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是某自己摔断了腿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927章 是某自己摔断了腿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逆流伐清     对于赵曙来说,培养自己的接班人是一件很膈应的事儿,但他必须要做。

    真宗丢下年少的赵祯驾崩,导致刘娥几乎和女皇一般,就差登基称帝了。

    而赵祯之后也是重蹈覆辙,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却迟迟不肯确定皇子人选,若非是他在临去前把赵曙接进了宫中,在他驾崩后,大宋不知道会混乱到何时。

    这些活生生的例子都在告诉赵曙,接班人的事儿不能拖,更不能带着情绪去培育他。

    所以他很看重长子的教导,为此不惜打破常规,许他经常出入皇宫,为的就是增长阅历,见识民间百态。

    这一切就是他的谋划,可这些谋划眼看着就要在一夕之间崩塌了。

    青楼是男人们趋之若鹜的地方,可皇长子去青楼和女人亲近却是个灾难。

    此事一旦被爆出来,赵顼的人品将会被质疑,臣子们担心他会不会成为昏君。

    毫无疑问,从此赵顼将背上一个好色的名头,直至他躺进陵寝里,后人还会用这个名头来编造出无数香艳的野史。

    不能!

    赵曙的眼中多了杀机。

    里面的方聪洋洋得意的道:“官家看重皇长子,这以后他定然就是太子,某此刻只想和皇长子亲近,这个要求过分吗?”

    “你觉得这是沈某的把柄对吗?”

    “没错,你陪着大王出的青楼,可见是你的怂恿,不管是与不是,一旦某把事情爆出去,官家和宰辅们都会认为是你的错,所以归信侯,咱们合则两利,不好吗?”

    方聪放低了些姿态,“以后咱们联手,未来……我文你武,这个大宋还不是咱们说了算?”

    呵呵!

    赵曙真是忍不住想为方聪鼓掌叫好。

    此人算计的堪称是天衣无缝,可他却少算计了一件事,那就是赵曙来了。

    赵曙的眼中多了杀机,指着里面正准备令张八年动手,就听沈安说道:“此事官家知道了。”

    方聪冷笑道:“不可能!”

    呯!

    里面传来了撞击的声音,接着就是身体倒地的声音。

    方聪躺在地上,喘息着,“你私下破吗?某只要说出此事的缘由,大王会身败名裂,而你将会被盛怒之下的官家处置,你疯了……”

    沈安淡淡的道:“某没疯,某在这里和你扯淡扯了这么久,你可知是为何吗?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某找你有事,最后事情没谈好,某就下了狠手……而你若是说出此事,没人会相信。他们只会认为破。”

    “没人……没人会信你!”方聪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想起了一件事。

    “某以前的功劳不少,至少值两条腿吧,所以……”

    沈安抬起脚,用力踩了下去。

    “啊……”

    惨叫声传遍了御史台,陈忠珩马上撤退,他知道现在封闭也没用了,最好是去看看官家是什么想法。

    赵曙没什么想法,他走过去敲门。

    “谁?滚蛋!”

    里面的沈安中气十足,一点担忧都没有,让赵曙不禁有些恼火。

    朕一直在担心着此事,你竟然那么兴高采烈?

    “开门。”

    “你谁啊你……呃!”

    沈安听出了声音,他缓缓拉开门,等看到门外果然就是赵曙后,就警惕的瞟了一眼外面,说道:“官家放心。”

    赵曙不会微服来御史台,而且身边竟然还有张八年陪同,所以沈安知道事情暴露了。

    “闪开!”

    赵曙竟然要进去,这个出乎了沈安的预料。

    看到是赵曙后,方聪就哀求道:“官家,沈安私下动手,他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就想杀了臣灭口,官家救命。”

    这里是御史台,官家也只能秉公处理此事。

    方聪忍着剧痛,期盼的看着赵曙。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却是御史台的人出来了。

    赵曙负手看着方聪,眼中多了些冷色,然后转身出去。

    “见过官家。”

    御史台的官吏也没想到赵曙会来,所以有些惊讶。

    赵曙冷着脸道:“沈安跋扈,正好西北有事,你马上去。”

    这听着好像是惩罚,可西夏人这次是有些心虚了,所以才主动求和。这不是苦差事,若是没啥进取心的去了就是旅游。

    这一趟出行最大的问题就是天气,盛夏去西北,回来时怕是会变成黑炭。

    “官家,臣冤枉啊!”

    沈安的声音听着没有一点诚意,御史台的官吏们都有些懵,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里面,沈安俯身对方聪低声道:“聪明些就闭嘴,不然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方聪没想到这事儿竟然被赵曙知道了,此刻把肠子都悔青了。

    他不能说出和此事有关的半个字,否则不但自己会倒霉,家人都跑不脱。

    投机失败,此刻他绝望的想怒吼。

    沈安刚出去,御史台的人就进了房间,然后惊呼道:“沈安打断了方聪的腿。”

    外面有人问道:“几条?”

