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指鹿为马,腹黑少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882章 指鹿为马,腹黑少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我在明朝当国公庶子风流临高启明民国谍影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     邙山书院里,王雱皱眉看着那五万贯,说道:“书院没到这个地步,缓缓再送钱来也没事。”

    这五万贯是刚送来的,据送钱来的陈洛说,那些商人们太过踊跃,若是不加限制的话,怕是会弄出二三十万贯来。

    “今日就是送钱的日子,不能拖。”沈安觉得信誉第一。

    “迂腐!”王雱不客气的道:“邙山书院是私人的,是你的,想怎么弄和别人没关系,谁敢置喙,直接骂他狗咬耗子,再啰嗦就上手抽。”

    这货太喜欢用暴力方式去解决问题,让沈安很惆怅。

    “要以德服人,要以和为贵……你學了佛道,要學以致用啊!”

    沈安觉得这少年白學了佛道,一点慈悲心都没有。

    王雱不屑的道:“于神灵而言,人就是贪婪的蛀虫,要慈悲何用?”

    太偏激了啊!

    沈安说道:“人活着就得敬畏规则,当然,做规则之外的人更好,更舒坦,可你还得再等二十年。”

    沈安的劝告语重心长,王雱的回击也很直接,“可你却经常破坏规则……”

    呃!

    这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沈安淡淡的道:“那是因为某有这个实力。”

    年轻人,没有那个实力之前去挑战规则,那不是英勇,而是愚蠢。

    最后两人谁都没说服谁,等出去时,郭谦和陈本竟然在大门外站着,不知道是想干啥。

    双方见礼,郭谦叹息一声,说道:“安北,书院是读书的地方,學生们能吃饱就是了,偶尔来顿肉就很好了。”

    呃!

    啥意思?

    沈安一脸懵逼的看着陈本。

    陈本比较直接,“听闻你借钱了?这个可不好,教书育人是百年之事,不可一时冲动,今日你借钱,明日可还能借吗?”

    这是说沈安对师生们太好了,但也太耗钱了,不持久。

    “能啊!”

    沈安一脸认真的姿态,“某不差钱的,真的,某不会差钱。”

    哥真的是不差钱啊!

    尼玛!

    这态度没法说了啊!

    陈本板着脸道:“如此就这样吧。”

    他们俩是好心过来相劝,可沈安却用一句不差钱把他们的好意给顶了回去。

    真是不识好人心啊!

    两人悻悻然的走了。

    第二天,沈安又叫来了那些商人。

    “这只是一次考验。”

    他一点脸红都没有的说道:“昨日的五万贯,那是考验你等的为人,那等得了消息没来的……有几个?”

    庄老实在边上拿着小册子,闻言抬头道:“郎君,有四人。”

    沈安淡淡的道:“那四人……这个生意里没他们。”

    “是。”庄老实看了那些一脸懵逼的商人们一眼,这才领悟了自家郎君借钱的目的。

    原来是考验人心啊!

    “归信侯,是何物?”

    商人们在迟疑,能来到大宋经常,还能挣钱的商人,不会是傻子。

    先前借钱给沈安没问题,因为香露作坊在那摆着,沈安的信誉大抵在汴梁最坚挺,毋庸置疑。

    可若是谈及货物,大伙儿的态度就得变一变,不见兔子不撒鹰。

    沈安坐在那里,商人们站在下面,看着就像是一群庄户来拜见主家。

    沈安指指边上的窗户。

    一群蠢货,站了那么久了,竟然没发现什么异常吗?

    书院里早就安装了玻璃,學生们以为是至宝,王雱的答案是没有答案,學生们的迷惑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可他们好歹还会认为是至宝啊!

    这群蠢货……

    商人们偏头看过去,没啥反应,因为陈洛和闻小种二人挡住了窗户。

    尼玛!

    这不是明珠暗投吗?

    沈安想捂脸。

    “小人去个茅房。”

    那个高丽商人从那天撞到粪车开始,就觉得自己走运了,所以看着很是春风得意。

    姚链带着他去了茅房,自己在外面看着。

    里面传来了一阵嘀咕,听不懂,不知道是什么话。

    姚链看到了花花从内院那边跑过来,就笑着招招手。

    花花把整个沈家都当做了自己的领地,每天早晚都要巡查一番。

    花花看了他一眼,然后迈动着轻灵的步伐来了。

    姚链微笑着,摸了摸袖口里,他刚去厨房摸了一截香肠,准备带回去解馋,正好拿来哄花花。

    “啊……”

    里面突然一声惨叫,陈洛觉得浑身冰凉。

    声音一直传到了前面,沈安皱眉道:“看看。”

    陈洛冲了过去,沈安看看左右,担心是不是有刺客摸进家来了。

    他才说闻先生面对重大损失应当是哭晕过去了,没工夫来报复,要是被当场打脸可就难看了。

    他没啥担心,因为这个声音不是沈家人。

    陈洛和姚链回来了,那个高丽商人被夹在中间,激动的身体筛糠。

    “谁见过拿水晶磨成片装在茅房的?谁?”

    高丽商人激动的不能自己,“把水晶磨成片,在茅房里装窗户,然后用水晶来格挡……归信侯,您……您的豪奢小人万万不及啊!”

