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韩琦的奇葩口味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905章 韩琦的奇葩口味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庶子风流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未来的太子,也是未来的皇帝默不作声的挖了半天。

    他身先士卒,从不叫苦,哪怕是手心全是水泡,依旧没有吭一声。

    赵曙的眼睛湿润了,怒道:“郎中为何还不来?”

    “来了来了。”

    沈安这个后勤大总管的效率还是不错的,郎中已经到了。

    看到赵顼手心里的那些血泡后,郎中倒吸一口凉气,“大王竟然……换做是某,怕是都忍不了。”

    血泡的疼痛大部分人都有过体验,而那只是一个,可赵顼手心里有很多。

    赵曙心疼了,那些埋怨都烟消云散,“为何不歇息?”

    赵顼抬头笑道:“臣若是歇息了,百姓也想歇息。大宋是船,您是掌舵的,那臣就是划桨的。臣停下来歇息,他们也会跟着,这船就停下来了。”

    这话里蕴含着许多道理,让赵曙的精神一振。

    他是舵手,天下臣民都是划桨的,一旦众人偷懒停下,大宋这艘大船就会停滞不前。

    是啊!这话说的真好。

    “去歇着,我来。”

    他拎着锄头走过去,奋力往下一锄,结果用力过猛,锄头歪歪斜斜的钻进了土里。他想把泥土撬起来,可力量却小了些,面红耳赤的在发力。

    “这人是谁?真笨。”

    “是啊,看着就是第一次干活的模样。”

    “官家……这是官家。”

    其中有人曾经见到过赵曙,突然就喊道:“这是官家。”

    众人目光转动,看到站在赵曙身边的赵顼兄弟,看到那些宰辅,以及更外面的侍卫们……

    卧槽!

    官家竟然来了?

    “见过官家。”

    赵曙点点头,微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用力。几次三番后终于把泥土给撬起来了,觉得双臂酸软。他本想歇着,可想到儿子先前默默的挖了许久,就强忍着,继续挖渠。

    而韩琦和曾公亮等人却麻爪了。

    “大王先前说要让军队来帮百姓挖渠打井,可附近都是禁军啊!”

    “厢军倒是无碍,全拉出来干活都行。”

    “官家刚才说他们肯干活的……”

    三人面面相觑,都觉得这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赞同。

    曾公亮说道:“此事重大,问问吧。”

    于是韩琦就走过去问道:“官家,可是要调动军队来挖渠打井吗?”

    赵曙看向了赵顼,“你怎么看?”

    老子教导儿子的场面很温馨,大家都觉得官家果然是慈父。

    可赵曙却是因为有些扛不住了,几锄头下去,没干过重活的他想借机歇息。

    赵顼伸手给郎中处理伤口,说道:“臣以为军队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可这个家饱含了什么?臣以为饱含了百姓在内。百姓受灾受苦,军队就该出来,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保家卫国……”赵曙心中满意,“说得好,去枢密院告诉富弼,京中禁军最大限度的调集出来,帮百姓挖渠打井,要快。”

    “官家仁慈。”

    百姓们喜上眉梢,那谢恩的声音宏大,神色诚恳。

    “都回去吧,赶紧各自发动起来。”赵曙点点头,外面的百姓开始散去。

    赵曙的心中一动,就问道:“韩卿可是惧怕军队出来有风险?”

    韩琦点头,“是,军队和百姓裹在一起,若是有人鼓噪,臣担心会有不测。”

    赵曙点头,“是。可那样的军队要来何用?”

    韩琦一怔,旋即觉得有道理,“军队若是这般,那就该打散重建。”

    “要教导他们。”赵顼说道:“要教导他们忠君爱国,一遍不够就百遍,百遍不够就千遍。”

    这是思想教育。

    赵曙点头赞许,“不能因噎废食,那不是军队,而是造反后备队。”

    “是。”韩琦和曾公亮等人去商议,赵曙继续挖坑。

    没过多久,他就觉得手心发热,近乎于发烫。

    他张开手心,看着一个水泡在成型,不禁有些傻眼。

    那么快就出来了?

    赵颢见了就说道:“官家,疼吗?”

    他自己的水泡很疼,可觉得大人的应该不一样。

    赵曙摇头道:“不疼,一点都不疼。”

    回过头,他的眼皮子跳了几下。

    真是很疼啊!

    “官家,臣来吧。”

    赵顼的手已经敷好药了,觉得还不错。

    “你歇着。”赵曙觉得有些丢人,于是奋力干活,结果没过几分钟,水泡那里痛的厉害。

    “哎!老了。”

    他只得丢下锄头,看着两个儿子在合作挑担子。

    “官家!”

    陈忠珩屁颠屁颠的来了,一脸欢喜的道:“官家,那些百姓知道您和皇子在帮百姓挖渠,好些都放弃了祈雨,都开始挖渠打井了。”

    “哦!好啊!”赵曙感慨的道:“这就是言传身教,率先垂范……我原先却错了。”

    他原先觉得帝王该总揽全局,这等作秀的事儿没必要干,甚至连皇子都没必要干。

    可现在现实却抽了他一下,但他却很欢喜。

    “这便是大宋啊!”

    热火朝天的大宋!