    “一条。”

    这一问一答格外的让人无语,两个蠢货醒悟过来后,尴尬不已。

    “沈安!”

    赵曙已经走了,无数双想杀人的目光在盯着沈安。

    马丹,有人说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这御史台的人那么恨我,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沈安有些不自在。

    “你竟然在御史台打断了御史的腿,某此次定然要弹劾你,不把你弄出京城,某……某誓不为人!”

    “官家呢?官家为何走了?”

    “官家怕是会庇护他。”

    “此次却不成,咱们众志成城,谁都不怕。”

    “对,太过分了,这次若是不管,以后人人自危,还怎么做事?”

    “方聪如何了?”

    有人终于想起了受害者,就进去问道:“沈安是如何害的你,只管说出来,今日咱们那么多人在此,他别想走。”

    上门打断御史的腿,沈安这次把御史台得罪大发了。

    外面的官吏们已经挡在了通道上,他们神色坚毅,有人喊道:“今日就算是死,我等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这一刻御史台充满了悲壮的气息。

    方聪喘息着,他想说出事实,可却不敢,最后只能忍痛喊道:“是某自己摔断了腿。”

    卧槽!

    问话的人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变形的腿,“你疯了?外面全是咱们的人,你只管说,咱们保证能弄垮沈安。”

    方聪发誓自己心动了,他缓缓转动脑袋,当看到角落那里露出的那张骷髅脸时,就喊道:“是某自己摔断的,和沈安无关。”

    那张骷髅脸悄然消失,目光上移,就能看到张八年在房梁上轻松的移动。

    “是某自己摔断的啊!”

    外面,沈安皱眉道:“让开。”

    没人相信这话,但方聪却坚持是自己摔断的腿,所以众人默默让开一条道。

    沈安缓缓走过这条由人组成的道,不禁仰天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这小人得志的嘴脸让人气得想吐血。

    苏轼艳羡的看着沈安出去,心想自己何时也能这般横行霸道,想来那样的日子会非常舒坦。

    沈安是很舒坦,只是回到家中后就多了烦恼。

    要去西北谈判,他舍不得芋头啊!

    他抱着芋头在惆怅,宫中的赵顼被叫了去,莫名其妙的听了一通话,然后回来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你还年轻,莫要沉迷于某些事情里不可自拔。”

    “你娘那边在抓紧给你相看女人了,安心等着就是。”

    这是被发现了?

    丢人啊!

    赵顼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而乔二也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庆宁宫中的茅厕本来就是有数的,可他乔二进去就不出来了,而且还仗着权势不给旁人进去,这个真是过分啊!

    那些想上茅厕的人在外面焦急的转圈,有人忍不住喊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再不出来咱们就进去了啊!”

    “等……等一等……”乔二觉得自己的屁股通往了另一个世界,而且还是直通的。

    赵顼出宫了。

    第二天早上,他带着王崇年去了沈家。

    苏轼等人也在,都是一脸愧色。

    “此事咱们都有份,可却让安北一人受罚,真是……”苏轼纠结的道:“某觉着有些快活,可这不地道吧,真是的。”

    王雱说道:“是,某也是觉着心情愉悦。”

    折克行带来了几封信,这是交给家族里的。

    去西北谈判对于沈安来说就是送功劳,所以苏轼他们才能这般轻松。

    等赵顼来了时,他们正蹲作一排吃汤饼。

    “给我也来一碗。”

    赵顼也學着他们蹲在边上,大家都有些尴尬。

    代理厨子端着汤饼送过来,见到是赵顼就有些伤心。

    “你这是为何?”赵顼觉得自己长得挺英俊的,不至于让人落泪。

    代理厨子伤心的道:“小人在沈家没多长时日了,郎君归来之时,小人定然不在了。”

    曾二梅早就盼望着出月子,然后重新夺回沈家大厨的权利。

    沈安说道:“你出去之后,想来不管是自己开店,还是去别人的地方掌厨,都能出彩,好生做吧。”

    厨子躬身,“多谢郎君这段时日的照看。”

    沈安这一去,再回来时少说也得一两个月以后了。

    王雱说道:“西夏人最近日子不好过,安北兄此次去当可扬大宋国威,我等在汴梁等着为你庆功。”

    “说得好。”苏轼酒瘾发作,就说道:“该为此喝一杯,可大清早的喝酒有些古怪,到时候被同僚发现了也是件麻烦事。”

    赵顼举起大碗,众人一愣,随即就笑了,然后都把大碗举了起来。

    几个碗轻轻碰撞着,然后他们喝着面汤,就像是喝着最好的美酒。

    年轻的友谊让人如饮美酒。

    而大宋的未来正如同他们一样,朝气蓬勃。

    ……

    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