    啥米?

    商人们一听也震惊了。

    你说把水晶弄成窗户纸也成,但那是败家。可你说给茅房装窗户,还把水晶片装在上面,那是啥?

    那是土豪!

    众人看着沈安,由衷的佩服着这位土豪的大手笔。

    “归信侯威武。”

    花钱能把人花服气了,沈安算是第一人。

    “闪开!”

    他摆摆手。

    闻小种和陈洛闪开,窗户露了出来。

    商人们呆滞了。

    这是啥?

    竟然也用水晶做了窗纸?

    归信侯的豪奢我等难以企及啊!

    商人们大抵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沈安淡淡的道:“老实,让他们看看。”

    庄老实和闻小种应声而去,稍后抬着一个大箱子来了。

    庄老实的身体明显不如闻小种,抬得龇牙咧嘴的。

    那么重?

    商人们有了兴趣,都目不转睛的盯着。

    “轻点。”

    打开箱子,上面一层竟然是绸布。

    我去,那么隆重?下面会是什么宝贝?

    庄老实揭开绸布,闻小种双手握着两边,猛地抬起一块玻璃,面向商人们。

    “这是什么?”

    一个大食商人颤抖着走了过来。

    “我发誓从未见过如此晶莹剔透的水晶,而且它被打磨的如此的平滑……”

    大食商人用颤抖的手去触摸了一下玻璃,惊道:“手感太细腻了,宝物,这是宝物啊!”

    他蹲下去,迷恋的从下面往上看去……

    “光滑如玉,这打磨的人简直就是个神仙!”

    呵呵!

    沈安在极力的忍笑,可这神色在外人看来却是莫测高深。

    “真是宝物啊!”

    商人都围拢过来,就像是面对一个绝世美女般的在仔细查看。

    “光滑如玉,晶莹剔透,确实是宝物。”

    “某家中有一个水晶酒杯,根本就无法和这个相比……”

    啧啧!

    “那里还有!”

    一个商人指着箱子尖叫了起来。

    箱子里还有几块玻璃,这些玻璃都是切割好的尺寸,也就是说,你若是要打造窗户,就必须得按照这个尺寸。

    当时舍慧说就这么大块大块的留下来,可沈安却说物以稀为贵,自然是店大欺客,就弄这么大,爱买不买。

    “还有三块!”

    商人们渐渐冷静了下来,他们觉得水晶弄成这样估摸着会很脆弱,而数量不够多时,在这个僧多粥少的大环境下,意义真的不大。

    沈安对此了如指掌,“某发现了一个大水晶矿。”

    一个水晶矿就发达了,还是个大的。

    这人果真是和钱有缘啊!

    商人们艳羡的目光差点把沈安烧了无数个洞,他继续说道:“那水晶矿每月能出不少……几百块还是有的。而且某找到了让水晶更硬些的法子。”

    卧槽!

    那么多?

    商人们的眼珠子都红了,有人问道:“归信侯,多少钱一块?”

    “你们都是跟沈某合作多年的老人了。”

    沈安走了过来,用那种自己都恶心的强调,富有感情的说道:“这几年大家合作的如何?”

    还行吧!

    众人都觉得还好,当然,如果沈安不时不时的涨价就更好了。

    “这一块玻……这一块水晶是整体弄出来的,一块就废掉一大块,打磨很费功夫……一块卖两百贯多吗?”

    众人觉得有些小贵,毕竟一块窗户就那么回事,只有富人和权贵才有这个财力买得起。两百贯算下来还是贵了些,但也不是无法接受。

    “不贵。”沈安的情绪渐渐起来了,说道:“可人生而在世,不能一味去看钱多钱少,那样的话咱们和畜生有何区别?”

    这货竟然这般高风亮节?

    商人们心中觉得好笑,对于他们来说,活着的最大目标就是挣钱,当然要看钱多钱少。

    “一百贯!”

    沈安丢下这个价格,说道:“愿意买的还是老规矩,每人留下一千贯当做是抵押,随后分配玻……水晶。”

    我特么的怎么老是想说玻璃呢?

    沈安有些恨自己,却没见进来的赵顼一脸的沉痛。

    “这些水晶不是要进宫的吗?怎么弄到这来了?”

    “见过大王!”

    商人们见赵顼生气也不管,一溜烟跑出去找钱。

    沈安和皇子交好,这点小事他难道摆不平?

    “我以为你会把玻璃说的比水晶更好,更珍贵,谁知道你竟然指鹿为马。”

    赵顼很愤怒的道:“换做是我,就说是玻璃,这玻璃乃是融化了水晶之后,慢慢挑拣里面的杂物,这才能得到这般晶莹剔透的宝贝,这比水晶还珍贵。”

    真是腹黑啊!

    这少年不要脸的模样真的有哥的三分功力了。

    沈安很欣慰。

    赵顼话锋一转,说道:“辽国那边……有钱人多啊!”

    “西夏人也不少。”

    两人相对一视,默契与心。

    赵顼突然问道:“这玻璃究竟有多便宜?”

    玻璃的具体成本只有舍慧和沈安知道。

    舍慧不喜欢俗事,沈安不说,于是就是个谜。

    “某也不知道,反正很赚钱。”

    ……

    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