,因为不想打草惊蛇,所以就借用了你的名义,倒是得罪了。”

    种谔能说什么?

    陈忠珩笑道:“种知城定然是深明大义的。”

    种谔很想说某很愤怒,但却只能微笑,“是,小事罢了。”

    “西夏使团有些古怪,既然如此,那就明日见面吧。”

    随后他派出了随行的礼房官员去通报消息。

    第二天,吃了早饭之后,沈安和陈忠珩就在前厅等待。

    稍后有人来报:“西夏使者来了,来了不少人。”

    “除去使者之外,其他人都拦住。”

    主场的优势可不是白给的,沈安要是不知道利用的话,那真是白瞎了那些年的义务教育。

    稍后一个身形瘦削的男子被带进来了。

    “梁兴见过归信侯。”

    男子拱手,随即坐下。

    男子肤色白皙,这对于西夏人来说很是罕见。

    “贵使远来,国主有何话要说?”

    沈安在观察着对方,觉得这人的五官长得不错,至少比陈忠珩帅多了。

    可怜的陈忠珩不知道自己再次躺枪,正在边上装威严。

    梁兴也在打量着沈安,他端着茶杯也不喝,缓缓的道:“耶律洪基已经解决了国中的麻烦,如今辽国上下一心,大宋可担心了吗?”

    沈安摇头,“在府州时,你们甘愿作为诱饵,把府州军引了出来,辽军重骑精锐趁势掩杀,可他们成功了吗?”

    沈安身体微微后仰,带着淡淡的微笑,神色从容。

    这才是一国的使者该有的气度啊!

    陈忠珩不禁暗赞,然后學了一下。

    只是他比较白胖,所以學起来不大像。

    梁兴笑了笑,“那是辽人想蛊惑我们……实话说了吧,辽人当初许下诺言,一旦灭了折继祖,麟府路就交给我们。可这是二桃杀三士的计谋,我们知道……但却无从拒绝。”

    陈忠珩大怒,刚想说话,沈安干咳一声,“你继续说。”

    梁兴看都不看陈忠珩一眼,“西北艰难,我们四面皆敌,若是能拿下麟府路,此后有黄河作为天堑,这一面我们只需防备辽人就是了。所以大宋无需想我们有多大的野心,只是自保而已。”

    “你说的比唱的都好听。”沈安保持着微笑,“西北艰难,可黄河百害,唯富一套,西夏说穷,那是在哄谁呢?”

    梁兴低下头去,陈忠珩见状不禁就笑了,“归信侯天文地理无所不知,贵使想在他的面前卖弄什么……那不是笑话吗?嗬嗬嗬!”

    内侍的笑声尖利,听着很是刺耳,而且还带着那种幸灾乐祸的情绪。

    沈安的眼皮子跳了一下,觉得老陈实在是太小人了,不过这样的陈忠珩才值得交朋友。

    “归信侯的名声我也有所耳闻,那首人皆养子望聪明,却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我深以为然。”

    “西夏竟然也知道了吗?”

    沈安没想到自己的诗词竟然散播的那么广,一时间有些自得。心想是不是再抄袭些,好歹以后和苏轼成为大宋诗坛的双壁……

    诗词很多啊!比如说老辛的就不错,还有明朝的……

    哥要是全抄袭了,会不会在以后的教科书上多一个头衔?

    大宋著名诗人沈安!

    很爽啊!

    沈安神游物外了一瞬,梁兴笑道:“我国如今也新建了學堂,该读书的就去读书,想来数十年后,民风自然淳朴。”

    “是吗?”沈安喝了一口茶,他从不认为读书能让民风淳朴,但这人既然这般说,他也乐见其成。

    辽人立国多年,权贵多好享受,许多东西都在跟中原學,结果越學越软,最终被金人扫入了垃圾堆。

    可见读书可以,但不可丢弃尚武精神,否则你用笔杆子去和枪杆子打,打毛线啊打!

    沈安老神在在的喝茶,看着压根不在意此次谈判。

    时光流逝,三杯茶之后,梁兴去了一趟茅厕,回来进入了正题。

    他的嘴棱角不错,张开后牙齿看着很白,“我国国主希望大宋能卖些兵器……作为回报,西夏将会和辽人来一场大战。”

    陈忠珩心动了。

    要是西夏和辽人大战一场,不管谁胜谁负,对大宋的好处不言而喻。

    可沈安却摇头道:“不妥。”

    ……

    大家晚安,顺带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