    他真的很欢喜。

    “饭菜来了。”

    沈安筹备的饭菜来了,他亲自押送。

    “官家……”

    沈安真没想到赵曙会亲自来,还有宰辅。

    赵曙来了不错,可宰辅却有些头痛。

    韩琦一身肥肉,欧阳修老眼昏花,沈安觉得有损国之重臣的形象。

    “吃吧吃吧。”赵曙放下锄头,冲着百姓说道:“都来吃饭。”

    王东堆笑道:“官家,小人家里准备的有呢。”

    “在哪?”赵曙正想看看百姓的伙食。

    王东的老妻拎着个陶罐站在边上,赵曙伸手,“给我看看。”

    他的老妻怯怯的把陶罐放在地上,赵曙俯身看了一眼……

    “这是什么?”

    他看到了一堆绿色的糊糊,味道……一言难尽。

    “这是什么?”赵曙抬头问道。

    王东的老妻木讷的道:“是野菜……还有自家种的一些东西弄的糊糊。”

    “粮食呢?”赵曙舀了一勺子糊糊出来,然后吃了一口。

    味道……一股子说不出味道袭来,赵曙艰难的咽下去,只觉得嘴里全是那股味道,难受至极。

    沈安对这股味道很熟悉,后世猪潲的味道。

    王东的老妻干笑道:“官家,老身做的饭菜官人和孩子们都喜欢呢。至于粮食……如今遭了旱灾,老身怕熬不过今年,就收着呢。”

    赵曙闭上眼,点头道:“味道不错,诸卿都来尝尝,二郎也来。”

    韩琦第一个尝了,说道:“味道还好。”

    曾公亮第二个,他相信韩琦在这方面不会说谎,所以吃的很是畅快,然后……

    “呕!”

    他呕了一下就忍住了,然后飞快的吞咽了下去。

    锦衣玉食惯了的人很难去理解那种底层的食物,沈安前世在乡下就吃过,他算不得锦衣玉食,只是普通百姓,可那股子味道依旧让他无法忍受。

    曾公亮出丑了,赵曙看了他一眼,显然不满意他呕的那一下。

    “你坑人。”

    曾公亮带着些许喘息的声音在身后传来,韩琦淡淡的道:“老夫不屑于骗你。”

    老韩这人倨傲,这点信誉还是有的。

    曾公亮上前一步和他并肩,皱眉道:“那你还说什么味道不错?”

    他觉得韩琦怕是被热疯了。

    沈安也是这么认为的,韩琦看着他,微笑道:“老夫吃了数年的野猪肠胃糊糊,那味道刚开始时难以下咽,后来渐渐习惯了,甚至是喜欢上了……喜欢了那味道,这天下还有什么吃不得。”

    老夫如今就好那一口啊!

    沈安有些晕,合着竟然是因为这个啊!

    那味道他试过,腥味很重,没法下口。可韩琦数年如一日的在吃着,甚至还吃出了感情。

    造孽啊!

    欧阳修一口吃下去,直接捂嘴过来,然后强行咽了下去。

    韩琦突然有了一个新想法,“那个老妪说自己做的饭菜家人都喜欢,老夫就在想啊!她家里的人会不会是和老夫一般,是吃惯了这等味道,觉得鲜美……”

    “有道理。”

    大家第一次共同赞同韩琦的意见,让他不禁有些得意。

    “娘做的饭好难吃……”

    “难吃也别说,回头娘要伤心了。让她歇着吧她就伤心,哎!”

    “嗯,再等一年吧,明年就找个理由让娘歇歇,咱们两边轮流做饭。”

    “好。”

    两个四十多岁的村民从侧面走过,声音飘了过来。

    韩琦的眼珠子都呆住了。

    合着不是老夫习惯了这种味道?

    欧阳修赞道:“为了让母亲高兴,就违心的说她做的饭菜好吃,这就是孝顺啊!”

    “……”

    曾公亮看了他一眼,心想韩琦正在伤心呢,你偏生还提这事。

    那边的赵颢吃了一口,直接就吐了出来。

    “吃。”赵曙指着陶罐,皱眉道:“不许吐。”

    他不是甜罐子里出来的帝王,从小到大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所以很看重对孩子的教导。

    赵颢苦着脸又吃了一口,然后咽下去,整个人看着都不好了。

    “这便是百姓的日子。”

    赵曙又吃了一口,起身道:“都干活,今日都好生体验体验百姓的日子,回头也免得说出什么何不食肉糜的话。”

    于是从宰辅到侍卫,所有人都下去了。

    “分段!”

    王雱在边上看了许久,觉得乱哄哄的没点组织性,就恼怒的道:“一窝蜂怎么干活?都上来,重新分配人手,分段去挖。”

    赵曙在沟里抬头,问道:“是王安石家的儿子王雱吧?”

    “是。”陈忠珩也在沟里,他哪里干过这等苦差事,已经是满头大汗。

    赵曙赞道:“是个有出息的,好,都听他的。”

    于是王雱一个少年就开始指挥着这群成分复杂的劳工干活。

    “各自的段看好,挖的时候要听老农的吩咐,别以为自己是谁谁谁,干活你再干十年也比不过人家。”

    王雱是看到一个官员呵斥老农后,就借机发作了。

    在他看来,这群家伙就该丢在这里干半年农活再回去,保证什么毛病都没了。

    “军队来了。”

    远方密密麻麻的出现了军队,王东站在沟渠上面呆呆的看着,“这……这能挖多少水渠?怕是能挖到宫里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