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坑爹的儿子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883章 坑爹的儿子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民国谍影临高启明庶子风流我在明朝当国公龙起南洋     汴梁城外的一个靠近汴河的小地方被围墙围了起来,然后还弄了水门,里面每天热火朝天的在建造着什么。

    “以后咱们的玻璃就在这里生产了。”

    沈安踌躇满志带着赵顼进去。

    “见过道兄。”

    两个道人作为工程师来指挥建造玻璃生产线,见到沈安后恭谨行礼问好。

    “辛苦辛苦。”

    沈安笑眯眯的很客气,两个道士却很严肃。

    “郎君,他们好像不怎么客气。”

    陈洛觉得那两个道人有些过于倨傲了。

    “那是专业……你不懂,就是适合做这个行当的人就是这种秉性,正常。”

    沈安带着赵顼在这里转了一圈,然后回程。

    “能挣多少钱,算过没有?”在看过里面的规模后,赵顼有些小激动。

    在宫中经历过一次折腾之后,他就觉得钱财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这个东西却是万万不能的。

    钱啊钱,啥时候才能不差钱呢?

    作为皇子,未来的太子,竟然会为了金钱而发愁,说出去大概是没几个人相信。

    百姓会说官家吃饭都是用金碗,一顿饭有半只羊……好奢侈啊!

    这样的皇家还会缺钱?拉的屎怕都是带着羊骚味。

    这是某次出宫时赵顼听到的话,两个老农吃饱了饭,蹲在路边瞎扯淡,最后天马行空般的扯到了皇家不差钱。

    百姓愚昧,可臣子们不愚昧吧?

    赵顼的眼中多了冷色,那些臣子明明知道宫中如今艰难,可有谁帮着说句话?都是恨不能把宫中的钱财都卷了出来,至于皇家吃糠咽菜,那关我们屁事。

    “这钱不能给外朝。”赵顼发狠道;“官家若是再把这钱给外朝,我就出宫去你家住半个月,让他自己和我娘闹腾去。”

    高滔滔据闻已经发狠了,说是赵曙再把钱送人,她就带着儿女们出宫,自己哪怕是织布也能养活孩子们。

    赵曙造孽啊!

    不过他这是自作孽,沈安表示喜闻乐见。

    “究竟能挣多少钱?”赵顼现在就对这个感兴趣。

    “大概……”沈安真的没算过,所以需要大致计算一下。

    “每月出五百块玻璃,一百贯一块,一个月五万贯,一年十二个月……”

    昨晚上芋头大爷闹腾,沈安只睡了一个时辰不到,现在脑子有些懵。

    “一年十二个月……六十万贯?”赵顼哆嗦了一下,“这还是刚开始。三成,十八万贯,发财了发财了!”

    呃!

    沈安也楞了一下,“书院有了十多万贯……什么实验不能做?太学连肉都吃不起,回头咱们的书院里每日肉香四溢,馋馋他们。”

    “若是那些学生扛不住了要抗议怎么办?”沈安摇摇头,觉得这个想法缺德了些,不地道。

    好歹太学是他曾经倾注心血的地方,还是留些情义吧。

    沈安觉得自己真的很重情,难免就有些唏嘘,觉得自己这样的人大抵是凤毛麟角,难得一见……

    赵顼想了想问道:“你说成本不算太高,那么一年十多万贯进宫,官家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他觉得这是个极大的好消息,就急匆匆的回宫。

    “什么?十八万贯?”

    赵曙听到这个数字不禁有些懵。

    “你莫不是记错了?”

    赵顼说道:“官家,这是没去成本,去了成本也得有十多万贯。”

    发财了!

    赵顼最近一直在担心宫中的用度问题,连曹皇后都准备削减自己身边的人手,这让他羞愧难当。

    那是皇太后啊!

    宫中哪里都能削减用度,但皇太后那里却不能。

    那是寡妇,俗话说寡妇失业,你要是削减她的用度,那就不是人。

    比如说石头记里的李纨,那便是寡妇失业,还带着个儿子,在贾府的日子真心不好过,但好歹一般人也不敢刻薄她,不敢轻易减少他们母子的用度。不然传出去贾家真心不用做人了。

    十多万贯一进宫,拮据的窘境自然就缓解了,加上赵顼在暗香的分红,赵曙霍然发现自己竟然变有钱了。

    这些都是这个儿子的功劳啊!

    赵曙叹息一声,想起儿子和沈安交往的经历,不禁唏嘘不已。

    “你那时和沈安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问题他一直没问,很是好奇。

    赵顼有些难为情。

    “说吧,为父难道还会笑话你不成?”赵曙此刻丢掉了规矩,笑眯眯的多了慈父模样。

    赵顼赧然道:“那时臣还小,在郡王府里和那些人不大合得来,就喜欢跑出去转悠。”

    “那时候沈安刚到汴梁,带着果果……那时候的果果才四岁,看着很是让人怜惜……”

    沈安要是听到这句话,铁定会告诉他,我妹妹有我怜惜,还有她未来的夫婿怜惜,你就免了吧。

    “他那时候做锅贴,臣觉得好玩,就排队去买。”

    赵顼面露回忆之色,微笑道:“那是晚上吧,轮到我时,沈安给了锅贴,没要我的钱,然后扇了我后脑勺一巴掌,喝骂着让我赶紧回家……”

    那时候赵曙的精神状态不好,时常犯病,高滔滔在府中也不得势,他们一家子都过得不顺。

    “后来臣又去了几次,每次见到我他都凶神恶煞的让我回家,慢慢的就熟悉了。”

    很简单的经历,赵曙叹道:“你们少年交好难得,更难得的是沈安大才,弄出了那些宝贝,不但自家富可敌国,还顺带强壮了大宋,果然不愧是邙山一脉的传人。”

    “他没钱了。”赵顼担心沈安被猜忌,“那些钱都换成了纸钞,多余的借给了那些想造船的商人。连书院每月的耗费都是他去借的。”

    “是吗?”赵曙有些感动了,“我以为他有钱会舍不得花用,可书院耗费不小,竟然还愿意借钱给那些商人造船,他自己不能去造船吗?肯定行,可依旧借给了那些人,而不是自己去弄,可见是在为了大宋未来的海贸而舍弃自家的好处,是个忠心耿耿的臣子啊!”

    陈忠珩听到这话,不禁微微一笑,觉得沈安的运气不错。

    官家的性子执拗,能被他说是忠心耿耿,以后好处可多了去。

    赵曙含笑道:“你娘那边……你去说说吧。”

    夫妻俩刚和好,赵曙觉得是该重振威风了,于是就不肯再去赔小心。

    赵顼去请见了高滔滔,一见面就看到老娘板着脸,就小心翼翼的道:“见过圣人。”

    高滔滔木着脸道:“我是你娘。”

    “是,见过娘。”

    赵顼一看就知道这两口子还未彻底和好,本想不管,可想想皇帝老爹刚才的慈祥,就决定出把力。

    “哎呀!”

    他捂着脑门突然面露痛苦之色。

    “这是怎么了?叫御医来!”

    高滔滔对儿女们的关心是实实在在的,特别是几个女儿,更是她的贴心小棉袄。

    “没事。”赵顼摆摆手,说道:“刚才官家令臣做事,臣想着那事艰难,就头痛。”

    “是何事?”高滔滔的面色一冷,觉得那个官家真的是太能作了,回头再冷他几天。

    赵顼偷偷看了她一眼,说道:“官家觉着玻璃挣钱太少了些,担心宫中花销……主要是担心圣人您这边……就让臣去告诉沈安,把玻璃说成是水晶……这样好卖高价……”

    娘啊!老爹对你可是够意思了啊!他为你都不要脸了。

    这样的夫君你难道不感动吗?

    高滔滔的眸色微暖,老夫老妻的熟悉感又回来了,不禁就往外面看了一眼。

    门外,赵曙微微皱眉,看似在为了某事而愁绪万千。

    “官家来了。”

    高滔滔起身迎过去。

    赵曙微笑进来,两口子看着又和谐了起来。

    赵顼很聪明的趁机溜了。

    “官家竟然这般为我们母子考量,是臣妾错怪您了。”

    高滔滔很内疚,可赵曙却在想吐血。

    把玻璃说成是水晶,这是沈安和赵顼两人的缺德主意,可现在这主意却变成了朕说的……

    这以后谁要是说那玻璃是骗人玩意儿,假冒水晶,朕还要不要脸了?

    那小子……朕说他最近好老实,原来是在憋坏。

    怪不得沈安说他腹黑,果真啊!

    赵曙觉得儿子和自己的秉性差异太大,可转念一想,就问道:“皇后想想……大郎以前的秉性如何?”

    “好,小时候很乖。”在母亲的眼中,自己的孩子大抵就是天下第一乖。当然,这得建立在有下人帮忙带孩子的基础上。否则自己每日带着嚎哭的孩子,什么乖巧……罢了,分明就是小魔星。

    “我也想起来了,以前大郎是很乖的,那他后来是怎么变了?”赵曙在想。

    “大郎没变啊!”

    高滔滔没怎么出去,更不知道外面的事,所以依旧觉得自己的儿子乖巧老实。

    赵曙觉得这个话题没法和妻子说了。

    他起身走到门外,看着阳光明媚的天空,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儿子兴许不是什么坏事。

    至少以后不必担心他被人给欺负了。

    张八年疾步而来,近前说道:“官家,沈安那边开始卖玻璃了,那些外藩商人发狂了,带着铜钱堵住了暗香……”

    场面浩大啊陛下!

    “是水晶!”

    赵曙想起了这件事,急忙吩咐道:“但凡知道玻璃二字的,都告诫一番,以后那东西就是水晶了。”

    “是。”

    张八年整日冷冰冰的,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刻,可现在却忍不住抬头,失礼的看了赵曙一眼。

    官家竟然也能这么不要脸吗?

    赵曙想打人,他板着脸道:“还不快去!”

    转过身,他不禁低叹道;“当爹爹的竟然被儿子给坑了,这事……”

    ……

    本月最后一天了,有月票的书友,求票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